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无药可医

    更新时间:2017-06-23 07:49:30本章字数:3058字

    第43章 无药可医

    管理偌大封天,不但要具超强决策力,还必须精通各国语言,想来,冷封学那多种外语的时候也是非常累的。

    书桌上仍摆放着熟悉的电脑,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的是各国被誉为“医学天才”们的资料。

    冷封今天的状态确实好了很多,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开始想办法医治冷老爷子了。

    看到洛小陌回来了冷家,冷封眸中倏然闪过一道光亮:“你回来了?”

    他以为,洛小陌走了之后,就不会回来了。

    她,又回了冷家……

    “嗯,怎么样?”洛小陌轻声询问。

    冷封垂眸,摇头,抿唇未语。

    他已经联系了十几位国际著名医学博士,却均被告知无药可医。

    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希望,冷封也会不惜一切代价试上一试,但是,这零点一,没有人给他,医学博士们直接就拒绝了他。

    其实,医学博士们也并非见死不救,他们看了冷老爷子检查单上的数据,数据已表明一切,冷老爷子醒来的可能,几乎是零,除非,奇迹出现。

    无药可医……

    洛小陌垂下长长的睫毛,黯然神伤。

    “扯娇……”冷封缓缓移步,轻轻抱住了洛小陌,“谢谢你愿意陪着我。”

    只要洛小陌不走,冷封便全身都是力量,他不会放弃,他一定可以找到奇方让冷老爷子醒过来。

    “奇方”这个词让冷封的睫毛陡然颤了一下,他睁大眸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扯娇,你书里写的那个血脉唤醒的方法是不是真的存在?”

    冷封突然的问话,问愣了洛小陌,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哦,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在网上看到的。”

    “中医网吗?”冷封疾问。

    “呃,时间长了,我记不太清了,不过,我当时存了书签,我找找看。”

    语毕,洛小陌便匆匆回了房间,打开了她很久都没有打开过的电脑。

    双击上网,轻点收藏夹,一一查找。

    惊喜的,书签还在!

    点击。

    幸运的,文章也还在:

    针施穴位,贴连心脉,待频率相同,双脉相融,便可用血脉唤醒血脉,血脉,两解,一脉络,二血统,血脉唤醒法需病者后代……

    那是一位老中医后代上传的文章。

    看完之后,冷封马上唤来了助理,让他去查发文者的IP地址和详细资料。

    二十分钟后,助理便将发文者的资料和联系方式发到了冷封手机上。

    洛小陌似乎比冷封还要着急,她直接伸手,点开那个号码便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之后,对方才接通,话筒里传来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您好,哪位?”

    “您好,请问,‘血脉两解’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对吗?”洛小陌激动的问。

    “是啊,怎么了?”小姑娘微有些疑惑。

    “你是不是见过血脉唤醒?”虽是疑问的句式,却含着十足的笃定,洛小陌十分肯定,没有亲眼见过的人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嗯,很多年前了,那是我外公还清楚的时候,现在,我外公已经一百零八岁了,脑子糊涂了,不能帮人看病了。”小姑娘解释。

    听了小姑娘的话,洛小陌的心倏倏地沉了下去。

    “我想明天去山里拜访一下老中医。”冷封突然开口说道,即便老中医已经糊涂,他也想要去一趟,也许,会有收获也说不定。

    “嗯。”洛小陌点头。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块儿去?”冷封看向洛小陌询问。

    洛小陌坚定点头。

    “谢谢。”冷封扬唇,轻吻在洛小陌额头。

    翌日。

    天才朦朦亮,洛小陌和冷封就出发了。

    因为路途较远,又是山路,冷封便没有自己开车,让两个司机轮流着驾驶。

    洛小陌坐在后座,本来还挺精神的,结果车子一晃,便将她的困意又晃了出来,晕晕乎乎的就靠着冷封睡着了。

    看着洛小陌孩童般的睡颜,冷封悄然扬起了唇角。

    只要洛小陌不离开,任何困难,都挡不住他。

    四个小时后,才到达老中医住的小山村。

    因为车子开不进村里,冷封便牵着洛小陌的手走了进去。

    山村的空气非常好,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冷封和洛小陌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他们先去找了老中医的外孙女,然后又由她带着去了老中医处。

    老中医的家是一间小茅屋,他的家只有这间小茅屋,甚至都没有院墙和栅栏。

    光线微暗的小茅屋里,老中医正盯着墙上的穴位图细细看着。

    女孩将冷封带来的礼物放在木桌上之后,便去了老中医身前比划:“外公,我有朋友来看您了。” 

