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希望破灭

    更新时间:2017-07-05 00:00:00本章字数:3043字

    第55章 希望破灭

    没过多久,又一辆豪车停在了念儿沟村口。

    冷封下车后,直接朝着顾安安家便走了过去。

    他已让人详查了顾安安家的地址,所以,他没有像楚木一样挨家打问。

    “安安姐,又一个男的来了,他朝你家去了!”兔子慌里慌张地跑进九奶奶家,疾声通报。

    “又一个?”顾安安眸现疑惑,“怎么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来念儿沟开会么?”

    一边嘟哝顾安安一边上了房。

    这次,没有用到五分钟,顾安安只用了两分钟就下了房。

    这次,无需拍照,冷封,顾安安认得!

    进屋之后,顾安安没有说话,只是给了洛小陌一个眼神。

    目光交流,无需言语,洛小陌已经收到了回答,这次,是冷封!

    顾安安家。

    大门紧锁。

    冷封挺身而立,似乎并不在意大门的紧锁。

    他的心,忐忑期待,他幻想,一会儿拿钥匙回来开门的顾家人可能是顾安安,顾安安的身后,跟着洛小陌。

    太阳很毒,晒在太阳底下的冷封肤色已起了变化。

    他却定定地站在顾安安家门前,没有半点离去的意思。

    这样的冷封,倒让顾安安有些佩服了。

    顾安安摇头,叹声:“这样的天,晒在太阳下,就好比菜上洒酱油,调色,一会儿时间,白变黑……”

    魂游在外的洛小陌被顾安安突然的话惊醒了,她愣了一下,才消化了顾安安的话。

    别说,顾安安这菜洒酱油的比喻还蛮贴切。

    “晒的时间长了,可就不只是晒黑了,可是要褪一层皮的,要不,我找人把他撵走?”顾安安看向洛小陌,认真道。

    “你撵不走他。”洛小陌摇头,眸光坚定。

    她倒是想让顾安安撵走冷封,但是,冷封,不好撵,不好骗。

    顾安安垂眸,突然同情起了冷封,她看得出,冷封爱洛小陌,而且,非常爱!

    “陌陌姐,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让他放弃你?”

    顾安安陡然的问话,让洛小陌怔了一下,N秒后,她才抬眸看向顾安安,不再隐瞒:“安安,四个多月后,我可能会先失掉孩子,再失掉自己性命,到时候,他会比现在更痛……”

    是的,冷封很痛,顾安安已清楚地感觉到了他满身的痛意,洛小陌出事,他像是经历了摘胆剜心般彻心彻骨的痛。

    但是,洛小陌说四个多月后,孩子和她都会死是什么意思?顾安安疑惑的怔眸,被洛小陌的话惊到了 :“陌陌姐,什么孩子会死你会死?你在说什么?”

    洛小陌抿唇,摇头:“安安,我命如此……”

    “命?你找人算过命?”顾安安瞪大眸子,“那些大师都是随口胡谄的,别听他们瞎说,信命干什么?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洛小陌摇头,轻语:“安安,我也不想信命,但是,爷爷晕迷,客车坠崖……因他执意,爷爷晕迷不醒……”

    洛小陌将她和冷封的事全都告诉了顾安安,也将那些似命定又似巧合的事也告诉了顾安安,当然,她没有说她重生,她自己都觉得重生是无稽之谈,顾安安又怎么会信?

    听了洛小陌的话,顾安安心脏一惊,第一次感觉到了怕的滋味。

    冷老爷子晕迷,客车坠崖爆炸,四个多月后失掉孩子,失掉自己性命。

    沉默了许久,顾安安才从恐惧中拔身出来,她抬眸,看向洛小陌:“所以,你现在不见他,是不想他将来承受更大的痛苦?”

    洛小陌垂眸,未语,算是默认。

    顾安安没再说话,深陷在了洛小陌和冷封的爱情之中。

    顾安安原以为,洛小陌不爱冷封,所以,才将洛小陌“掳”来了念儿沟,没想到,洛小陌当时的纠结,是因为想保护孩子,那时候的洛小陌还天真的以为改姓可以改命。

    而冷封,亦令人佩服,因洛小陌说不入冷家,他就入赘洛家。

    “也许,四个多月后什么也不会发生呢?”顾安安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洛小陌这么善良,顾安安不相信老天会让她失掉孩子又失掉性命。

    洛小陌抿唇,缓缓摇头:“我也希望,不会发生。”

    “陌陌姐……”眸光烁动,顾安安情绪难控。

    洛小陌摇头,抬眸,看向远处:“如果,到时候,孩子没事,我也没事,我不会再躲他,如果,出了事,就当我早已死在了客车坠崖中。”

    “陌陌姐……”

