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柳

    更新时间:2017-05-17 20:55:03本章字数:3062字

    清柳 

    青柳

     盛世出名臣, 乱世多英豪。面对世界洪流,泱泱中华何以自强,浩浩大国何以存世。英强、法彪、德悍、日狂,古老的中国到底何时才能自立于世界之林。中国人在思考,可谁能想到,一个矮胖青年,会成为掌舵国家未来的人物。

    ——————————————————————————————————

       

    今天中国的小孩大多数都要面对一个难关就是高考,不少人为此着急上火流鼻血,在古代这个高考不叫高考有个更婉转的名字,叫科举。

      的科举对人有多大诱惑,请看范进同学中举之后的那个样子,就全清楚了。有人总拿现在的高考和当年的科举比,其实高考跟科举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科举能让一个人从陋室野鸡变成金屋凤凰,搞好了你能宫廷称臣,与天子议天下事,搞不好也能做一县长官,为百姓解民愁,最次也能混个私塾先生当一当,平时教人认认字,闲着的时候路边支个摊给人算算命,至少生活水平能保证。

    高考能吗?看看每年的高考大军吧,多了说是几百万,少了说也是几百万,根据货多不值钱的原则,高考跟科举虽然有些相似之处,但含金量太低了。

    袁家三代都以武爵称名,为了家族的荣光、也为了孩子将来的发展,于是全家(主要是大人)一致决定,让袁世凯参加科举、考功名。

      按袁世凯最初的心理来说科举这东西是小意思,那些寒门子弟连书都买不起,脑子也没见多聪明,可年年都有金榜题名的。我老袁脑子好使,又生在双代为官(祖父、叔父)的大地主家庭,我能不中?

      还真就没中。而且是考一次落榜一次考一次落榜一次。老袁发愁,他的两个父亲(保中、保庆)也跟着发愁,这孩子脑袋极聪明,平时有点儿什么事都难不倒他,怎么就是不中呢?

     其实他们心里明镜似的。袁世凯的桌子摆的书是不少,但你翻不到四书五经、当然也不是小人书之类的,而是六韬三略、阴符、兵经之类的书,各种版本、各种样式。袁世凯就俩爱好,一个是打拳骑马,为此还特地偷家里的私房钱拜师学艺,另一个就是兵法谋略,就像那些拿一根筷子指挥千军万马的小孩一样。

    现在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袁世凯从小就喜欢打打杀杀、舞枪弄棒,不管是家庭环境也好、遗传基因也罢,反正他注定不可能走文人道路。

    但人在刚开始的时候几乎不知理想为何物,袁世凯一个愣头青年,纵使有一点理想也和科举这种事毫无关系。

    他最开始想的只是像所有人一样,跟着清朝的高考大军一起当官考公务员,日后不管能不能搞出什么丰功伟绩,至少会有一个铁饭碗,出门在外一亮身份也会被人尊敬,仅此而已。

      据袁世凯自己说,当年为了考个功名他属于拼命三郎类型的,玩命地学,累到吐血,文章长进不少,但幸运之神没有并没有向他招手。

    在无情的打击之下,袁世凯心灰意冷,冷板凳做了那么久,每天鸡鸣即起、孤灯苦读,常常是学到半夜,听着狗叫声入睡。可到头来是这种结果,他心里非常失望。

       有时候想法很好,可惜,现实如果真的这么完美就不是现实了。当一个人在一个极端受到打击以后,他马上会跳到另一个极端。

    “ 干脆投身行伍,用弓马刀剑为自己打出一条通天路,是不是也可以呢?”这是个还没有被付诸实践的念头,但看他今后的人生轨迹,这念头的影响有多么大!

      今天大众对袁世凯的印象一般是通体的西洋戎装,一个反光的大光头和两撇德国军人样式的胡子,简直就是一介武夫。学了那么多年四书五经,自称为此吐过血的袁世凯文采究竟如何呢。

       这是他是十三岁的时候给家里写春联:

                      大泽龙方蛰

                      中原鹿正肥

     要说这时的袁世凯有什么豪言壮志的话,这副春联便将其表现得淋漓尽至。当然,哪个时期的少年都有男人的雄心和抱负,就看你能不能实现。

        显然,袁世凯的抱负实现了。

     但不是现在,现在的袁世凯还是科举落榜的倒霉少年。

         就在写完这副对联的一年后,他又落榜了。打击应该不小,毕竟那时的读书人把科举看成了全部。 失落中的老袁挥毫写下一首诗:

