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妈妈救你

    更新时间:2017-06-02 07:19:59本章字数:2073字

    “没有!就是闪了一下,吓到了……”洛小陌轻咬着嘴唇,似乎还没有平复心神。

    “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慌吗?”景秀心抬眸,又问。

    “还好,比刚才好多了。”

    “那去房间,我帮你按摩一下?”景秀心给了洛小陌一个眼神示意。

    “嗯。”

    洛小陌点了点头,和景秀心一起进了房间。

    将张妈关在门外,景秀心帮洛小陌做了全方位的检查。

    检查完之后,景秀心才放松了下来:“没什么大碍,我再开些药,一会儿让人送过来。”

    听到景秀心说没大碍,洛小陌一直绷着的神经也跟着松了下来,她笑着道谢:“谢谢景姨!”

    “不用谢景姨,要谢就谢他。”景秀心侧眸,给了洛小陌一个“你懂”的眼神。

    虽然张妈没有述说详细经过,但景秀心已经猜到了全部。

    既然是差点跌倒,闪了一下,那必然是有人拉了洛小陌,而这个人,不是冷封,还能是谁?

    洛小陌垂落下长长的睫毛,没了话语。

    洛京闹过开机仪式之后,引起了一股“寻mo之潮”。

    还真是奇了怪了,大家没人去扒洛京的身份,全都瞅上了“默默增肥”。

    网站顿时被众粉丝围了个严严实实。

    正当网站管理笑得合不拢嘴,以为可以借机火出一片天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封天有令,关于“默默增肥”的信息,一字不许泄露,否则,该网站——将会成为历史。

    封天?“默默增肥”居然和封天有关系?网站管理瞬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吓得双腿发颤。

    本来还以为好事敲门,现在,瞬间感觉惹火烧身了。

    除了网站,为赚钱而调查“默默增肥”的各路侦探也在同一时间收到了封天之令:要命还是要钱,看着办!

    晚饭后,洛小陌早早就上了床。

    她本来是打算好好梳理一下某件事的,却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听张妈说洛小陌睡了之后,冷封才来了别墅。

    他轻步走进了房间,以最轻的动作坐到了洛小陌床边。

    床上,洛小陌像个孩子一样,睡得很是香甜。

    冷封抿唇,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他的心意,透过掌心传递了过去,她的感受,似乎也透过掌心传递了过来。

    “妈妈会救你,救你……”洛小陌突然呢喃道。

    妈妈救你?

    听到洛小陌呓语,冷封的心猛地揪了一下。

    朵朵那么可爱,那么懂事,就算洛小陌不说,他也一定会救朵朵。

    因为朵朵一直都叫洛小陌妈妈,所以,冷封并没有对洛小陌的呓语起疑。

    冷封抬眸,深深地看着洛小陌:扯娇,对不起!

    洛小陌对朵朵都那么好,她一定也是舍不得他们的孩子的。

    若不是他不懂珍惜,屡屡伤她,她也不会拿掉孩子。

    “妈妈爱你,爱你……”洛小陌仍在呢喃。

    冷封抿唇,眸色又沉了几分,他缓缓低头,将吻轻落在了洛小陌的手背上。

    他知道,洛小陌喜欢小孩,一直都喜欢。

    早上。

    洛小陌是被花香叫醒的,冷封在她空着的花瓶里插了一束鲜花。

    洛小陌没有多想,便直接奔进了厨房,向张妈道起了谢。

    张妈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小朵朵的声音响了起来:“妈妈!”

    冷封特意派人早早将朵朵接了来,就为让朵朵陪洛小陌吃早餐。

    洛小陌那么喜欢朵朵,梦里都惦记着朵朵,冷封便将每天两小时的陪伴时间改成了四小时,多了陪吃早餐的时间。

    “朵朵?”洛小陌扬唇,惊喜不已。

    但是,朵朵不是应该下午才来么?

    像是感觉到了洛小陌的疑惑,朵朵直接开口说道:“爸爸到国外去了,好像是说国外有一种新医术,可以治朵朵的病,不需要换骨髓……”

    国外?一种新医术?不需要换骨髓?朵朵的病有希望了。

    “妈妈,你想不想爸爸?”朵朵的声音打断了洛小陌的思绪。

    “嗯?”洛小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妈妈,你也和朵朵一样很想爸爸对不对?”小朵朵钻进了洛小陌怀里,自顾自地说着。

    “呃……”

    正在洛小陌不知如何答话的时候,安然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佛佛儿!糖炒粟子来喽~” 

    听到安然怪叫,洛小陌和朵朵的视线同时转了过去。

    看到别墅里突然多了朵朵,而且,洛小陌和朵朵还特别亲近的样子,安然一下子愣成了一座雕塑。

    朵朵不是卓悦的女儿吗?怎么会和洛小陌在一起?还这么……

    安然愣怔间,小朵朵已经快步奔向桌边,嘀嘀嘀嘀拨了冷封的电话:“爸爸快来!坏叔叔要抢妈妈!”

    此言一出,洛小陌和安然脑后数万条加粗黑线齐齐滑下。

    坏叔叔?安然蹙眉,他才第二次见这小娃,他也没做 “坏”事,她为什么说他是“坏叔叔”?

    为探个究竟,安然压着情绪,换了一张亲切又温柔的笑脸,对朵朵说道:“朵朵乖,告诉叔叔,为什么说叔叔是‘坏叔叔’呢?”

    “因为你会和爸爸抢妈妈!”小朵朵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搂紧了洛小陌,仿佛她不搂紧,洛小陌就会被安然抢走似的。

    听到朵朵说妈妈,又护洛小陌护得那么紧,安然终于明白了,原来,朵朵口中的“妈妈”是指洛小陌,而卓悦,那个真妈妈,朵朵——不认。

    因为你会和爸爸抢妈妈?那么,朵朵口中的“爸爸”就是指冷封了。

    如此想来,倒是他误会了卓悦,朵朵口中的“爸爸”是和卓悦没有任何关系的。

    安然款款扬唇,摇头道:“朵朵,她不是你妈妈!”

    “是!她就是我妈妈!”朵朵将每个字节都咬得很重,她愤愤鼓着小脸,那架势,似乎还想要和安然打上一架。

    安然皱眉,一时不知如何解释,便又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她就是你妈妈?”

    “乌龟爷爷说,妈妈的肚皮是白色的……”小朵朵巴巴说着,再次将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搬了出来。

    安然微微垂眸,将视线移向了洛小陌黑白撞色的运动衣上,别说,某人还真是“白肚皮”!

    安然忍不住扬唇,笑着摇头:“如果白肚皮的就是妈妈,那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