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5章 特殊的对待

    更新时间:2017-08-11 08:00:00本章字数:3107字

    “念书的事情我会安排你,但是你现在必须跟我回去B市,你要想想现在林家和万丰集团还在我手上呢,就这些理由也由不得你说不字。”

    “不要。”

    林沐漓说完转身就往回跑,仿佛他是头饿狼,会生吞了她这个小白兔,想着跑起来的速度也越快。

    穆少寒反应机灵,跨出大长腿大步追去。

    于是清冷的大街上就出现了两个奔跑的身影,拉大镜头看,正是一个男的在奋力追上前面那个豁出命来跑的女人。

    追出了一段距离,穆少寒已全场获胜,大手一捞就把林沐漓扯回来,还有些湿的头发也跟着在空气中做了个漂亮的回旋,仙女下凡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动作,不过仙女的是美的,林沐漓的却很狼狈。

    穆少寒把林沐漓抱在怀里,铁臂紧锁,彻底断了她想要逃走的小心思。

    “怎么样,就算你怎么跑,我也会把你像拎一只猫给拎回来的。”穆少寒跑的也有些喘气,对着怀里的女人讽刺说道。

    “穆少寒,你真是个变态,对女人这么粗鲁会遭报应的。”

    “无所谓,况且我只对你粗鲁,别的女人我碰都不会碰。”这句话咋一听还以为是新婚燕尔丈夫对老婆忠诚的告白,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

    林沐漓心寒了一大片,难过的情绪迅速膨胀,林沐漓沮丧的很,小嘴不禁撅起,看来她是逃不过这个男人的折磨了。

    穆少寒把林沐漓变化莫测的表情一概收入眼底,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征服的欲望简直让他欲罢不能,这个女人太可爱了,偶尔扎人,偶尔冷的要死,偶尔还露出的可怜兮兮的模样。

    穆少寒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那张粉唇上,柔软诱人,一没忍住,就把他沾有淡淡烟草味的嘴唇附上林沐漓的,亲密无间。

    “唔,唔。”林沐漓脑子一下子空白,身体好像触电的感觉,嘴上被封的严实,呜呜叫了两声便整个人呆住了。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的初吻。混蛋。不过可能大脑缺氧的缘故,她像是木娃娃般一动不动,眼睛睁的大大的却没有了焦点。

    “闭上眼睛。”穆少寒磁性的声音轻轻飘进她的耳朵,她鬼使神差照做,合上眼睛。

    穆少寒本来只是浅尝辄止,可是却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柔软美好的嘴唇深深吸引住,怎么也停不下来这个吻,索性慢慢加深。

    林沐漓没有谈过恋爱对接吻这件事当然也一窍不通,所以在穆少寒撬开她的贝齿加深这个吻的时候,她也在他的慢慢带领下尝到了丝丝甜味,整个人瘫软在了穆少寒的怀里任由他吻得狂热。

    暧昧的氛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两人足足在黑夜里拥抱亲吻了五分钟方才停下,穆少寒眼神里透露着小人得逞的奸笑,林沐漓也在被他吻得天昏地暗之后脑子不伶俐,嘴巴也变的迟钝了起来。

    “喜欢这个吻吗?”

    臭不要脸。

    林沐漓眼神对上他的,恨得咬牙切齿。

    “走吧,回去吧,工作了一天,还跑了这么远来找你,你也要懂得适当的心疼一下你的老公。” 说着穆少寒就把她往车子那边拉去,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臭不要脸。

    “放心吧,你的初吻早不在了,你不记得了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是我的人了。”

    臭不要脸。

    终于在林沐漓在心里骂了这个男人三遍臭不要脸之后,终于恢复自如的伶牙俐齿,开口说道,“我不在乎。”

    然而有一句话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就在做这事,自欺欺人,女人嘛,谁不在乎自己初吻了,说的她自己真得很大方一样,看来只得回去自己掩面痛哭了。

    最后知道自己挣扎无效,况且那天跟他去注册结婚之后自己就跑了,现在还不知道林家怎样了呢。

    匆匆回去跟外公外婆告别,说是临时有事去趟B市,过几天回来,当然这些话穆少寒是没有听见的,林沐漓只是自己回去了一趟,他在车里等她。她真的是快要磨光了穆少寒的耐性,可是他却一改之前的不近人情,又等了她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两个一起回B市去了。

    回到B市,林沐漓被穆少寒直接送到了淮海路上的宝盛公寓。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在玄关换好了鞋子。

