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酒醉生情

    更新时间:2017-05-30 07:51:20本章字数:3163字

    “哎呀!爷啊!这生意真冷清啊!怎么连个人渣都不见啊?”第二天一上班,赵宝宝、王静丽和老板娘何姐、连同厨师何海华、李小松坐在饭店板凳上,大家大眼瞪小眼,不禁一起叹气着。

    “宝宝、静丽,你们别在那傻坐了!快到饭店门口吆喝去!你们谁能给我揽到客,我给你们谁加工资!”老板娘何姐突然扔出手榴弹。

    “啊?真的?何姐!这么好啊!那我去拉客了!”赵宝宝高兴地大叫着拉起王静丽就往饭店门口冲去。

    两个人冲到饭店门口,一人站到一边,都开始对着路人大声吆喝起来:

    “各位帅哥、美女们,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快来华美饭店吃饭了!每消费满三十元送十元啊!”赵宝宝大声喊着自己的保销广告。

    “各位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快来华美饭店吃饭了!每消费满二十元送五元啊!”王静丽也卖力喊叫着自己的促销广告。

    两人就这么几声高喊,瞬间饭店门口路过的行人刷一下都围了过来。“哇,爷啊,小伙子,你们饭店这么好啊,吃三十还吃送十块!”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嘴里流着口水、喷着唾沫星子大声地问赵宝宝。

    “是啊,大姐,快快过来吃饭吧!”赵宝宝说着,急忙拉着那位大姐就往饭店座位上坐。

    那大姐高兴得满脸嘻笑,嘴里感谢着:“好啊,小伙子,你服务可真热情啊!”

    待那大姐刚落坐,赵宝宝急忙拿了张菜单微笑地问:“大姐,你看,你想点些什么菜啊?”

    “小伙子,给我来份番茄炒蛋,再加一个红烧牛肉,还要一份紫菜汤!”大姐一边高兴地点着菜,一边用袖子抹了抹嘴上的口水。

    “好的,大姐,你等会,马上上菜!”赵宝宝笑着说。

    “小伙子,你们这真是三十送十块啊?”这时,一位老大爷拄着大拐棍、叨着汉烟袋、一摇三晃的走了进来。

    “是啊,大爷,我们饭店现在促销,满三十送十块,你快坐下吧!”赵宝宝见又有位老大爷来帮衬,顿时大乐。

    “那好啊,给我来份苦瓜炒肉片、尖椒猪肚,再要一份红烧排骨!好了,就这三个了!”老大爷急忙向赵宝宝点着菜。

    “好啊,老爷,你先喝茶,等会菜就上来!”赵宝宝急忙拿着点单纸奔向厨房。

    不大工夫,赵宝宝就端着几份热菜给大姐和老大爷呈了上来。

    “哇,你爷啊,你们这菜真香啊,我这三十块花的真值啊!”大姐嘴里喷着油星,不住的赞叹着。

    “我老爷啊,你们这菜是哪个大厨做的啊?比皇上吃的都好啊!”老大爷嘴里呼噜着猪肚,大声的感慨着。

    “是啊,大姐、大爷,我们这饭店是从北京、上海、广州各地选拔出来的特级大厨,你们能吃到我们的饭菜真是八辈子荣幸啊!”赵宝宝急忙夸出海口大声给饭店吹嘘着。

    “哇,你们这里请这么好的厨师啊!那我要连这骨头都要吃了!”老大爷说着,张口把菜盘里的骨头全吞了下去。

    “哇,大爷,你吃饭可真节约啊!连骨头都不剩,比我家的旺旺都厉害!”赵宝宝急忙称赞着。

    “哈哈,小伙子,你嘴可真甜啊!”老大爷高兴地笑了。

    一阵间,几盘美味佳肴悉数殆尽,大姐揉了揉肚皮,用手擦下嘴上的油水,老大爷松了松大皮带,吐着烟圈,高兴地冲着赵宝宝高喊着:“哎,小伙子,快快结帐了!”

    “大姐,你好,你这是刚好九十元,减去优惠十元,刚好八十元!”赵宝宝对大姐说。

    “大爷,你好,这这是一百元,减去优惠十元,刚好九十元!”赵宝宝转身又对老大爷说。

    待两人都结帐之后,赵宝宝兴奋地拿着钱,交给了老板娘何姐。“哇,宝宝,你今天真行!”何姐嘴里不停称赞着。

    就这样,在赵宝宝的促销广告下,一个上午来了五十多位客人。赵宝宝手里攥着一大沓钞票,兴奋地递给何姐,何姐顿时瞪大了眼睛,大声笑着说:“宝宝,你刚来上班没几天,就给我们饭店赚了这么多钱,那我们就奖励你两百元!”说着,何姐就从那一沓钞票里抽出两百块交给了赵宝宝。

