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检查全身

    更新时间:2017-06-09 07:45:52本章字数:3054字

    第29章 检查全身

    早上。

    洛小阳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突然发现她的床边爬着个人。

    吓得小心脏瞬间就跳上了喉咙。

    洛小陌聚眸,盯着某人看了五六秒,才认出他。

    “张妈!张妈!” 洛小陌扬声疾呼。 

    洛小陌的声音没有唤来张妈,却是唤醒了冷封,他皱了皱眉,费力地睁开了眼睛:“朵朵两天后手术……”

    虽然浑身无力、脑袋晕沉,冷封却清楚记得他想要做的事,那也是最重要的事:他想要与洛小陌分享这个好消息。

    洛小陌微愣,眸中疑惑堆起:他现在跟她说这个做什么?

    而且,他为什么会在她房间?他为什么穿成这样?他……的样子好像有些不正常……

    看到洛小陌眸中的疑惑和惊恐,冷封的理智才稍稍回笼了几分,他费力爬起身,哑声道:“对不起,我马上走。”

    他曾说过,她不喜欢,他就不出现。

    冷封摇晃着身体朝着门口走去,却在未到门口时,便“duang_”的一声,重重跌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你怎么样?”洛小陌面色瞬变,被冷封的样子和刚刚的响声吓到了,她连忙奔向他,大声唤他。

    就在洛小陌的手碰到冷封身体的那一刻,那只小手却突然如触电般弹了回来。

    烫!烫手!他像火炉……烫手!

    “喂,你快醒醒啊!张妈!张妈!”洛小陌的小脸瞬间就变了色,她一边晃着冷封一边大声地喊张妈。

    冷封烧得迷糊不清,连眼睛都睁不开,他只能透过眼睛缝隙看洛小陌,看那张熟悉的小脸,他看到,那张小脸上——满是紧张。

    洛小陌在担心他!是的,洛小陌还是担心他的!冷封唇角缓扬,笑着闭上了眼睛。

    “你醒醒!你醒醒啊……”洛小陌不停地唤着冷封,却是始终唤不醒他。

    听到洛小陌唤她,张妈连忙奔了过来:“怎么回事?姑爷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好像在发烧,快,帮我把他先拖到床上。”洛小陌疾语,满脸焦急。

    将冷封拖到床上之后,洛小陌便立刻拨打了120,结果120却说,通往乐山别墅的路被折断的大树挡住了,急救车无法通过。

    怎么办?洛小陌慌乱无措,脸上焦急又涨,若照这个烫度烧下去,就算冷封没有去见阎王大哥,脑细胞估计也得烧坏一大半。

    对了!冷家有家庭医生!眸中光线一亮,洛小陌连忙又拨通了冷封助理的电话,准备让他带家庭医生上山来。

    助理电话里说,他现在正堵在离别墅约五公里的路上,大树折断,堵了很多车子,其中,就有冷封的那辆法拉利。

    因冷封前几日忙着出国找新医术救朵朵上了火,家庭医生帮他开了药,今天刚好药服完,家庭医生需要帮他再检查一下,却是打不通他的电话,于是,助理便搜索了定位,带着家庭医生赶来了乐山。

    大树拦路,工人锯断再清理估计需要两三个小时,于是,助理便带着医生像冷封一样步行上了山。

    五公里?冷封的法拉利?洛小陌疑惑地蹙起了眸。

    难道……他是昨晚冒着雨走上山来的?

    无暇细思,洛小陌连忙又给景秀心打去了电话,冷封烧得这么厉害,她不能干等着冷家家庭医生步行上山来。

    “景姨,他淋了雨,烧得很厉害,乐山现在路不通,急救车过不来,冷家的家庭医生正在步行赶来,但是步行来大概得一个多小时,我现在该怎么做?我能做些什么?”洛小陌匆匆将这边的情况告诉了景秀心。

    “他?谁?”景秀心明知故问。

    “呃……冷封。”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淋点雨就发高烧?”景秀心微有疑惑。

    “嗯……他助理说,他前几天忙着出国找新医术救朵朵上了火……然后,昨天晚上冒着雨走了五公里山路走来的别墅……”

    “晚上冒着雨走了五公里山路?”景秀心心头微动,对冷封暗生出几分佩服。

    “嗯,道路不通,他的车停在半路,他应该是徒步走上来的,景姨,我现在能先做些什么?”洛小陌的声音里仍满是焦急。

    “别急,你这样,用酒精帮他擦拭手心脚心,然后,湿冷毛巾敷额头。”听洛小陌声音里满载着紧张,景秀心也换了严肃,认真交待着。

    “哦,好。”洛小陌连连应声。

    “对了,你检查一下他的身体,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有伤口的话先用酒精消毒,山上有很多植物,若被枝刺划伤的话,伤口发炎可能会引起高烧,照他的体质,单单上火、淋雨应该不至于高烧。”

