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逼真演技

    更新时间:2017-06-24 07:50:18本章字数:3097字

    第44章 逼真演技

    卓悦拿着戒指匆匆回了家,她的手,在颤抖,她的心,也在颤抖。

    抽屉,被卓悦颤抖的手拽了开。

    一枚定制男戒,跃入眼帘。

    那枚男戒一半有图案,一半没有图案,图案是一至六罗马数字,和卓悦手里的女戒组合起来刚好组全一至十二罗马数字。

    本就颤抖的手更加颤抖了,卓悦脸上的脉络,似乎都要冲破皮肤束缚跳出来了。

    卓悦仍不愿相信,她将两枚戒指斜侧,露出内侧字母。

    字母完全一致:L!同样的L!

    L,原来是“洛”首字母……

    卓悦沉眸,剧烈痛意袭遍全身。

    一个小时后,卓悦出现在了医院里。

    她刻意表现得若无其事,却不知微红的眼眶早已出卖了她。

    洛京的心猛得一跌,一股莫名的恐惧笼上了他的心头:“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卓悦轻声说着,她的脸上,平静无澜,她的心底,波涛暗涌。

    卓悦没有抬眸看洛京,她直接伸手,将戒指拍进了洛京手里,而后,转身,牵起朵朵离开了病房。

    如演出哑剧一般,自始至终,卓悦只字未吐,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给洛京。

    “卓……”看着卓悦离去的背影,洛京眸中瞬间染起了慌意。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如果卓悦还他戒指只是因为不想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是这样,而且,刚刚卓悦抢了戒指匆匆离开的时候,洛京就已经发觉了她的不正常。

    难道……戒指有什么问题?

    洛京摊开手,将目光移向了母亲留下的戒指,那被卓悦抢走又还回来的戒指。

    天!戒指不是一只,是一对儿了!那只男戒回来了!

    “tuang——”洛京的心重重一跌,跌成了千万碎片。

    “妈咪……”朵朵怯怯唤着卓悦。

    “朵朵乖,妈咪没事。”卓悦摇头,嘴上虽说没事,眼泪却已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是朵朵惹妈咪生气了吗?”朵朵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看卓悦。

    她记得,以前她故意惹卓悦生气的时候,卓悦好像有偷偷的哭过。

    “没有……”卓悦摇头,努力地笑,“朵朵很乖……”

    “那朵朵乖,妈咪为什么还哭?”

    “朵朵……”卓悦将朵朵抱在了怀里,用力地抱紧。

    她的脸,在流泪,她的心,亦在流泪。

    卓悦带朵朵去了剧组,将她交给了稍闲的安然,而后,便去见了刘导。

    她要求加紧赶拍,以补因照顾洛京而落下的戏。

    有一种痛,无法言明,只有独自承受,卓悦只能用工作来麻木自己,用忙碌来掩饰那彻心彻骨的痛。

    某个画面,浮现在卓悦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枚戒指,更似一把锋利小刀,将她鲜活的心脏割成了无数碎片。

    那个人,是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洛京?

    她的心,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揉捏,痛得呼吸都困难。

    准备停当,拍摄开启:

    散落一地的衣物,白色床单上的殷红,让卓悦瞪大了眼睛,瞪大的黑眸先是怔,而后,掺了伤,最后,涨满怒,她猛得抬手,朝着迟亦那张俊脸甩了过去,满含愤怒的眸光直接杀进了迟亦的眼底:“混蛋!”

    在卓悦的手“吻”上迟亦俊脸的前一秒,他迅速出手,掣住了她,墨色深眸染上阴鸷寒光:“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卓悦睁着大眼直直的瞪着迟亦,恨恨的刺着迟亦,她的眼底涌动着愤恨,涌动着伤痛。

    眼中凝聚的泪光不再受她控制,顺着羞愤的小脸缓缓滚落,啪嗒啪嗒跌落在了床单上,将床单浸湿、染透。

    白皙的手臂被迟亦捏出了道道血痕,但卓悦却像没有了知觉一般,不动!不语!

    原本清澈的眸子,显得分外遥远,仿佛是,隔了银河……

    “卡!”

