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花边新闻

    更新时间:2017-08-27 08:00:00本章字数:3085字

    两人吃过早饭就出门了,再次来到巴黎街的油画馆,两人从车上下来,肯恩从后车厢里拿出一个大、长盒子,很珍贵的样子,林沐漓突然想起昨天她跟他说的事情,难不成他真的有那副名油画,林沐漓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史蒂芬·朗姆是个很爽朗乐观的老头,穿着挺前卫,毕竟是追求时尚的人,也是能够理解,肯恩把手上的盒子放在长台上打开,她站的比较远,没有看到里面是什么,只见史蒂芬·朗姆笑的一脸开心,难道真的是他向往已久的宝贝。

    两人又继续了说了几句,史蒂芬·朗姆走过来,让她拉一曲,随意的曲子就行,林沐漓就拉了之前特意准备的《天鹅》,这首曲子是法国作曲家圣-桑所作的管弦乐组曲《动物狂欢节》中流传最广的一首乐曲,由大提琴家演奏,两架钢琴伴奏,展现了清澈明丽、波光粼粼的湖面。

    没有伴奏,林沐漓一个人用大提琴演奏也能把其中略带忧伤忧伤,安娴、幽静天鹅纯真的情感和高雅的姿势态的意境演奏的维妙维俏。

    史蒂芬·朗姆整个过程闭眼享受这段乐曲,最后露出会心一笑,很满意的样子,赞美了一番林沐漓,接着脸色平静,说话重新严肃了下来。

    “以我对这个比赛的了解,你需要学习还有很多,但是我只能做到指导的作用,还得靠你自己用功练琴。”

    这话就是说答应做她的指导老师了,林沐漓多天的负担终于放下,心里暗暗松口气,“谢谢老师。”

    从油画馆出来,林沐漓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个盒子里装得到底是什么,肯恩神秘一笑,搂过她的肩,“走吧,请我吃饭去。”

    林沐漓见他不想说,也不强人所难,今天她心情好,请客是可以的。

    在林沐漓又再次回到国内时,是被穆少寒的花边新闻吸引回来的,原本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受那个男人的影响,可是自从上次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两人之间一下子从最初陌生抵触的关系变成了相识,对的,就是相识,坦诚相见的那种。

    这天是肯恩把林沐漓送到了机场,再三的难舍难离相互道别珍重之后,林沐漓一个人过了安检轻呼一口气,心想这个肯恩真的太缠人了。

    这边国内。

    穆少寒已经度假回来,此时正在会议室开会,他就是一个大忙人,永远不会让自己停歇下来,本来一个帝豪已经让他把大多数时间投入公司管理当中,如今他还要时不时关心万丰那边的事情,肯定也要花去了一些时间,如此一来更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了。

    当然按照穆少寒的性格,他绝非是同情林家,好歹他也是万丰最大的股东,他绝非是做亏本买卖的人,关心万丰的运营状况理所当然,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冷漠又分得清情感和金钱。

    不过穆少寒终归是穆少寒,忙是免不了的,制造花边新闻那也不能少。

    林沐漓此次回来还是住在了酒店,林家她已经很多年不回去了,也不习惯那里的人,回去只会让所有人都尴尬。

    她母亲温莱已经跟随慕习城,她当然也不好意思去打扰,想着虽然穆少寒已经给了她一个公寓,可她也不怎么想去那里住,可能心里还是不太承认她跟穆少寒的婚姻,徒有虚名罢了。

    可是如此一来,她这次匆匆回国的理由是什么呢,就因为看到穆少寒跟嫩模演绎一段风流出海游玩的韵事,她便如何也坐不住就回国了,这理由确实让人很生气哈。

    他们才新婚多久,穆少寒这个多情的男人就要着急给她添小三了,真是无语。

    说道第三者,林沐漓突然想起穆少寒去巴黎找她的那次,一夜欢爱之后他又与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还是在她的公寓里头,简直明目张胆到让人想抓狂,那次她忍了,这才多久,他又开始寂寞成灾了。

    恐怕也是她这个做妻子的不够尽职尽责让她的男人放着她这么个年轻貌美身材凹凸有致的老婆不管,非要招惹一下外面的野花,真是够她操心的。

    或许嫁给穆少寒只能证明她就是个劳碌命。

    林沐漓在酒店休息了一天,原本打算过两天她再去找穆少寒,因为她还没想好怎么在穆少寒面前露面,毕竟他们分开也没多久,上次分开也不是一个愉悦的结束。

    在酒店这两天,林沐漓也没有放下课业,每日练琴是必不可少的,还要不停研究好多难学的谱曲,反复练习还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感觉,总之大提琴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艺术是需要时间的,林沐漓尽管在大提琴上资质不浅,勤学苦练也必不可少。

    这天她正在酒店下面的花园里边练琴,她的手机就响了。

    平时没事她也会跟她妈妈和姑姑通个电话,却很少与别的人打电话,今儿个怎么会有人打电话给她。

    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的三个字,陌生人。

    林沐漓嘴角不经意间轻轻扬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打从心里有点期待这个人。

    电话接通。

    林沐漓等对方先说话,可对方也沉默了片刻才慢慢出声,“你在哪?”

