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晚上运动

    更新时间:2017-06-10 07:46:48本章字数:3060字

    第30章 晚上运动

    “神经病,有病,真是……”房间里,响起了洛小陌碎碎念的声音。

    一想到冷封此番高烧是因半夜冒雨走上山,洛小陌就忍不住想骂人,她一边收拾着床单一边念叨。

    走出房间时,冷封忍不住又回眸看了一眼,这一眼正好看到洛小陌在换床单,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迅速又换了笑颜。

    换床单之举,表面上看来,洛小陌是在嫌弃他,他躺过的床单她就要换掉。

    但实际上,洛小陌却是在害怕,她害怕和他有身体接触,哪怕是——间接接触,至于她为什么害怕,如果冷封没有猜错的话,是因为她和他接触时会忍不住脸红心跳,而这,似乎可以理解为心动之表现。

    冷封扬唇,高高扬唇,一扬再扬。

    医院。

    洛京配合医生做完了检查之后,便和卓悦一起走向了朵朵的病房。

    检查结果明天才会出来,预告片也正在由后期处理,所以,洛京现在没什么事,正好可以去看一下朵朵。

    “谢谢洛哥。”卓悦一边道谢一边带着洛京走向了朵朵的病房。

    还未走到病房,就先听到了朵朵喊闹的声音。

    “我要上山!我要找妈妈!让我给爸爸打电话!”朵朵一边用小手挠打着保镖一边喊闹,把大树拦路的事情全都怪在了保镖大哥身上。

    “昨晚刮大风,抽倒了一棵大树,上山的路被堵住了,下午路通了,就可以上山了……”保镖耐心地解释着,这么些天接触下来,他已经和朵朵熟悉了,他知道,朵朵并不是无理取闹的小孩,她喊闹只是因为想见洛小陌。

    “那爸爸呢?”朵朵撅着小嘴,愤怒难平。

    冷封已经回国了,为什么不来见她?也不打电话给她?

    “爸爸手机打不通……”保镖黯眸,亦很无奈。

    “为什么?”朵朵撅着小嘴,不依不饶。

    “呃,手机,可能是昨晚上山的时候淋湿了,坏了……”保镖脱口而出,说话未经大脑。

    朵朵先是瞪着大眼愣了两秒,而后,迅速反应了过来,她大声喊嚷:“你骗人!你骗人!爸爸能上山去找妈妈,我为什么不能?你骗人!”

    “呃,爸爸车停在了半路,走上山的……”保镖满脸无奈,他还真对付不了朵朵这个鬼精灵。

    “那我也走上山!”朵朵嘟唇,说走就要走。

    “朵朵!不许闹!”卓悦走进病房,拉住了朵朵,并用眼神示意了保镖让他先走。

    “哼!”朵朵甩开卓悦,不理她,“走,你走!”

    “朵朵……”卓悦咬着唇瓣,烁动起了眸光。

    看着闹别扭的母女二人,洛京疑惑的皱起了眉,朵朵刚刚还说要找妈妈,现在怎么……

    小孩心理和大人不一样,硬来肯定不行,于是,洛京便用目光示意卓悦出去谈,留朵朵自己在病房落落情绪。

    二人走出病房之后,卓悦便将朵朵排斥她,喜欢洛小陌,以及为什么唤冷封洛小陌爸爸妈妈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洛京。

    听卓悦说完之后,洛京眸中的疑惑更深了。

    朵朵喜欢洛小陌,不奇怪,洛小陌本就是个“孩子迷”,确实是非常招小孩子喜欢。

    但是,冷封……

    那么那么冷,朵朵怎么会喜欢?

    还有,卓悦那么疼爱朵朵,为朵朵考虑那么多,因为朵朵而过得如此辛苦,朵朵怎么这么不理解她?

    洛京抬眸,看向卓悦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愫。

    午后。

    道路终于通了,看到走进病房的保镖叔叔,朵朵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叔叔,叔叔,抱抱。”

    别说,朵朵魅力还真不小,只喊两句叔叔就将保镖坚硬的心喊软了,保镖早已将上午朵朵喊闹、挠打的记忆自动清除了。

    保镖高高扬唇,屈身,将朵朵抱了起来:“走喽,叔叔带朵朵去找妈妈。”

    “啵~”朵朵搂着保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叔叔!”

    因为经常被关在医院病房,朵朵接触最多的人除了冷封和洛小陌,就属保镖了,所以,虽然保镖身材魁梧看起来有些吓人,但是,朵朵却和他很亲近。

    “好,走喽。”保镖将朵朵高高举起,一边笑一边走出了医院。

    别墅。

    冷封正在输液。

    其实,冷封的烧已经退了不少,不过,为了让他更快恢复,不留后症,家庭医生就提出了输液,而冷封,也破天荒的同意了!

