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腔相思别军营

    更新时间:2017-05-15 16:16:09本章字数:3138字

    七月,塞北某营训练场,烈日如火,风无渺迹,蓝天碧空。一排整齐的方阵携着口号呼啸走来,那气势秒杀群雄,那步姿瞬斩众杰,那威严顿扫万民。突然,“立正!”张排长一声高喝整个方阵即时妙停。而一名身材肥胖的士兵仍在向前继续行进。见状,张排长一个箭步冲到他前面,“啊?张排长,怎么你挡住我了?”那肥胖士兵眼睛圆睁,大声问。

    “赵宝宝,我的口令呢?你聋了?”张排长一声高喊瞬即将肥胖士兵惊醒着刹了车。

    “啊?对不起,张排长,知道我们明天就要退伍了!我太激动了!所以没听到你喊口令!”赵宝宝睁大浸满汗珠的眼睛,大声解释着。

    “好,那我就原谅你一次。还有,你戴那么多雷锋像章干嘛?”张排长盯着赵宝宝肩膀上七八个雷锋像章急促地问。

    “呵,张排长,是这样的,我昨天听战友说退伍时好多哥们都是荣耀返回,有军功章就戴上,但我昨晚翻箱倒柜也找不到一个,所以就从床上抓了一把雷锋像章戴上了!”赵宝宝可爱的解释着。

    “赵宝宝,你头脑太简单了,好了,下次不要戴了!归列!”张排长高声地说。

    “好的,谢谢张排长。”赵宝宝微笑着回到了队列之中。

    “同志们,你们在部队的训练至此结束!”张排长话音刚落,迅即响起一阵如雷般的掌声。

    “哇!太好了!我可以回去上班了!”

    “是啊,真爽啊,我可以回家抱媳妇了!”战士们一阵狂喊着。

    “赵宝宝,退伍你回家干嘛啊?”张排长笑着问。

    “报告排长,我还没想好呢?你看我适合干啥啊?”赵宝宝笑着问。

    “哈哈,我看你这身材五大三粗,可以回家扛大包!”张排长乐了。

    “嘻,张排长,扛大包就是去干搬运啊?”赵宝宝问。

    “是啊,还有你还可以回家抱宝宝!”张排排又说。

    “哎呀,我还没女朋友呢!抱谁的宝宝啊!”赵宝宝说。

    “啊?是吗?那你每天打饭打两份是给谁啊?”张排长笑着问。

    “哈哈,张排长,你这一说,我终于想起来了!哎呀,可能现在刘诗曼该在食堂了,我要去给她打饭了!再见!”赵宝宝突然一个机灵向食堂跑去。

    此时,食堂内人来人往,战友们都在甜美的享受着将要昔别的美味。文艺女兵刘诗曼此时正拿着托盘排队,赵宝宝跑着向她冲了过来,温情地说:“诗曼,你坐在那等着吧!我帮你打!”

    “哇,好啊,宝宝,那谢谢你!”刘诗曼笑了。

    一阵间,赵宝宝满脸笑容地端着两个托盘向刘诗曼走了过来。

    “给,诗曼,快吃吧,我给你打了好多肥肉!”赵宝宝将一个堆满白花花大肉的托盘摆在了刘诗曼面前。

    “哎呀!你爷的!你给我打这么多肥肉干嘛啊!”刘诗曼小嘴嘟哝着。

    “呵,诗曼,我看你瘦,好想让你再肉感些!心疼你啊,所以多给你打了些肥肉!”赵宝宝急忙满脸堆笑。

    “去你的,我那叫骨感!你懂不懂欣赏啊!真没品味!”刘诗曼急忙说。

    “好了,诗曼,下次我给你只打青菜!”赵宝宝迅速哄着说。

    “哎,宝宝,你后天就要退伍了,你准备送我啥礼物啊?”刘诗曼突然兴奋地问。

    “诗曼,我真舍不得你啊!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最宝贵的礼物!”赵宝宝神秘地说。

    “啊?宝宝,真的,快快拿出来给我看看,是项链还是戒指?”刘诗曼好奇的瞪大眼睛问。

    “哈哈,诗曼,比那还珍贵呢!你绝对在外面买不到!来,给你!”说着,赵宝宝刷一下从腰上抽下那条在部队戴了三年的牛皮腰带,摆在了刘诗曼面前。

    “我去你大爷的,宝宝,你真是寒酸老爷家的外甥啊!你就送我这玩意啊!”刘诗曼说着,啪一下将那腰带拍到了地上。

    赵宝宝见状急忙上前将腰带捡起,大声地说:“诗曼,你知道吗?这腰带是我爷爷参加抗日战争时戴过的,打死过好多日本鬼子呢!”赵宝宝说着,用嘴吹了吹腰带上的灰尘。

    “去你的,好了,反正你后天就要退伍了!你可能也见不到我了!”刘诗曼嘟着小嘴说。

    “好了,诗曼,哎,今晚有空吗? 今晚部队礼堂,我们去看场电影去!”赵宝宝说着,从口袋掏出一张电影票塞到了刘诗曼手里。

    “呵,我不知道晚上有没有空啊!”刘诗曼低声说。

    “哎,诗曼,你一定要去啊!我今晚在电影院等你了!”赵宝宝急切地说。

    两人吃完饭后,刘诗曼迅速回到了宿舍,赵宝宝深情地望着刘诗曼俏丽的身影,心里一阵甜滋滋的感觉。“哇,如果我能娶刘诗曼回家,那我多荣耀啊!”赵宝宝心里乐着,回到了宿舍。

    “张月,这是我的手表,来,送给你!”

