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怕他抱她

    更新时间:2017-06-19 07:53:53本章字数:3083字

    第39章 怕他抱她

    “tuang——”

    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

    车子撞上了车库里墙,也可以说,是被车库里墙拦了下来。

    司机瞪着眼睛,傻了!

    洛小陌怔眸,眸中恐惧瞬间扩大了无数倍。

    “爷爷!爷爷!”回过神来的洛小陌慌乱朝冷老爷子奔了过去。

    洛小陌本就白皙的小脸,因恐惧和担心更白了几分,让人感觉似乎比白纸还要白。

    “爷爷,你怎么样?”

    “呵呵,好玩,爷爷好久没玩过碰碰车了。”冷老爷子自己打开车门,慢悠悠地下了车,倒是没事人儿似的,丝毫未受影响,他笑得非常的轻松,玩笑也玩得分外嗨。

    爷爷没事……爷爷没事……

    见冷老爷子无恙,洛小陌瞳中的泪唰就下来了,她扑到冷老爷子的怀里便哭了起来:“爷爷,爷爷……”

    洛小陌哭得一塌糊涂,冷老爷子则懵得一头雾水,他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而后,笑着扬起了唇角。

    洛小陌这是担心他、在乎他,一直以来,洛小陌都当他是亲爷爷,他们是一家人,是亲人。

    司机终于魂归,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该死……”

    “李叔,起来,你没错。”冷封眸色微敛,伸手将老李扶了起来,“我刚刚有听到你拉手刹的声音,可能,是车子出了问题,一会儿让人拖走,换一辆来。”

    老李是老司机了,跟了冷老爷子二十多年了,向来稳妥谨慎,冷封一直非常信任他,而且,刚刚冷封听得清清楚楚,老李拉了手刹,所以,虽然他仍有疑惑,却非常肯定不是老李的失误。

    “又没出什么事,看你们一个个的样子,走,陌陌,我们回屋吃龙眼去。”冷老爷子倒蛮轻松,好像“撞车”和他没半毛钱关系似的。

    “嗯。”洛小陌抹了抹脸上的泪,扶着冷老爷子进了屋。

    没有人知道她情绪失控的原因,所以,没有人能感受她的心情,她的恐惧。

    她害怕,她非常的害怕,刚刚,她被巨大的恐惧淹没,她真的非常害怕,她害怕冷老爷子会像上一世一样发生意外。

    果然,命运循了上一世的轨道。

    这一世,冷老爷子也在这一天发生了“车祸”。

    不过,因为洛小陌阻止了冷老爷子上山,所以,只是出了“车祸”,冷老爷子并没有受伤。

    “陌陌,吃,爷爷到园里刚摘的。”冷老爷子乐呵呵地笑着,满脸都是宠溺。

    “爷爷,您以后让蓝姨她们去就行了,千万不要再去了,太危险了。” 洛小陌脸上的恐惧仍未褪尽。

    “危险?”冷老爷子蹙眉,疑惑渐深,“有什么危险的?”

    “呃……”洛小陌卡住,不知该怎么解释,最后,便用起了亲情攻势,“爷爷,您答应陌陌,今天好好待在家里,不要出去了好不好?”

    虽然“车祸”已出,车祸劫似破,但今天还未过完,洛小陌仍是有些担心。

    天知道,洛小陌刚到冷家,听到管家说冷老爷子出去帮她买龙眼的时候,她有多害怕。

    当时,她的心脏,一下子就弹了起来,巨大的恐惧笼上她的心头,让她害怕得几乎将要疯掉。

    待在家里?冷老爷子悄然扬唇,苦笑。

    他何尝不想待在家里,享重孙绕膝之乐,但是,让他心疼又头疼的孙儿冷封,到现在都还没有给他生……

    只顾着和冷老爷子聊天的洛小陌,并没有发觉某人已经坐到了她身边,还动手剥起了龙眼。

    当冷封无声息的将剥好的龙眼塞进洛小陌的嘴里时,着时吓了她一大跳。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洛小陌气呼呼地斥起冷封。

    冷封轻抿着薄唇,没有说话,似乎还很享受洛小陌的数念。

    睫毛轻颤,眸光微闪,冷老爷子突然发现,现在的他,成了千度高亮电灯泡。

    “哦,到点了,到点了,爷爷和老李头约好了下象棋,待爷爷杀他个片甲不留。”冷老爷子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时间,便匆匆回了房间,网络普及以后,倒是方便了,两地相隔的老战友可以视频,可以聊天,还可以约战象棋。

    别说,冷老爷子这演技还真不错,连他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

    洛小陌缓缓扬唇,看着冷老爷子如孩童般的背影笑了起来。

    都说,老还小,还真是,好多老人都是年纪越大越爱玩,脾气也越像小孩,就和老顽童周伯通似的。

    “停——”当冷封再次将剥好的龙眼塞过来的时候,洛小陌顿时就怒了。

    她敛起眸色,看向冷封的眸光中带上了刺意:“我的手又没有羽化成翅膀!它还在!我可以自己剥!”

