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首次吃瘪

    更新时间:2017-07-12 00:00:24本章字数:3024字

    第62章 首次吃瘪

    顾安安大喜,连忙向“兵祖宗”发去了眼神求救。

    奈何,人家君中将铁面无“私”,就像没看到她一样,不理,不睬,亦不动。

    顾安安急得抓狂,连忙又飚去了一波儿“眉飞色舞”。

    但人家君中将依然未睬未动,似乎是打算将铁面进行到底。

    终于,顾安安忍不了了,炸了。

    方言爆粗,一阵儿噼里啪啦:“恁个屎壳郎,不帮忙就快滚蛋!”

    顾安安这一嗓子,妥妥地惊起了一片人贩子。

    君中将无奈叹声,摇头,不得不现了身。

    看到来人只有君中将一人,人贩头子的脸瞬间又晴了,他的唇角,挂起了毫不掩饰的嘲笑。

    一个人空手而来,那不找死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君中将有李小龙那般好身手,他们手里还抓着人质,怕什么?

    “上!”人贩头子扬手下令。

    外面四个小罗罗收到命令后,立时就向君中将围了过去。

    君中将非浪得虚名,他身手极好,只是借力使力,便让四个小罗罗自己人打了一顿自己人。

    一看情形不妙,人贩头子鼠目一转,立刻挟持住了顾安安:“住手,不然我杀死她!”

    君中将停手,攥拳,暗叹。

    果然,走到了这一步……

    “杀吧,我又不认识她。”君中将开口,轻松而语。

    不认识?他说不认识?他竟然说不认识?顾安安怒意瞬涨,顿时就炸了:“恁竟然说不认识俺?”

    长音大吼,仿佛黄老邪的箫声,吼得人贩们顿觉心脉被震断。

    “我们认识?!”君中将故意问道。

    “俺们当然认得,俺还晃恁脑壳让恁听水声,俺还说恁笨呆瓜……”顾安安快言快语。

    “哦~”君中将故作恍然,“我想起来了,我们认识,这笔帐,我还没有和你算……”

    君中将冻起阎王脸,不疾不徐地迈步,如修罗般逼向了顾安安。

    屋里的两个小罗罗已经开始两腿筛糠,似是被君中将的气势吓破了胆。

    “干什么呢?给我上!” 人贩头子大吼。

    头儿下了令,小罗罗不得不壮着胆子,一边呐喊一边朝着君中将冲了过去。

    君中将面色无澜,适时闪身,顺势用力,便让那小罗罗朝着人贩头子扑了过去。

    “扑倒”戏码很是精彩,可惜了现场没有观众鼓掌。

    倏倏几下,君中将已经取出随身小刀,替顾安安和兔子解了绑。

    看到君中将割绳之快,人贩头子亦吓得筛起了糠,那刀,割他脑袋,应比割绳快得多。

    悄悄爬起,后退,人贩头子意欲遁逃。

    “敢绑姑奶奶!”顾安安一棒子敲去,敲晕了人贩头子。 

    两小罗罗见瘦不拉叽的小丫头也这么厉害,顿时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我们再也不敢了……”

    现在这种情况,再不求饶,都不用那“李小龙”动手,“姑奶奶”就直接让他们见了阎王。

    “恁们俩,去把他们全捆上柱子!”顾安安指派着两个小罗罗。

    保命要紧,小罗罗只得乖乖地照着顾安安说的去做。

    两小罗罗绑完自己同伙之后,顾安安才拿起一条绳子,将两个辛苦绑人的小罗罗也绑到了柱子上。

    大功告成,顾安安扬起了唇角,她拍了拍手上的土,道:“走了,警察马上就到了,让警察收拾他们!” 

    君中将眸色微惑:“你怎么知道警察快到了?” 

    他进废弃工厂前确实报了警,但是,顾安安怎么会知道? 

    顾安安扬唇,诡笑:“俺当然知道!”

    君中将蹙眸,眸中复杂更深了几分。

    “对了!”君中将陡然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你以后不要这样擅自行动,如果碰到穷凶极恶……”

    这次,顾安安遇到的是人贩小罗罗,如果碰到了极端残暴凶恶的歹徒,那后果,不堪设想。

    “吓!”顾安安出声打断,嫌色渐浓,“滚吧,屎克郎。”

    现在想起教育她了?现在认识她了?刚刚是谁假装没看到她,见死不救来着?

