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是警察,也是道士。

    更新时间:2017-05-15 16:43:17本章字数:2068字

    我叫刘艳阳,华夏国龙城警队第三刑侦中队中队长,但普通的刑侦案,局长肯定不会找我。

    夏天的龙城真是热的可以,幸好这警队的空调还是挺给力的,下午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转眼间的工夫就要下班了,我刚要起身收拾桌子,门外就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声,王小雅这姑娘还真是粘人。

    “别敲门了,我知道是你,赶紧进来吧。”

    自从这姑娘上次跟我一起破了一起“冥案”后,对我的能力是深信不疑,没事就来找我帮她测测八字,看看手相什么的。

    小雅进门后,热情的跑到我身边。

    “叔叔,我最近总是头晕,还总是低烧,你看看我是不是中邪了,要不要帮我开个法坛驱驱鬼?”

    这小妮子一共比我小六岁,但一直管我叫叔叔,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装嫩的行为。

    “你快一边玩会去吧呀!你可真是,要不就不信,要不就迷信,我也真是服了你了,你现在的状态,赶紧去医院还来得及,不然真要去看精神科了。”

    我收拾完东西就往门外走,小妮子马上跟了上来。

    “唉唉唉...你去哪呀?别不管我呀!对了,你晚上有人约了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不好意思,约了人了。”

    “谁呀?是不是那个开茶餐厅的怪老头呀?带上我好不好?”

    小雅口中的怪老头是我的师叔张孝权,法力比我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但多年前在一次抓捕“恶灵”的行动中被“旁一道”的妖道胡雪算计险些丧命,幸好我们“正一道”的前辈功法深厚张师叔才得以保命,不过还是瘸了条腿。

    正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小雅这小丫头的时候,于浩这救星如同掐准了时间一样的出现了,这小子是个绝对的富二代,家族资产在整个龙城市都能排的上号,而他来警局唯一的目的,就是追求王小雅。

    完全不用我说话,王小雅看到于浩调头就跑,跟看见瘟神一样,于浩的决心真是天地可鉴,抱着一大束花就追了上去。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来是把我当情敌了。

    我可得罪不起这大少爷,本想解释两句,但他明显没空搭理我,我也就别自讨没趣了。开车直奔张师叔的茶餐厅。

    张师叔看我进门,从柜台后拎着两瓶啤酒走了出来,就近找了张桌子坐下了。

    “还得是你们干公务员的,下班真是准时,怎么样,最近有什么内活?”

    内活就是我们“正一道”门内的活计,也就是跟灵体有关的案子。

    “有内活的话就没有下班这一说了。”我坐到师叔旁边道。

    “也对,你今天来的正好,明天我要回趟终南山,没准啥时候回来呢,正好陪我好好喝两杯。”

    我边倒啤酒边说道:“咋着,是想我师父了?还是想我师娘了?”

    张师叔假装正经的想了想道:“还是想你师娘吧,你师父长的太难看了。”

    我和张师叔同时笑出了声,张师叔喝了口酒后继续道:“说真的,这次貌似山里遇到大麻烦了,掌教叶萱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据说我们这一辈的所有人都得回去,连我这个半残废都没放过,你自己想吧!”

    “哦~~”我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次的事确实不小,上去抓那只千年道行的“血僵尸”也没出动这么大阵仗,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只要有掌教萱姨在,啥都不是事儿。

    我和张师叔每人喝了三瓶啤酒,又聊了会天儿,我就摇摇晃晃的出了张师叔的小店,这酒量真是该练练了,才三瓶啤酒,我就已经没办法把车开回家了。

    在路边点了根烟等出租车的工夫,一辆绝对拉风的敞篷跑车就停在了我身边,司机不用摘墨镜就能认出来是小雅的忠实追求者于浩,看来我今天运势真差的可以,这也能碰到“冤家”。

    于浩下车后气冲冲的走到我身边,指着我鼻子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说话间摘下了墨镜,接着说道:“我警告你离王小雅远一点,不然别怪我让你这身警服穿不上。”

    其实他下车的时候,我就大概猜到他想说什么了。这种级别的少爷,得罪他基本就等于得罪了龙城的黑白两道,我是真惹不起,就一副“怂样”的说道:“好的于少爷,我以后一定注意。”

    于浩一看我这态度,气消了许多,用手指点了点我后,准备上车离开,可就在他要拉开车门的时候,我刚巧注意到脚边有块石头,就用寸劲踢了一下,之后只听于浩“哎呀!”的叫了一声,赶紧弯腰扶住了脚踝。

    我赶紧跑到于浩旁边关心的问道:“于少爷,没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

    于浩忍着疼痛朝我喊道:“不用,滚!”然后捡起让自己崴脚的那块石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骂道:“这特么的哪来的石头。”

    我转身没走几步就实在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崴脚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想好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师父说我这“腹黑”劲像他,可我感觉我这并不能叫“腹黑”,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吃亏罢了。

    到家后小睡了一会儿,实在好奇山里究竟出了什么事,就给我师父张涛打了个电话,他们这一辈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改姓张了。

    师父接电话的语气依然有点不耐烦。

    “臭小子,是又失恋了,还是又没钱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没钱了呗,师父手头宽裕的话先给我拿两万?”

    “一边玩去,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看,我没钱了你也不管,还说的跟要帮我似的干嘛?不扯了师父,山里出啥事了吗?怎么把你们都召回去了?”

    “别瞎打听这些没用的,又没叫你回来,你还是多操心操心媳妇的事儿吧,你看看你们这一辈的同门师兄弟,谁还单着!”

    我马上不服的说道:“萱姨呀!人家...”

    师父马上打断了我的话:“你给我闭嘴,再敢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师父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练了会儿功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