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无人可比

    更新时间:2017-06-25 07:43:46本章字数:3083字

    第45章 无人可比

    翌日。

    因卓悦与安然有对手戏,所以便将朵朵送来了冷家,由洛小陌暂时照顾。

    当然,冷家,是朵朵非要来的。

    因某件事,卓悦已经不想见洛家人了,也不想让洛家人见朵朵,只是,她现在无暇照顾朵朵,朵朵又非闹着找洛小陌,无奈,卓悦才把朵朵送来了冷家。

    卓悦自欺欺人的想,洛小陌只是朵朵的“妈妈”,不是洛家人!

    冷老爷子床前,朵朵嘟着小嘴看了又看:“妈妈,太爷爷怎么总是睡呢?”

    “呃……”洛小陌微微蹙眉,不知该如何回答。

    乌溜溜的黑眼珠上下一转,朵朵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倏倏爬上床,凑近了冷老爷子,“啵——”亲了一口。

    一秒,两秒,三秒……

    等了好久,都不见冷老爷子醒来,朵朵生气地撅起了小嘴:“我都吻了太爷爷了,他怎么还不醒呢?”

    “呃……”洛小陌怔眸,实在不知该如何和朵朵解释。

    吻了冷老爷子他还不醒,朵朵就生气了,她耷拉着脸跑到洛小陌跟前告起了状:“妈妈,太爷爷不乖,我都吻他了,他还不醒,王子一吻公主,公主就醒……”

    “……”洛小陌有些跟不上朵朵的节奏。

    无奈,洛小陌只得转移了话题:“朵朵听过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对不对?讲给妈妈听好不好?妈妈想听。” 

    若不转移话题,朵朵一定还会问N多让人无法回答的奇怪问题。

    “嗯,好。”小脑袋一点,朵朵便开始了讲故事,“从前,有个公主中了魔咒,在城堡沉睡了几百年……”

    稚嫩童音讲出来的故事还挺有感觉。

    朵朵半垂着眸子,非常投入:“终于,等来了一位王子,王子吻了公主,魔咒解除,公主醒了,然后,王子对公主说……祖奶奶您总算醒了!” 

    “祖奶奶您总算醒了!”几个字让洛小陌瞬间瞪大了眼睛,她感觉,她的脑弦已经“啪啪啪”震断了一半。

    祖奶奶……奶奶……奶……

    看到洛小陌眸中的疑惑,朵朵昂起了小脑袋,大人模样地说了话:“结尾,我改了,我觉得,编这个故事的人智商不高,公主已经沉睡了几百年了,那就证明她比王子大几百岁,王子肯定应该叫祖奶奶。”

    朵朵小嘴巴巴,说得还颇有几分道理。

    “朵朵真聪明。”冷封的声音陡然响起,“那,聪明的朵朵和妈妈去吃豌豆糕吧。”

    “豌豆糕是什么?”朵朵眨巴着眼睛问洛小陌。

    “豌豆糕就是用豌豆蒸的好吃的。”洛小陌拉起朵朵的小手走向餐厅。

    “豌豆是什么?”朵朵又问。

    “呃,豌豆,就是,一种很好吃的豆……”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走进了餐厅,她们的对话仍在继续,只是声音越来越小。

    不愧是“母女”,朵朵的喜好完全随了洛小陌,吃第一口豌豆糕的时候,她就爱上了它,迷上了它。

    “好吃,妈妈,你也吃……”朵朵吃得开心极了。

    刚吃完豌豆糕,朵朵的眼皮就打起了架,她费力地睁着眼睛,假装不困。

    洛小陌悄悄给了冷封一个眼神示意,让他将朵朵抱进了房间。

    看朵朵睡得香甜,洛小陌笑着扬起了唇角。

    “扯娇……”冷封突然唤道。

    “嗯?”洛小陌回身,目光不期地撞进了冷封漆黑的眸子里。

    一时间,四目相对,无限爱意悄然流淌。

    空气似酒,醉人,亦自醉。

    “扯娇,我爱你。”冷封深深地看着洛小陌,似乎想要透过她的眼睛,深入进她的灵魂。

    “……”洛小陌怔起,似被冷封的目光吸走了灵魂。

    N秒后,长睫毛一颤,洛小陌才猛得清醒过来,她转身,匆匆避开了冷封的目光。

    那目光,有毒!

    “我们帮朵朵生个小妹妹好不好?或者小弟弟……”冷封的声音温柔得一塌糊涂。

    “不!”洛小陌坚定拒绝。

    她知道,冷封是爱她的,但是,她不能和他在一起。

    “扯娇……”冷封眸色微紧,心脏,紧紧揪了起来。

    洛小陌半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好似在思索。

    她不知道该不该和冷封说她重生的事,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还有那“子不姓冷,劫自解”,她觉得冷封肯定不会相信,其实,洛小陌也不相信大师之言,但是,她重生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循了上一世的轨道。

    现在,既然冷封提了出来,那么,她该和他做个了解。

    洛小陌启唇,语速稍缓,认真说道:“放弃我吧,我们注定没有结果,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结婚生……”

    “没有人比得上你!”冷封出声打断,突然伸臂,抱住了洛小陌。

    她,无人可比。

    此生,他只要她。

    冷封认真,无比认真,他的真心,似乎可以用肉眼看到。

    “没有人比我好?”洛小陌挣脱,好笑,“你忘了?我狠心的拿掉了孩子……”拿掉了你的孩子!

