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寻到奇方

    更新时间:2017-06-29 00:00:28本章字数:3059字

    第49章 寻到奇方

    夜。

    星光璀璨,清凉静谧。

    洛小陌和顾安安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仰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陌陌姐,你说,人死后会不会真的变成星星?”顾安安突然问道。

    洛小陌微抿着唇瓣,摇头。

    她倒是希望人死后可以变成星星,那么,在没有乌云的夜晚,就可以仰望星空,与亲人对望。

    “对了,陌陌姐,你是怎么知道客车会自燃的?”顾安安突然转过头,看向了洛小陌。

    “呃……”洛小陌卡住,不知该如何和顾安安解释,便随便揶揄了一句:“我就是觉得温度很高……” 

    “哦。”顾安安轻应,抬头,又数起了天上的星星。

    她本也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深究的意思。

    “明天,我们去找九爷爷要那个方子。”顾安安突然又开了口,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嗯。”洛小陌颔首,轻应。

    她仰头,亦和顾安安一样,看向了天上的星星。

    繁星满天,分外美丽,洛小陌心底,涟漪悄漾。

    繁星闪烁间,洛小陌的脑海突然闪现了一个画面,冷封陪她看日出时的画面。

    那时,亦满天繁星。

    那时,繁星将去……

    冷封那张熟悉的俊脸愈渐清晰,他眼角含笑,他唇角高扬,他深深地看着她,眸中染满了幸福。

    洛小陌垂眸,心脏揪痛。

    现在的他,应是痛不欲生吧。

    他的心意,她明白,但是,逃不过命运的她,可能会在四个多月后和孩子一起离开,那时,他要承受的就不只是失去她了。

    翌日。

    吃过早饭后,顾安安便带着洛小陌去了老村长王九九家。

    王九九已经八十八岁了,早就不做村长了,但是村民还是习惯称他老村长,念儿沟的村民都非常非常地敬重他。

    大老远,顾安安和洛小陌就看到了躺在门口滕椅上哼着小曲的王九九。

    恰好,老张头拿着鱼杆经过王九九门前。 

    看到老张头经过,王九九便先打起了招呼:“钓鱼去啊!” 

    王九九耳背,老张头耳更背,他硬是将“钓鱼去啊”听成了“赶集去啊”,他连忙摆手:“不是啊!我钓鱼去。”

    见老张头摆手,王九九忙做恍然状:“哦,我还以为你要去钓鱼呢?”

    看着两位耳背大神聊天聊得如此愉快,顾安安也是醉了,她憋笑憋得都有些颤抖了。

    洛小陌亦忍不住扬起了唇角,有些时候,耳背,并不影响聊天。

    老张头走后,顾安安才和王九九打起了招呼:“九爷爷,您自己在家啊?九奶呢?”

    “自己去拿吧,灶边。”王九九和蔼笑着,回了顾安安这么一句。

    “???”顾安安怔眸,愣了。

    什么灶边?什么自己去拿?拿什么?她都还没说找方子的事九爷爷就知道了?但是,方子为什么会在灶边?

    顾安安眨巴着眼睛,混乱如麻。

    实在是梳理不清,顾安安只得再问:“您说什么?”

    她将语速放到了最慢,让王九九看着她的口型猜。

    “案板啊,你不是要借我家案板吗?”王九九笑得格外灿烂,因刚刚一猜就猜准了“借案板”而开心不已。

    顾安安怔眸,无语,只得凑近王九九耳边,一字一顿,大声说:“我不借案板……”

    “你要借铁铲?”王九九面色微惊,打岔。

    现在这时节,又不下地,借铁铲干什么?

    顾安安闭目,彻底无语。

    回想刚才,两位耳背大神聊得那般顺利还真是厉害极了。

    正在顾安安犯愁时,九奶奶回来了,她一看王九九还在滕椅上躺着,脸色顿时就不好了,嘟哝道:“又没烧水……”

    “烧了!在锅里!”王九九立时答了话。

    顾安安怔眸,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刚刚她那么大声那么慢说话,九爷爷都还打岔,九奶奶只这么小声一嘟哝,他就听见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选择性”耳背?

    还是说,真的 “心有灵犀”?

    “安安,进屋坐,别和你九爷爷费唾沫了,他耳背。”九奶奶请顾安安和洛小陌进屋。

    “嗯。”顾安安点头,和洛小陌一起走进了屋里。

    “安安,有什么事吗?”九奶奶一边帮二人倒水一边问。

    “九奶奶,陌陌姐的家人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我记得,以前您家有个什么偏方来着……”顾安安直言说道,并不拐弯抹脚。

    “哦,你说那个中药方啊,我得找找看,这些年没人找过,我都忘了放哪儿了。”

    语毕,九奶奶便打开柜子,找了起来。

    一阵儿翻箱倒柜后,九奶奶终于找到了那个方子。

    “有了,在这儿!”

