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好久不见

    更新时间:2017-08-17 18:25:53本章字数:3225字

    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机翼滑过绵软洁白的云朵,林沐漓从飞机窗户往下看一眼下面这片土地,这里有她错综复杂的爱恨和无从阐述的愁绪,随着一阵风消逝在空气里,等到再次碰触到的时候又会再起激起漩涡,眼花缭乱。

    下了飞机。

    三月中旬的巴黎,气温大概还处在10度左右。飞机差不多飞了13个小时的行程终于抵达巴黎。

    下了飞机是当地时间下午五点,天已经开始阴沉下来,蒙西去取行李,林沐漓站在大厅等他。

    不多时蒙西出来,手上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说的是英文,两人离得有些远,不过林沐漓也细微听到了些,应该是让人来接机,帝豪在法国也有投资酒店,真的是个欣欣向荣的大集团。

    林沐漓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些陌生的外国人面孔,高鼻梁,蓝眼睛,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或是法语相谈甚欢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介入是多么的突兀,她开始想念国内了。

    国内。

    穆少寒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文件,脑子里总是晃过那张时而冷漠时而伤感的小脸,想的头疼欲裂,走进办公室里面一间作为他临时休息的房间里拿出一瓶威士忌和一个酒杯,坐在沙发上倒满杯子开始喝酒,祈求用这样的方式减少她在他脑子里出现的频率,结果收效甚微。

    最后还是无奈拿起电话拨给了蒙西。

    蒙西打完电话给法国这边酒店的负责人让其过来接机,刚挂了电话,穆少寒的就打了进来。

    “老板,我们刚刚下飞机。”

    “沐漓呢?”穆少寒手里还拿着酒杯在往唇边啜了一口,问蒙西道。

    蒙西看了眼前边若有所思的林沐漓说道,“在边上。”

    “让她接电话。”

    “嗯。”说着把电话递给前方的人,“林小姐,我们老板找你。”

    林沐漓没有注意到蒙西叫她,许久才迟迟反应过来。

    偏过头,看见正对着她亮起的屏幕上‘老板’二字,林沐漓条件反射不能接,对蒙西摆摆手,拒绝,她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她害怕那个声音会让她感到更加孤独,孤独让她害怕,原来她是这么胆小。

    在法国呆了四年依旧没有归属感。

    穆少寒电话始终贴在耳边,知道许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许是她不想接他得电话,没有勉强,默默的挂了电话,继续喝酒。

    在蒙西把林沐漓送回到之前和姑姑住的公寓之后,蒙西当晚就乘飞机飞回B市。

    林沐漓回到公寓,收拾了一番,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在飞机上她没有睡觉,可能是被B市发生的太多事情缠绕住了也可能是被穆少寒的冷淡缠绕住,怎么也睡不着。

    此时她躺在床上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在制造着一些画面,有他,也有她。

    他们在激烈的争吵,恨不得掐死对方,九泉再见。

    最后穆少寒充血的双眼满眼罪恶的看着她,嘴角发出阴冷的笑声,此起彼伏,一只大手掐在她的脖子上用力,再用力,林沐漓只觉得意识清晰了又模糊,模糊了又清晰,想要睁开眼脱离这么可怕的梦境却生生挣扎了好久才满头大汗着醒过来,黑夜像泼墨,黑的她无所适从。

    公寓开着暖气,她却从心里感觉到阵阵寒意向她迎面袭来。

    藕臂拦上双肩,想要把自己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意识再次朦胧。

    法国比国内时间晚了6个小时。

    穆少寒喝了一夜的闷酒,直接睡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当伍嫣来到公司,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时,一股强劲的酒味扑面而来,伍嫣自觉鼻头皱起。谁喝酒喝得一办公室的酒味,但是想到这个办公室是穆少寒的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想着就扫了一圈办公室,穆少寒此时倒躺在沙发上,还在睡,身上只盖着一件衣服,不过窗户都关着,也没有冻着他。

    伍嫣忍受着这浓烈的酒味,走过去开窗,还打开了抽风机,帮助快点消除这难闻的味道。

    穆少寒许是听到动静,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摁在太阳穴上揉着,宿醉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头疼欲裂,初春的太阳光线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眼睛被刺的睁不开,得到完全适应下来,穆少寒才看见在一边打扫他昨晚喝酒的空酒瓶。

    伍嫣没有看他,拿了条湿毛巾擦拭干净茶几上的酒渍,把空酒瓶拿去放进垃圾桶里,收拾好了这一切才坐到穆少寒的身边,看着他睡得皱巴巴的衬衫,脸上的青色胡渣冒起,嘴里喃喃道,“没见过你这么颓废过,是因为她吗?”