    若是以往,他一定是坚决不同意的。

    冷封理论,能物理法解决,绝对不吃药,能吃药,绝对不打针……所以,输液这一方法虽被家庭医生提过无数次,却是一次都没有通过过。

    当时,冷封点头的动作,惊愣了助理和家庭医生,他们难以置信地看了冷封足足一分钟。

    直到,冷封伸出了手臂唤他,家庭医生才回过神来。

    他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视幻听,某人,确实同意了。

    既然冷封同意了,那还等什么,家庭医生便帮他输上了液。

    看着滴嘀答滴答不徐不疾的点滴,冷封悄然扬起了唇角。

    输液好啊!输液证明他还在生病,洛小陌就不会赶他离开别墅了。

    “爸爸妈妈,我来了!”

    朵朵还没走进别墅便先喊了起来。

    听到朵朵的声音,洛小陌才从床上爬起来,走出了房间。

    看到洛小陌满脸疲累的样子,朵朵皱着小眉头问道:“妈妈,你很累吗?”

    “嗯,有点……”洛小陌状态实在不好,似乎都没有力气说话。

    “妈妈,你为什么会累?是因为晚上做了运动吗?我听说晚上做运动会累……”朵朵小嘴巴拉巴拉,一口气说了N多句话,还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洛小陌睁着大眼,睫毛微颤,面色,更是倏倏渐红。

    “咳咳……”某个声音在某个房间陡然响起。

    冷封再次因憋笑岔了气。

    他这个朵朵女儿还真是厉害,他突然感觉,朵朵的小嘴不逊千军万马。

    “爸爸?”听声辨人,朵朵马上就发现了冷封,她迈开小腿,颠颠地跑了过去。

    看到冷封正在打点滴,朵朵瞬间哇哇大哭:“爸爸!爸爸!”

    这一哭,惊愣了冷封,也吓到了洛小陌,她赶忙也跑进了冷封房间,抱着朵朵询问:“怎么了?怎么了?朵朵哭什么?”

    “爸爸要死了,他在输水水,刘爷爷就是输了这样的水水,死的……”朵朵哽咽着说道,眼泪挂在睫毛上悬悬欲坠。

    闻言,洛小陌和冷封同时垂下了眸子,朵朵的逻辑,她们真的理解不了。

    “朵儿!”安然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他高高扬唇,解释:“朵儿,爸爸不会死!只是输个液,输完之后病就会好了。” 

    安然的话,倒是让朵朵停止了哭声,只是,她仍怔着眼,不太相信。

    朵朵转身,将目光递向了洛小陌,询问。

    收到洛小陌肯定的目光回答后,朵朵才知道自己弄错了。

    她咧开嘴,傻傻笑着:爸爸不会死。

    既然爸爸没事,朵朵也便听了洛小陌的话,乖乖地去了客厅,不吵冷封休息。

    房间里,安然款款扬唇,悄悄对冷封竖起了大拇指;“佩服!”

    半夜淋雨上山,步行五公里,让自己发烧,留别墅不走,这套路实在是高。

    非常妙的诛心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来别墅。”冷封开口,口吻淡淡,无波无澜,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确实每天都来啊,我又没藏着掖着。”安然款款扬唇,一派坦然,“倒是你,每晚都来吧?”

    “没有!”冷封启唇,更加坦然。

    “哦~”安然恍然,瞬间想到了一切。

    连着两晚暴风雨,冷封昨晚淋雨上山,那就说明,他前晚没有来,看来,说每晚,还真是冤枉他了。

    “弱弱问一句,你这病,是想病个三五天呢?还是十天半月?”安然开口,故意调笑。

    如果安然的粉丝知道,她们心中的影帝,高冷男神,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一定会大跌眼镜,惊得开始怀疑人生,不对,怀疑人生都不够,应该是怀疑三生!

    “如果我说,我不想好呢?”冷封开口,声音淡淡,仍不带任何情绪。

    “那可不行!你住在别墅,近水楼台的,还怎么公平竞争?哈哈哈……”安然开玩笑的功力似乎升了级,他故意将“公平竞争”四字咬得很重,而后,扬手,笑着走出了房间。

    有得必有失,冷封输液留在了别墅,却也因输液无法陪洛小陌和朵朵玩,所以这光荣的任务,就由他安然来完成了。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到了保镖送朵朵回医院的时间了。

    于是,安然便也随着下了山。

    他其实还想在别墅多留一会儿的,只是,朵朵只允冷封留在别墅,他若不走,朵朵肯定要闹的,所以,为了让朵朵安心,便也就跟着下了山。

    下山,在安然心里,其实也并不弱势,虽然他面上和冷封说什么“近水楼台”的,却并不担心什么,他早已从洛小陌看冷封的眼神里读出了她的情绪。

    洛小陌不喜冷封,还很排斥冷封,若冷封留在别墅,并不一定是会水楼台,反而会惹洛小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