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无一生还

    更新时间:2017-06-27 00:00:00本章字数:3134字

    第47章 无一生还

    不只乘客,司机亦开始催促起了洛小陌:“你下不下车?”

    这厢,司机乘客一致齐怼洛小陌。

    那厢,顾安安仍在忙安排孩子们。

    将孩子们领到稍宽阔的地方安顿好之后,顾安安才又跑回来接洛小陌。

    “陌陌姐,我们走,人家还要赶路。”顾安安故意将赶路二字咬得很重,想要激一激那些忙着睡觉、忙着赶路的乘客。

    奈何,人家睡意正浓、赶路正急,根本就没有收到顾安安激将法的信息。

    顾安安咬唇,无奈摇头,用眼神示意洛小陌下车。

    洛小陌这样根本就是在对牛弹琴,没有人听她的。

    “大家听我说……”洛小陌还想再试一试。

    “下去!”某乘客打断了洛小陌。

    “下去,吵死了!”

    “快走,吵什么吵!”

    乘客们嘟嘟嚷嚷,赶起洛小陌。

    “陌陌姐,我们走。”顾安安火了,硬拽着洛小陌就下了车。

    有些人急着“赶路”,她们拦不住有什么办法?

    顾安安刚拽着洛小陌下了车,客车车门就关上了,而后,启动,加速,驶离,好似是害怕洛小陌再纠缠他们似的。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尾,洛小陌脸色越来越黯,她的心,也越来越不安。

    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洛小陌,也照着念儿沟迷迷糊糊的孩子们。

    不知是困意未撤,还是阳光施法,孩子们全都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

    此时的洛小陌,失魂落魄,不,“失魂落魄”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失魂落魄。

    身在心不在,洛小陌的一颗心全都扑在了客车上。

    她不断默祷,希望客车安好,一切安好。

    “puong——”

    一声巨响,惊醒了所有人。

    孩子们猛地睁大了眼睛。

    那声响,是爆炸……

    洛小陌咬唇,缓缓垂眸。

    睫毛掩下伤痛,泪水划过脸颊,洛小陌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那些人,终是没有逃过灾难。

    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安静了下来。

    顾安安怔着眼,愣了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她伸出手臂,抱紧了洛小陌,给她以安慰。

    孩子们睁大着眼睛,眸中惊色迟迟不褪。

    “什么声音?”听到爆炸声,冷封的心倏然揪紧。

    爆炸位置,似是曜城至荆江沟北路段,照11174发车时间算,现在,应该刚好是经过那里。

    “好,好像,好像是,爆炸。”助理颤抖又结巴。

    “快!”冷封脸色顿变,疾声催道。

    “安安,兔子,你们怎么在这儿?”老孙头送山货回来,赶着牛车经过,看到了晒在太阳底下的顾安安和孩子们。

    “哦,孙爷爷,我有点晕车,就在这儿下了车,想缓缓了,再坐下一辆的。”顾安安如此解释,不敢告诉老孙头刚刚的惊险。

    “下一辆车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过来,要不,坐牛车回去?”老孙头提议。

    太阳很毒,孩子们涨红着脸颊,已经热得满头大汗,若是这样在太阳下晒一个多小时,孩子们确实有些吃不消,而且,这令人难忘的地方,顾安安实在不想再待。

    于是,顾安安便带着孩子们坐上了老孙头的牛车,当然,也拽上了洛小陌。

    洛小陌一直在魂游,顾安安拉她上牛车,她都不知道。

    大约走了十里后,牛车到了刚刚客车爆炸的地方。

    客车燃爆,残骸散落,满目狼籍。

    乘客司机,已随车身坠下了崖底。

    此景,扎心……

    冷封赶到爆炸现场的时候,洛小陌已经坐着牛车走远了。

    地上散落的客车残骸,让冷封的心痛得几乎窒息。

    他像一具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晒在了太阳底下,他的眼睛,似被磁石吸住了,一眨未眨地看着客车坠崖的地方。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

    交通部门和新闻记者很快也赶了过来。

    现场,让人不忍直视。

    只看现场,便已经想象到了客车爆炸时的惨烈情形。

    爆炸性新闻:爆炸!

    曜城——荆北11174客车爆炸坠崖。

    车上人员,无一生还。

    念儿沟。

    已经从牛车上下来了,洛小陌仍陷在哀痛中无法拔身。

    “别想了,陌陌姐。”顾安安轻拍着洛小陌,安慰。

    “安安……”洛小陌闭目,泪水倏然滑下。

    “好了,别想了,这都是命,他们非不下车……”顾安安想要安慰洛小陌。

    顾安安心直口快,不知道她越这样说,洛小陌就越是止不住眼泪。

    “谢菩萨救命之恩!”陡起之声暂停了洛小陌的眼泪。

    兔子爸妈烁动着眸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洛小陌磕起了头。

    洛小陌眨着水眸,搞不清状况。

    菩萨?菩萨在哪里?

