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童年

    更新时间:2017-08-14 08:00:00本章字数:3092字

    蒙西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喝着他买过来的清淡的白粥,林沐漓心想蒙西是穆少寒身边的人,多少知道一点他的事情,于是好奇问道,“蒙西,你知道穆少寒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对付林家吗?”

    蒙西不爱说话,而且他受过穆少寒的叮嘱不要向林沐漓透露任何关于他的事情,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便抿嘴站在一旁。

    对穆少寒忠心耿耿。

    林沐漓知道在他嘴里应该套不到什么话了,也不再为难他,喝完粥,蒙西这时难得开口道,“夫人,我在外面候着,你有需要就叫我一声。”说完人已经移到房间门口,弄得她好像只大灰狼,分分钟会吞了他这只小绵羊,她有这么可怕吗,林沐漓无语。

    后来蒙西什么时候走的,她也不知道了。

    无人打扰,吃过粥,胃里暖暖的,林沐漓侧躺在床上,眼睛看向窗外边温暖的阳光下,小草们渐渐长出了嫩芽,新绿添上,一切开始开始万物复苏了。

    高均景一身白大衣走进病房的时候,林沐漓看到这个长着一张魅惑众生皮肤细腻光滑无懈可击的脸时,惊叹道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医生,这个应该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她的美貌吧,可是这样一张妖娆的脸看来这个男人是危险。

    林沐漓的心里霎时就对他产生抵触。

    “醒了。”高均景见林沐漓吃惊的表情也没有尴尬,径自走到她的床前关心问道。“感觉怎样,还烧吗?”

    “哦,不烧了。”想到今天早上穆少寒陪在她身边见她退烧了才离开,有一种被关怀的感觉。

    “少寒走了吗?”高均景眼睛搜寻了一圈房间,看见没人。

    “走了,今天早上离开的。”林沐漓回答,“你们认识吗?”

    见他叫穆少寒的名字叫的这么顺口,想必是认识。

    “嗯,多年的兄弟了。”高均景坦白他们的关系,想到昨晚上穆少寒说的话接着又说道,“你们?”

    高均景这话说的意有所指,还非常暧昧的看了她一眼,林沐漓看似逃不过他追究眼神,把穆少寒和她的关系告诉了他。

    高均景听完后明了一笑,说道,“少寒就是这么霸道的人,当然你也不要怪他,他对付林家的事情我也清楚,这只能说林齐超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算他倒霉吧。”

    “为什么?”她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那天晚上穆少寒提到的事情已经让她疑惑万分,看似他的这位好友可能知道原因,林沐漓激动着在床上坐起来,急声问道。

    原来她是好友穆少寒报复林家的牺牲品啊,高均景心想,“你别着急。”他平复她的心情,林沐漓用一种期待的眼光盯着他看,高均景平时被女人看多了,但是也受不了她这般想要把他解剖看透的眼神,高均景心里一缩,“行,我告诉你关于少寒的事情,但是你不要用这种我好像是犯人的眼光看着我。”

    “说吧。”恢复自然的林沐漓,语气淡淡说道。

    看来这不是个容易被一两句话就忽悠住的女人,怪不得好友要用婚姻绑住他。

    意识到这点,高均景只好坦言相告,“少寒的母亲在嫁给他父亲的时候一直爱着的人都是你的父亲林齐超,不过你父亲那时已有妻室,她只能选择了少寒的父亲,不过少寒的父亲真的很爱她,但是她又对你父亲还没有完全死心加上林齐超的处处留情,被少寒的父亲知道,两人激烈争吵,然后少寒父亲先杀死他母亲,然后自杀,那一天还是少寒成年的前一天。”

    多么残忍的真相,林沐漓听完的那一刻觉得很后悔,林齐超在她心中的形象更是面目全非,对这个男人的恨意剧增。

    “那一天之后,少寒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冷漠,变得不近人情,觉得整个世界都欠他一番解释,如今林家这个结局也都是有祸根的。”高均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好了,不要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林沐漓脸色发白,说着重新把身体埋入被子,希望可以逃掉罪恶龌蹉肮脏。

    高均景知道她此刻需要清静,也不再打扰,关门出去了。

    自从那个早晨穆少寒被她气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医院,不过蒙西依旧每天过来报道,给她送饭送粥,一日三餐准时准点,猪都没有她过得这么逍遥。

