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回去念书

    更新时间:2017-08-16 08:00:00本章字数:3561字

    林沐漓知道他指的是她身上的衣服,笑容里装着细小的幸福开口道,“喜欢。谢谢你。”

    想到今天姑姑说的事情禁不住想问,“林家的事··” 但是想到他说过不能再在他的面前提起林家,欲言又止。

    “说吧。”

    “谢谢你没有让万丰倒下。”

    她一向倔强,今天连续跟他说了两声谢谢,穆少寒似乎不太习惯,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林沐漓被他盯着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羞涩一笑。

    “那我父亲呢。”这句话实属扫兴,本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开始有点缓和,结果穆少寒脸色意料中的变得有些阴沉。

    “cheer。”林沐漓避免尴尬,首先拿起眼前倒有红酒的杯子跟他干杯。

    穆少寒看了她一眼,也拿起杯子,摇了两下,啜一口酒在嘴里咽下。说道,“你父亲一案有些棘手,法院已经通过他以正当企业来洗黑钱的罪行,前几天审的。”

    原来就算没有穆少寒让他栽跟头,被法院抓了去,把他的一切罪恶都翻出来,他也一样会败露出狐狸尾巴。

    “那他会被判多久?”

    “不知道,少则五年,多则十年都不定。”

    这么久,那林沛扬这么小就要忍受没有父亲陪在身边长大,以后还会背负上有一个坐过牢的父亲的头衔吗,林沐漓有些于心不忍。

    穆少寒也不再言语。

    B市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林沐漓这天在和穆少寒吃早餐时开口说,“我想回去法国念书,学校的课程落下很多,我怕再不去就跟不上。”

    本来这次回来就是想过完年就动身回去,没想到却被林家的事情弄得一团糟,现在事情也有了个结果,她也该回去继续上学了。

    “你现在读大三。”

    “嗯。”

    “那行,我让蒙西送你过去。”

    “不·”后面的字还没说出口,就生生被穆少寒的一个眼神给吞回去,林沐漓知道拒绝不了,索性接受,“好。”

    “什么时候动身?”

    “再过两天吧,我想回去跟外公外婆道个别,然后去趟林家,估计事情也差不多了,就可以走了。”林沐漓早已考虑清楚,只是穆少寒不知道她早就做好打算离开他回去法国念书的准备,心里异样的情绪升腾,心脏像是被人拨弄了一下,总不能平静下来。

    “嗯。”强压下不满,吐出一个字,惜字如金。起身,去公司。

    林沐漓当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当天就回去小镇跟外公外婆正式道了个别,然后第二天赶回B市,去了趟林家。

    “沐漓,姑姑不在身边照顾你,你要学会照顾自己知道了吗。” 姑姑林眉对专程来道别的林沐漓嘱咐道,又解释了自己留下来的原因,“家里光靠王雪撑着也不是办法,我得留下来。”

    “嗯。”

    那边林沛扬小朋友听到他的姐姐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很久不能回来,躲在角落里哭的稀里哗啦,王雪在一边劝他,林沐漓由最开始的排斥这个弟弟到了现在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爱粘人的小屁孩。

    摸着他的软软的头发,说道“扬扬,姐姐只是去的时间比较久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下次姐姐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好吗,但是你现在要答应姐姐不哭了,你是男子汉,不能老哭鼻子哦,不然就会变成小姑娘的。”

    扬扬似懂非懂的听了林沐漓的话,可能基于男子汉的本性不想变成小姑娘,也可能是礼物的诱惑,立马停住了哭声,小手拿过自己的衣角擦了擦眼泪,认真的看着林沐漓说道,“那姐姐不要骗我哦,扬扬等你回来。”

    “好。我们来勾勾手指,一百年不许变。”说着一大一小的手指就缠在了一起,林沛扬小朋友也破涕为笑,小孩子就这样哭的快,笑的也快。

    “沐漓,一直没有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能救林家,谢谢。”说完王雪就要像林沐漓鞠躬。

    林沐漓眼快手快赶紧制止她的行为,说道,“不要这样。我只当我是为了爷爷在保护万丰和林家,你不必这样的。”

    王雪也不勉强,又说了几句让她一路小心还有在国外照顾好自己的话。

    这天来到林家只是为了道别,林家老太太正在睡觉,林沐漓也不想打扰她,没有跟她道别,就离开了。

    这夜,林沐漓正在她的卧室里收拾衣物,突然穆少寒回来了。

    他敲门进来她的卧室,这倒是显得很绅士,如果忽略掉平时两人争吵的记忆,相信她可能也会被这个英俊到无可挑剔的男人迷恋到,所以就有了这样一句话,在错的时间里遇到了错的人。错的离谱。

    “回来啦。”林沐漓像是老婆对在外忙工作累了一整天的丈夫的体贴问候。

    “嗯。”

    “一定要在法国念书吗?国内好学校也挺多的。”穆少寒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很没有底气。

    林沐漓听了却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只是低头继续整理行李。

    “我让蒙西订了明天上午十一点的机票。”穆少寒继续说着一些不相干的话题。

    “哦。”