                 眼前龙虎斗不了,

                 杀气直上干云霄。

                 我欲向天张巨口,

                 一口吞尽胡天骄。

         若单从从平仄格式的要求方面来看,这诗不合格。但仔细看看内容,你会不会联想到这首诗: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尽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不是张艺谋写的,而是唐朝那个与老袁遭遇了同样境遇的黄巢乘兴而作。无论你懂不懂诗,通读一遍,你都能看出这两首诗的相同之处:

    不满、壮志。    

         同样的遭遇,同样的诗风,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袁世凯从了军,黄巢造了反。

        结局也简单,一个生,一个死。

       冬去春来,天地用四季轮回的方式向地球人展现了时光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

       袁世凯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七岁时,袁保庆剿捻有功,朝廷不亏待他,让他挂个知府的身份到山东呆着。于是,袁世凯离开老家,跟着去了济南。来来回回之后,袁保庆已经去世,他和牛氏(保庆之妻)扶棺回乡。对于科举,他不太抱希望了。但还是要考 ,无论如何自己已经过了院试,再冲一次,考上了也未可知。

       需要提注意的是,袁世凯这时候闲着没事,仗着家里有钱,开了两个文馆,顺便交了个朋友。

    这个朋友叫徐世昌,字卜五,号菊人,据传是明朝开国大将徐达之后。时间是光绪二十一年,公历1875年。

       ”徐世昌”三个字眼熟吧。他就是北洋大宴的第一位来宾,也是袁世凯一生的兄弟。

        相较于袁世凯,这位菊人的文化水平高的多。他不喜欢舞枪弄棒,一生笔耕不辍,明显是个文人。注意,文人和书呆子是两个概念,彼此绝不能画等号。此公外号水晶狐狸(也有叫啥水晶玻璃球的,不做考证,因为没用)。听外号就不一般,事实也证明,徐世昌老谋深算,深谙为官之道。

    跟袁世凯不一样。徐秀才能中举是平常事。

    因为从小母亲管得严,不好好学习没好果子吃。他又丧父,家里没个顶梁柱子,受苦埃欺负是迟早的。不考个功名,以后永远是低人一等,得赶紧发奋读书!

    这一奋发不要紧,徐世昌是扶摇直上九万里,今天看来,年轻的他未必很聪明,但重要的是这“奋发”二字,他做到了,所以他考上了。因此现在那些高考落榜生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学习这种事儿不看脑子,看精神。

        记住一个真理:知识改变命运。不信就看看徐世昌。

       十六岁,给人教书挣外快,取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十七岁,一手好字让他的叔祖父一见称心。老徐从此进了衙门,走仕途了。当然,那时他只不过是个县衙的文案,也就是秘书,每天给县老爷写写东西,没啥实权,连个官儿都称不上,但最起码能混碗饭吃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徐的年龄渐长,一岁、两岁,老徐熬了四年,消逝了四年青春,可地位却根本没啥变化。四年啊,放到现在高中生复读一年都毕业了,老徐还是在那里安静地做他的秘书呢。他难道不想飞黄腾达、攀至人生的巅峰吗?当然想,可自己一没后台、二没银子、三没势力,想升官,正常来说堪比登天,这是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科举的光芒了。

    作为三无人员,徐世昌并不气馁,因为他有文化和勤于读书的意志。几下终于又把举人名称纳入囊中。有了举人的这块牌子,也顺带着交了袁世凯这个影响他一生的朋友。幸运之神便慢慢地开始关注他了。

      光绪五年(1877年)徐秀才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袁世凯年方二十,也是棵青春之柳,活力无限。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二十四岁一过就不在是青年人了,两个人恰恰在正青春的时候相遇,年龄不多不少刚刚好。

       现在的说法是,那一年徐世昌想要赶考,可一掏兜,完了,没有钱啊,那年月没钱烤什么都行,就是别想考试。富家子弟可以无忧无虑地进京赶考,甭管考不考得上,反正吃的苦要少的多。但像老徐这样家境贫寒还自幼丧父的,想赶考就得找人筹钱了,凑到钱了一切好说,凑不到就没啥说的了,老老实实地做个凡人吧。

       上天可能有意眷顾他。安排他与袁世凯的相遇。

    袁世凯别的没有,就有两样东西。一身肉,和一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