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幸福的拐角

    更新时间:2017-08-05 08:00:00本章字数:3124字

    “过来。”慕习城见她走到离自己起码还有一米地就停下了脚步,有些气愤,声音提高,喊道,脸上有一丝愠怒。

    温莱不依,因为她心里很生气,生气他的爱搭不理,仿佛她是只宠物,主人什么时候想玩玩她了,她便对他摇尾乞怜,她不要做一只傻傻的宠物。

    “不要。”她终于抬起头正视着他,开口拒绝,干净利落。

    “你说什么,你是想让我过去,也行,不过我可不敢保证我过去的后果你会不会负的起。”慕习城看出来她不开心,也讶异她的开口拒绝,她连答应嫁给他都不曾懂得拒绝。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消失这么久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不过去。”温莱生气的转过头去,

    “想我了吗?”他想她了,他的潜台词。

    温莱不答,她不喜欢被忽略的感觉,以前在林齐超那里她活的太窝囊,但是两年前这个男人重新让她享受到了公主的傲慢,是他的容忍,她学会了撒娇赌气,要怪就怪他了。

    “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行吗?”慕习城的好脾气都用在了她身上。

    这句话对她很受用,温莱这时转过头,双眼有些发涩,看着他温柔似水的双眼,压抑的思念一下爆发,上前抱住了他,双手紧紧的裹在他的肩上,两人的心脏离得很近。对方的心跳声悉数入耳。

    “讨厌你。”温莱小女人的抱怨起来。

    “乖,为夫给你买糖吃一会儿。”

    “讨厌。”

    “那你想我怎么补偿你呢?”慕习城说着这话的同时,撑开他的大衣把温莱紧紧裹在了他的胸前,动作温柔体贴。

    “不要。”

    “怎么了,还在生气吗?”

    “ 不是。”温莱整个人躲在慕习城的怀里,紧紧的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温暖,发现自己这话回答的有点矫情了,想了想又开口道,“习城,我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我在害怕,我害怕我只是太奢望这份温暖而伤害了你,我害怕我是虚荣心作怪利用你对我的好成就心里的优越感,可是又抑制不住的想你,还有,我发现我是不了解你的。”

    慕习城是个成熟的男人,而温莱曾今被林齐超伤的体无完肤,她害怕在感情上永远处于下风的自己又会再一次陷进去,最后发现只是一个错误,经过一次的伤害,她内心的防备也变强了。

    “没事,你只要继续享受我的爱就好了,并且相信我,你值得我去爱。”他在帮助她建立起心里的自信。

    温莱从他怀里抬起头,眼睛看着他的俊脸,“谢谢你爱我。”

    “不客气。”慕习城已经学会了体谅她,不要求她一下子全部接受自己,毕竟一年前他们在婚姻登记时他就答应过她要等她,等她慢慢接受他,他不急。

    她幸福的拐角里始终有他。

    “我想吻你。”从刚刚见到她时就一直想做的事情,不过被她的情绪有些带跑了,现在也该言归正传了,慕习城笑的有些狡猾。

    果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微热的薄唇覆上,辗转反侧,纠缠在了一起。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接吻,第一次是结婚那天,他的蜻蜓点水般的吻,弄得她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他吹过她发迹的胡须水的味道,清冽的,一如那个吻。

    记忆仿佛回到了最开始。

    那一天,温莱照常早早起床,吃过早饭就往孤儿院去,她离婚后的这一年里基本上没事了就过来陪孤儿院的小朋友,小朋友们也很喜欢她,相处着有感情后都叫她温妈妈。

    当初一心投入在工作上,林沐漓很小便交给了她奶奶,而林齐超那时还是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现在想想要是当时她能为林家再生个男孩她也就不用这样命苦了,可是世上哪有后悔药,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只不过现在跟这些孩子相处后发现,他们也越来越依赖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缺失母爱,想必这也是他们依赖她的原因,这样想来,当时真的很对不起她的女儿林沐漓了,年纪小的时候,父母不能在身边陪她,而长大了却又要面临他们离婚带给她的伤害。

    “温妈妈,温妈妈。”孤儿院里一个胖胖的小男孩刚起床还光着屁屁拿了件衣服来到温莱的面前想让温妈妈帮他穿,结果温莱正在出神,小男孩喊了两声她才听见。

    “温妈妈,这条裤子一点都不好穿,你可以帮我穿吗?”小男孩才五岁,年龄小的关系对她更是容易产生依赖,每次只要她来,小胖子都会找各种理由偷懒。

    “好的。温妈妈这就给你穿。”温莱总是一点都不吝啬她对小孩子的爱,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很温和的女人。

