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此生无解

    更新时间:2017-07-09 00:00:56本章字数:3134字

    第59章 此生无解

    翌日。

    九奶奶突然也走了,就那样睡着睡着就走了。

    她的唇角,挂着笑,她幸福地追九爷爷去了。

    洛小陌这才想起了九奶奶最后说的那句话。

    她说,他把她惯坏了,她都不会烧菜,不赖着他怎么行……

    洛小陌垂眸,祝福。

    祝福那边的九奶奶和九爷爷快乐幸福。

    有一种爱情,如窝头般平淡。

    有一种幸福,比美梦更酣甜。

    有一种快乐,叫做有你相伴!

    今生,他惯着她。

    来生,她赖定他。

    日匆匆,三天悄过,洛小陌却仍沉浸在九爷爷和九奶奶的爱情中无法拔身。

    那窝头般的爱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美好。

    洛小陌本打算写一写九爷爷和九奶奶的爱情,却在提笔时又停了下来。

    她陡然感觉,写,也是对那美好的亵渎。

    如窝之爱,不可纸笔描述,只可用心感受。

    “陌陌姐!”顾安安陡然唤声,惊得洛小陌微颤了一下。

    某人,总是这么乍乍乎乎。

    洛小陌疑惑起身,走向了顾安安,又有什么爆炸性新闻?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的,是X网微小说人气榜。

    榜首微小说作者——“兔子”。

    洛小陌写的那篇微小说赫然贴在榜首,且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涨人气。

    洛小陌怔大眼睛,不敢相信。

    难道,因为她写的窝头没人写过,所以,颇受欢迎?

    评论区,秒秒更新:

    “我什么也不想说,我只想说三个字:接地气!”

    “‘爷爷一进厨房,脸色就变成了古天乐’这句写的妙,有趣,有趣!” 

    “‘奶奶家富户,天天白面馒头,窝头当点心。爷爷家贫农,顿顿窝窝头,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剌嗓子……’看到这些文字就莫名地想哭,我农村吃窝头长大的。” 

    “‘有一种喜爱源于想吃就吃!有一种厌恶是因不得不吃!’这句大赞,精简明了,喻意深刻……”

    “为什么读这篇微小说,会有读诗一样的感觉呢?有木有?”

    “对啊对啊,我也感觉像是在读诗,但是,它又不像诗那样飘渺,它朴实,接地气,就像窝头吃到嘴里的感觉,真实!”

    “真的是非常佩服作者啊,居然可以将诗的唯美和窝头的朴实揉合得如此完美……”

    ……

    “陌陌姐,你看到了吗?”顾安安问。

    “嗯。”洛小陌轻应,仍有些不敢相信。

    “哦~”顾安安倏地弹了起来,欢呼,蹦跳。

    “安安,安安……”洛小陌被顾安安绕得有些晕。

    “陌陌姐,十万!十万!我们有钱了!”笑容太大,顾安安差点把嘴咧破了。

    洛小陌亦忍不住扬起了唇角,不过,她不是在笑微小说的人气,而是在笑顾安安那副“财迷”的样子。

    顾安安那满眼闪着金币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让我想想,这十万该怎么花,买书?买本?还是带兔子她们去一次动物园?”

    顾安安已经在考虑奖金怎么花了。

    “咳……”洛小陌差点笑岔气,“明天比赛才结束,你现在就想钱该怎么花,是不是太早了?”

    “虽然明天才结束,但结果已经定了啊,陌陌姐,兔子作品可是甩了其它作品五百条街,而且,还在星速飞涨……”顾安安气势满满,“我敢肯定,第一非你莫属!”

    洛小陌扬唇,笑意又涨,顾安安似乎比她信心还足。

    “啊——”顾安安突然又炸。

    某人经常这样一惊一乍,洛小陌真的是哭笑不得。

    “陌陌姐,快看,默默大神也参赛了!”

    顾安安的话触到了洛小陌的心,让她原本平静的心底波澜渐起。

    纤指微动,顾安安打开了默默大神的微小说。

    结婚前夜。

    妈妈为她准备饺子:“23个,和你岁数一样,必须吃完,不能剩,妈怕你吃不了,包得小了点……”她看着那如蒜瓣般大小的饺子,脸颊挂笑,泪光闪烁。

    结婚当晚。

    婆婆煮好端了进来:“饺子太小了,妈怕你吃不饱,又煮了两个鸡腿,几个鸡蛋……”她笑,告诉婆婆故意包小,婆婆也笑了:“先吃饺子,鸡蛋和鸡腿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了,咱就剩下!”

    妈妈的爱,如阳光般贴心、舒适;

    婆婆的爱,也并非多此一举,她只是——用她的方式来爱你!

