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05-16 16:19:35本章字数:2469字

    又是平凡的一天,又是繁复地跳了一节课的舞,洛灵拖着满身疲惫边走边揉着被舞蹈老师狠狠拧了一下的胳膊,抱怨着自己时运不济。刚刚排舞时,她爱走神的老毛病发作,被眼尖的舞蹈老师抓到,不仅被当众拧胳膊丢脸,还被罚着转了50个平转,搞得她现在脑袋都晕乎乎的。

    可能是流年不利,回去的路上,她又被负责文体活动的校长叫住,着重提了一下今年活动的重要性,无外乎是,让她好好把握机会,一定要拿到奖以便可以顺利保送省重点云云,洛灵机械地点头,一脸麻木地看着校长的嘴不断地一张一合,她明白,校长千言万语归为一句话,务必为校争光;但她的叮嘱多少浪费了些许时间,因此,当洛灵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时,上课铃已经响过很久,自习课早已开始,班主任站在教室外看着低头无语地她不耐烦地扬扬手,一副懒得废话的神情。

    洛灵如蒙大赦地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过身,轻轻推开教室的门。教室里,同学们都在安静的自习,偶尔有几个胆大的,趴在桌上睡得酣畅,空气中凝结着一种熟悉的紧张感,洛灵明白,这是每次大考前的必然现象。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尽量不发出响声,却在快到达自己书桌旁的时候猛地停住了脚步。

    “方凯?”她愣愣地站在原地,微张着嘴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个坐在自己书桌旁的男生,不规则的心跳声骤然响起,撞得她心头发颤。

    “这什么情况啊~~”

    此时的方凯正低头看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砖头书,继而又开始在演算纸上飞快的写着公式,洛灵眯了眯眼,也看不出那本书上写的什么,只看到一行行密密麻麻的蝌蚪文。他眉眼生的本来就好,干净又俊朗,此时,在一摞摞厚重的参考书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夺目。

    洛灵不敢看下去,怕被他发现,她几乎是机械地走回座位,脑袋里放佛还残留着刚才旋转后的眩晕感,坐下时,她动作轻而缓慢,尽量使对方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面对着接二连三的事件,洛灵感叹今天出门真的是忘了看黄历,正想着放学后要不要去离学校不远的那个小脏铺子里,买张刮刮乐,说不准以她今天的运气,能中个奖也未可知,可是,想到每次路过那时,都会隔老远的闻到从里面飘出的浓浓的烟味,她叹了口气,打消了这个念头。

    “喂,你发什么呆啊~”方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一惊,忙说:“没~~没啊”

    “没有?”他奇怪地看向她,语气清冷:“那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攥着你的舞蹈鞋干嘛?”

    她一惊,猛然发现,她手里正攥着那双刚脱下来的舞鞋。她慌忙把舞蹈鞋胡乱地塞进课桌,又赶忙抓起一本书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神啊,太丢人了。

    方凯扫了她几眼,就把头继续地埋进书里,神态无常。

    不一会儿,后桌戳戳她的后背,递给她一张字条,她小心地打开,一眼就认出了齐飞的丑字:“新同桌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我猜你心理肯定乐开花了吧,不用反驳,我懂你~~哈哈~~”

    “惊喜个头啊,明明是惊吓好吧!”洛灵边在心里咒骂着,边偷偷回过头去寻找齐飞的身影,然后在和自己相隔了两排的位置上发现了向她呲着大白牙,猛挥手的齐飞同学。洛灵咬牙切齿地冲他挥挥拳头,比了个“滚”的口型,就愤懑地转过身,默默的在心里问候了齐飞的列祖列宗,并毅然决定和他断交。

    洛灵跟泄了气的球一般趴在桌上,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暗暗地叹气。她承认,她是有点喜欢方凯的,但更准确地说,她是崇拜方凯的,方凯是她的男神,他性格温和、风趣幽默、成绩也好、听说还是个富二代,喜欢他的女生遍布校园的每个角落,如果这些女生拉起手来,应该也可以像香飘飘一样绕着校园转上好多圈。可是洛灵只想像个迷妹一样,远远地望着男神的项背就好,现在,男神突然坐在离她如此近的地方,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发紧,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喘。

    好不容易熬到自习课下课,方凯站起身离开座位,洛灵用余光目送他,确定他离开后,才从桌上爬起来,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觉得每个骨节都因长时间紧张过度而咔咔作响,刚想起身活动下拘束了一节课的筋骨,就见“罪魁祸首”齐飞同学乐颠颠地跑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方凯刚刚离开的位置。

    “好啊,我不找你,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洛灵脸上不动声色,看不出喜怒,脚上却在暗自运气。

    只见他贼兮兮的冲洛灵笑,还没等开口,腿就被洛灵狠狠的踹了一下,疼的他嗷嗷直叫,高喊,“洛灵你这个负心汉,有了新欢,就忘了我这个旧爱。” 、“丧尽天良啊~~”

    “鬼嚎什么!”洛灵扫视了下四周往他们这边望过来的目光,气的又补了他一脚,“赶紧说,这什么情况?”洛灵红着眼瞪着他,觉得自己要吃人。

    “天地良心,真没我什么事”齐飞揉着那条残破不堪的腿,非常委屈,“下午第一节课你没在,老黄不知抽了什么风,又把体育课占了,我本来昨晚打游戏睡得就晚,本想着体育课能补一觉,谁知道没机会了,实在困得厉害了,就睡了,结果被老黄抓了个正着。”

    说到这儿,齐飞一脸的烦闷,“他把我拎起来一痛教训,说我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天天拿学校当托管班,除了打架就是惹是生非,死猪不怕开水烫,说我••••••”

    “然后呢?往下说,这些我都听腻了。”洛灵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

    老黄骂人的段子,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条,初中三年,他的这套陈词滥调,使他们从刚开始初来乍到的战战兢兢,最后变得麻木不仁,前几天竟然有同学将他们整理出来发到了班级群里,语句竟分毫不差,大家在谈笑之余,也感慨这位仁兄真是闲的蛋疼。

    “然后?”齐飞叹了口气,“老黄把他的词儿都用光了,看我还是没反应,就说我没救了,说我占了个好位置自己还不学习,白白的浪费了,让我滚到后面去。”

    “再然后•••••••”齐飞笑了笑,瞬间压低声音,突然变成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洛灵何其敏锐,瞬间听出了一丝诡异的味道,她忙神色紧张的问,“再然后怎样?”

    齐飞把头凑得离洛灵更近了些,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向她露出了满口的牙齿,一副快夸老子聪明的表情,“我就说,老师,方凯学习那么好,还坐那么靠后,太不应该了,我和他换吧!”

    他边说,边见洛灵的嘴巴张了个老大,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就那么愣愣的盯着他。他不禁好笑的拍拍洛灵的肩膀,“怎么?范进中举?洛举人,你这是激动的疯了?”

    他这么一拍,倒真让洛灵看清了眼前人,只听她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喊声,“齐飞,你大爷!老娘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