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彻骨之痛

    更新时间:2017-06-28 00:00:00本章字数:3333字

    第48章 彻骨之痛

    周二梅也和村民们说了,洛小陌想起客车坠崖就难受,让大家都不要再提,村民们表示理解,纷纷点了头。

    “谢什么?”周二梅疑惑,客车的事不是已经翻篇了么?

    “建学校啊!”兔子妈笑着说道。

    “建学校?”洛小陌皱眉,疑惑涨起。

    建学校关她什么事?为什么要谢她?

    顾安安移步,忙凑近洛小陌,扯着她的胳膊:“建学校,不是你出的钱么?”

    顾安安一边说还一边对洛小陌挤眉弄眼。

    “我没有出钱建学校……”虽然洛小陌接收到了顾安安的挤眼信息,但她没有出钱,就是没有,怎么可以说出了钱?

    顾安安无奈咬牙,连忙向大家解释:“她做好事不留名……”

    未待洛小陌再开口,顾安安已经拉着她进了里屋。

    里屋。

    洛小陌甩开顾安安的手,敛眸质问:“安安,钱是你出的对不对?”

    “呃……”顾安安撇唇,默认。

    “那你为什么要说是我出的?”洛小陌怒意悄涨。

    “陌陌姐,你别急,听我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车站遇到的时候?” 

    “记得,怎么了?”

    “那时候,唐宝缠着我不放,后来,他妈来了,给了我一张支票……” 顾安安认真地说着。

    “糖宝?”洛小陌怔眸,思维混乱。

    “哦,就是那个少爷,他姓唐,单字一个宝,他妈喊他宝宝那个……”顾安安解释。

    哦~洛小陌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此唐宝非彼糖宝。

    回想当时,那个贵妇确实在喊什么宝宝、宝宝的。

    洛小陌抬眸,又看向顾安安:“然后呢?”

    “她给我的支票,我就捐了啊,给孩子们建学校。”顾安安坦言。

    洛小陌瞳眸微紧,突然对顾安安刮目相看了。

    看起来大大喇喇的顾安安,原来有着大爱大义的宽广胸怀。

    其实,在洛小陌看到顾安安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看出顾安安不是一个爱财的人。

    所以,顾安安接下唐宝妈那张支票的时候,洛小陌有些意外。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顾安安收下支票的原因,原来,顾安安是要用她本看不上的支票做伟大的事。

    洛小陌思绪繁乱间,顾安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顾安安最喜欢念儿沟了,闲云野鹤多好,我之所以选择繁华曜城,是为了多挣些钱,给念儿沟的孩子们建学校,在曜城,被那个宝宝少爷缠得实在麻烦,就不得不暂停了赚钱计划,也还真是天意,临回念儿沟,少爷他妈居然送来了支票……”

    顾安安的声音不轻不重,不疾不徐,还微带几分幽默嘲意,一点一点地暖化了洛小陌的心。

    此时的顾安安,已经完全颠覆了她在洛小陌心中的形象。

    “我虽然很努力地在工作,但是工资有数,我不可能一下赚到这么多钱,我爸妈肯定会怀疑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所以……”顾安安抬眸,看向洛小陌,“陌陌姐,你就说这钱是你出的好不好?” 

    洛小陌垂眸,微有犹豫。

    N秒后,洛小陌抬起了眸子,看着顾安安,点了头。

    大爱无边,她,义不容辞。

    说开了一切,洛小陌便和顾安安回到了“会场”。

    “那个……”洛小陌一说话就暂停了大家的声音,“建学校的钱,是我出的,但是,那不是我的钱,那是一位大善人捐给念儿沟孩子们的,她呢,不愿留名,大家以后也就别提这事儿了,只管让孩子们安心上学。”

    众村民面面相觑。

    “那我们就谢洛小姐,钱是您带过来的。”兔子妈突然说。

    “是啊,是啊。”

    “是啊,谢洛小姐。”

    村民们又沸腾了起来。

    洛小陌蹙眉,实在受不了村民们这样的“热情”。

    “大家的心意我领了,都回去吧,回去吧。”洛小陌无奈,只得连忙接下,好让众村民散去。

    见洛小陌应了,众村民才像完成了一件艰巨任务一样,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而后,纷纷离去。

    洛小陌回眸,看着顾安安,扬了扬唇。

    医院。

    洛致远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如极度缺水的植物般没有一丝生气。

    他的脸上,泪痕未干。

    “叔……”洛京启唇,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他的眸中,水雾层起。

    “外公!”朵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仍像以前一样,唤着洛致远外公。

    卓悦确实不想让朵朵见洛家人,但是,现在,洛小陌出了事,洛致远一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也许,朵朵能分散他一些注意力,能稍稍减他些痛。

    “外公……”见洛致远不应,朵朵便又唤了一声,她伸出小手,摸向了那一日间苍老了十岁的脸颊,“羞羞羞,外公这么大了还哭鼻子。”

    朵朵的话更惹起了洛致远的泪,他颤抖着唇瓣;“朵朵……”

    简玲拎着保温桶走进病房,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她的泪,瞬间也又下来了。

    “外公!”朵朵开口,满脸认真,“你这个样子妈妈会担心的,妈妈只去几个月,很快就回来了,她去帮朵朵找药方了。” 

    洛致远一滞,眼泪暂停。

    他年纪这么大,还不如小朵朵。

    朵朵说得对,他这样,洛小陌一定会担心的。

    他应该和朵朵一样想,洛小陌去帮朵朵找药方了,她没有走。

    她没有走……

    虽不是外公,朵朵唤的这几声外公,却是治了洛致远的病。

    见洛致远情绪稍好,卓悦便将朵朵留在了医院,悄然移步,离去。

    看着卓悦离去的背影,洛京闭目,痛意又起。

    他很想追上去,解释当年,但是,伤害既成,无法挽回,解释又有何用?

