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不要碰我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7-08-21 08:00:00本章字数:3022字

    肯恩当然不知道林沐漓已经为人妇,而且丈夫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继续不明事理瞎掺和,其实肯恩只是误解她是被一个求爱者缠住,作为她的仰慕者解围是必须的,况且他本来就想要这次回来跟她求婚,刚好跟朋友来这里吃饭,刚好碰上她,何不顺理成章。

    肯恩再次满眼深情期待着她的感动涕零,扑倒他的怀里留下幸福的泪水。

    相比穆少寒卖给她的白金钻戒,这个粉红鸽子蛋自然太上的了台面了。

    可是放在这样一个场景,林沐漓只能再次掩面做痛苦状。

    在座位上始终一动不动的穆少寒察觉到是个厉害角色,终于忍无可忍,挥起他的拳头就朝肯恩的脸打过来,力道之大,哐里哐当一声之后肯恩一个没注意就被打的撞到旁边的凳子倒躺在地上,嘴角溢出血迹,戒指也被摔掉了在地上。

    穆少寒像是一头被彻底惹怒的狮子,猩红了眼珠,正狠狠盯着被打倒的肯恩,眼里的厌恶显而易见。

    “你这是做什么”林沐漓回过神来想也不想就朝着穆少寒怒斥一声,转过身就去扶起地上的肯恩,看着他红肿流血的嘴角,担心问道,“没事吧?先起来。”

    “没事。”肯恩享受她的关心,呲着受伤的嘴角,傻笑出声,尽管确实很痛。

    穆少寒从钱包里掏出好几张钱币,扔在餐桌上越过餐桌,拉起林沐漓的手,拖着她就往餐厅门口走。

    “你放开,放开,我不要走。”林沐漓做着最后的挣扎,她总是喜欢跟他作对,他让她走就走吗,她偏不,拼命挣扎,握着她纤手的那个大手却抓的越来越紧,像是把所有的愤恨都发泄在她的手上一般,都快被他捏骨折了。

    “你放开她。”肯恩也拉住林沐漓的一只手,帮助她摆脱他的桎梏。

    此时餐厅里的人就好像看戏一样看着这出颇有故事情节的三角恋,简直比电视剧还电视剧,双龙戏珠的把戏,老掉牙的故事,看得十分起劲,乐此不彼。

    穆少寒脚步一定,回过头眼神狠厉,看着她说道,“不跟我走的话,你知道后果你是负不起的,还有让你的情郎识点趣,虽然这里是国外,我穆少寒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也叫他最好不要碰我的东西,不然,我一样不会放过他。”

    林沐漓一般觉得穆少寒对她的威胁很受用,这次也不例外,呆愣几秒,脑子飞速转动权衡过后最后还是选择了跟他走,他往往说到做到,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牵连了肯恩,何况他已经因为她被揍了一拳了。

    “肯恩,对不起,让你受牵连了,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肯恩有些挫败低下头。

    穆少寒则留下一笑,似乎在宣扬他的胜利。

    他成功取走了他的东西,林沐漓。

    离开餐厅,回到车上。

    穆少寒终于发飙了。抓过她就吻下去,牙齿啃在她白嫩的细腻皮肤上,一个个红痕遍布脖颈,掠扫到她的粉唇时,不等她有机会咬紧牙关阻止他的攻势他就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她吃痛,惊呼出声,他便趁机进去,横扫她的整个口腔,仿佛那是他占有她的象征,吻得她天昏地暗。

    终于放开了她,而她的粉唇早就被她吸得红肿,色泽更加诱人,穆少寒不再看她,坐正了身子,让司机开车,默了默,沉声道,“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否则后果自负。”

    哼,林沐漓听了他的话在心里冷哼一声,后果自负,就是强要把她留在他的身边吗,尽管最后闹得两人都不开心,也还要勉强吗,真是个自负的男人。

    “我要下车。”

    林沐漓眼睛里升腾起雾气,再跟他共处一个空间,她怕她真的会失控发疯的。

    穆少寒侧眼看了她一眼,头发凌乱,几丝散乱在脸上,一脸痛苦的模样,她真的就这么讨厌他吗,讨厌到连呆在他的身边都觉得像是在坐牢。

    “那个男人是谁?”

