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以死威胁

    更新时间:2017-08-24 08:00:00本章字数:3096字

    穆少寒听到是伍嫣脸色立马严肃起来,有些不高兴说道,“有事吗?我现在不在酒店。”

    “少寒哥,我想我要走了,既然你不爱我,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再活下去,没有你生活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穆少寒尤其不喜欢这种矫情的人,什么他不爱她,她就不活的话更让他反感,可是对方是伍嫣,他没有办法忽略掉的人,谁让她老子是现在的B市市长,也不是他惧怕所谓市长的权利,但是能在商场混好也得依靠政界的力量,有时候的虚与委蛇是有必要的。

    不过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她的声音怪怪的,慕少寒突然着急喊道,“嫣儿,嫣儿···”穆少寒不放心在电话里喊了几声,电话那头却只有窗帘被风吹起又落下风流过的声音。

    不会现在在酒店里做什么傻事吧,穆少寒尽管无奈,还是起身飞快穿上衣服,拿上车钥匙开门离去,撇下林沐漓去找伍嫣。

    伍嫣听到穆少寒在电话那头着急的声音嘴角似扬起胜利的笑容,她知道他此刻肯定就躺在林沐漓的温柔乡里。

    今晚酒会上他让她先离开,她就知道他肯定有什么事要处理,不放心偷偷留下观察,却看到他们在那辆车里欢爱的场景,她恨林沐漓,她得不到的,她也要破坏到底,方才解恨。

    就有了今晚这个场面。

    黑暗里,女子笑的眼里藏恨,爱情让她迷昏了头脑,怨恨让她原形毕露,做法混沌。

    她就是吃定,无论如何,穆少寒也不可能放着她的生死不管不顾的。

    身体失血的状态她很快就模糊了意识。

    在穆少寒赶到酒店的时候,伍嫣已经晕睡了过去,手腕上的血还有一个小小的口子在流血,滋滋的留,染红了一大片地毯,穆少寒赶紧扯下一块布帮她按住伤口不让流血,不得犹豫一丝,抱起她就往医院赶。

    第二天,伍嫣中午时分才醒来,发现自己正趟在医院里,病房里就她一个人,昨晚喝酒喝多了头有些疼,正要用手按摩太阳穴止痛,左手的痛觉就通过神经传到大脑,抬眼看了眼已经被包扎好的左手手腕。

    咦,她记得昨晚是穆少寒把他送来的,怎么不见人。

    隐隐约约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隔着一墙听得也不太清楚。

    正要起身出去找,双脚已经着地吃力的站起身,穆少寒就开门走了进来,循着脚步声看去,穆少寒欣长挺拔的身影就落入她的眼里,伍嫣满足一笑,“你来了。”

    穆少寒没有说话,只让她回床上躺好。就着病房里的沙发椅上坐下。又从内衬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打火机‘叮’一声火苗燃起,吸一口,不急不慢的吐着烟圈,烟雾缭绕。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眉头微微皱起,眼睛看向伍嫣的,声音低沉,说道。

    伍嫣昨晚流掉的血让她多少身体有些不适,脸色也很苍白,听穆少寒的话慢慢又移回床上躺着。

    “嗯。”伍嫣在她面前总是乖乖女一个,他说一她不敢说二。

    “明天送你回去,刚刚给你父亲打电话了。”

    “少寒哥,你会跟我一起回去吗?”伍嫣继续发挥她的磨人功力,眼神无害的看着穆少寒,可怜兮兮模样,与昨晚那个在黑暗中笑得甚有心机的人完全两样。

    穆少寒又吸了几口烟,烟很快就烧完了,沉默着看向病房窗外,若有所思,心不在焉应了句,“嗯。”惜字如金。

    “少寒哥,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知道,怎么不知道,竟然用死来威胁他,他最讨厌别人的威胁,可是对她,他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才会消停这种愚钝的行为,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变的顺其自然,他可不想背负一条人命过日子。

    “我看到了,昨晚,在庄园。”伍嫣见她不说话,自顾自又说下去。

    说着说着脸色又变得黯然伤神,整个人像是蔫了一般。

    穆少寒这时终于回头看向她,伍嫣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像个小孩子认错到,“我没有先回来,所以,我看到了。”

    “所以,你这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威胁我。”穆少寒眼神狠厉看着她。

    “对不起,少寒哥,我只是真的很爱你,我昨晚回到酒店很难过就喝酒,酒精让我无法思考,就做了那样的傻事,可是我爱你这件事是事实,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同一个男人,我做不到这么大方,尽管你并不爱我。”说道最后,伍嫣神色灰暗。爱情让人昏了头脑真是一点都没错。

