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更新时间:2017-08-25 19:09:11本章字数:3056字

    几天下来,林沐漓专程去了一趟他开在巴黎最繁华街道上的油画馆却被告出国去了不定什么时候回来,说是去找一副名贵的油画,就是拿破仑那个年代遗留下来的宝物,正在英国皇室里收藏。

    天天去油画馆报到,最后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频频受挫之后,林沐漓想到了找肯恩帮忙,但是他又在生着她的气,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后还是去了上次他带她去的那个郊外配有跑马场的房子找他。

    帮不帮也得找过之后才知道啊,执着这样的念头来到跑马场。

    结果肯恩这厮也不见人影,这里的管家只告诉她,他也出国了,这年头怎么想办一件正经事都要四处碰壁呢,林沐漓认栽,索性就留在跑马场等肯恩回来。

    反正眼下也只能这样了,等。

    这边穆少寒和伍嫣回国之后,就一个劲的投入到了工作中,巴黎的事情只能先告一段落。

    因为最近林齐超在狱中知道公司的齐泰房地产工程开发项目就是被穆少寒伙同唐家兄弟把他搞垮的,之前他被抓的时候是不知道是穆少寒在背后搞鬼,被小他一辈的年轻人弄成今天这幅落魄样,他心有不甘,决定告穆少寒的诽谤罪和商讨齐泰房地产工程开发项目的所有权问题。

    穆少寒急忙回国就是回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因为如果林齐超真的不知好歹要告他,对于帝豪的形象也会有一定程度上的影响。

    这天。

    B市监狱。探访室。

    穆少寒一丝不苟地坐在对讲台前,眼神平静,嘴角紧抿。

    林齐超穿着监狱服,头发白了好多,整个人也衰老得没有生气,看着穆少寒的眼神却狠厉充满仇恨。

    两人一前一后拿过电话,放在耳边。

    “说吧,什么条件让你死了这条心。”穆少寒先发制人。

    哼。林齐超冷笑一声,“我坐这牢反正也是坐定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不会要你什么好处,我要告你到底。”说话决绝。

    “你知道我为什么放着这么多的公司不整,偏偏整你吗?就是因为你死性不改愚笨无知。”

    林齐超被一个年轻人教训的一文不值,脸色怒变,“你一个毛头小子你还来教训我,我好歹也是前任B市市长的儿子。你又算哪根葱。”搬出林丰泰。

    哈哈··穆少寒在电话那头冷笑,“你也就这点出息,怪不得年轻的时候到处仗势欺人,还记得穆升这个人吗,知道他为什么选择跟他的妻子同归于尽吗?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让我家破人亡,我对你这点报复算是对得起你了。”

    穆升,林齐超默念这个名字,王小莲,他的妻子,突然一张跟王雪长得有点相识的脸又重新拼装出现在脑子里。

    突然林齐超抬眼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穆少寒,身体不由得害怕颤抖起来。

    “对,我就是穆升和王小莲的儿子穆少寒。”穆少寒再一次说起双亲时,心里的孤独感蔓延,思念争相奔腾。

    林齐超这时把头垂下,脸上不知是不是有愧于穆少寒还是不敢面对这个如今强大来向他复仇的孩子。

    “当年的事情我只能说对不起,可是你的母亲她是自愿的,我没有逼迫她。”林齐超在努力推卸责任,果然是个小人,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林齐超还是个胆小鬼,敢做不敢当,真愧为一个男人。

    穆少寒冷笑讽刺。放下电话起身离去,跟林齐超这样的小人说话他也觉得没劲,反正让他知道他就是他穆升的儿子,这就足够了,如果他敢告他,他也不怕,他有的是时间跟他斗,就怕他也没有这个勇气了。

    一旦让B市的人都知道他的花心害的一个家庭破碎,他在B市也没有了立足之地,而林家也会彻底毁在这个混账的手上。

    之后林齐超想要告穆少寒的事情也没有了消息,他只得乖乖吃牢饭,穆少寒也为帝豪免去了一场官司。

    国内的事情暂且还算天下太平,只是林沐漓这几天都在为找导师的事情烦恼,想着肯恩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可以帮助她,谁知愣是让她等得好生艰难。

    林沐漓在肯恩房子这边整整等了一个星期,肯恩才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过这次却带回来了一个女孩子,跟他一样,蓝眼睛,高鼻梁,长发翩跹,笑容大方甜美,很漂亮很有贵族气质的一女孩。