    “哇,太好了,何姐,我太感谢你了!”赵宝宝拿着两百块,兴奋地跳了起来。

    “哇,宝宝,我真佩服你啊!”这时,王静丽也过来向赵宝宝祝贺着。

    “哈哈,静丽,我今天晚上请你吃饭!”赵宝宝乐着说。

    “哇,宝宝,太好了!”王静丽过来和赵宝宝击掌欢呼着。

    带着兴奋和忙碌,赵宝宝终于下班了。“宝宝,你请我去哪吃饭啊?”一下班,王静丽就笑着走过来问。

    “走,我请你到兴味餐厅去吃!”赵宝宝笑着说。

    “好啊,那我们走吧!”说着,王静丽和赵宝宝一起向先锋街的兴味餐厅走去。

    “两位,你们好,你们想点些什么啊?”两人刚到兴味餐厅坐下,服务小姐就上来招呼着,将菜单递了过来。

    “静丽,你想吃点什么?你就点吧!”赵宝宝说。

    “好的,那我点一份粉丝伴肉,一份火烧醉鹅,一份清蒸鱼,再要一份酸甜排骨!就这几个了!”王静丽说。

    “服务员,再给我来瓶红酒!”赵宝宝急忙补充着。

    “好,两位请稍等!”服务员拿着点单纸向厨房走去。

    “哇,这间餐厅好干净啊!”看着一尘不染的餐桌,王静丽感叹着。

    “是啊,他爷的,她们是怎么清洁的,比嘴吹的都干净啊!”赵宝宝也惊呼着。

    两人正在嘻笑地聊天着,这时服务员满脸笑容地端着菜上来了。看着徐徐升起的热气、闻着浓烈的菜香、品着美味的红酒,赵宝宝、王静丽两人顿时食欲大开,大口地咀嚼着。

    “哇,这菜真好吃啊!”赵宝宝吃得两眼放光,高兴地说。

    “是啊,宝宝,我今天我要多谢你请客啊!”王静丽笑着说。

    “哎,不客气!来,静丽,喝酒!”赵宝宝急忙端起酒杯招呼着。

    几杯红酒下肚,两人都喝得满脸红光。“哇,宝宝,这里的菜这么好吃,下次我们还来吃!”王静丽打着饱嗝,松了下紧身裤,笑着说。

    “是啊,这菜特香!”赵宝宝打扫着盘里的残余说。

    “来,我们把这瓶红酒干了吧!”赵宝宝晃荡着酒瓶说。

    “好啊,不过我头有点晕了!”王静丽端起酒杯说。

    “我也是!”赵宝宝说着,将酒瓶一个仰脖,呼噜一下全倒进肚里去了。

    “哇,这酒好劲啊!”王静丽摇摆着身子说。

    “是啊,来,我扶你走!”赵宝宝急忙伸手上前搀扶着王静丽走出兴味餐厅。

    “宝宝,你人真好!帮我拿回钱包,又请我吃饭!”王静丽嘴里喃喃着,慢慢靠到了赵宝宝肩膀上。

    “呵,静丽,我也要感谢你啊,你上次给我买了件新外套!”赵宝宝急忙说。

    “来,宝宝,我想抱抱你!”王静丽突然带着满身的酒味,伸出双手,将赵宝宝揽入怀里。

    赵宝宝贴着王静丽酥软的胸部,顿时像触电一样全身美醉着,闻着王静丽迷漫的香水味,赵宝宝再也控制不住满身的激情,他紧紧将王静丽抱在怀里,张开大嘴,在王静丽酒香的嘴唇上拼命地亲吻着,王静丽也双手紧抱着赵宝宝,咪上双眼,美美地享受着这甜蜜的亲吻。那一刻,先锋街万家灯火闪烁,千楼雄伟挺拔,百店夺目耀眼,都在迷人的夜景下荟萃了!

    “哎呀,宝宝,我刚才喝多了!”一阵亲吻之后,王静丽突然红着脸说。

    “静丽,不好意思,我也是!”赵宝宝忙说。

    “我头还有点晕!”王静丽摇晃着身子说。

    “走,静丽,我送你回家!”说着,赵宝宝将王静丽扶上车,向东城大街急驰而去。

    赵宝宝开车送王静丽回家之后,马上又到了楼下的超市。“哎呀,发奖金了,我要给妈妈买箱牛奶!”赵宝宝想着,走到了超市的牛奶货架旁。

    “哎呀,今天请了王静丽吃饭,现在还剩下一百二,那那我就买这箱三十的吧!”说着,赵宝宝就提着三十元一箱的牛奶到服务台结帐后走出超市。

    带着满身的酒味,赵宝宝踉跄着上了楼。

    “妈,你看,我给你买了箱牛奶!”一进门,赵宝宝急忙说。

    “哇,儿子,你真孝顺啊,这牛奶好贵吧,要不要一百多啊!”朱静雯惊奇地问。

    “妈,不用,才三十多,你慢慢喝吧,给你补补身体!”赵宝宝关切地说。

    “好的,儿子,你真有心啊!时候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明早还要上班呢!”朱静雯急忙吩咐着。

    “好的,妈,你也去睡吧!”赵宝宝关心地说。

    “终于可以休息下了!”赵宝宝侧躺在沙发上,放松着说。

    “哎,宝宝,你在饭店上班还好吗?”刚躺下,陈春花的微信就飞了进来。

    “春花,告诉你,我在饭店今天得奖了!”赵宝宝急忙微信里夸耀着。

    “哇,这么好啊!奖了多少啊?”陈春花急忙问。

    “两百,我今天给饭店搞促销拉了好多客人!”赵宝宝美美地回复着。

    “宝宝,那你真行啊,改天你请我看电影啊!”陈春花微信里期待着。

    “好的,春花,我一定!”赵宝宝答应着,往沙发上一躺,甜美的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