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演技爆表

    更新时间:2017-07-03 00:00:06本章字数:3016字

    第53章 演技爆表

    东方地产。

    “嘀呤咚”手机信息声响起。

    楚木疑惑地蹙了蹙眉,他这个号码是私用,没几个人知道,谁给他发信息?

    长指微动,点触屏幕,楚木一边疑惑一边打开了信息。

    “快收手,封天会吞掉东方!”

    几个字瞬间跳了出来。

    几个字,不大,却格外刺眼。

    楚木瞳孔聚起,面色悄变。

    他不关心信息的内容,但他,关心发信息的这个人!

    知道他私人号码的人,除了家人,只有……

    眸光迅涌,楚木的心跳乱了节奏,他颤抖着手点开了发信息的那个号码,回拨。

    话筒里马上传来了柔美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厢,洛小陌早已将楚木的号码加进了黑名单。

    决定留在念儿沟的时候,洛小陌就扔掉了原来的手机卡,让顾安安帮她办了一张新手机卡,给楚木发了信息之后,她猜到楚木会回拨,便直接将楚木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翌日。

    洛小陌和顾安安仍是四点起床,到老院给孩子们上课。

    唇角微扬,洛小陌越来越喜欢念儿沟这样安静充实的生活了。

    偶然抬眸,洛小陌看到了正在给孩子们上课的顾安安,别看顾安安平时毛躁大喇,她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却是一丝不苟,非常的认真,非常的投入。

    时间过得很快,“一上午”很快过去了。

    “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孩子们纷纷摆手,走出了老院。

    洛小陌和顾安安收拾好书本之后,便也准备回家。

    刚走出老院,顾安安突然发现了巷口的一抹熟悉身影。

    “大爷,您知道安安家住哪儿吗?安安,顾安安……”唐宝少爷正在向某大爷问路。

    顾安安心脏一惊,眸色瞬变,连忙拉着洛小陌又退回了老院。

    黑眼珠左右骨碌,顾安安使劲地想着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

    倏地,眸光一亮,顾安安扬起了眉梢:“陌陌姐,这样……”

    顾安安俯到洛小陌耳边一阵儿嘀咕。

    说话的人嘀咕完了,听话的人却瞪着大眼,怔了起来。

    洛小陌真的是跟不上顾安安的节奏。

    见洛小陌没反应,顾安安便又开了口:“如果唐宝知道我还活着,他一定赖在念儿沟不走,那念儿沟就没得安宁了,万一唐家人再来找他,发现了你……” 

    闻言,洛小陌眸色一敛,终于坚定了决心。

    为了顾安安,为了念儿沟,也为了她自己,她,拼一把!

    巷口,某大爷不认识唐宝,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所以,不告诉他顾安安家在哪里。

    但是,唐宝执念特深,他坐在路边,和某大爷讲起了他和顾安安的“爱情”。

    他说,他是顾安安男朋友,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但他认定了顾安安,非顾安安不娶,顾安安是怕他为难,怕他为了她放弃家业,所以,选择了离开。

    一个娇生惯养的少公子为顾安安放弃了一切,大老远跑到山里找她,某大爷被感动,信以为真。

    躲在老院墙边的顾安安看着唐宝快步走过,她唇角微动,回眸,递给了洛小陌一个“加油”的眼神。

    而后,两掌轻击,预祝成功。

    洛小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粉拳攥起,努力唤醒着自己身上冬眠着的洪荒之力。

    顾安安家。

    大门紧锁。

    唐宝正打算找人打问,突然,炸来了一声斥呼。

    “唐宝宝!”

    洛小陌带着满身怒气出现在了顾安安家门前。

    此刻的她,完全颠覆了读者们心中的柔美形象。

    听到唤声,唐宝转过身,看向了洛小陌。

    不给唐宝说话的机会,洛小陌直接噼里啪啦炸了过去:“唐宝宝,你还敢来念儿沟?你还我安安!要不是你,安安怎么会出事……”

    “……”什么意思?唐宝傻怔着眼,一头雾水。

    “都是你!是你害了安安!你妈妈硬逼着她离开曜城,她才坐上了那死亡174!你还我安安!”洛小陌激动颤抖,情绪高涨,演技爆表。

    那逼真,连洛小陌自己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你说什么?”唐宝的脸唰一下就白了,他的声音颤抖跳跃。

    上次车站分别后,唐母便将唐宝关了起来,不让他再找顾安安,唐宝费了很大劲才逃出来,来念儿沟找顾安安,却不想,收到的是顾安安的死讯。

    见唐宝面色煞白,洛小陌便知道自己成功了,她再次开口,趁势追击:“哼,别告诉我你不知道,11174爆炸坠崖,你不知道?”