    穆少寒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告白的话,这次,他的心脏却跳得越发沉重,一下一下,砰砰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他不是没有心动的。

    当在另一个女人那里无限次受挫的时候,男人的自尊心就迫使他必须接受一个爱他对他好的女人寻找爱情的优越感,可这并不是爱情,或者谁也不想自己感情太受挫,尤其穆少寒。

    一个女人的频频冷漠,有时也越挫越勇,而另一个女人的频频示弱撒娇,或许男人天性就抗拒不了会撒娇的女人,而林沐漓却不是那个会对穆少寒撒娇的女人,伍嫣会。

    那晚穆少寒突然消失,之后跟伍嫣一起离开法国回B市。

    可能谁也没有多在意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而这一切却都深深藏在了他们身上,只是谁也没有表现出来谁更认真而已。

    都说爱情里谁认真了就等于输了,其实不是,认真的那个人只是在把她或者他该做的事情做了而已,并没有谁更吃亏,我爱你这是一个结论。

    事情之后林沐漓也渐渐把心思放回了学习上,肯恩中间也来找过她几次,但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所以都躲开了他,不见面。

    这天。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重,花儿更红,草儿更绿。接到安东尼电话时候林沐漓来到学校的后山晒太阳,安东尼说要来找她,想到自从上次滑雪之后两人就鲜少见面,就答应了。

    安东尼还是一口大白牙朝她笑的无比阳光,就好比今日的春光灿烂。

    “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林沐漓仰着小脸晒着暖洋洋的太阳,问道。

    “你最近跟肯恩怎么样了?”

    肯恩前段时间见林沐漓不肯理睬他就找到安东尼,让安东尼帮助他跟她见面,他今天就是做好人来了,肯恩也算是他的情敌,可是他还是帮了这个忙,尽管千般不愿意,他们的疏离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他找你了?”

    “对。”安东尼如实回答。

    “他说了什么?”

    “他想见你。”安东尼思索了下又接着说,“沐漓,你结婚了?而且那个人叫穆少寒是吗?”

    这是他从肯恩那里知道的,原来他们已经亲密到无话不谈,这些她都不曾跟他提起,却告诉给肯恩知道,落差感丛生,怎么说他也比肯恩认识她早。

    “肯恩告诉你?他调查穆少寒。”她告诉她结婚,但是没有提起他的名字,想必他们这些人一贯的手段就是调查吧。

    “沐漓,你真的喜欢肯恩吗?”安东尼这段时间总是被这个问题缠绕,今天如论如何他也想要确认答案,不然他只会越来越不心安,就像心头长得一颗刺,不问清楚就扎得慌。

    林沐漓一惊,他怎么问这种问题,不过她不想骗他,正色到,“安东尼,你明知道我结婚了,肯恩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不要乱想。”

    这句话正好被走到林沐漓身后还没站定的肯恩听到,一贯好脾气的他,脸色一变,眼神却是充满伤感,“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

    肯恩幽幽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林沐漓身形一颤,慢慢回过头,就看见肯恩正居高临下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眼里的怒气像是要燃烧了她,看的林沐漓心里直发毛,脸色尴尬愣住。

    “林沐漓,亏我这般待你。”肯恩心灰意冷说话也冷声冷气的,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离开。

    坚决毅然的背影,让她看着不由心痛,可是她心里确实还没有办法再装得下另一个男人了,只穆少寒一个就足够让她遍体鳞伤。

    对不起。林沐漓在心里默念一句。

    那天的不欢而散,肯恩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很快学院里就张贴出了一年一度在芬兰举办的世界声乐大赛,在本年度的十一月份正式开始初赛复赛最后总决赛,赛时历时两个星期,那就是说距现在还有六个月的准备时间。

    林沐漓在学院大提琴算是弹得很好的一个,加上她有天分,得到老师多次的夸赞,这次的报名她也跟她的课业老师商量过,得到老师的大力支持,她才放心大胆的报了名。

    报名,接下来就是找曾经带过学生参加这个比赛的老师指导授课了,可问题就是这里了,学校的老师不行,外面的老师她不认识。

    不过她倒是知道一个在大提琴方面很有造诣的大师,史蒂芬·朗姆,这几年定居巴黎,参加过这个比赛还担当过比赛的评委。

    但是想找他估计光要费力就行的,听说他对学生的要求很高,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喜欢收藏油画,追求时尚的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