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晕迷不醒

    更新时间:2017-06-22 08:28:18本章字数:3061字

    第42章 晕迷不醒

    “陌陌姐,出什么事了?”顾安安急问。

    “安安,我有点事,我们改天再聊。”洛小陌疾语,脸上慌乱之色愈涨愈烈。

    “好,快去吧。”顾安安颔首,用目光示意洛小陌快去。

    “嗯,我先走了。”洛小陌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车站。

    冷家。

    冷老爷子静静躺在床上,沉睡如琥珀。

    因为入赘之事,冷老爷子非常的生气,而冷封又不顾阻拦的追洛小陌去了,这才使得冷老爷子气血攻了心,晕迷不醒了。

    医生说,照冷老爷子现在的情况看,很有可能会长睡不起,他醒过来的机率非常非常的低,除非是——出现奇迹。

    此时,洛小陌才知道,早上的时候,冷老爷子因入赘之事训斥了冷封,本来,冷老爷子也只是生气,并没有发作,结果,冷封收到她去车站的消息之后,不顾冷老爷子阻拦便去追她了,这才使得冷老子气血攻了心。

    冷老爷子虽然喜欢洛小陌,也很想让冷封和洛小陌在一起,但他,却绝不允许冷封入赘。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冷老爷子,洛小陌咬紧了唇瓣,她的心里,五味繁复。

    她本以为,车祸劫已解,却没想到……

    冷老爷子终是没有逃过命运。

    命运,仍循了上一世的轨道。

    上一世,好像也是今天(车祸发生第三天)才正式宣布冷老爷子植物人。

    “扯娇……”冷封突然唤道,他的声音,低沉黯哑,满含伤痛,满含自责。

    “爷爷会没事的……”洛小陌启唇,轻声安慰。

    她突然感觉,现在的冷封,就像一个可怜的孩子,一个失去亲人的孩子,就好似八岁时失去父母的时候一样。

    冷封突然倾身,抱住了洛小陌,他将头埋进了她的颈窝:“是我害了爷爷。”

    洛小陌看不到冷封的脸,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痛,感受到了他那深入骨髓的自责,因为他的执意,冷老爷子才气血攻心,晕迷不醒。

    他的痛,无法用言语表达,那是比八岁时父母离世更痛的痛。

    洛小陌不知道她怎么做才对,怎么做才好,便只有不断安慰:“爷爷会没事的,会的。”

    “扯娇……”冷封的声音更哑了几分,他将头深深的埋了起来。

    父母走后,冷老爷子便成了冷封唯一的亲人,现在,冷老爷子晕迷不醒,而且是因为他的执意才晕迷不醒,冷封后悔,自责,他难受得快要死掉了,他的心犹如被千万条毒虫噬咬着,疼得无以复加。

    “没事的,没事的,爷爷会没事的。”洛小陌的眸里,亦满是痛。

    拍摄告一段落,洛京开车载着卓悦回曜城。

    朵朵呢,坐到了安然的车上,这几天,因为作为女主的卓悦戏很多,无暇照顾朵朵,朵朵就常和安然一块儿玩,玩得多了,她反倒不喜妈咪了。

    曜城某路口,绿灯,洛京正要通过,突然,从右边飞过来了一辆车。

    洛京大惊,连忙快旋了方向。

    洛京的车子和对方车子同时驶进了路旁绿化带。

    “你没事吧?”洛京紧张的询问卓悦。

    “我没事。”卓悦应声,脸上惊色未褪。

    “我下去看看。”洛京笑着扬唇,给了卓悦一个“放心有我”的眼神。

    突然,十来个黑衣大块头围住了洛京的车,他们虽然没有拿武器,但气势汹汹的架势早已吓坏了卓悦。

    “洛哥,别下去!”卓悦疾声喊道。

    “没事,放心!”洛京扬唇,面色无改,“记住,不要下车!” 

    “洛哥……”

    洛京早已发觉事情并不简单,这些黑衣人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不下车,卓悦肯定会受牵连。

    而且,以他的身手,对付这十来个黑衣人,绰绰有余。

    果然,如洛京所料,黑衣人确是冲着他来的,他刚一下车,黑衣人就围了上来。

    洛京身手不错,又足够敏捷,虽以一敌十,却也未落下峰,虽时有受伤,却并未失势。

    五分钟已过,十来个黑衣人仍未拿下洛京,黑衣头头心慌了,这样下去,警察一来,就全完了。

    眸中光线一闪,黑衣头头悄悄退后了几步,绕过打斗人群,去了车侧。

    “住手!不想她死的话给我住手!”黑衣头头扬声吼向洛京,锋利尖刀已抵在卓悦脖颈。

    “放开她!”洛京大吼,停了手,“对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

    “少激我,激我没用,我没说我是君子,我们的任务只是给你点颜色,只要你乖乖受了,我保证她毫发无损。”

    “洛哥,不要……”卓悦深深地看着洛京,已经想到将会发生什么。

    “好,放了她!”洛京应下,举起了手。

    “动手!”