    “不关你事。”林沐漓眼睛看向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为什么她身处在这个浪漫的国度,却每天过得跟个怨妇一般哀愁。

    “别跟我伶牙俐齿,你不过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跑来国外读书就是为了来找男人来了吧,记住,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穆少寒想到刚刚他们亲密的样子心里就窝起一堆火,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起来,不过说完他就后悔了,他知道她不是这样的女人,但是她总是让他气到极点。

    林沐漓似乎也惊讶他这样看她,看着窗外的眼神一滞,心脏就这样绞在一起,疼的她不知该怎么换气,生怕一换气就牵动到脆弱的心脏,加重那种疼痛。

    嘴边勉强吐出几个字,“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你也要,真是瞎了眼了你穆少寒。”

    穆少寒听出她气若游丝的语气,想到许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她就是因为缓不过气来在他面前倒下的,心脏被她扯着,一边担心她的情况,一边又很生气刚刚在餐厅的事情,索性也看向窗外,不去理会她。

    “啊,疼···疼。”林沐漓小猫般的声音,小嘴微张喊出声,眼皮已经合上,脸上是难受的表情。

    穆少寒这次由不得抛不开面子了,着急抓过她的肩头把她转过来面对着他,林沐漓疼的眉头皱起深深的皱痕,一只手放在心脏的地方紧紧抓住那一处的衣服,衣服都被抓皱,整个的身体是弓着往前的。

    穆少寒赶忙把手放上她的胸口抚了抚帮助她顺气,按住她的心脏的地方,把嘴对上她的像当年那样慢慢的给她度气,真是个傻丫头,有气不懂的发出来,憋在心里痛只有她而已,穆少寒心疼抚摸着她的脸,怜惜不得。

    林沐漓慢慢的调整了呼吸频率,胸口不堵塞了,心脏由他的大手按着不时还揉揉也舒服了不少,嘤咛着声音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过去。

    穆少寒在来巴黎之前就已经托人查过她的住址,车子一路开到林沐漓的住处,穆少寒没有叫醒她,轻轻的把她从车里抱出来,还体贴的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来把她包住,初春的夜晚,巴黎的气温也不算高,还是有些凉风的。

    回到林沐漓住处,他把他抱到床上放下,盖好被子,从未有过的温柔,如这晚的月亮柔和却也凉如水。

    开始打量起这个一厅两室的套间,布置的倒是很温馨,穆少寒进到她卧室里的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因为这里没有合适他的睡衣,他也没带,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头发上的水顺着额际滑下,路过紧实的小腹,融进浴巾。

    看见她身上的被子已经被她踢开了一角,又过来给她掖了掖被角,发现她身上穿的还是今天的衣服,怕她睡的不舒服,就帮她换睡衣。

    结果把她脱得光光的,安详如婴儿般的睡颜,皮肤细腻白皙,她第一次这么袒露在他面前,男人本能的反应,穆少寒喉头一紧,咽了咽口水,不敢直视她的娇躯,转过头避开,又担心她这么晾着会着凉,去她的衣柜找了她的睡衣给她换上。

    从把她再次盖在被子下面为止他终于大呼一口气,就着姿势睡在了她的身边,拥过她,让她紧贴着自己,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相处,还是在她睡着的情况下,穆少寒不免觉得有些伤男人自尊,不过谁让他弃不下这个小刺猬呢,扎人的很,却享受她的冷面相待。

    第二天一早。迎着春日暖洋洋的朝阳醒来,她睡觉不习惯拉窗帘,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投射到房间地上,被子上,梳妆台上。

    林沐漓从被子里抽出手臂,正要伸个懒腰,却发现身边有个障碍物,很大,给了她不少压力,弄得她连伸懒腰的空间都没有,林沐漓脑子立马冲刷进来昨晚发生的事情,肯恩的出现,两人车上的争执。

    穆少寒,睡在她的身边。

    意识到这一点,第一反应就是检查她的衣服,为什么是睡衣,谁能告诉她,她现在为什么穿着睡衣,这个臭男人竟然偷偷给她换衣服,不过身体上确实没有做过那事之后不适的感受。

    林沐漓哪里还有伸懒腰的闲情逸致,一个机灵从床上跳起来,发现身边的男人正光着膀子睡在他的身边,睡容宁静。

    长长的睫毛盖下来,很秀气的睫毛,为什么就长在这个脾气超级臭的男人身上,林沐漓被他的眼睫毛深深吸引了去,殊不知这时穆少寒却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她正好奇宝宝一样盯着他的脸看。

    林沐漓本来就是盯着他的眼睫毛看的,这不陷进了他的眼神深处,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忘了移开,愣愣的表情,呆呆的模样,甚是可爱。

    穆少寒第一次发现她除了会竖起浑身的刺扎人外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经过一夜的睡眠皮肤红润仿佛能捏出水来,这么清丽的素颜,激起了他想一吻方泽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