    啪,白色的灯光照亮了一片的墨黑,苍白无力,更衬托出这个房间原本的泼墨般的黑色,这个男人是变态吗,窗帘是灰黑的,沙发茶几是墨黑的,酒吧台也是墨黑的吧台,合着墙壁上的灰色墙纸,整个屋子像是一座鬼屋,幽灵漫步的幻影镜头,林沐漓脚上一顿,想到今晚怎么在这个房子里睡的着,这都是个问题。

    穆少寒没有理会林沐漓的不舒适,径自走到客厅的沙发上仰躺下,来回小镇,连续开了五个小时的车,早上还开了一早上的会,他又不是铁人,不累才怪。

    “去厨房煮点东西给我吃。”话语间含有命令的口吻,不过听着倒不像是平时冷脸说话的时候的严肃。

    又来了,林沐漓在心里腹诽,不过看他确实很累的样子,脚步还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打量了一番整个厨房,厨房干净整洁,应该是经常让人来打扫收拾。厨具也都是新的能照镜子的,不过一个大男人的房子,厨房确实应该派不上什么用场,何况这个土财主。

    转身朝那个双开门的大型冰箱走去,打开冰箱门,出乎她所料,冰箱里边有些青菜,鸡蛋,还有肉类,面条。青菜看着挺新鲜,那些肉类闻着也不像是坏掉的,不过安全起见,林沐漓还是选择了煮面条,几根青菜,和仅有的两个鸡蛋。

    想着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不过以她厨房都少进的经历,洗锅洗碗开火烧水下面确实有些难度再加上对这个厨房里的一切东西都还十分陌生的情况下。

    穆少寒此时还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突然一声,锅打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惊醒了他,睡眠质量本来就不好,脆弱的神经敏感的很,被吵醒的穆少寒眉头紧皱,双目愠怒的走去厨房。

    “怎么回事?”

    他进来看到的就是林沐漓脱掉大衣外套,里边穿着一件线衣,袖子挽得很高,长发扎在脑后,直愣愣的看着摔在地上的锅不说话了。

    样子是有些家庭妇女的形象了,不过看到这四处凌乱的锅碗和洒了一地的水混合着洗洁精的味道飘散在厨房里他就知道她是真的没做过家务活。

    “嗯?”林沐漓继续呆愣,反应不过来穆少寒已经站在眼前的事实。

    “你这是在做饭?”穆少寒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揶揄道,“而不是在跟这些锅打架?”

    “不是。”林沐漓不想别人否认她的做事能力,开口辩解,“刚刚,刚刚我是要洗锅来着,谁知道这手一滑就这样了。”

    说道最后,声音越小,跟蚊子叫声差不多。她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开来,林沐漓轻叹一口气,如一只被打败的公鸡捶胸顿足都来不及。

    “一边站着,我来。”这咋一听又像是打战壕的难兄难弟关键时刻挡在最前面冲锋陷阵,林沐漓有种被解救出来的轻松感,心里对那锅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不少。

    当然这最后,面条还是穆总裁亲自煮的,味美料鲜,其实也不过加点油加点盐,清汤寡水,勉强填饱肚子,可是两人大概也是太饿的原因吃的很满足,很美味,尤其是林沐漓吃完了还非常不淑女的就在穆少寒面前打了个很响的饱嗝,换来他的一记狠瞪。

    不过想到刚刚穆少寒在厨房忙活的样子,看似很熟练,不像是没有做过饭的男人,应该只是少做而已,而她有幸吃到了土财主亲自煮的面,这运气是不是可以拿去买彩票了,想着林沐漓咯咯笑出声。

    穆少寒此刻还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傻笑的样子,以为她是抽筋了,刚刚在小镇还和自己吵得很凶,现在又笑的这么愚钝,他也只当是在看一个小丑,吃完起身往里屋走去。中途停下,扔了句话给她,“吃完把碗筷收拾进去厨房不用洗,明天我会请保洁阿姨来打扫。”

    说完扔给她一个酷酷的背影走进房间。对了,今晚她睡哪里,应该还有别的房间吧,这么大的套间,林沐漓想着就放心下来开始收拾桌上的残羹把碗放进水槽。

    吃完面收拾完也有十点了,寻思着明天还要去趟林家,赶紧休息去。

    往里边走去,客厅的拐角就是房间,并排着的两个房门都紧闭着,她也不知道哪个房间是那个男人的,想着就推开眼前的房间门口,没有开灯,应该就是这个房间了吧,林沐漓猜想。

    伸手打开了门边上的白色开关按钮,房间一片深灰色充斥着她的瞳孔,在这样的房间睡觉应该越睡越清醒吧。

    林沐漓看没人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而穆少寒这时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下身只有一条毛巾围在腰间,标准的倒三角身材,一手拿着毛擦头发,身上的水渍还没干,沿着胸肌往下滑下,这一副性感到流鼻血的画面,而她也在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看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