    “检查他身体?检查哪里?”洛小陌脱口问道。

    “全身!”景秀心彻底无语,洛小陌和冷封结婚已经两年了,孩子都有了,怎么让人感觉她好像从来没和他有过肢体接触似的。

    “……”洛小陌眸光闪躲,顿时羞红了脸颊。

    虽然和冷封结婚有两年,洛小陌却没有看过他的身体,仅有的一次羞事,也是在醉酒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

    现在,景秀心让她检查他全身,她还真“下不去手”,她只想想“检查全身”这四个字,脸就又红又烫了。

    算了!不管了,反正家庭医生一会儿就赶过来了,待会儿让家庭医生帮他检查身体就好了。

    于是,洛小陌便准备了湿冷毛巾,敷在了冷封额头,而后,又用酒精帮他擦拭了手心。

    擦完手心,擦脚心的时候,洛小陌的瞳孔陡然紧了一下,只一秒,她的瞳孔又倏地松了下去。

    不愧是神医,果然,景秀心猜得一点没错,冷封左脚脚腕处确实有一道刺痕,因淋雨发炎肿了起来。

    洛小陌在心里对景秀心表示深深的佩服,她迅速取过药棉、酒精帮冷封处理起伤口。

    因冷封烧得厉害,他额上的冷毛巾过不了几分钟就热了,所以,洛小陌就不住地帮他换着毛巾。

    冷封晕迷着,他的唇,因为发烧烧走了水分,显得干涸吓人,他那张因高烧而涨红的脸,更是让洛小陌忍不住皱起了眉。

    洛小陌心脏揪起:这么个烧法,他会不会被烧成没有水分的干白菜?

    突然,黑眸中光线一闪,洛小陌想起了上一世她发烧的时候,因为孕期不能用药,景秀心曾将橙梨切片贴在她的唇上、脸上,以补充水分。

    事不宜迟,洛小陌立刻拿出了冰箱里的梨子,切成片,贴在了冷封的脸上和唇上。

    半个多小时后。

    冷封终于醒了过来,虽然烧还没有全退,但是体温有降,他的头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晕沉,身体也感觉舒服了不少。

    冷封掀开眼皮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洛小陌那张认真又紧张的小脸,她刚将他唇上发热的梨片取下,换上了凉凉的充满水份的梨片。

    “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 洛小陌轻声问道。

    看到冷封醒了,洛小陌脸上顿时就染起了轻松,冷封似乎还感觉到了她长长舒出的气。

    “……”某人没有说话,只定定地看着洛小陌。

    “感觉怎么样?”洛小陌又问了一遍。

    “……”某人仍旧不语,只用目光锁着洛小陌。

    “喂?”洛小陌伸出手,在冷封的眼前晃了几晃。

    莫不是摔那一下摔坏了脑袋吧?摔失忆了?

    “……”冷封依然如雕塑一般,不动不语。

    “张妈,你快来呀!他好像摔失忆了……”洛小陌面色瞬变,陡然扬高声音喊道。

    “咳咳……”冷封憋笑憋岔了气。

    洛小陌还真是“与众不同”,她居然可以想到,摔一下摔失忆。

    对上冷封含笑的眸子,洛小陌这才反应了过来,冷封没失忆,他——故意的!

    “无聊!”洛小陌愤愤甩出两个字,便要起身离开。

    “扯娇!”冷封猛地伸手,拽住了她,“我没有失忆,也没有故意不说话,我刚刚只是在看你……”

    “放手!我要去休息了!”洛小陌愤愤说道,她才不想知道冷封刚刚是不是在看她,又为什么看她,她只知道照顾他很累,现在,他醒了,她也可以去休息了。

    “哦。”冷封轻应,恋恋不舍地松了手,他其实很想说一句“我们一起休息”,只是,那样会吓到洛小陌,会让洛小陌更加排斥他。

    其实,今天的洛小陌,已经不似以前那样排斥他了,而且,她还很紧张他,很担心他,所以,他不能急,他要稳住。

    不再理会冷封,洛小陌直接迈步走向了门口,不过,才刚走到门口,她却又返了回来:“不对,是你走!这是我房间!”

    既然他已经醒了,她为什么还要让着他?

    早上的时候,若不是洛小陌和张妈两个人都很难拖动他这个大块头,她早上就把他拖其它房间里了,才不会让他在她房间,在她床上。

    “好,你休息,我去隔壁房间。”冷封起身,痛快地让出了床,缓步走出了房间。

    虽然洛小陌喊他赶他,但冷封却不生气,甚至还很开心,因为这样有情绪的洛小陌才是鲜活的,才是有心的,是的,她的心似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