    “……”

    唐宝的脸已惨白如尸体,他的魂魄,似乎已经飘离了身体。

    他知道7月28号的客车爆炸坠崖,但是,他不知道顾安安在那辆车上。

    “唐宝宝,你!立刻!马上!走!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语毕,洛小陌便帅气转身,迈步离开了。

    N分钟后,丢了三魂六魄的唐宝也摇晃着身体晃出了念儿沟。

    洛小陌和顾安安躲在暗处,看着唐宝一步一步的晃出念儿沟。

    “呼……”洛小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着看向顾安安, “怎么样?我刚刚演得怎么样?” 

    洛小陌现在才发现,原来,她并不只是一本安静的书,她也可以像炮仗一样爆发。

    古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和顾安安待得多了,身上沉睡着的洪荒因子还真被唤醒了。

    “帅!逼真!霸气!”顾安安伸出拇指,大赞。

    某个身影失魂落魄地晃出了念儿沟,如行尸走肉般没有目的的木然前行。

    安安……

    陡然,睫毛一颤,唐宝猛地又活了过来。

    不对,只听洛小陌说说,他怎么就认定顾安安死了?也许……洛小陌是骗他的。

    唐宝慌忙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查询了28号11174的售票记录。

    记录里,确有顾安安的名字。

    眸光陡散,唐宝的三魂七魄在一瞬间被击得粉碎如灰。

    “快快,少爷在这儿……”唐家的人寻到了念儿沟。

    失了魂魄的唐宝已不会了挣扎,唐家的人便像装面袋一样将唐宝塞进了车子,而后,启动,离开了念儿沟这穷乡僻壤。

    客车坠崖处。

    一抹身影落寞呆立,如雕塑一般,不动不语,似是魂魄一半在位,一半飘游。

    他的眸,似黑洞,如古井般深不见底,直直地锁着客车坠崖的位置。

    那彻骨的痛就仿佛心脏上扎着一根绣花针,痛得他连呼吸都困难。

    冷封的周身,似被洛小陌布了结界,冷封的脑海,被洛小陌填满……

    豪车疾驰,倏倏闪过,打破了洛小陌布的结界。

    睫毛颤动,冷封的魂魄归了位。

    某张似曾相识的脸从冷封眼前一闪而过。

    唐宝坐在副驾驶,他的失魂落魄,比冷封更甚。

    眸光微敛,冷封脑海间闪现出了曜城南站的一些画面。

    曜城南站时,顾安安在闹,唐宝宝在跳,唐母揪着宝贝儿子往家薅。

    陡然,眸光一亮,冷封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取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顾安安家。

    顾安安举起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码完了今天的任务,可以休息了。

    看到洛小陌还在写写画画,顾安安忍不住开了口:“陌陌姐?” 

    洛小陌写东西,实在有够认真,她昨天就已经写好了的微小说,今天却用了比昨天还要多的时间修改。

    “怎么了安安?”洛小陌仍在忙碌,都没有抬头。

    “你还没写好?”

    “嗯,我还是不太满意……”洛小陌要求甚高,经常的修修改改,甚至,推翻重来。

    顾安安摇头,扬唇,移步,探去了脑袋。

    金秋十月,喜获丰收。

    奶奶蒸了一锅金灿灿的窝窝头。

    爷爷一进厨房,脸色就变成了古天乐:“小时候天天吃,还没吃烦吗?难吃得要命!”

    奶奶却吃得香甜:“哪里难吃了?”

    孩子们面面相觑:爷爷奶奶同年代同村,怎么看法天差地别? 

    爷爷叹曰:“小时候,奶奶家是富户,天天白面馒头,窝头当点心。爷爷家是贫农,顿顿窝窝头,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剌嗓子……” 

    有一种喜爱源于想吃就吃!

    有一种厌恶是因不得不吃! 

    “想做就做”和“不得不做”相差不远,只差了一光年而已!

    顾安安瞬间被精妙、朴实的文字吸引了,她怔着眸,久久没有动作。

    N分钟后,睫毛微颤,顾安安终于回过了神来:“陌陌姐,你写的是微小说?”

    “嗯。”洛小陌轻应。

    唇角微扬,洛小陌自嘲似地笑了笑,这微小说,总共就一百多字,她都写了两天了,还在修修改改,她自己,也有些“佩服”自己的速度了。

    “陌陌姐,这真的是你写的?”

    顾安安的话刚说出口,便发觉了话有不妥,她抬手,轻打了一下自己嘴巴:“呸呸呸,这肯定是你写的啦,这写的是九爷爷和九奶奶嘛。”

    洛小陌缓缓扬唇,笑意悄涨。

    “这微小说已经精妙到多一字嫌多,少一字嫌少了,你还在修改什么?”顾安安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