    N秒后,洛小陌终于明白了过来,她连忙躬身去搀兔子爸妈:“别这样,我不是菩萨……”

    “你是菩萨,你一定是菩萨!”兔子妈肯定地说,“我家兔子说了,你让她们下车没多久,大客车就出事了。”

    闻言,洛小陌眸中痛意又起,她声音哽咽:“快起来!我真的不是菩萨。”

    这厢,洛小陌还没有拉起兔子爸妈来,那厢,又浩浩荡荡地涌过来了一大群村民。

    “谢菩萨救命之恩!”

    不止那些孩子的家人,念儿沟大半村民都跪在了地上,拜起了洛小陌。

    “大家快起来,都快起来,我真不是菩萨。”洛小陌满脸无措,这些人怎么越拉越不起?好像膝盖粘在了地上似的。

    念儿沟村小,一有点风吹草动,瞬间就满村皆知,顾安安母亲周二梅很快也知道了菩萨之事,便连忙赶了过来。

    一大群村民,对着洛小陌跪拜的阵仗,着实有些吓人,不但吓坏了洛小陌,也吓到了顾安安。

    “大家先起来,都先回去吧,菩萨累了,要休息。”周二梅扬声说道。

    现在大家认准了洛小陌就是菩萨,解释也不管用,于是,周二梅便想着先让大家回去,缓缓再说。

    闻言,众人终于停了下来,他们眸色微动,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对对对,菩萨要休息,大家都先回去。”兔子妈率先出声,同意了周二梅的说法。

    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睛交流了一阵儿后,才点了点头,散了群。

    顾安安家。

    洛小陌微咬唇瓣,脸上惊色仍未褪尽。

    客车爆炸已经让她很难受了,村民齐拜更是折煞了她。

    院里,顾安安父母正忙着杀鸡,好好款待洛小陌。

    虽然周二梅不和其他村民一样认为洛小陌是菩萨,但是,洛小陌救了顾安安和念儿沟的孩子们,就是念儿沟的恩人,她必须得好好答谢。

    洛小陌怔了一阵儿后,终于回过了神来:“安安,我得回去。”

    客车爆炸,冷封应该马上就会查到她在11174车上。

    “回去干什么?继续纠结怎么才能让他放弃你么?”顾安安侧眸,摇头,“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世上没有了你,他不得不放弃。”

    “……”洛小陌咬唇,未语。

    顾安安说的,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你担心那个朵朵是不是?”顾安安走近,认真的看着洛小陌,“有一种偏方能治再生障碍性贫血,我没有骗你,不过,它没有电视上演得那么神奇,它只能拖住恶化步伐,三年不加重。”

    三年不加重?如果三年不加重,那时,洛小陌就不是怀孕之身了,就可以捐献骨髓了。

    洛小陌脸上的阴云渐渐落了下去。

    只是,阴云刚去,愁意又起:洛致远和简玲……

    “你担心你的家人是不是?”顾安安身上似乎装了心理监听器,洛小陌想什么她都知道,说得还一点不差。

    洛小陌垂眸,未语。

    她突然觉得自己非常不孝,尤其是,上一世的自己。

    上一世,洛小陌滚下楼梯,失去了孩子,之后,又任性地割腕自尽,那可是在洛致远和简玲心上捅刀子。

    这一世,洛小陌不再犯傻了,她努力地想去改变命运。

    冷老爷子出事前,客车出事前,她都努力地去阻止,但是,一切,又发生了,老天没有放过冷老爷子和那些乘客。

    洛小陌曾天真的以为,孩子改了姓就真的改了命,现在,她醒了,老天没放过别人,亦不会放过她,四个多月后,她将先失掉孩子,再失掉自己性命,那时,洛致远和简玲会更难接受。

    洛小陌沉默,久久沉默。

    洛小陌所乘客车爆炸坠崖的消息传到了洛家,洛致远直接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简玲的泪,刚擦又是满脸,如泉眼般流个不停,无尽无竭。

    正在外地的洛京得到消息之后一刻未耽搁地赶了回来。

    正在拍剧的安然更是扔下了拍摄剧组,飚去了现场。

    看到太阳底下雕塑般站着的冷封,安然抬拳狠狠地挥了过去:“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安然的声音如地狱传来,冰冷刺骨,满载了责备,满载了愤怒,满载了伤痛。

    “tuang——”

    安然的拳头重重地落在了保镖身上。

    保镖很疼,但,只是身疼,某人,是心疼。

    他的心,在流泪,在滴血。

    冷封半垂着眸子,不动不语。

    仿佛他和安然及这群保镖不在同一时空。

    晚饭后。

    一大群村民又都涌来了顾安安家里。

    “谢谢洛小姐!”

    “洛小姐真是大好人!”

    “洛小姐人好心好……”

    周二梅和村民们解释过洛小陌不是菩萨之后,村民们终于不再称洛小陌菩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