    未看完,顾安安就已经感动得烁动起了眸光。

    以前,默默大神的书连载到这段的时候,顾安安就被深深撼动了,现在,这精短的微小说,再次让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看着某人写的微小说,洛小陌垂落下了长长的睫毛。

    冷家。

    电脑屏幕上人气第一的微小说吸引了冷封的目光。

    那朴实的文字,那浓郁的乡情,让冷封感觉,似窝头入口一般真实。

    兔子微小说人气超高,也是理所当然,它确实精妙值赞,与众不同。

    陡然,睫毛一颤,冷封眸光闪过一道光亮。

    这文字,精简朴实接地气,又带几分微幽默,有独得之见且蕴意深刻。

    洛小陌书下的评论语突然从冷封脑间闪过:题材新颖,别具一格,轻松幽默,有新意,有诗意,有深意……

    冷封莫名感觉,这篇微小说是洛小陌写的。

    一个激灵,冷封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又想她了!

    因为思念,他看到任何事物都会想到洛小陌。

    他清楚,这篇微小说,不是洛小陌写的。

    就算洛小陌还活着,在曜城长大、衣食无忧的她,也不知那“窝头剌嗓子”。

    兔子微小说胜在真实,没有亲身体会的人,写不出窝头般真实的感觉,所以,这个作者,不会是洛小陌。

    想到“作者”二字,冷封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向了某人的笔名。

    兔子?

    这篇微小说的作者叫兔子?

    冷封的脑海倏地闪现了一个画面。

    ——回忆分割线——

    “谢谢!”洛小陌真心谢冷封,谢他愿意离婚。

    洛小陌突然的道谢让冷封混乱了起来。

    不理会冷封的混乱,洛小陌匆匆穿上鞋子就要逃跑,起身过猛,洛小陌忽觉眼前一黑。

    但她却没有跌倒,而是跌进了某人的怀抱。

    “啊——”

    洛小陌惊呼,触电般地弹了起来,像只小兔子一样慌慌张张地逃出了房间。

    ——回忆分割线——

    冷封用力甩头,想让自己清醒,想从洛小陌的影子里拔身出来,只是,他早已深陷,无法拔身。

    洛小陌,是一种毒。

    而冷封,中毒已深,此生无解。

    某街。

    君中将在陪着父母闲逛。

    虽然他今天一身休闲,却也掩盖不住他身上的英武之气。

    前方,三个女孩子一边说笑一边走过,捎带着吸走了君中将的眼睛。

    看到君中将将视线移向了女孩子,君母高兴得咧破了嘴角。

    果然,带儿子出来逛街是对的!

    他终于开始对女孩感兴趣了。

    君母才高兴了两分钟,君中将的话便如一桶冰水浇了下来。

    “有一个姑娘脚出错了!”君中将认真的说道。

    听了君中将的话,君母的心一下子碎成了被轧过的手机屏幕。

    宝贝儿子都三十多岁了,还不考虑成家,这让盼孙的老俩简直愁出了尾巴。

    刚刚,君母还以为儿子开了窍,却不知,他只看到了姑娘脚出错。

    君母叹声,心底悄然泪流,悔不当初。

    当年,真不该答应他从什么军。

    “儿子……”君母再次开口,苦口婆心,“你看XX家的女儿都上小学了……”

    君母刚一开口,便被君中将打断了:“妈,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语毕,君中将便消失了身影。

    果然是军人之姿,遁得够快。

    君母无奈地叹声,儿子都三十多了,还不考虑成家,万一,学别人一辈子不结婚,她这个当母亲的岂不成了君家的罪人。

    其实,君中将从军是因为一个女孩,只是,他没有提过,所有人都不知道。

    那是初中的时候,他暗恋一个女孩,因羞涩寡言,一直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意。

    直到毕业离校时,他才鼓足勇气,送她去车站。

    那时候的君中将,还是个身体单薄的少年,女孩的行李又很重,所以,他扛起来很吃力。

    女孩看着心疼,就说:“你背不动就滚吧。”

    君中将愣了,他的心,一点一点凝固了起来。

    后来,君中将从了军,炼就了钢身铁骨。

    N年以后,他又去找过那个女孩。

    女孩已结婚生子,过得很幸福。

    女孩看着他,笑了,她的笑里没了当年的懵懂,只剩下了友情,或者算是亲情,她把他当做了亲人。

    她笑着告诉他,当年,她的行李箱是滚珠的,因为心疼他累,所以想让他滚行李,结果,他滚了。

    那时候的君中将是十足的书呆子,情商极低,呃,好吧,现在也是。

    那时候的他,没有说话,没有问,就滚了。

    知道真相后的他,笑了,笑得释然。

    也许,因为他们缘分不够,所以擦了肩。

    从此以后,君中将便得了一种怪病。

    他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人,军人!没有男人、女人之分。

    陡然,某个声音划破了君中将脑空,“刚刚,有没有听到恁大脑里的水声?……凶啥来?凶啥来?恁都没有胸,恁凶什麽凶?”

    君中将面色瞬变,倏地绷起了神经。

    也许,他的脑袋真的进水了。

    现在的他,想起曾经,脑海里浮现的脸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她,而是,让他咬牙切齿又束手无策的顾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