    高均景则时不时过来找她聊天,聊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

    听着他的描述,才知道,原来穆少寒小的时候也这么顽皮爱闯祸,喜欢捉弄班上的女同学,喜欢和老师抬杠,喜欢集体大扫除的时候拿着扫帚追着别人跑,打闹,多么天真无邪。

    还有那时候穆少寒不知怎的竟然喜欢上了他的初中语文老师,那个女老师当时也是刚刚大学毕业出来,长得清秀娴静,说话总是轻声慢语的,穆少寒尤其喜欢沉浸在她的声音中痴恋,那时候青春期的孩子个个都处于萌发懵懂爱意的阶段,穆少寒也一样,所以他渐渐地迷恋上他的语文老师,甚至还写过表白的情书给那个语文老师,不过毕竟那种恋爱是不被允许的,后来也被教育了,他父亲再三劝导,加上语文老师善良的感化,他慢慢的将这段称之为初恋的感情藏在了心底。

    想不到穆少寒也有这么纯洁可爱的时候。

    高均景和林沐漓在病房里有说有笑,尤其说道穆少寒童年时的丑事时,简直笑的要撒手人寰,眼泪飑现。

    “怎么样,少寒是不是没有你想的那个冷漠,只不过这些年来都是他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没有笑容罢了。”

    “可是他每次都喜欢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见了我都十分想要掐死我的感觉。”林沐漓说着还模仿了穆少寒生气时板着一张冷脸十分严肃的样子,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除了争吵就还是争吵。

    说罢两人都大笑,整个房充斥着他们魔性的笑声。

    “可能是他对你独一无二的表达方式,不过真的倒是变态了点,有些做作过头了,也叫闷骚。”

    竟然这样出卖自己兄弟的。

    “嗯,这倒是事实。”

    穆少寒来到医院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番景象,两人幽默对话,笑到弯腰扶额,好不欢乐的气氛,而站在门口的男人脸色不太好,他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这么亲近,还笑的这么开心,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伶牙俐齿对他的一切拒绝,现在却可以和自己的好兄弟有说有笑,穆少寒心里充满怒气和醋意。

    正当高均景还想给林沐漓挖多点穆少寒小时候的丑事的时候,穆少寒出现在了两人视线里,差一点没有舌头哆嗦打结,要是给他知道了他们都在聊些什么,估计后果不堪设想,两人心里都暗呼,还好没有被他发现。

    “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均景,你不要去忙吗,我的老婆我陪着。”穆少寒明显没有注意到他的这句话有多别扭,听起来酸酸的,看来是某人吃醋了,高均景也识趣的离开,还给两人二人世界。

    林沐漓还没有笑的尽兴,这时坐在床上又呲呲笑出声,她已经很压低声音了,不过穆少寒还是听到了。

    给了她一记白眼,松了松领带就势坐在床沿边上。

    “今天接你出院。”

    “啊,这么快。”快吗?她是想等着高均景再给她讲多点关于穆少寒小时候好笑的事情,一没控制住情绪,暴露了。

    林沐漓真心怕他生气,想要解释,“不是这样,我是想,我这发烧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起来的病,要是突然又烧起来怎么办,在家呆着也是呆着,医院就挺好的。”

    放在前几天她是进都不会进来,更别多住几天了。这真的是睁眼说瞎话。

    穆少寒以为她是不舍得好友,刚才两人笑的这么开心,想必聊得也十分投机,尤其听出她略显失望的语气,醋意变成怒意,冷声嘲笑,“这么喜欢男人的追捧,看你跟外面那些女人也没什么两样。”

    什么意思,说她放荡不要脸吗?林沐漓被激怒,讽刺说道,“对,我就是这么不要脸,那你怎么还跟我结婚。”

    她的心里已经怒骂这个臭男人千遍万遍了,而也十分气自己不争气总是轻易被他影响了情绪。

    “既然知道已经跟我结婚了就不要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收敛点,别忘了你现在是穆太太。”穆少寒反唇相讥,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

    “我要离婚,我要回去法国。”林沐漓在言语上从未能取胜,只能使出女人的天性,耍赖道。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性。”说着倾身把她压在身下,两人的鼻息又一次重叠,纠缠到不可开交。“还有无理取闹不是你的作风,不过偶尔对我撒撒娇我还是非常乐意的。”

    “不想和你吵,出院就出院,别说的我住院这几天就把你朋友勾搭到手一样,我没这么高明的手段。”

    她无奈这个男人的强大霸占欲,只能束手喊停,上次在公寓就是因为她的好强他才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她不想旧事重演,选择息事宁人。

    “算你识趣。”穆少寒欣赏她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