    刘导声起,高质通过。

    众人仍在愣,深陷在卓悦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卓悦那满是泪水的小脸,倔强而哀伤的眼神,早已吸走了所有人的灵魂,她演的太过逼真,让所有人都忘了是在片场拍戏了。

    卓悦满含伤痛的眼神,让迟亦也怔了起来,她的样子让迟亦陡生出了一抹负罪感,好似是,他真的侵犯了她一样。

    “你还好吧?”迟亦看向卓悦,轻声询问。

    “没事,谢谢。”卓悦淡声回应,她抬手,抹了抹脸上不知是因戏而流的泪水,还是因实而流的泪水。

    卓悦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她入戏快,出戏也快,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进入了下一场拍摄。

    她,看起来与平常无异,却让人莫名心疼。

    卓悦的表现,惊到了安然,他没想到卓悦居然演得这么逼真,让他这个大男人差点都要落下泪来。

    拜访老中医回来的路上,洛小陌没有睡,她的脑袋一直在不停地运行着。

    她手里拿着的,是老中医送她的医书。

    那医书,不是血脉唤醒,而是缘因唤醒。

    在山村,老中医唤住她们以后,询问了冷老爷子现在的情况,还有气血攻心的原因,最后,将缘因唤醒的工具和医书送给了他们。

    老中医说,有亲生子女的,用血脉唤醒法,无亲生子女,可用缘因唤醒法一试。

    只是,缘因唤醒的成功率比血脉唤醒低很多,是要看天意的。

    冷老爷子是因“孙欲入赘、重孙随母”才气血攻心、晕迷不醒的,那么,他们将来可以用重孙血脉试缘因唤醒之法。

    老中医说,他的后代亦有习中医,但是,与唤醒法无缘,唤醒法需有缘。

    他时日无多,现在突然清醒,系回光返照,不日,他将与他的妞妞重逢。

    既然老天让洛小陌和冷封赶在了他百年之前来了这里,大概就是天意,相信将来,会有一位与唤醒法有缘的人出现,帮助冷封和洛小陌救醒冷老爷子。

    重孙儿?洛小陌一路上都在想,怎样才能让冷封放弃她。

    她知道,冷封爱她,但她却不能和他在一起。

    子姓冷,不能活。

    孙入赘,爷不醒。

    洛小陌绝对不能和冷封在一起!

    冷封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如果他执意入赘,那么,就算冷老爷子将来醒过来,也会再因入赘气血攻心。

    洛小陌一直在焚烧脑细胞,冷封同样也在焚烧脑细胞。

    洛小陌在想让冷封放弃她的方法,而冷封却在想怎么才能打动洛小陌,怎么做她才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现在比原先又复杂了,他得让洛小陌知道,他是因爱她才要和她在一起,才想和她生宝宝,并不是因为什么缘因唤醒。

    气氛微尴,二人,各怀心事。

    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打断了洛小陌的思绪,她伸出纤指,打开了安然发来的视频。

    看了视频,洛小陌哭了。

    卓悦演得太逼真,洛小陌忍不住哭了出来。

    关闭视频,洛小陌给洛京拨去了电话。

    洛京真的没有选错人,卓悦确是为书中女主而生。

    “陌陌……”话筒里传来了洛京低沉黯哑的声音。

    “哥?”洛小陌马上就发觉洛京的异常。

    “陌陌,她今天去剧组了……”洛京也已经收到剧组传来的视频,他的心,很痛,很痛。

    “嗯,我知道,我刚刚看了,卓悦演得很好,就像真……”

    “她不是演的!”洛京出声打断,“朵朵,是我的女儿……”

    洛京的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狠狠得劈向了洛小陌。

    “朵朵,是我的女儿……”洛京的话仍在洛小陌耳边回响。

    原来,朵朵和洛京是父女,怪不得骨髓配型能成功。

    那么,当年侵犯卓悦的人,是洛京…… 

    洛小陌心脏揪起,瞬间明白了过来。

    卓悦眼中伤痛的逼真,本就是真的!

    无暇细思,洛小陌匆匆回了洛家。

    “爸,妈,朵朵是哥的女儿。”

    洛小陌的话,惊愣了洛致远和简玲,他们怔着眼睛,久久回不过神。

    朵朵是洛京的女儿,朵朵是洛家的孩子,是他们的乖孙女,他们早已经当了爷爷、奶奶了。

    但是……

    卓悦在记者会上说,她曾被人侵犯。

    思及此,洛致远面色瞬变,带着满身火气就冲去了医院。

    “爸……”

    “致远……”

    洛小陌和简玲紧跟在后,也跟去了医院。

    医院。

    “你个浑小子,你怎么那么浑?”洛致远直接挥去一拳,重重地打在了洛京身上。 

    洛京没有躲,他不想躲,也没脸躲。

    洛京这样,更是气到了洛致远,他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他以为,洛京只是有些吊二郎当,没想到,他居然,居然,伤天害理!

    洛京不躲,不动,也不语,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他的心已经痛得没有知觉了,他全身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哥,当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洛小陌仍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虽然洛京有些吊二郎当,但她却不相信他会做那样的事情,做了之后还逃走不认。

    洛京摇头,一直摇头。

    翌日。

    洛京不顾医生阻拦,办理了出院。

    他带着洛氏祖谱,全国各地跑,一家家的求,求这些洛氏家人发发慈悲救救他的女儿。

    不知道朵朵是他女儿的时候,洛京就已经在发动一切力量,现在,知道了朵朵是洛家后代,就有了方向,同族骨髓更有希望配型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