    老中医已经糊涂好多年了,女孩昨天已经告诉洛小陌让她别来了,来也白来,但洛小陌和冷封还是来了,现在,女孩倒很佩服洛小陌和冷封的坚持。

    “吭。”老中医发出了一声怪音,却是没有回头。

    早知老中医年岁已大,糊涂不清,冷封和洛小陌便也没有在意。

    “你们先坐。”女孩无奈摇头,去帮二人倒水去了。

    小屋里有一个手工编制的竹椅,还有几个小板凳,因离竹椅最近,洛小陌没有多想,便坐了上去。

    当洛小陌坐好抬起头的时候,陡然发现,老中医已经转过了身,他正用锐利的眸光盯着她。

    那目光让洛小陌感觉有些害怕。

    老中医陡然移步,朝洛小陌走了过来,他笑着扬唇:“妞妞,你来接我了?”

    洛小陌瞪大了眼睛,她怔眼看着老中医,疑惑无措。

    “外公,外公,这是我朋友,不是外婆!”女孩倒水回来,连忙拦住了老中医。

    外婆?老中医口中的妞妞是他的老伴?

    洛小陌疑惑悄落,似乎读懂了老中医眸中的深情。

    “不好意思啊,我外公年纪大了,经常会认错人,我外婆喜欢竹椅,她在的时候,外公总是故意和她抢竹椅,抢着玩,抢了之后,还是让外婆坐……”女孩解释。

    “哦,对不起。”洛小陌连忙道歉,起了身。

    如果她知道这竹椅是老中医老伴的专属,她一定不会坐竹椅了。

    “孩子,坐吧,这竹椅已经没人坐了,她走了。”老中医突然出声,瞬间清醒了,他的言语神情都与常人无异。

    “外公?”女孩亦面露惊色。

    外公已经糊涂了很多年了,有时候,连她这个外孙女也不认识。

    “外公,我爷爷因气血攻心,晕迷不醒……”洛小陌疾语,似乎比冷封还要着急,她生怕下一秒,老中医就又糊涂了。

    不知是被女孩刚刚的唤声带偏了,还是洛小陌本就感觉她们是亲人,她脱口而出,像女孩一样唤了老中医一声外公。

    “既然是我外孙女的爷爷,我肯定得救!”老中医微扬着唇角,似乎很满意洛小陌这个称呼。

    “谢外公!”洛小陌扬唇,面色微红。

    “那现在就让你爷爷和他的子女来吧。”此事不宜拖,老中医自知已是黄土埋脖的人了。

    闻言,洛小陌眸中的悦意瞬间就落了下去,冷封的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而且,冷老爷子就只有他一个孩子。

    “我父亲在我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冷封启唇,声音黯沉。

    老中医微顿,叹声,摇头:“天意……”

    洛小陌咬着唇瓣,烁动起了泪光。

    她们很幸运,遇上了老中医清醒。

    她们很无奈,血脉唤醒却缺血脉。

    老中医没再说话,冷封和洛小陌也没再说话。

    所有人就这样沉默着,连空气似乎都跟着沉默了下来。

    就这样,沉默了一个世纪之久。

    终于,冷封站起了身,对着老中医深深的鞠了一躬。

    就算老中医救不了冷老爷子,他也是要感谢他的。

    道过谢后,冷封便牵起了洛小陌的手,移步准备离开。

    “等一下!”老中医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医院。

    病房里,卓悦正在帮洛京盛汤。

    “这个是什么?”朵朵突然出声,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与众不同的定制女戒,戒指一半有图案,一半没有图案。

    图案呢,是七至十二罗马数字,一般来说,这种戒指是对戒,应该还有一枚男戒,而且,男戒上的数字和这枚女戒上的组合便会组全一至十二罗马数字。

    “洛叔叔,这不会是用来和妈咪求婚的吧?”朵朵陡然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

    闻言,卓悦的脸刷一下就红透了。

    洛京的脸,亦红了几分。

    戒指,他确实是准备给卓悦的,这是他昨晚趁护士不在,专门跑回家取来的。

    “这是我母亲留下的。”洛京看着卓悦,认真说道。

    朵朵本以为洛京是个迟钝的人,没想到某件事上倒挺利索,他不但早已准备好了戒指,还是祖传的定制戒指。

    “漂亮。”朵朵拿着戒指左瞅瞅右瞧瞧,“这戒指怎么一半有图案一半没有呢?” 

    垂着眸子一直在羞的卓悦听到朵朵说话之后,才将视线移向了那枚洛家祖传戒指。

    看到戒指的瞬间,卓悦瞪大了眼睛,她的瞳中涌动起了难以言语的复杂。

    卓悦直接伸手,抢过了戒指。

    “朵朵,妈咪回去一下。”语毕,卓悦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