    顾安安咬唇,心疼得厉害。

    现在的顾安安很想跑过去,告诉冷封这一切,但是,她不能,她只能选择和洛小陌一样,坚定地隐下这一切。

    “兔子……”顾安安唤声,准备“撵”冷封。

    顾安安家。

    周二梅抱着一堆未成熟的玉米回来了。

    她对着冷封“嘻嘻嘻”“嘿嘿嘿”“哈哈哈”一顿傻笑。

    笑完之后,周二梅摸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周二梅身后,兔子妈在“护驾”,她脸色沉黯,哀声叹气:“唉,安安走后,她妈就成这样了。”

    此时,嘿嘿傻笑的周二梅,突然变了脸,她将未成熟的玉米一下子全扔到了地上:“我安安不喜欢我穿红色衣服,我得赶紧去换。”

    才刚迈开步子,周二梅突然又停了下来,她匆匆转身,手忙脚乱地将玉米拾了起来,抱在了怀里:“我安安爱吃玉米,她周末就回来了,窝窝头,我安安喜欢窝窝头,赶紧蒸,对,赶紧蒸。” 

    看着疯疯癫癫地周二梅,兔子妈忍不住抹起了泪:“唉……”

    “哦,您是安安的朋友吧?那,家里坐吧……”兔子妈终于想起了正事,礼貌地请冷封进门。

    “谢谢。”冷封应声,眸色悄沉。

    顾安安的家里,已经没有了顾安安的东西,顾安安的房间,更是空无一物。

    “安安妈看到安安的东西会失控,所以,我们把安安的东西都扔了……”兔子妈解释。

    冷封眸色又沉,他本以为,楚木来念儿沟是因隐藏着秘密,当他看到楚木在念儿沟挨门挨户打问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自己错了,但是,他不想承认,他仍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能在念儿沟找到洛小陌。

    现在,希望彻底破灭。

    一小时后,一队军车开到了念儿沟。

    接了冷封电话,君中将便带着一个营来了念儿沟。

    长队挺进念儿沟的阵仗惊动了全村人,连树上的小鸟儿都慌乱了节奏。

    君中将正准备进村,突然看到失魂落魄的冷封晃出了村。

    “兄弟……”君中将唤了冷封一声。

    “……”冷封摇头,似丢了魂魄。

    “大哥帮你找她。”看着冷封痛不欲生的样子,君中将很是心疼。

    君中将也是后来才知道,冷封一直让他保护的那个女人就是冷封最爱的人,是冷封隐婚两年突然离婚的人,是离婚又爱上且爱得刻骨的人,是突出事故让冷封失了魂魄的人。

    “大哥,不用了。”冷封再次摇头,摇晃走远。

    他是因为太思念洛小陌,思维被“洛小陌”三字侵蚀,才会觉得洛小陌没有死。

    冷封虽说不用再找,君中将却没有收兵,他必须帮冷封搜一遍念儿沟,也许,能找到洛小陌呢,虽然机率低得接近于零,但是,君中将也要试上一试。

    二人是兄弟,君中将了解冷封,所以,他知道冷封不会无缘无故找来念儿沟,他一定是有什么发现才打电话的。

    也许,洛小陌还活着……

    九奶奶家。

    “不好了,不好了,大兵来了!”兔子匆匆跑来通报。

    “什么大兵?”顾安安疑惑蹙眉。

    “有好多人,穿着打仗衣服的人,在一家一家搜!”兔子的声音像兔子走路一样跳跃。

    “一家一家搜?”顾安安瞪眸,被惊到。

    黑眼珠左右骨碌着,顾安安努力地在想着办法。

    陡然,眸光一亮,鬼精灵的顾安安想到了招儿:“这样……”

    半小时后,大兵搜到了九奶奶家。

    君中将拿出洛小陌的照片让九奶奶认:“婆婆,你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没有,没见过。”九奶奶肯定地回答。

    “哦……”

    君中将微微甩过一个眼神,大兵们便开始搜查起了九奶奶家,他们查得非常详细,连鸡窝、猪圈、地窑都查了。

    这还不够,厕所,他们也要查。

    某大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啊——”

    顾安安突然炸了出来:“恁脑袋养鱼儿了哈?麽见厕所灯亮着呀?”

    一口方言流利爆出,夸张得厉害。

    听到声音,君中将转过了身,看向了突然炸出来的某女孩。

    见君中将看她,顾安安傲娇地抬了抬下巴,道:“看啥子看?麽见过美女啊?” 

    君中将敛眸,并未受顾安安话语影响:“你叫什么名字?” 

    “俺?俺叫二丫,咋么兰?”顾安安歪头,诡怪方言更夸张了几分。

    “二丫?” 君中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出了洛小陌的照片开始对比,这个二丫好像和洛小陌有点像。

    见君中将的脸盲症如此厉害,竟还拿着照片做起了对比,顾安安心下之血已吐出了三米远。

    她和洛小陌只是脸型有点像,其它哪里都不一样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