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不能移植

    更新时间:2017-06-13 07:49:13本章字数:3106字

    第33章 不能移植

    “啪——”

    洛京重重给了杨艺灿一计耳光。

    那张略显稚嫩的小脸上顿时多了五道深血痕,相较之下,卓悦脸上的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洛京不魁梧,却是行武出身,这一巴掌,已经可以比得上板刑了。

    洛京是君子,他不打女人,但是,杨艺灿骂朵朵“贱种”,他便不会再忍,而且,他根本没有把杨艺灿当女人,甚至可以说,他没有把杨艺灿当人。

    “哇……”杨艺灿足足愣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疼得她放声大哭了起来。

    “你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杨艺灿像疯了一样张牙舞爪的挠打向洛京,却是只演了一场“独角戏”,一下都没有挠到洛京。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洛京声音虽淡,气势却很足。

    他陡然用力,顺势一甩,就将杨艺灿甩出了病房。

    “duang——”

    杨艺灿重重地摔在了走廊,那狼狈的样子顿时吸引了很多的目光。

    “你,你等着!” 被摔走廊已经够丢人了,杨艺灿可不想被人发现脸上的血痕,于是,便聪明的选择了作罢。

    被摔得很疼,疼得杨艺灿想要落泪,但现在,她必须忍着。多一秒停留,都有可能被狗仔抓拍,于是,杨艺灿便捂着脸匆匆地离开了医院。她发誓,一定会让欺负她的人付出代价。

    杨艺灿走后,洛京心疼地扶起了卓悦和朵朵。

    “去拿些冰块来。”洛京启唇,吩咐刘阿姨。

    “好好,我马上去。”刘阿姨被刚刚的情形吓得不轻,听到洛京让她拿冰块,才回过神来,她慌忙应了声,出了门。

    “谢谢!”卓悦咬唇,道谢,却是垂着眸子,不敢看洛京。

    “有些事,谦让没有用,她伤你一分,你就还她十分,打回去!谦让没有用,躲,更没有用。” 洛京一边拿着冷毛巾帮卓悦擦敷一边说。

    刚刚的事情,洛京看得清清楚楚,杨艺灿都动手打了卓悦了,卓悦还不还手,还用自己的身体护着朵朵,是准备让杨艺灿在她身上练铁沙掌吗?

    “我怕她伤到朵朵……”卓悦仍然垂着眸子,不敢看洛京,她也知道她这句解释很无力,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就是因为朵朵,你才不能谦让知道吗?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朵朵?”洛京愤怒,控制不住的扬高了声调。

    “……”卓悦紧紧咬着唇,不语,洛京说得很对,她保护不了自己,怎么保护朵朵?

    卓悦不语,洛京的心更疼了,他也感觉自己刚刚说得话有些重了,再开口,洛京的声音轻了很多:“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说话直,你别在意,有时间,我先教你几招防身制敌的功夫。”

    卓悦还没说话,朵朵突然出了声:“叔叔,你教朵朵功夫好不好?” 

    听到朵朵说想学功夫,洛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笑着点了点头。

    洛京同意后,朵朵眨巴着眼睛看向了卓悦:“以后,朵朵学了功夫,保护你好不好?”

    朵朵的话,让卓悦眼眶里蓄着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淌了出来,她这一巴掌没有白挨,真的没有白挨!

    虽然朵朵没有叫她妈妈,仍是一个“你”字代表,但一句“学功夫保护你”却是融化了卓悦的心。 

    刚刚的事朵朵看得非常清楚,她知道卓悦宁可自己被打,也要护着她,所以,对卓悦便没以前那么排斥了,她伸出小手,摸上了卓悦的脸:“疼吗?”

    朵朵这一问,卓悦的泪更控制不住了,她一边哭一边笑:“不疼,不疼。”

    “我帮你呼呼。”说完,朵朵便将小嘴凑近了卓悦的脸颊,帮她呼了起来。

    “卓小姐,洛先生。”刘阿姨取冰块回来了,她的身后还跟了一个人,朵朵的主治医生。

    她们的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让洛京陡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医生。”洛京开口问道,越发感觉事情很严重。

    “洛先生,是这样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因为你患有病毒性肝炎,所以,不能给朵朵移植骨髓。”医生直言说道,面色沉得厉害。

    医生的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重重地劈向了洛京和卓悦,劈得两个人如雕塑般愣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身体很健康的,三个月前还检查过身体。”洛京回过了神来,疾语。