    黑衣头头一声令下,众黑衣人便向洛京围了过去,洛京没再还手,如沙袋般被黑衣人一顿狂揍猛扁。

    “不要……”卓悦哭得满脸是泪,那些拳脚打在洛京的身上,却是疼在她的心上。

    “走!”打好了洛京,黑衣头头便又一声令下,撤走了所有人。

    “洛哥,洛哥……”卓悦哭着呼唤,洛京现在满身是伤,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我没事,不用担心……”洛京笑着安慰卓悦,只是,话未说完,便晕了过去。

    医院。

    洛京终于醒了过来。

    “洛哥,你醒了?”卓悦疾问,白纸一样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

    “傻瓜,哭什么,我又没死。” 因为嘴角有伤,洛京说得不太清晰。

    不过,卓悦却是听清了,她知道,洛京是怕她担心,故意开玩笑逗她。

    只是,这个玩笑,没有逗笑卓悦,倒是把她的眼泪又引了上来,那淘气的泪球像豌豆宝宝一样跳跃着就滚了下来。

    卓悦这一哭,洛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怎么又哭了?别哭了,别哭了。” 

    “你才是傻瓜,你明明可以打过那些人的。”卓悦哽咽道。

    如果当时,洛京不管卓悦,就不会被黑衣人打成这样了。

    “傻瓜,还哭?”洛京唇角又扬,心底悄然溢满暖意。

    “你才是傻瓜!”卓悦嘟起唇,犟嘴。脸颊,红晕渐染。

    习惯了凡事靠自己的卓悦,终于遇到了想要依靠的人,那个人,会不顾一切保护她,在他面前,她也会卸去坚硬外壳,变成一个柔软小女人。

    有些话,不必说出口,心已知。

    洛京受伤进了医院,杨艺灿就笑弯了眼睛。

    很好,非常好。

    杨艺灿虽然同情卓悦和朵朵,但却不会轻易放过洛京,洛京打她的那一巴掌,她会百倍千倍还给他。

    一切,才刚刚开始……

    翌日。

    洛小陌匆匆忙忙赶来了医院。

    因为怕洛小陌和洛致远担心,所以,洛京没有告诉他们回曜城路上发生的事,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洛小陌和洛致远还是知道了,而且,都来了医院。

    “爸,妈。”洛小陌到医院的时候,洛致远和简玲已经在了。

    “哥,怎么伤成这样?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洛小陌皱着小脸,心疼不已。

    洛京扬唇,摇头:“长不大的小陌陌,看你的小脸都快皱成苦瓜了,快别皱了,哥这不是没事儿么?那些人又没带武器,哥伤不成什么样。”

    洛京满脸都是轻松,好像他脸上、身上的伤都是演戏化的妆似的。

    “哥……”洛小陌真的是拿洛京没有办法。

    正当洛小陌准备给洛京上一番政治课的时候,朵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洛叔叔!”

    朵朵身后,跟着卓悦,她拎着保温桶来给洛京送汤。

    “妈妈!外公!外婆!” 

    “哎!哎!朵朵乖。”简玲连忙应了声,好似她不快些答应,朵朵就会把外婆二字给吞回去。

    看到洛京病房里有好多人,朵朵的小脸瞬间就明媚了起来。

    她也经常住院,所以,她知道,有人陪玩会分散注意力,那么,这么多人陪洛京,他肯定会忘了身上的疼的。

    朵朵本就喜欢洛京,洛京受伤又是因为保护卓悦,这一下,洛京直接就成了朵朵心目中的大大英雄。

    多了朵朵,气氛瞬间就暖了,她小嘴巴巴地说着:“外婆,你知道吗?洛叔叔武功超级好,他一个人能打几十个人。”

    现在的朵朵,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嗽叭,嘀嘀嗒嗒 “吹”着。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向了朵朵,便也不再细问洛京了,其实,问也白问,洛京的脾气比洛小陌还倔,他若不想说,谁也问不出。

    “洛哥。”卓悦轻唤,将盛好的汤递向了他。

    “谢谢。”洛京唇角又扬。

    “不用。”卓悦应声,红了脸颊。

    有朵朵和卓悦全天陪护,洛小陌便也没在医院久留,只待了两个多小时便回了冷家。

    回到冷家的时候,洛小陌意外发现冷老爷子的房间里没有冷封的身影。

    她疑惑皱眉,去了厨房。

    询问了蓝姨之后,洛小陌才知道冷封在书房,而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

    稳步上了楼之后,洛小陌发现书房的门并没有锁,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冷封正在打电话。

    他用流利的外语和对方交谈着,洛小陌不清楚他说的到底是哪国语言,只知道他说的不是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