    中药方写在一张牛皮纸上,已有不少年头了。

    “谢谢九奶奶!”顾安安接过九奶奶递过来的中药方,欣喜不已。

    天知道,刚刚九奶奶说忘放哪儿的时候,顾安安有多心慌。

    幸运的,方子还在!

    “九奶奶,那我抄一下。”顾安安一边说一边取出了纸笔,准备抄写。

    “抄?唉,别抄了,你直接拿走吧。”九奶奶道。

    “拿走?这方子……”顾安安抬眸,疑惑地看向九奶奶。

    九奶奶扬唇,摇头:“我和你九爷爷都已经黄土埋了多半截了,留着这个也是带进坟里,你拿走,我听说,你们年轻人有什么网,那个网上有很多人,你把这方子发到网上,让更多人看到,我和老九也算积了福了。” 

    山里信息阻塞,所以,这中药方只有念儿沟的人知道,外边的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嗯。”顾安安重重点头。

    “谢谢九奶奶!”洛小陌烁动着眸光。真心道谢。

    她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念儿沟了,尤其喜欢念儿沟的人,这里的人善良大爱,胸怀宽广。

    一般来说,谁家要有偏方、秘方之类的都是拼命地藏着,不敢让人知道,而九奶奶却是直接将中药方贡献了出来,让她们传到网上,去帮助更多的人。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你们不是还要拿方子帮人么?快去吧!”九奶奶纯朴地笑。

    都是一家人!是的,念儿沟村民都是一家人,中国国人都是一家人。

    “嗯,谢九奶奶,那我们回去了。”顾安安和洛小陌满脸都是感激。

    门口。

    九爷爷仍躺在滕椅上哼着小曲。

    “九爷爷,我们走了。”顾安安扬手,道别。

    “不借铁铲了?”九爷爷眉心微蹙,看顾安安手里没铁铲,便问了一句。

    “不了,不了。”顾安安忙摆手,匆匆遁之。

    再多说几句,九爷爷说不定能打岔打到外星去。

    拿到了中药方,顾安安便和洛小陌直接去了县城,买电脑,买上网卡,九奶奶说得对,把这个方子发在网上,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冷家。

    冷封终于走出了房间。

    他精神恍惚,似魂魄一半在位,一半飘游。

    他的眸,似黑洞,如古井般深不见底。

    他的唇,似冰体,涔涔凉气缓缓飘渗。

    终于,冰唇翕动,两字节跃出:“去查!”

    瞳眸渐敛,眸光渐利。

    爆炸事故疑点重重,绝对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虽近几日天气酷热,但是,客车不可能无缘无故爆炸,就算客车因某些原因发生了自燃,只要油箱不起火,就不会爆炸。

    助理颔首,领命,匆匆退了下去。

    助理刚走,冷封眸中亮色就落了下去,恢复了原来的无神如黑洞。

    他仍然不相信,不相信洛小陌就这样走了,他甚至有想,当时,洛小陌可能没在车上。

    “少爷……”蓝姨将刚炖好的汤放到了桌上,她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心疼。 

    “放着吧,我待会儿喝。”冷封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这句“放着吧,我待会儿喝”是洛小陌出事后,冷封第一次答蓝姨的话。

    虽然他答了话,但他的声音却是那样遥远、冰冷,让蓝姨忍不住心脏揪起。

    “少爷……”蓝姨烁动着眸光,心疼不已。

    这次,冷封没有说话,虽然他听到了蓝姨的声音,但他不想再开口。

    蓝姨照顾冷封已经很多年了,她把冷封当作了自己的孩子,她唤他的声音里,满含着心疼,还有,愧疚。

    “爸爸!”朵朵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冷封抬眸,循声望去。

    朵朵站在门口,小手叉腰,面带恼意。

    朵朵的小身影,让冷封陡然想起了小时候的洛小陌,二十年前的洛小陌就像现在的朵朵一样,天真、可爱又有些淘气、调皮。

    见冷封不应,朵朵便又唤了他一声,而后,小大人儿般地训起了他:“你看看你,真让人担心,妈妈只是去帮朵朵找药方了,很快就回来了。” 

    朵朵巴巴的声音让冷封的理智渐渐回了笼。

    朵朵,是洛小陌最大的牵挂,朵朵的病都还没有治好,他怎么可以这样“半死不活”?

    “爸爸,陪我喝汤!”朵朵一边走向餐桌一边命令冷封。

    “好。”冷封轻应,移步走了过去。

    “爸爸喂我,你一口,我一口。”朵朵指派着冷封。

    “好。”唇瓣翕动,又吐出了一个字节。

    虽仍惜字如金,声淡如水,冷封的魂魄却在这一刻全部归了位。

    汤,冒着热气,由汤匙缓缓送入了爸爸和“女儿”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