    冷封身体一颤,僵起,他怎么会忘?那是他永远的痛。

    “对不起……”冷封哑声道歉,声音里满含愧意、自责。

    洛小陌怔眸,拿掉孩子的狠心人是她,他道什么歉?他自责什么?

    他不是应该觉得她狠心吗?他以前不是还说过她狠心吗? 

    无暇细思,洛小陌又刺刺地补了一刀:“到(流产)复查的日子了,我去医院了。”

    她刻意提醒他,她是个狠心的女人,她曾狠心地拿掉了孩子,拿掉了他的孩子。

    医院。

    众多洛氏族人排着长龙,加入到了骨髓捐献志愿者的队伍。

    朵朵是洛京的女儿,是洛家人,那么洛氏族人骨髓配型成功率会大很多,洛小陌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感谢着这些“家人”

    陡然,长睫毛一颤,洛小陌猛地顿住了脚步。

    朵朵是洛家人,是洛京的女儿,那么,她这个姑姑,是除爸爸外,最近之人,那么,她和朵朵应该最有可能配型成功。

    但是,如果她去配型,怀孕的事就会被发现。

    而且,如果真的配型成功了,她又该怎么办?

    捐献骨髓,她的孩子会危险。

    不捐骨髓,朵朵将性命不保。

    洛小陌纠结,非常的纠结。

    “陌陌姐,你怎么在这儿?你哪里不舒服吗?”顾安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哦,没有,我是看朋友的,安安,你怎么在这儿?” 

    “兔子腿受伤了,我带她来包扎。”顾安安说。

    “兔子?”

    洛小陌瞪大眼睛,思维混乱,这里是医院,又不是兽医院。

    “哦,她小名叫兔子。”顾安安连忙指着身边的小女孩解释。

    “哦~”洛小陌这才明白过来。

    “那,安安,我先走了,我和朋友约了时间。”洛小陌抿唇,歉意道别。

    因为景秀心这几天比较忙,所以,洛小陌来的时候先打了电话,景秀心把其它事情都推后专门腾出了半小时帮洛小陌检查。

    洛小陌来医院,确实是为复查,不过,不是流产复查。

    “嗯,好,拜。”顾安安扬手,笑着道别。

    长睫毛一颤,顾安安发现了跟在洛小陌身后的大块头。

    她敛起眸子,用X光般的目光扫了一遍大块头。

    既然她和洛小陌是朋友,洛小陌这样被人“看着”,她怎能不管?

    “兔子……”顾安安唤声,俯在兔子耳边嘀咕起来。

    主任室。

    洛小陌正和景秀心谈着什么,突然,顾安安扒着窗户爬了进来。

    “安安?”洛小陌惊大了眸子。

    “陌陌姐,我帮你,快……”顾安安嘴快,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

    洛小陌怔着眼有些懵,完全跟不上顾安安的节奏。

    “听明白了吗?来,把外套给我,然后藏进检查室。”语毕,顾安安便脱下了洛小陌的外套,穿在了自己身上。

    开窗,翻身,下楼,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门外,兔子收到了顾安安的指示之后,便跑去冲着大块头保镖喊:“快!你们看的那个人爬窗户跑了!”

    保镖瞪眼,大惊,连忙推开门冲了进去。

    果然,窗户是开着的。

    保镖快步追到了窗前,窗外,爬窗而下的“洛小陌”刚到地面,正准备逃跑。

    两保镖一秒未耽搁,直接翻身跃下,朝着“洛小陌”追了过去。

    “陌陌姐,跟我走。”兔子小身影出现,直接拉起洛小陌就走,虽然兔子的腿受了伤,不过,一点也不影响她像兔子一样跳跃。

    顾安安逗着两个保镖玩得不亦乐乎,约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顾安安才脱下了洛小陌的外套,而后,光明正大的从两个保镖眼跟前走了过去。

    从小上树、爬墙的小灵活,耍耍两个保镖大块头那可是小case。

    公园,凉亭。

    洛小陌和兔子坐在石凳上等顾安安。

    “嗨~”顾安安扬手打起招呼,她的速度确实够快,比洛小陌和兔子晚不了几分钟。

    顾安安快步奔来,将手中果汁分给了洛小陌和兔子:“呐。”

    “谢谢。”洛小陌扬唇,觉得顾安安真是有趣极了。

    “陌陌姐,跟我去念儿沟吧?”顾安安突然说道。

    洛小陌微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听到你和医生说的话了,你……不想让那个人知道……”顾安安没有说出“怀孕”二字,但她的眼神已经说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