    他的眸光快频率地晃动着,他不相信,他不愿相信,他还要救朵朵,他怎么可以生病?他并不害怕什么肝炎,但是现在,他的健康决定着朵朵的命运。

    卓悦仍在怔着大眼发愣,她更是无法接受。

    如果说,朵朵一直没有找到配型骨髓也就算了,没有希望,便也不会失望,现在的她,承受的不止是失望,还有……绝望。

    “医生,再抽我的血去检查,可能是仪器坏了呢,我能救朵朵的。”洛京伸着手臂,准备再次被抽血。

    他的情绪,激动得难以控制。

    洛京本不是情绪易动的人,但是,他刚刚亲眼看到,朵朵和卓悦的关系有了缓和,朵朵还说要跟他学功夫,将来保护卓悦。

    “洛先生……”医生亦很无奈。

    卓悦摇头,她颤抖着唇瓣,抱紧着朵朵,哭得泪流满面:“朵朵,朵朵……”

    “你为什么要哭?”朵朵稚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朵朵问话,卓悦才觉得在朵朵面前哭太不应该了,她咬着唇瓣,抬手拭去了泪水,只是,才刚擦去,又是满脸。

    卓悦想和朵朵说些什么,却是哽咽的说不出来,只是摇头回应着朵朵。

    “你是怕我会死吗?”朵朵又问,声音里倒没有一分惧意。

    朵朵的话惊到了卓悦,她一直以为朵朵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朵朵再次开口,微带了几分不解。

    “……”卓悦未语,看向朵朵的眸光复杂了几分。

    “而且,我不一定会死啊,爸爸会救我的,他说会救我,就一定会有办法,我相信爸爸,你们也要相信爸爸!”朵朵小嘴巴巴,训起了这群“不知事”的大人。

    病房外,冷封和洛小陌刚好赶到。

    他们听着朵朵的声音,听着朵朵的信任,因朵朵最后的一句话“相信爸爸”震撼不已。

    有些地方,大人真的比不上小孩,比如,信念。

    “对,相信爸爸,爸爸一定救朵朵。”冷封迈步走进,声音分外坚定。

    不管未来怎样,现在要做的,就是坚信。

    有些时候,支持一个人活下去的东西不一定是营养,可能是信念!

    冷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笑着将朵朵抱了起来:“走,我们去游乐场玩。”

    他要带朵朵离开这充满药味和悲伤的病房,他喜欢看朵朵笑,他一定会救朵朵,他还要看着朵朵开心快乐的长大。

    “我可以吗?”朵朵怯怯问道。

    “爸爸说可以就可以。”冷封扬唇,笑道。

    “哦,好哦,好哦。”朵朵攀上冷封的脖子,“啵”的亲了一口,她笑得很开心,很灿烂。

    洛小陌抬眸,看向了病房里的卓悦和洛京。

    冷封早就知道和朵朵骨髓匹配的人是洛京,却没告诉洛小陌,现在,洛小陌才知道配型成功又愿意捐献骨髓的人居然是洛京,只是,老天作弄。

    看到卓悦那满脸的泪痕,洛小陌心里难受极了,曾经,安然选定卓悦演女主发给洛小陌照片的时候,她就感觉卓悦的笑非常熟悉,原来,那是和朵朵一样的笑。

    本来,做了移植手术之后,这样的笑,就可以天天挂在朵朵和卓悦脸上了,可是……

    洛小陌没再说话,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卓悦和洛京,而后,随着冷封的脚步出了病房。

    游乐场。

    摩天轮、云霄飞车、旋转木马等游乐设施顿时吸走了朵朵的眼睛。

    因为生病,朵朵都没有出过病房,所以这些东西,她只在电视上见过,并没有看过实物,更没有玩过。

    医生说,朵朵不可以玩太刺激的项目,所以,洛小陌便陪着她坐上了旋转木马。

    音乐响起,木马缓缓地旋转了起来,木马上,一个大女孩和一个女孩子玩得开心极了,她们的笑,让太阳公公都躲到了云彩后边。

    洛小陌和朵朵玩得开心,冷封脸上的阴沉也渐渐的散了去,他的唇角,不经意地扬起了浅浅弧度。

    五分钟之后,音乐结束了,旋转木马停了下来,洛小陌笑着看向朵朵:“要不要再玩一次?”

    “可以吗?”朵朵烁动着眸光问道。

    洛小陌扬唇,侧眸看了远处的冷封一眼,笑道:“妈妈说可以就可以!”

    “好哦~”朵朵欢呼雀跃。

    玩了旋转木马,又坐了小火车,还玩了打鼹鼠,朵朵都要把牙齿笑掉下来了,简直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医院里,洛京垂着眸子,未动未语。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原来,有些事,不是努力可以得来的,某些事,他真的——无能为力。

    洛京突然感觉,上辈子,他可能带着朵朵拿鞭炮炸过银河系,不然,老天也不会如此捉弄……

    以前,洛京争强好胜,一直想要有所作为,一直在努力,奋力拼搏,但是现在,他才发现,与生死比起来,任何事都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