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她赖定他

    更新时间:2017-07-08 00:00:45本章字数:3049字

    第58章 她赖定他

    “那你赶快写一篇,参赛。”洛小陌扬唇笑道。 

    “不不不!”顾安安忙摆手,“我可没那本事,我有自知之明,我要把‘兔子’的微小说发上去参赛!”

    “什么兔子的微小说?”兔子疑惑地皱眉,微小说和她有什么关系? 

    “没说你,没你的事,看你的书。”顾安安唬起兔子。

    “哦……”兔子嘟了嘟小嘴,又接着看起了书。

    顾安安说风就是雨,话音未落,手已动,比赛链接被她打开,点击,发文。

    洛小陌缓缓扬唇,任由顾安安这样乐颠颠地“胡闹”。

    一等奖,洛小陌没有想过,不过,微小说大赛的参与奖赠送百本图书倒还不错。

    冷家。

    一抹身影落寞孤坐。

    以前的他,习惯孤独,现在的他,只有孤独。

    冷封手里拿着的,是他送给洛小陌的那个九连环。

    书桌上,有他和洛小陌一起做的照片风铃,有洛小陌的书,还有……洛小陌亲手勾织的娃娃围脖。

    那漂亮的娃娃围脖,让冷封的脑海又浮现出了洛小陌勾织时的画面。

    那画面,温馨,美好。

    他真的很想再看一遍,很想,很想。

    冷封将别墅里洛小陌的东西全都搬来了冷家,搬进了他们曾经的房间。

    只有沉浸回忆,他才能“看”到她。

    “少爷,吃饭了……”蓝姨的声音打断了冷封的思绪。

    “好。”依然惜字如金,冷封风格。

    饭桌上。

    没有洛小陌喜欢的饭菜。

    但是,冷封却又不由地想起了洛小陌。

    洛小陌曾坐在这餐桌前。

    ——回忆分割线——

    洛小陌嘟起小嘴,面色微恼:“又是西红柿炒鸡蛋?”

    虽然她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百吃不厌,也不能顿顿都吃这吧? 

    “你吃烦了?”冷封轻问,声音温柔的一塌糊涂,“那,下顿不炒了。”

    洛小陌翕动着唇瓣,本想再说些什么的,却被冷封的话逼了回去。

    人家都说下顿不炒了,她还想怎样?

    洛小陌伸手,直接拿起豌豆糕啃了起来,呜咽不清的说着:“吃完饭,我们谈谈。”

    ——回忆分割线——

    冷封眸色渐沉,他多想洛小陌突然出现,跟他说句:吃饭,吃完饭,我们谈谈。

    蓝姨烁动起眸光,心疼不已。

    她知道,除了洛小陌,没有人能安慰得了冷封。

    可是,洛小陌已经……

    蓝姨抹眼擦泪的动作将冷封飘游在外的魂魄拉了回来。

    睫毛缓掀,冷封看向了蓝姨,薄唇微启:“蓝姨,坐吧。”

    冷封知道,洛小陌以前在冷家的时候,都和蓝姨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吃饭。 

    突然的邀请,惊得蓝姨有些无措。

    “她以前,好像经常和你坐一块儿吃饭,你们都聊些什么?”冷封轻声说着,似是在问蓝姨,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眸光微动,蓝姨明白了冷封的意思,她移步,拉开木椅坐了下来。

    “陌陌有讲她小时候的事,也有……”蓝姨的声音很真实,真实得让冷封感觉那些事好似正在发生一样,某些画面,某张俏脸,更是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眼前。

    念儿沟。

    上完课的顾安安正在忙着奋斗(码字)。

    陡起的手机铃声让她不得不暂停下了工作。

    电话接通后,话筒里传来了某个声音:“你好,荆北公安局,你是顾安安吗?”

    顾安安微惑一秒,而后,应了声:“是。”

    某人又道:“我们在沟北抓捕到一涉案人王小五,你认识吗?”

    闻言,顾安安唇角悄扬,立时视破了对方的伎俩。

    “不认识!”顾安安肯定地答道。

    某人仍在继续:“我们在王小五的物品中搜出了一张你的邮政银行卡。”

    听到邮政银行卡几个字,顾安安神经微紧,不过,她并未慌乱,而是……

    “我没有邮政的银行卡!”顾安安道。

    眸光微敛,顾安安唇角悄扬:今天,绕不懵这个骗子,我就不叫顾安安!

    某某某仍不甘:“你不是*年*月*日出生的顾安安?”

    *年*月*日?骗子居然知道自己的生日?顾安安脸色微变,她扬声,故道:“怎么可能?我是00后!”

    听到顾安安说自己是零零后,骗子先是愣了一秒,而后,又道:“……你身份证号码多少,我们公安系统内部要核实一下!”

    身份证号码?还想要姑奶奶的身份证号码?

    眸染怒意,顾安安忍不住了,不忍了!她扬声,甩去几字:“不用核实了!我认罪!来抓我吧!”