    屎克郎?顾安安赏给君中将这一专称,着实让他难以接受。

    暗暗攥拳,君中将竭力按压着心下将要爆发的怒意。

    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她一般见识……君中将在心中默念。

    陡然……

    “你干什么?”君中将惊呼,面色瞬变。

    “借你手机用用。”顾安安甩给了君中将几个字,已打了电话,“喂,陌陌姐……”

    君中将满脸黑线,无奈至极。

    这个二丫,到底是不是女孩?借手机不能说吗?刚刚她的手都伸到……

    Stop!君中将甩头,攥拳,压下心中诡思。

    打完了电话,顾安安便带着兔子坐上了兵祖宗的车,回了念儿沟。

    远远的,顾安安就看到了站在村口的洛小陌和念儿沟的村民们。

    顾安安绑完小罗罗给洛小陌打电话的时候,警察刚测到废弃工厂的地址,本打算和警察一起去救顾安安的洛小陌,接到了报平安电话,便没有跟去,和孩子们在村口等起了顾安安。

    唇角悄扬,顾安安正要开心自己在洛小陌心中如此重要的时候,突然又卡起了笑容。

    眸中光线一闪,顾安安疾声喊道:“停车!”

    君中将眉头微蹙,一边疑惑一边停了车。

    “俺和兔子就在这儿下车兰,俺们走过去,恁掉头走,表让孩子们见,上次恁带呢军队吓着了孩子们。”顾安安解释。

    君中将虽脸盲,但他有洛小陌的照片,所以,顾安安不能让君中将见到洛小陌。

    半垂着眸子犹豫了几秒,君中将才颔首应道:“好。”

    随即,顾安安便打开了车门,带着兔子下了车。

    与此同时,君中将也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滚吧,屎克郎。”顾安安有些冲,似乎还在气君中将“见死不救”。

    黑眸中复杂渐起,君中将的脸已如PH试纸,他本以为顾安安会对他千恩万谢,却不想,他收到的竟是这句“滚吧,屎克郎”。

    如此女子,他不该再当她是女子。

    君中将唇角微动,悄然抬手,不轻不重地推了顾安安一下。

    “n……”顾安安刚想开口吼人,却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她伸了伸脖子,硬生生地将准备吼的“推我干什么”憋了回去。

    屎克郎~推~

    时空冻结,万物寂静,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顾安安憋怔间,君中将已打开车门,上车,关门,“倏——”驶走。

    “啊啊啊……”顾安安急得跳脚。

    从小到大,她顾安安都没有吃过败仗,这次,居然被屎克郎“推”了!

    汽车观后镜里,映着某个小丫头跳跃的身影,君中将眉梢渐弯:有句话叫做,有仇不报非君子!

    “安安姐?”兔子瞪着大眼,不知顾安安为什么跳脚。

    “哦,我没事。”顾安安面色缓落,“走,我们回去,记住,不要告诉大家救我们的是那个兵祖宗,只说是个当兵的就行了。”

    “哦。”

    念儿沟村口,顾安安和兔子安全回来了,大家提到喉咙眼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顾安安“遣散”村民。

    既然顾安安和兔子没事,村民们便也散了群。

    “安安?”见顾安安不在状态,洛小陌担心地问道。

    “哦。”顾安安魂归,忙摇头,“陌陌姐,我没事,就是碰到屎克郎心情不好。”

    “屎克郎?”洛小陌疑惑地皱眉。

    “是这样的……”顾安安一五一十地给洛小陌讲了经过。

    听完,洛小陌笑得满脸是花。

    战无不胜的顾安安,这次碰到对手了。

    “哼!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不和他一般见识!”顾安安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抬步就走,将变脸如翻书表现得淋漓尽致。

    洛小陌怔眸,有些跟不上顾安安的节奏。

    真的可以清理情绪清理得这么快?

    翌日。

    顾安安习惯性地点进了默默增肥的书里。

    这一次,有大发现!

    “陌陌姐,你快看,默默大神有了新动态!”

    电脑屏幕上,是默默大神的新作,一篇诗一样的短文: 

    ☆如窝之爱☆

    她小他五岁,是他骗来的媳妇。

    他宠她入骨,是她专职烧菜师。

    他说,我负责做,你负责吃!

    一辈子不长,他还没有爱够她。

    一辈子太短,他还没有惯够她。

    他走前,嘱咐她:下辈子,找比你小的!

    他走后,她笑他:傻瓜!你先走,我不找大的怎么找到你?

    她睡着,追他去了。

    她说,他把她惯坏了,都不会烧菜,不赖着他怎么行?

    有一种爱情,如窝头般平淡。

    有一种幸福,比美梦更酣甜。

    有一种快乐,叫做有你相伴!

    今生,他惯着她。

    来生,她赖定他。

    如窝之爱,不轰轰烈烈,却,真实刻骨……

    看着看着,洛小陌就模糊了眼睛。

    她感觉到了那字里行间的浓浓爱意。

    那份美好,被完美诠释。

    不只感觉到了浓浓爱意,洛小陌还感觉到了那字里行间的无尽思念。

    是的,那是深深的无尽的思念,就好似,这篇文章是九奶奶走前写下的一般。

    与爱人分别,思念至深,想随他而去。

    这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