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愧对任性

    更新时间:2017-06-05 08:25:37本章字数:2019字

    洛小陌再次扬唇,眨眸。

    “Let’s go!”安然扬手,潇洒地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便先一步迈了出去。

    因别墅建在山上,所以风比较大,安然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洛小陌的身上。

    身上突然加了一件沉甸甸的衣服,洛小陌疑惑地皱起了眉:“我不冷。”

    “我热。”安然扬唇,笑得坦然,“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

    听了安然的说法,洛小陌亦扬起了唇角。

    也好,安然的心意她领了,景秀心亦曾叮嘱过她不宜受风,倒是她自己有些粗心了。

    花园里,空气清新,花香肆溢。

    洛小陌的唇角,扬得很高。

    大自然,非常美,她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它了。

    “哇,小草在向我点头呢,哇,花儿在笑呢。”朵朵开心地跑过去,与小草小花打起了招呼,“嗨,你好,我叫朵朵。”

    看到朵朵天真的样子,洛小陌高高地扬起了唇角,她的眸中更是溢满了喜悦。

    “坏……”朵朵回眸,刚喊了一个字,突然又停了下来,她眨了几下眼睛才又开口:“叔叔,你可不可以帮我和妈妈拍一张照片?”

    看朵朵可怜兮兮的样子,安然很是心疼,连忙道:“当然!别说一张,拍一百张都行。”

    “谢谢叔叔!”

    朵朵开心地笑了。

    拽着洛小陌走到凉亭:“妈妈,你坐这儿。” 

    安排洛小陌坐下之后,朵朵才绕到洛小陌身后,轻轻伸过小手,搂住了洛小陌的脖子。

    那亲昵的感觉,甜蜜满满,幸福满满。

    “好,再来一张,对,抱紧点……”安然一边换着角度一边咔咔咔地拍摄下了一张张的“幸福”。

    “抱紧点”三个字瞬间将洛小陌的思绪带回了两年前。

    那是拍婚纱照的时候,摄影师让冷封——“抱紧点”。

    当时,洛小陌以为那会是幸福的开始,她笑得很甜,心脏也跳得很快,紧张又期待。

    但是,后来的一切都和她以为的不一样。

    拍了近百张“幸福”之后,保镖来催了,时间早已过了冷封吩咐的送朵朵回医院的时间了。

    玩得开心,朵朵心情不错,她笑着和洛小陌道别,乖乖跟着保镖上了车。

    朵朵走后,安然也和洛小陌道了别,下了山,他要去把今天拍摄的“幸福”冲洗出来。

    而且,洛小陌病刚好,还没出过门,今天在花园玩了这么长时间,想必洛小陌也累了,得让洛小陌休息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洛京找到了一位“冷封气质”的男演员,但是,这个人却不是能轻易请动的,他可是出名的任性主儿。

    迟亦,演技派,非名门,无家世,却视钱财如粪土,对剧不是一般地挑,能入他眼的剧本少之又少。

    他真的是个任性的主儿,是个没钱也任性的主儿,入得了他眼的剧本他才会接,他不喜欢的本子,谁说也没有用。

    迟亦虽“任性”,却也对洛京茶水相待,十分礼貌。

    洛京知迟亦性格任性,便未用酬劳相邀,而是,用了洛小陌的故事,他未多言,直接将剧本递了过去。

    迟亦微微敛眸,看了洛京一眼,而后,才伸手接过剧本看了起来。

    洛京未再语,静静地看着迟亦,捕捉着他眼里的神情。

    他感觉,迟亦心动了。

    他肯定,迟亦心动了。

    洛京唇角悄扬,眸中胜券在握之色愈聚愈浓。

    “对不起!”看完之后,迟亦却并没有如洛京想象那般颔首应下,而是直接将剧本递回给了他,“这剧已经开拍,Enron主演……”

    “你认为Enron符合男主形象?”洛京出声打断,眸光锐利。

    迟亦怔眸,愣起。

    安然确实是不太符合男主形象,不过他是影帝,无人有异议。

    迟亦再次开口,仍是拒绝:“对不起。”

    “我错看你了!”洛京倏地起身,锐利的目光射向迟亦,“我以为你和其他人不同,没想到……”

    对上洛京锐利的眸光,迟亦的心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他向来对艺术要求很高,不容一丝一毫不完美因素存在,所以,他的作品,得观众大赞,百看不厌。

    曾经,有几部他接下的作品,因某演员形象比他更适合,他便将好剧拱手让了出去,他说,让剧更完美,是对艺术最起码的尊重,他义不容辞。

    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安然主演的不完美,却想要视而不见,他似乎,愧对了他的“任性”。

    “相信我!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洛京再次开口,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迟亦垂眸,未语,陷入纠结。

    “相信我,只要你演,影帝必让位!”洛京笃定说道。

    洛京的声音似乎带有魔力,让迟亦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陷了进去。

    其实,迟亦很喜欢洛小陌写的这个故事,他也清楚他比安然更符合书中的男主形象,不过,安然已经接下,他再去争,似乎是,不太好。

    但是,他又是一个尊重艺术的人,完美的艺术才能称得上是艺术,他有义务让艺术更完美。

    迟亦和安然没有什么交集,但他却也知道影帝安然是一个和他一样重视艺术的人,如果有人更适合,一定会为了艺术成全艺术,所以,洛京所说的“影帝必让位”,他信!

    “嗯,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迟亦抬眸,给了洛京一个未知回应。

    洛京未语,扬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笑着离开了。

    他知道,迟亦一定会答应。

    他肯定,迟亦一定会答应。

    医院。

    因为剧组停工,卓悦便闲了下来,她买了很多水果来医院看朵朵。

    病房里,却没有朵朵的人影。

    “刘阿姨,朵朵呢?”卓悦脸上瞬间染起怒意。

    “卓……朵……”刘阿姨磕磕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叔叔再见!”门外,突然响起了朵朵的声音。

    叔叔?

    卓悦快步走了过去。

    门外,却未见冷封,只看到保镖的身影越走越远。

    卓悦恍然,朵朵不唤冷封“叔叔”,而唤“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