    看着跟她年纪应该差不多。

    如果说林沐漓是东方标志性的美人,那么米莱就是西方标志性的美人,各有特点吧。

    米莱率先跟她打招呼,“你好”说着跟她行了西方见面礼,脸贴着脸一边‘啵’一个,林沐漓有些受宠若惊,她在巴黎也有四年了,不过很少有人跟她这般打招呼,呆愣了两秒,一紧张差点咬到舌根,“你好,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我是林沐漓。”

    “我是米莱。”中文跟肯恩一样说的贼溜,看来是学过的,而且很用功。

    一边的肯恩从再见到林沐漓的那一刻起眼神就没有从她的脸上离开过,原本那天他听到她的话就已经心灰意冷决定回去英国接受家族给他安排的结婚对象,就是眼前这个跟随他来法国的女孩。

    没想到一回来就再见到她出现在这里,深埋的感情再次死灰复燃,就像漫漫草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进屋吧。”这次才是真正的咬到舌头了,怎么不直接咬断给吞了,林沐漓在心里痛骂自己的口无遮拦,这句话说的好像她是这里的女主人似的,明明眼前笑的一脸无害的米莱才是。

    就在林沐漓为自己的口误自责得要死的时候,肯恩已经牵过米莱的纤手进屋,完全把她略过了。

    林沐漓似乎也惊讶肯恩这般的冷淡,嘟着小嘴,却有怨不能诉,肯恩回头看到的就是她的这般表情,肯恩看着她宠溺一笑,尽管她一再拒绝他的好意他还是没有办法不爱她。

    就好像他有一部分感情肯定是在她身上流失的,却无力去挽回。

    但是肯恩这次学聪明了,先给她点脸色看,谁让她老是让他生气的,他也索性腹黑一次。

    午饭时间。

    林沐漓继续不体恤民情,发挥厚脸皮本质,自己坐到了餐桌上,拿起筷子吃饭,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自如,其实她的心里都紧张死了,肯恩还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冷淡,但是眼下找他帮忙事大,其他忍忍就过了。

    午饭吃的很顺利,米莱人很健谈,像是对待肯恩的朋友一样对她很热情,问她是在哪里读书,学什么,喜欢什么,有没有男朋友?

    真的是女生在哪八卦就在哪,两个女人聚在一起无非就是聊感情,不过聊天骤然卡在了一句,“你有没有男朋友”上。

    不过她倒是注意到在米莱说道‘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目光移到正在埋头吃饭的肯恩身上,满是痴恋,女人当然懂女人,林沐漓一秒看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穆少寒已经滚出她的生活了,何来的男朋友,再说他们之间除了上过床别的关系真的扯不上,哦,还有一纸名不副实的婚书,林沐漓如实回答。

    一句话惹来肯恩抬头,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她,林沐漓却一点也不心虚,她有没有说谎,怕什么。

    “是吗?”肯恩戏谑她。

    “那我可以给你介绍呀。”米莱顿时来了兴致,媒婆本性爆发。

    “不用了,一个人过的也挺好的。”

    再次惹来肯恩的一记不相信的目光,林沐漓被看着有些慌张,放下碗筷,说了一句,“我吃饱了,你们慢吃。”就灰溜溜的跑掉了。

    一路奔到跑马场上才停下,喘大气,胃部这时绞痛起来,应该是刚吃完饭不能跑步的缘故,刚刚她脚下生风,忘了。

    小脸疼的堆积在一起,五官变形,坐在草地上扶着胃部整个人卷成一团。

    “臭肯恩,臭肯恩”林沐漓嘴里念念有词,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她说一句他就瞪她一眼。

    她已经习惯了他把她当成手心里的一块宝,他对他这般冷冰冰的又是几个意思啊。

    骂着骂着,林沐漓眼角泪水蓄起。

    “骂够没有。”肯恩总是这么神出鬼没,林沐漓心里有鬼,被他吓得差点跳起来。

    “走开。”林沐漓小脾气爆发,决定不理他,只留给她倔强的背影。

    大手来到她面前轻捏着她的下巴。

    “好了,转过来。”肯恩无奈一笑,温柔说道。

    林沐漓见有台阶下也识趣转过来,幽怨的看着他,似乎在斥责他的方才的冷淡。

    “你怎么会在这里?”肯恩还是好奇她的出现问道,一边颇为眷恋的拿着带茧的手心抚摸着她的脸蛋。

    “我在这里等你一个星期了,你现在才回来。”正事要紧,正事要紧。“对了,你知道史蒂芬·朗姆吗?”

    “不知道。”不是一个圈子的当然不知道。

    “啊,哦。”林沐漓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心情更加烦躁。

    “什么事,说出来,或许我能帮的上。”肯恩见她低沉的情绪,抚慰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