    穆少寒知道伍嫣指的是谁,整理了下着装,站起身,往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走去。

    伍嫣也跟着上去。

    “我前天晚上打电话给你,你怎么不去赴约,害的我在酒吧等了你一夜也不见人。”说起那晚的事情,伍嫣就生气,生气他对她爽约。

    进到房间,穆少寒背对着她开始解衬衣扣子,就要脱衣服。

    什么电话,她打过电话给他,前天晚上,就是林沐漓走的前一晚。

    不会是。

    想到这,穆少寒有些发憷,怪不得第二天在客厅看见他的手机,难道是他那晚对林沐漓动情,不小心落下了?

    “你打过电话给我?”

    “对啊,告诉了你在老地方等你,结果你这个大男人竟然耍我,不想赴约也不告诉我一声,害的我等这么久。”伍嫣继续嘀咕着穆少寒的不负责任。

    那么,如果有人接了电话,而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就是说是林沐漓接的那通电话,而伍嫣嘴里的老地方说的这么暧昧,怪不得第二天早起,她问他爱过人没有,原来是伍嫣的一个电话,让她生气了。

    不过就算她早就知道伍嫣的存在她要离开的决定都不会改变吧,像她那样冷漠的女人应该不会轻易留恋男人。

    想到这穆少寒不禁有些黯然伤神,不过很快就恢复自如。

    他们都是属于一种类型的人,冷漠到不容易相信任何人,何况爱情。

    知道事情原委也不再理会伍嫣的不高兴,转过身脱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男性内裤。

    然后走进浴室冲澡去了。

    伍嫣在他身后看得一愣一愣的,可能是被穆少寒这种比模特还要标准的身材一时迷惑住了,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性感的肌肉,这不都是女人喜欢的吗?

    等她反应过来,小脸已经红的通透,嘴里溢出荡漾激动的笑,自从在一次酒会上他们相遇她就偷偷的把心许给了这个男人,所以她才来到帝豪应聘总裁秘书,在他身边工作,替他管理生活的琐碎事务,当然目的显而易见。

    这不已经开始了工作,上前把穆少寒仍在地上的衣服拿起来,折叠好放进一个口袋里拿去干洗店清洗。

    都说恋爱的女人是幸福的,伍嫣那张精致的如同瓷娃娃的脸蛋嘴唇微勾,一脸甜蜜模样。

    不过他们不是那种关系,这应该可以说只是伍嫣一厢情愿,穆少寒是看在市长伍侯良的面子上才让他的千金呆在身边,这并不代表什么。

    不久,穆少寒从浴室出来头发上的水珠沿着脊背滑下来,身下只围着一条浴巾,伍嫣像是个纯情少女般站在一边守着,看见穆少寒洗完澡出来,兴匆匆上前来欲要帮忙他擦去身上的水珠。

    穆少寒当然没有让她这么做,一边走向衣橱,淡淡出声说道,“你先出去,我换个衣服。”

    伍嫣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心情低落,反而又跟在屁股后面追上来,双手往后交叉放在身后,倾身把下巴放在穆少寒的肩膀上,笑着说道,“我不会不好意思的,你放心换吧。”

    穆少寒直觉有三条黑线从额际垂下,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厚脸皮,她好意思他还不好意思呢,最后伍嫣是被请出去的。

    在房门被关上的最后一刻,她清脆的如同黄鹂鸟般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少寒哥,我没有不好意思,我看我的脸都不红。”

    穆少寒只能无奈一笑,谁让她是市长的千金,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往来,但是也不能相互得罪,出于任何理由,他都得要卖这个面子给伍侯良,商人和政客往来也是合乎情理。

    被推出来的伍嫣嘟着嘴以示不满,不过还是很快就又开心了,她也不过22岁,身为千金大小姐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爱撒娇,认为全世界都该绕着她转,在家里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也算是娇生惯养的主。

    但是她爱上了穆少寒,甘愿委身给他打扫,给他送衣服干洗,还要看他的脸色,这就是一物降一物的准则吧。

    法国。

    林沐漓一觉睡到天光,早上七点,匆忙起床收拾,还是固定的学生装,牛仔裤加格子衬衫外面套上风衣,穿鞋,拿上大提琴,在去学校路上的早餐店里买了汉堡,就赶去学校了。

    一觉睡起来,人也精神了很多,B市的事情太乱,而自己落下了一个月的课程也让她头疼的不行,所以只好先把情绪收起,面对接下来的考试和毕业。

    这天,林沐漓在琴房练琴,练得认真的时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林沐漓回头一看,安东尼,他们在B市分开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面,再见面突然有些陌生的感觉。

    “hello”

    安东尼用比较西式的口吻跟她打招呼,混血儿五官长得很漂亮,哦,不,这是形容女孩子的词,不过安东尼的五官是真的很漂亮,但是性格是属于大男孩阳光灿烂的。

    “好久不见。”林沐漓也被他的阳光给感染,笑容轻松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