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0章 参赛

    更新时间:2017-08-26 08:00:00本章字数:3029字

    “我要参加一个比赛,想要找史蒂芬·朗姆做为我的导师,但是他最近在收集一幅油画,是拿破仑时代的,也只有英国皇室才有的收藏,你说我多大的能耐能给他找到这种珍贵的收藏啊。”林沐漓向他说出自己的难处,越说越感觉渺茫。

    拿破仑时代,油画,肯恩默念到,“没事,这事情我帮你搞定。”肯恩说的很肯定,天啊,这可是皇室收藏品啊,不是能买的到的,就算他有钱,可是真的可以吗?

    林沐漓选择暂且相信他,宁相信其有,不信其无。也算是给她自己一点信心吧。

    “好了起来吧,我带你去骑马。”肯恩拉起盘坐在草地上的林沐漓。

    “我胃疼。”林沐漓小手还按在胃部,坐着能够帮助她缓和。

    肯恩不明所以,看到她手压着的地方脸一黑,“活该。”尽管嘴里骂着,大手扒开她的手,放在她压着的地方,轻柔却又不失力道的帮助她按摩,林沐漓在他的手伸过来的一瞬间身体因为异物的触碰有些不自在,不过他的按摩技术真的很好,便享受在女皇的待遇里没想太多了。

    倒是肯恩想也没想就触碰她的身体,虽然隔着一层衣物,但是柔软娇躯给他的感觉还是让他不免喉头发紧,最后只能移开视线不去看她,就当做他其实是在摸一头猪,不过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猪吗,这是事实。

    跑马场。

    肯恩让管家前来马场最温和的一匹马过来,把林沐漓一抽一放,林沐漓就安安稳稳的坐到了马背上,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骑马,害怕的紧紧抓住肯恩的大手不敢放开。

    肯恩看出她的害怕,翻身上马,坐在她的后面,两人第一次有了这种‘亲密无间’的距离,与其说距离,不如说奇妙的接触。

    林沐漓被肯恩就这样抱在了怀里,宽阔舒服,鼻尖还充斥着他的身上的香水味。

    远处米莱看着这一副‘幸福甜蜜’的画面不禁红了眼,眼泪在眼眶打转,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却轻易被她吸引了去。

    从来到这里发现这个女人,女人的第六感就告诉她,她肯定不简单,她也试图安慰自己,肯恩是她的未婚夫,她只是他的朋友,可现在看见这幅画面又是说明什么。

    跑马场上的两人完全不自知场外的人儿哭红的双眼,肯恩用他的身体紧紧包围着她的,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这才扬鞭奔跑起来。

    微风在耳边穿梭飞逝而过的感觉真好,轻盈飘逸随时就要飞起来的感觉很让人释放压力,林沐漓在肯恩身前张开手臂,在清新美好的空气中喊出声,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在他给予的安全感下在蓝天只有翱翔。

    有那么一刻,肯恩很想把她占为己有,但是又害怕她会被吓跑,还是慢慢来吧。

    待两个人玩累了回到房子这里的时候,肯恩在客厅茶几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娟秀的英文,“肯恩,我走了,等你处理好你的感情,我会一直等你。祝你们玩的愉快。”

    林沐漓也看到了那张纸条,她成了第三者。再次苦恼的低下头,脸上都是对米莱的歉意。

    “你成功气走了米莱,现在你得留下来陪我。”这话说的晦暗不明的。

    林沐漓感觉到危险的靠近,身体不觉往后退缩,双手护在胸前,“卖艺不卖身。”

    肯恩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当天晚上林沐漓留在了那里,不过她还是睡在客卧。

    夜里十二点。肯恩大概时差还没有调整过来,穿着拖鞋来敲主卧旁边的客卧房门。

    林沐漓还在被琴谱,灯光下看久了,眼睛生涩的疼,正想要去睡觉,敲门声就响起。

    林沐漓知道是肯恩,这屋子里就两人,他和她。

    林沐漓本来不想开门的,孤男寡女同屋檐下,本来就让人浮想联翩,可是这敲门声持续不断响着,她睡意全无,只能认命去开了门。

    肯恩双手插兜,居家服穿的也很整齐,主要是还神采奕奕的模样,“沐漓,陪我看鬼片。”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林沐漓穿着睡意,只露出一个头,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三更半夜看鬼片,真是不怕夜半鬼敲门?