    翅膀?冷封微愣,而后,高高扬起了唇角:某人,够有趣!

    似是习惯了冷封的疯,洛小陌也不再理他,只管自顾自的吃起了龙眼。

    见洛小陌吃得挺开心,冷封便也没说什么,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十五分钟后,冷封做好了早餐端了进来。

    因为看日出起了早,后又担心爷爷匆匆下了山,差点都把早餐耽误了。

    “吃饭了。”冷封扬唇,仍笑得一脸无害。

    洛小陌微微敛眉,定定的看着冷封:

    某人是不是准备把前二十年的笑全都补回来?一直笑一直笑。

    “吃饭。”冷封再次出声,温柔唤道。

    “哦。”洛小陌闭眼,甩头,斩断走私的思绪,而后,挪去了餐桌。

    餐桌上,一块豌豆糕,一大碗紫菜汤,还有——

    搅成粥的西红柿炒鸡蛋!

    虽然洛小陌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虽然她百吃不厌,也不能顿顿都吃这吧?营养要均衡好不好?孩子还需要营养。

    洛小陌嘟起小嘴,面色微恼:“又是西红柿炒鸡蛋?”

    “你吃烦了?”冷封轻问,声音温柔的一塌糊涂,“那,下顿不炒了。”

    洛小陌翕动着唇瓣,本想再说些什么的,却被冷封的话逼了回去。

    人家都说下顿不炒了,她还想怎样?

    洛小陌伸手,直接拿起豌豆糕啃了起来,呜咽不清的说着话:“吃完饭,我们谈谈。”

    “好。”冷封应声,眉梢微扬,他正好也想和她好好谈谈。

    饭后。

    洛小陌先是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让早餐稍稍消化了消化,而后,才开口:“我们……”

    谈谈二字还没有说出口,洛小陌的手已经被一只大掌握住了,冷封拉起她,便要走,方向,是她们曾经的房间。

    “你干吗?”洛小陌瞪眼,惊问。

    “有些话不能让爷爷听见。”冷封微微眨眸,提醒。

    乌溜溜的眼珠在眼眶里上下骨碌了一下,洛小陌才明白了过来。

    对!是该避避!

    重血脉、重家族的冷老爷子可是炮仗一样的爆脾气,如果让他听到冷封说“让孩子姓洛”那样的话,非得气岔气不可。

    “嗯。”洛小陌轻应,随着冷封的脚步上了楼。

    他的大掌一直紧紧牵着她的小手,好似是怕她一个不小心跌下楼梯。

    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的房间在楼上,冷封肯定不会再让洛小陌上下楼的,那真的太恐怖了,那是他从未体味过的恐惧。

    直到走完了楼梯,确定洛小陌不会“不小心”之后,冷封才松开了她的手。

    进到她们原来的房间之后,洛小陌惊大了眸子,她发现,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连床单、薄被都还是她在时候的那一套。

    墙上,她们的婚纱照还安然无恙的挂在那里。

    洛小陌微微皱眉,婚纱照不是被他砸了么?

    上一世,因为她和他吵闹,他砸了婚纱照。

    这一世,因为她拿掉孩子,他砸了婚纱照。

    现在,婚纱照怎么还挂在那里?

    像是感觉到了洛小陌的疑惑,冷封先一步开了口:“相框坏了,我让人换了新的,款式没有变。”

    洛小陌微咬着唇瓣,看着婚纱照上笑得甜美的自己,有些恍惚。

    曾经,她以为,嫁给他会是幸福开始。

    现在,她清楚,离开他才能摆脱命运。

    她们既然已经离婚,婚纱照便没有了意义,于是,洛小陌便准备让冷封撤下婚纱照,只是,她还没有开口,冷封的声音便先响了起来。

    “扯娇,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磁性好听的声音陡然响起,仿佛是带着摄人魂魄的魔力,瞬间扰乱了洛小陌的心绪。

    冷封微微抬臂,从洛小陌背后抱住了她,他的动作,轻柔,宝贝,珍惜。

    洛小陌心弦一震,僵硬了身体。

    魂游十秒。

    “不!”

    洛小陌终于魂归,她甩身,挣脱了冷封的怀抱,走去了窗前。

    她害怕,她怕他,她怕他抱她。

    一开始,她怕他抱她,是因为他恶魔。

    现在,她仍怕他,只是,原因已变,她怕自己会陷入他的温柔陷井,难以自拔。

    “冷封,一切已经结束了,没有‘重新开始’,不可能重新开始。”洛小陌开口,徐声说道。

    虽然现在的冷封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冷封了,但洛小陌却不会给他机会,她很坚定,非常坚定。

    她必须坚定,才可以保护她的孩子。

    “为什么?”冷封启唇,轻问。

    “……”洛小陌垂眸,未语,不知如何回答,也不想回答。

    “因为你死过一次?放下了一切?”冷封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