    “刘文,这是我的充电宝,来,送给你!”只见宿舍里,战友们都在互相赠送着礼品,以给退伍生涯留下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宝宝,这是我的新夹克,还没穿过呢!给,送给你!”室友王华笑着对赵宝宝说。

    “哇,新的,那我穿上真像大老板一样了!”赵宝宝高兴地将新夹克穿在了身上。

    “哎,给,王华,这是我入伍时买的水杯,我喝了好几年了,特保温,来,送给你!”赵宝宝也急忙将一个掉漆的水杯交给了王华。

    “爷啊,你这宝宝,真寒酸啊!你喝了几年的口水杯还送给我!”王华嘴里嘟哝着不情愿地收下了。

    “哎呀,晚上还要看电影呢!”刚在床上坐下,赵宝宝突然想起要和刘诗曼一起看电影。他急忙换下军装,向部队礼堂跑去。

    此时,电影就要开场了,前来观影的战友三三两两,个个都笑逐颜开,看到赵宝宝,他们乐了:“哎,宝宝,进去看电影了,怎么还不进去啊?”

    “哈,你们先进吧,我在等人呢!”赵宝宝笑着说。

    “啊?你是不是约了刘诗曼啊?”战友笑着问。

    “哈,是啊,你们真厉害,什么情报都被你们探听到了!”赵宝宝大笑着。

    “哈,宝宝,赶快进去吧,刘诗曼早就进去了!”战友提醒着。

    “啊?不会吧!诗曼这么快就进去了!”说着,赵宝宝急忙拿起电影票一下了冲了进去。

    “啊?不对啊,我买了两张连位票,怎么见不到诗曼呢!”赵宝宝伸长脖子,仔细观望也不见刘诗曼的身影。

    “啊?张排长!”突然,在前边四座,赵宝宝看到刘诗曼搭着张排长的肩膀在亲密地坐着。

    “哎呀!爷啊,诗曼,三年给你打的饭你给我都吐出来吧!”赵宝宝眼含热泪,坐在电影院里暗自神伤。

    “哎,宝宝,这电影真感人啊!”邻坐战友一边擦着泪一边对赵宝宝说。

    “是啊,这电影太伤人了!”说着,赵宝宝也哭的稀里哗啦。

    整场电影,邻坐那战友哭了满场,赵宝宝也跟着哭了一两个钟!终于,电影在战友们的欢呼声中退幕。赵宝宝随着战友一起走出电影院。

    “哇,宝宝,你看场电影像个泪人一样,真投入啊!”战友们都笑了。

    “是啊,我比电影主角还伤心呢!”说着,赵宝宝急忙跑回了宿舍。

    在熬过难舍的一晚后,赵宝宝终于和战友们来到了部队退伍的火车站台旁。此时,站台里早已经聚集了如山的人流,只见有的帮忙提箱,有的送着礼品,有的抱在一起,有的含泪相望。赵宝宝手拉大麻袋,肩背大饭煲,腰系牛皮带,满眼向站台张望着,“诗曼,诗曼,你快快出现!我再看你眼!”赵宝宝心里念叨着,眼睛飞出泪花。

    “诗曼,你来了!”终于,赵宝宝眼睛一亮,只见刘诗曼高挑的身材,甜美的向站台跑了过来。赵宝宝放下大麻袋,扔下大饭煲,一个箭步向刘诗曼冲了上去。

    “啊?”赵宝宝冲到刘诗曼面前,刚伸手想抱,只见刘诗曼满脸笑容地扑到了张排长怀里。

    “哎呀,你的妈啊!张排长,都要上车了,你也不让我抱一下刘诗曼,你整的我好惨啊!”赵宝宝眼泪叭嗒着上了车。

    赵宝宝戴着泪水刚回到车窗前坐下,这时,只听到车窗玻璃啪啪的在响。赵宝宝狂喜地向窗外观望,“啊?诗曼!”只见刘诗曼伸手敲打着车窗,猛力地向赵宝宝挥手。

    赵宝宝顿时含泪大笑着,准备起身下车拥抱刘诗曼,这时,只听车上喇叭大声播放着:“各位旅客,你们好,乌鲁木齐开往广州的列车就要出发了,请大家坐好!”

    “哎呀!我的亲老爷啊!真亏啊!给你打三年饭一下都没抱就走了!”赵宝宝看着列车徐徐驶离站台,凝望着刘诗曼苗条修长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远方,顿时再次泪迸。

    “哎,宝宝,火车都走远了,你咋还哭呢?”临座战友问。

    “呵,是啊,我在想我的诗曼啊,还有我送她的牛皮腰带啊!”说完,赵宝宝又再次流了泪。

    “哎,别想了,从现在开始,你就离开军营了,想想你的新生活吧!”战友提醒着。赵宝宝若有所思的听着,心里顿时浮起万千波涛:“是啊,我离开部队了,我再也不能喊口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