    “不看。”果断拒绝。

    “我想看。”

    说着蛮不讲理大手从门缝伸进来抓过林沐漓就往外拉,林沐漓就这样被某人拎东西一样拎了出来。嘴里挣扎到,“我不要看,我看不了鬼片。”谁会发明这么无聊的东西,自己吓自己的事情她才不干。

    肯恩成功把林沐漓从房间里拉出来之后就改成把她抱在怀里,他想念今天马背上温香暖玉在怀的感觉,看鬼片不过是一个借口。

    “没事,有我陪着你,不用怕。”

    有你,我才怕呢,这句话林沐漓是在心里小声嘀咕的。

    两人你推我桑的来到放映室,巨大的屏幕上鬼片已经在放映,看着那一个个白嘴唇红牙齿红眼睛血流不止的怪物,林沐漓竟然想到了穆少寒这号人物,好歹人家也是一枚大帅哥,怎么能跟这些牛鬼蛇神相提并论,没错,他就是一人渣,将她吃干抹净,再玩消失的把戏,真是悲催到家了,林沐漓心里嘲讽。

    “啊。”突然一张血盆大口朝她张开,面目狰狞,要把她一口吃掉,这就是巨大银幕逼真的效果,林沐漓成功被吓到,惊叫一声躲到肯恩怀里,紧紧的抱着这颗‘救命稻草’。

    肯恩在黑暗中,咧嘴一笑,甚是满意。

    林沐漓最后实在受不住刚才那一吓,嘤嘤哭出了声音,肯恩没想到这么严重,赶紧拿过遥控器把电影停掉,倾身开灯,一屋子光亮。

    林沐漓看到白色的光,从他怀里抽出,怒瞪他一眼,肯恩被瞪的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想让她生气,“好了,我错了,你打我吧。”

    说着就把一只手臂抬到她跟前,眼睛闭起,脸上五官堆起表情装做很怕疼的样子,林沐漓心虚也被他的搞笑表情逗乐了,破涕为笑,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肯恩顺势牵过她的一拉,整个身体又跌回了沙发上,男子高大的身体压着她的,让她彻底动弹不得。

    “干什么。”林沐漓害怕出口。

    肯恩笑的一脸狡猾,平时温文儒雅的外表下也不过是一头色狼,跟穆少寒没什么两样,林沐漓脑中立马滑过上次在公寓里两人亲密结合的羞人画面,脸上红晕升腾。

    肯恩权当她是看到他这个大帅哥脸红了,想也没想薄唇就对准润泽红亮的粉唇亲了上去,相比上次轻轻一吻,这个明显多了几丝侵占的意味,林沐漓大脑发麻不知该作何反应,肯恩舌头已经灵活侵进小嘴,甚是觉得奇怪,火热的气息在整个房间开始散步充斥,林沐漓意识到危险。

    男女力气上总是差距很大,林沐漓本能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却不想越挣扎越被他抱的更紧。

    两人气息交缠了整整十分钟。肯恩终于心满意足放开了他,深邃的眼眸却布满情欲的味道。

    火热的眼神飘到了她的胸口,林沐漓大口喘气,胸口上下起伏,很让人意想连篇,肯恩慢慢想要靠近那处,危险渐渐靠近。

    林沐漓知道在不逃就没机会了,使出蛮劲一推,肯恩没有防备的被推开,林沐漓趁机脚上抹油,逃也似的离开这个这里,开门进屋上锁,一气呵成。

    回到房间的林沐漓大气猛喘,为什么每次肯恩亲她,她都不能拒绝,是她太滥情还是真的被肯恩迷惑住了,使劲摇了摇发昏的头脑,明天要离开这里,不然什么时候被吃了都说不定呢,林沐漓再次确定关上了房门,才慢慢踱步去床上躺下,累了一天也很快进入睡眠。

    肯恩看到林沐漓从她怀里挣脱逃走,不怒反笑,手指擦过嘴唇,她的味道还在,邪恶一笑,刚刚他起反应了,对她,从来对女人从不乱下感情的肯恩这次确定他真的对她动了真感情,他要得到她,眼神一紧,对自己下狠心,又想到上次在庄园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脸色一凝,神色沉重。

    第二天在林沐漓还在睡的时候,肯恩已经穿戴整齐,进到她的房间里,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的睡颜。

    林沐漓可能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慢慢醒来,就看见肯恩一脸温柔的额笑容,白天‘谦谦君子’,晚上‘饿狼扑食’。

    “起来了,我带你去找史蒂芬·朗姆。”肯恩去帮她拉开一点窗帘,暖和的太阳光照射的更多进来到屋子里,暖和一片。

    “真的?给我十分钟。”说着也不介意肯恩在一边看着,起床,光着脚冲进里边的浴室洗漱去了。

    肯恩在后面再次看的一脸宠溺。

    果然,十分钟后。

    肯恩在餐桌上吃着早餐,看今天的早报,林沐漓已经一身利索的打扮出来了,素色衬衣,束在低腰牛仔裤里,脚上是及脚踝的棕色短靴,微卷及肩头发放下,脸上花了淡妆,因为要去见老师,打扮一下还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