• 第21章 拆掉楼梯

    更新时间:2017-06-01 07:15:16本章字数:2013字

    见洛小陌久久没有声音,冷封的心更慌了,他连忙抱起她,准备去医院。

    直到走到了客厅门口,洛小陌才回过神来:“我没事。”

    听到洛小陌说话,冷封停下了将要出门的脚步。

    “把我放沙发上,我想休息一下。”洛小陌开口,尽量平和着声音。

    她虽然没有受伤,却是闪了一下,吓得不轻,她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闻言,冷封先是犹豫了一秒,而后,才移步过去,将洛小陌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

    洛小陌身体一挨到沙发,她便开口斥起了冷封:“你不是说不出现吗?还不走!” 

    “我……”冷封翕动着唇瓣,却说不出话来,眸中瞬间又多了几分复杂。

    “还不快走!就是因为你在这儿,影响我心情,我才差点跌下楼梯……”洛小陌冷冷开口,故意将一切都堆在了冷封的头上,完全不提他救她的事。

    冷封翕动着唇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便什么也没说,转身,上楼,取下了钥匙和外套。

    “张妈,不要让她上楼了,我让人把她的东西都挪下来。”嘱咐完张妈,冷封便一秒未耽搁地离开了。

    洛小陌,不想看他……

    冷封走后,洛小陌咬着唇瓣,亦没了声音,她不是不懂知恩图报,只是,她肚子有些不舒服,需要请景秀心来,她怕冷封起疑,所以必须撵他走。

    给景秀心打了电话之后,洛小陌便照景秀心所说卧在沙发不动了。

    不足一刻钟,别墅门铃便响了起来。

    正在洛小陌疑惑景秀心来得如此之快时,一大群工人涌进了别墅,他们二话不说,便将楼上洛小陌的东西都搬了下来。

    神速搬完之后,工人们便开始了下一个工作——拆楼梯。

    是的!你没有看错!拆楼梯!

    洛小陌瞪着大眼,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如果不是肯定自己处在和平年代,她可能会以为鬼子进了村,连楼梯都要拆了搬走。

    “怎么回事?”张妈帮洛小陌倒水回来,才发现工人们已经在拆楼梯了。

    “哦,老板说,楼梯危险,让拆掉楼梯。”一个工人简单答了话之后,便又忙着拆起了楼梯。

    楼梯危险?所以就拆?什么逻辑?

    洛小陌眸中的无法理解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楼梯危险,我不上楼不就行了,拆楼梯干什么……”洛小陌忍不住自言自语,小脸上染满不解。

    “姑爷肯定是怕小姐什么时候忘了,又上楼梯,所以,干脆就拆了,免得担心……”张妈附言,开始帮着冷封说话。

    担心?洛小陌蹙起了眉头。

    他很担心她吗?

    他会担心她吗?

    呃……

    照刚刚的情形看,好像是。

    不过……

    “呦!这是干什么呢?”门口突然响起安然的怪叫。

    午后来时,安然看洛小陌睡得正香,便没有打扰她,下山去帮她买糖炒粟子了,结果买糖炒粟子的时候被粉丝发现,他写了N多签名才脱了身。

    再来别墅,顿生天翻地覆之感啊。

    “你没看到吗?拆楼梯!”洛小陌开口,口吻中染着不解,还有,丝丝怨怒。

    “看到了……”安然缓缓点头,目光里盛载了非常多的情绪,“他让人拆的对吧?”

    洛小陌微愣一秒,而后,忍不住叹声,投给了安然一个“这还用问”的眼神。

    安然轻拍脑门,回给了洛小陌一个“明白”的眼神。

    N秒后,安然才发现冷封没有在别墅,便又开口问道:“他呢?”

    “他?”

    未待安然应声,洛小陌便已先明白了过来,安然这个“他”肯定是指冷封,不过,他们两个人好像没什么交集吧?

    “哦,不出现了。”洛小陌启唇,不咸不淡地说道。

    “不出现了?”安然瞬间瞪大了眼睛。

    “嗯,他说,我不喜欢他在这里的话,他可以不出现,然后就,不出现了。”洛小陌口吻淡淡,说得格外轻松。

    闻言,安然悄然伸指,为冷封点起了赞:真男人!说不出现就不出现!

    明明很想见,却能忍着不出现!

    他安然,肯定做不到!

    “怎么回事?”景秀心赶来后,亦被拆楼梯之举惊到了。

    “景姨,没事,就是把楼梯拆了。”洛小陌开口,仍然说得很轻松。

    “哦?好端端的拆什么楼梯?”景秀心眸中的疑惑又深了几分。

    洛小陌还没开口,张妈却先说了话:“还不是因为小姐不小心,差点从楼梯上跌下来,姑爷才要拆楼梯的……”

    “张妈!”洛小陌疾声打断,却是已经晚了,安然和景秀心都已经听到了。

    “什么?”安然瞪眸,瞬间就炸了起来,“你差点从楼梯上跌下来?”

    见安然这样,洛小陌的脸瞬间就黯了,她没底气地小声嘟嚷:“都说了是差点,又没真跌下来。” 

    安然无奈摇头:“我的佛佛儿,幸亏你没真跌下来,要是你真跌下来,那个人会把乐山炸平你信不信?”

    安然所说,毫不夸张,冷封是谁,在他眼里,炸平一座乐山比TM上菜市场买菜还容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Enron,你回去吧。”洛小陌又开始撵人。

    “妹……”安然翕开唇瓣,刚想要反驳,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先给了洛小陌一个眼神示意,而后,才不耐地取出手机接起了电话,话筒里,经纪人的声音掩饰不住的焦急:“Enron,你在哪儿?刘导的火气快要把剧组烧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安然撇唇,匆匆挂断了电话。

    将糖炒粟子放到了桌上,安然恋恋不舍地看向洛小陌:“我这几天会比较忙,就不能天天来看你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洛小陌应道,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

    安然不来,她不知道多高兴呢!

    与洛小陌道过了别,安然便潇洒扬手,做了一个“拜拜”手势,离开了别墅。

    安然走后,景秀心才帮洛小陌把起了脉:“你没有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