    顾安安这突然一认罪,砸得骗子身心懵逼,骗子缓了缓几秒,才又续上啰嗦:“……你涉嫌……”

    “不是涉嫌!”顾安安厉声打断,“不是涉嫌,我自首!来抓我吧,我刚刚气死了一个电信诈骗脑残!” 

    顾安安话一出口,电话里顿时就没了声音。

    难道,骗子被气死了?

    “喂?你死了吗?”顾安安“关心”地问道。

    嘟嘟嘟嘟……

    骗子大概没有被气死,只是气得手脚颤抖,就,误挂了电话,顾安安如此认为。

    款款扬唇,顾安安笑得诡怪。

    “怎么了?安安。”见顾安安在那儿怪笑,洛小陌忍不住问道。

    “陌陌姐,你说,气死人用偿命吗?”顾安安高高扬唇,笑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洛小陌满脸问号。

    顾安安启唇,一边笑一边将气炸骗子的过程讲给了洛小陌听。

    听完,洛小陌扬起了唇角:还可以这么玩?

    在心中膜拜,洛小陌越来越佩服顾安安了。

    “不过……”顾安安突然又说了话,“这件事,细思极恐,骗子居然知道我那么多信息。”

    顾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兔子突然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安安姐,陌陌姐,九爷爷不行了!” 

    “什么?”顾安安面色瞬变。

    光线微暗的房间里。

    九爷爷静静躺在床上,唇角微扬,眼角含笑。

    这辈子,娶了心爱的她,与她携手相伴,他别无所求。

    只是,含笑眸中那难掩的牵挂却愈渐深浓。

    他以后,不能再照顾她了。

    九爷爷大九奶奶五岁,许是因为年长知疼,许是因为心中有爱,九爷爷对九奶奶非常非常好。

    只是,他长她五岁,就算老天允他们同岁走,也注定,九爷爷比九奶奶早走五年。

    如果可以选择,九爷爷宁愿先走的那个人是九奶奶,那么,他就不用担心九奶奶没人照顾了,那样,留下来的、承受失去的那个人就换成了他,不是九奶奶了。

    只是,老天不给他选择的机会。

    九爷爷费力抬手,拉住了九奶奶那满是岁月痕迹的“小手”,嘱咐:“下辈子,找比你小的嫁……”

    这辈子,九奶奶选了大她五岁的他,要看着他走,要承受失去。

    下辈子,她找一个比她年岁小的,就不用看着对方走,不用承受失去了。

    九奶奶眨眸,点头,没有说话。

    见九奶奶点了头,九爷爷才放心地扬起了唇角。

    “下辈子,找比你小的嫁……”

    声落,九爷爷闭上了眼睛。

    他不陪她了,他要走了。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九爷爷走了,安静的走了,笑着走了。

    九奶奶烁动着眸光,悄然扬唇。

    今生,嫁他,无悔。

    今生,有他,足矣。

    看着“睡着”的九爷爷,九奶奶眸光闪烁:“傻瓜,你让我找小的,你先走,我不找大的怎么找到你?”

    来生,她还要嫁他!

    九奶奶的话,直击心房,让所有人情绪失了控。

    洛小陌眼眶里蓄着的泪倏地就淌了下来。

    如窝之爱,不轰轰烈烈,却真实刻骨。

    九爷爷没有对九奶奶说过爱,但爱,一直都在!

    九奶奶的唇角一直扬着,她的声音里,满是幸福:“跟了他这么多年,我就没烧过菜,他说,我们要分工合作,他负责做,我负责吃……”

    他负责做,我负责吃?如此平淡的浪漫,洛小陌垂着眸子,被九爷爷和九奶奶的爱情感动着。

    陡然,九奶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唇角高扬,脸上笑意更深了几分:“仅有的那次,是他生日的时候,我想给他炖锅肉,他喜欢吃肉。

    我没有炖过肉,就照着他说的方法将调料放进了锅里,然后,炖肉。

    结果,一锅肉让我给炖糊了。于是,我又去买了肉,重新炖,不知道为什么,又给炖糊了。

    看到锅里的肉又糊了,他生气了,把锅摔了。”

    说到九爷爷把锅摔了的时候,九奶奶不但没有生气,唇角还更扬了几分。

    洛小陌和顾安安疑惑蹙眉,九爷爷那么疼九奶奶,怎么……生气、摔锅? 

    九奶奶仍然在笑,只是,眸中又多了晶莹:“他摔了锅之后,说,妮,第一次糊,是因为你没有炖过,咱没经验,第二次呢,你有经验了,它还糊,那就不是你的问题了,是锅的问题,咱换锅!”

    说到这儿,九奶奶已泣不成声。

    虽然,她和他生在那个不说爱的时代,但她知道,他爱她,很爱她,拼命爱她。

    泪水悄落,在满是岁月痕迹的脸颊上留下道道甜蜜,九奶奶缓缓摇头,声音哽咽:“被他惯坏了,我烧不了菜,不赖着他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