    “温妈妈,我也要,我也要。”这时是一贯的出现了‘嫉妒’的现象,他们看见小胖子有温莱帮忙穿衣服了,个个都争着也要温妈妈帮忙,一群天真可爱的小朋友。

    正在温莱忙碌在房间里给孤儿院的小朋友们穿衣服的时候,老校长的办公室里迎来了客人,这个人便是慕习城,专程回来赞助孤儿院的华侨,早些年便已经搬到国外去住了。

    慕习城坐在木质沙发上,西装革履,老校长也坐在一边。

    喝了一口茶,慕习城递给了老校长一张银行卡说道,“这是小烽交代给我的事情,他现在在法国念书,他也很想念孤儿院,想念你们,以后等他有机会了再回来看看。”

    卡里边是他赞助给孤儿院的钱,应该能够让孤儿院焕然一新的,这里的东西都太老旧了,孩子们上课用的书桌,黑板,电风扇,都已经黑乎乎的看不出使用的年龄了,确实是旧了。

    “唉,这,这不太好吧。”老校长知道穆少寒是个富商,当年领养小烽的时候也给孤儿院留了一笔钱,这现在又给,老校长有些过意不去。

    “校长,不要觉得为难,这些都是给孩子们的钱,希望他们也能有一个好的环境好好学习。”穆少寒很有社会人士的侠义之心,投资社会,回报社会。

    “嗯,也好。”老校长也是个爽快的人,没有推脱。

    “校长,有空带我转转吧,这么多年没有回来看了,孤儿院也变了很多。”穆少寒这时站起身,眼神看向了前方那不远处的一片花草,打理的很好,很细心,这应该是出自女人的手,井井有条,花也很健康的样子。

    “那片花园···”穆少寒看着那片花园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校长忙接话解释道,“这是孤儿院里经常来帮忙的一个女士帮忙打理的,很多花也是她从家里带过来亲自种上和栽培的,她好像本身就很喜欢打理花草。”

    “哦,是吗。”慕习城听着老校长的描述仿佛能看见花丛中一个女人忙绿时候的样子,修花剪草松土,有条不紊,阳光下满足纯粹的笑容,花里婀娜。

    “慕先生,慕先生。”慕习城有些走神,老校长叫了一声他没听见,接着又叫了一声,他才回神。

    “慕先生,现在孩子们估计要起床了,我得去看看他们,要不慕先生也一起。”

    “嗯。行。”

    温莱这时已经在跟孩子们打闹了,连老校长进来都不知道,一屋子都是小朋友欢腾的笑声。

    “孩子们,快去洗漱,准备要晨读了。”老校长进门一脸慈祥的对着孩子们说,这时有转过头来对温莱笑笑说,“你来了。”

    小朋友们也十分乖巧的应好,接着都跑去拿起漱口杯和牙刷进到里面的卫生间里洗漱去了。

    穆少寒没有进去房间里,只是停在了房间门口,便默默的等在了那里。

    老校长突然灵机一动,想着刚刚慕习城让他带着四处逛逛,而他一个老头子了也不能跟现在的年轻人聊得来,而温莱刚好也在这里,不如让她去陪慕习城逛逛,反正她对孤儿院也这么熟了。

    “温莱,站在们外边的是刚刚来给我们孤儿院赞助的华侨慕习城慕先生。”说着还指了下门外那个背对着他们的欣长身影,“他很多年没有回到过这里了,想逛逛,要不你去陪他逛两圈,我在这里照顾孩子们。”

    老校长对他很尊重。

    温莱随着老校长指着的男人看去,身着阿玛尼西装笔挺,周身散发着贵气,想来也是个土财主,不过她微微看到了点慕习城的侧脸,脸峰立挺,看不出年龄,不过一股成熟的男人味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可以。”温莱很热心的答应了。

    慕习城这时回过身眼神从窗外射进来,落在温莱的身上,穿着挺朴素,齐耳短发,眼神的神韵看得出,这个女人是美丽甚至魅惑的。

    慕习城一向看人很准。

    温莱见他也转过身看她,便大方的对上目光,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慕习城也十分绅士的朝她一笑。

    事情自然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他们一起走了一圈孤儿院,孤儿院本来就小,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温莱最喜欢的那一片花园里,花儿在朝阳的温暖怀抱中渐渐抬起了头,生的娇俏迷人。

    慕习城突然转过身,“你很喜欢打理这些花花草草吗?”他指了指花园开口问道,“不过你是真的很心细,这里的花草都长得很健康漂亮,想你的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