    “酒店。”

    “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蒙西去接你一趟。”

    这像是一个对她宠爱至极的丈夫对她这个不听话的小娇妻轻轻的埋怨。

    林沐漓不自觉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回到,“不碍事,我反正一个人习惯了,以前身边老有姑姑照顾着,现在也能自己独立倒是好事,不用麻烦你。”

    穆少寒在林沐漓看不到的地方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略显得不快。

    语气也相应变得没有刚才那么温柔,倒显得生冷。

    “把你的位置发给我,就这样,我还有事要忙。”

    随即电话就挂断了。

    当真变得快,明明刚开始还觉得他是在关心她,怎么突然翻脸这么快,情绪简直比来大姨妈还可怕。

    照着穆少寒的吩咐,林沐漓把她住的酒店名称发给穆少寒,然后又专心练琴去了。

    在她心里显然大提琴比穆少寒重要得多,毕竟大提琴陪了她有十几年了,可以说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知音,以前但凡她心烦气躁的时候就来练琴,虽然出的错误多,但是琴声悠悠总算可以摆平一些她内心的烦躁,倒是不错的倾诉对象。

    练琴的时间过得很快,穆少寒是中午的时候打电话给她的,林沐漓一直专心练琴练到吃晚饭的时间,饿了便就去吃饭,反正一天也不能把自己逼得太紧,适当休息让自己聚精会神一番再练习也是应当的。

    林沐漓找了一个中餐餐厅吃饭,国外的西餐吃多了,难得回国一趟当然要好好补偿自己一番国内的菜色,显然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她给自己点了六个菜一个汤,满满一桌,就她一个人吃,怎么看都显得浪费。

    不过呢,别小看了这幅小身板,胃口倒是不小,等到穆少寒找到她并且坐在她对面的时候,林沐漓已经吃撑了背靠着椅背,表情倒是满足得很,而且对于穆少寒这番神出鬼没的出现倒是不怎么惊讶。

    只是问了一句,“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身上有你偷偷装下的追踪器吗?”

    穆少寒瞟了她一眼,不理会她,直接让服务员给他添了一副碗筷,然后也不给自己点几个菜,将就着林沐漓吃过的剩菜吃得还挺满足的样子,难得了,林沐漓还一直以为他是那种挑三拣四的男人呢,谁知竟然不是。

    “这个,要不我再给你点几个菜吧,我刚刚点的这些菜也差不多吃光了,怕你不够。”

    说着林沐漓就要把服务员招呼过来,这时穆少寒终于出声了。

    只是还是没有停下吃饭的动作,说道,“也是,你一个小女孩,能把七个菜吃得差不多也是一种本事,我不怎么饿,随便吃点就行,倒是你这个小母猪,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吃穷。”

    这种资本家是在跟她喊穷吗,没意思。

    “放心,帝豪集团这么庞大,我就是吃它个几辈子不干活也不会把它吃成空山,就不喜欢你们资本家这幅有钱却做穷酸样的态度。”

    说着把脸侧到一边去,隔着玻璃窗看外面的车水马龙。

    B市在国内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如此高速运转的一个大城市,每天面临的都是新的挑战,这里的年轻人都是带着梦想上路的,城市的活力,现代化,深深吸引着无数的有梦者前来追梦。

    可她突然降临在这个城市是为了什么,她甚至不熟悉这个城市,不熟悉这里的人,更谈不上有感情,林沐漓突然又更不知道她此次回国的目的了。

    见林沐漓突然发呆,穆少寒放下碗筷拿起餐布擦拭一下薄唇,放下餐布,然后看着她陷入呆滞的表情说道,“怎的我这么帅的人坐在你面前,你宁愿看外面也不愿意看着我,我一直都以为我这张脸是没有一个女人不为我疯狂的,原来你是例外。”

    林沐漓这时候看向他,两人目光交接了一会儿,然后她先红着脸投降下来说道,“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