    冷家。

    洛小陌和冷封曾经的房间里。

    一抹身影落寞呆坐,如雕塑一般,不动不语。

    他的视线,一直锁着婚纱照上那个笑嫣如花的女孩。

    他不相信,不相信……

    那彻骨的痛就仿佛心脏上扎着一根绣花针,他想拔掉,却越拔越疼。

    他恨自己,恨死了自己! 

    他为什么不陪着洛小陌去医院?

    他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俊脸愈渐沉黯,仿若灵魂在一点一点流失。

    冷封的脑海里,铺天盖地都是洛小陌……

    洛小陌跌进他的怀抱,“啊——”一声惊呼,触电般弹起来,像只小兔子般慌慌张张逃出房间。

    洛小陌再次跌进他怀抱,他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你怕我?”

    “没有……”

    “你好像……还恨我?”他连洛小陌被恐惧遮起的恨意都捕捉到了。

    “没有……”她眼神闪躲。

    “离婚,你很开心?”冷封问道。

    洛小陌愣了一秒,摇头:“没有啊,是你说要离婚的。”

    “没有?”冷封暗嗤,小女人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了还说没有?

    “那我们不离婚了!”说完,冷封转身就要走。

    “喂喂——”洛小陌快步追上,“我开心,我开心好了吧?”

    “我要回家!”洛小陌费力翕动唇瓣。

    “这里就是你的家!”冷封开口,一惯的霸道。

    “不是,这里不是我的家,在这里,我会死的……” 

    简玲和洛致远一出现,洛小陌的情绪便再也控制不住了,所有恐惧与委屈全部爆发了出来,她的眼泪犹如开了闸一般哗就下来了:“妈,我想回家,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离开这里,他是恶魔……”

    “啊!爸爸追来了,妈妈快跑!” 

    小朵朵嘴上喊着让洛小陌快跑,手上却是一个用力,直接将步伐不稳的洛小陌推到了冷封的怀里。

    两个人,如被点穴般定在了那里。

    “等一下!这里是洛家别墅!冷氏和狗不得进入!” 

    “我又不扯娇,为什么叫我扯娇?”

    “扯娇,你干什么?”冷封拦住洛小陌。

    “冷先生!你错了!第一,我不叫扯娇!第二,你我没有关系!你管不着我!再——见——” 

    “喂,你怎么了?你怎么样?” 

    洛小陌的手碰到冷封身体的那一刻,突然触电般弹了回来。

    烫!烫手!他像火炉……烫手!

    “喂,你快醒醒啊!” 

    “感觉怎么样?”

    “……”

    “喂?”

    “……”

    “张妈,你快来呀!他好像摔失忆了……” 

    洛小陌俏脸顿变,情也不领了,谢也不道了,扬声斥起了冷封:“买医院,买别墅,买海锐,钱多了不起啊?!”

    冷封亦未想到,从不动情的他,会在某天,一掷千亿为红颜!

    旋转木马停了,洛小陌笑着看向朵朵:“要不要再玩一次?”

    “可以吗?”朵朵眸光烁动。

    洛小陌扬唇,看了远处的冷封一眼:“妈妈说可以就可以!”

    张妈房间里,那抹正在忙着勾织娃娃围脖的娇俏小身影,让冷封陷入了恍惚。

    他感觉,好似是一个怀孕的准妈妈,正在为自己将出世的孩子准备着礼物。

    “碗呢?”洛小陌疑惑瞪眸。

    “哦……我扔了。” 

    “扔了?”

    “嗯,我不会洗碗,所以就扔了……”

    山上,洛小陌像只受惊小猫一样忽闪大眼:“吓?放手。”

    “是你抱着我。”冷封温馨提醒。

    洛小陌怔眸,这才发现……

    她,钻在冷封怀里,她的手,抱着冷封身体,她们现在的姿势……

    “a——” 

    “无聊!就为了看什么日出,你让人修山,让人搬床上山?”

    冷封未语,笑得人蓄无害。

    “笑什么笑?笑能治病吗?”能治你的疯吗?

    “停——”当冷封再次将剥好的龙眼塞过来的时候,洛小陌顿时就怒了,“我的手又没有羽化成翅膀!它还在!我可以自己剥!”

    “冷封,你说过,若有来生,定不娶我!”

    “对!我说过,来生不娶你,所以——我嫁你!”

    洛小陌认真而语:“放弃我吧,我们注定没有结果……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结婚生……”

    “没有人比得上你!”冷封出声打断。

    她,无人可比。

    此生,他只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