    突然穆少寒身体上前,把她困在他的长臂和衣橱之间,整张脸离她的也不过五公分的距离,林沐漓顿感呼吸不畅,但是又大气不敢出,憋着一口气憋到小脸涨的通红,穆少寒的薄唇覆上了她的,林沐漓被迫张开小嘴,使得她开始大口大口吐纳着穆少寒度给她的空气,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进入她的鼻息。

    林沐漓开始还是瑟缩着身体紧贴着橱壁,不敢靠近穆少寒的怀里,吻着吻着,穆少寒带动着她的纤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而穆少寒也慢慢把她提高,身体紧紧压着她的,林沐漓整个人几乎就是悬挂在他的身上,而她也渐渐被他吻得云里雾里分不清方向。

    穆少寒下身已经慢慢肿胀发热,紧贴着林沐漓的小腹,林沐漓也感觉到了他下身的变化,有些害怕起来。

    不等她整体她的思绪,穆少寒一把抓住她的臀部抬起放在他的腰间,大手使劲在她的身上来回游移,擦出火花。

    两人来到床前,双双坠入床上,穆少寒的一只手掀开林沐漓的薄线衣,把大手放进去,慢慢从小腹移到胸前,覆上捏住,林沐漓痛的惊呼出声,而穆少寒整个过程连给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吻过她的粉唇,往下经过她异常敏感的脖子,再往下就是那片属于女人的骄傲,林沐漓的身材随她母亲,纤瘦但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穆少寒埋首在那一片丰满之间来回侵袭,啃咬,着急的像个毛头小孩。

    事情沿着发展的方向走,穆少寒忍不住把手放到那边女孩的秘密基地,林沐漓没有经过情爱之事哪里经得起他的连连挑拨,这时已经张开小嘴大口大口呼吸着气,胸脯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脸上红潮迷离,空气中都是情欲的味道。

    为避免后果不堪设想,林沐漓用尽最后的理智推开了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穆少寒被推开那一刻脑子也清醒过来,看着林沐漓衣衫不整的躺在他身下,双手护在胸前,眼睛里是防备,穆少寒帮她整理了下衣服,翻身起来往外面走去。

    独留下林沐漓一个人不知所措。

    他的第二次失控,也是她的第二次拒绝,其实林沐漓多少还是很担心他是否生气没有的。

    两人都各自回了房。

    穆少寒也惊讶自己会对她做这样的事情,而且是在自己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他内心是不想让她离开的,但是却没有理由让她不去法国,毕竟他们只是一纸婚书,并没有爱情。

    林沐漓洗完澡出来,正在床边擦头发,突然一阵陌生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个铃声不是自己的,难道是穆少寒的手机落下了,刚刚他来过她的房间。想着就顺着铃声的方向走去,在她的行李箱旁边发现了穆少寒的手机在响。

    亮起的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嫣儿,这么热乎的昵称,林沐漓眼神收缩,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接这个电话,可是手指却不停使唤的划开了接听键。

    “少寒,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说完还不等她做任何反应,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难道这是他的新欢,怪不得她跟他提起要回去法国念书,他竟然这么爽快就同意了,可是刚刚他们吻得热火朝天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临走前对她的羞辱吗,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对待她,林沐漓心里崩溃的想哭出声,可是眼角却没有一颗眼泪。

    当然电话内容她没有并告诉穆少寒,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种种,他们的重逢,他们结婚,他们的争吵,他们关系暧昧,到头来,她终于认清这一开始本来就是一场复仇的工具,他的爱情太奢侈,她期盼不来。

    第二天,她早早起床,坐在客厅等了有二十分钟,他也收拾妥当要去公司,西装剪裁合理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倒V身材挺拔,脸上不苟言笑,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可这张脸却还是俘获了众多女人的心。

    林沐漓坐在沙发上嘴里喃喃,给人无关紧要的一句话,实则她很想知道他的心里真的有女人住过进去吗,“穆少寒,你爱过人吗?”

    穆少寒一愣,“哦。大早上怎么问这样的问题?”拿起桌上的手机顺手放进西装内里口袋,他并不知道昨晚手机是落在林沐漓的卧室。

    “没事。我们去吃个早饭,然后送我去机场吧。”

    林沐漓强颜欢笑,实则她的心像是被千万只蜜蜂蜇了一口,痛痒难耐,她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但是女人是自私的,她不想跟任何人分享这个男人的,即使他们之间感情甚微。

    穆少寒可能也注意到了林沐漓的不自在,不过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开车去吃早饭,什么时候他们之间不再有争吵,而是多了份生疏的结缔,那是比争吵还要可怕。

    临别时间越来越近,蒙西把机票取好,行李办好托运,也该要上飞机,临上飞机前,穆少寒在林沐漓耳边呢喃了句,“等你回来”说的认真,好像他们真的曾经爱的如胶似漆,临别恋恋不舍,他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她在期待什么,林沐漓笑笑,动作生涩,第一次使劲的抱着这个男人,然后分开,说再见。

    再见。就真的再不见了吗。

    有时候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形容他们之间的相遇,两条平行线意外的有了交集,却注定要分开。

    大概就是有缘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