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做他的女人不容易

    更新时间:2017-08-31 20:08:43本章字数:3084字

    外面夜色阑珊,已经到了后半夜,屋子里的人儿却还在哭,眼睛红肿,声音沙哑,“你就是个坏蛋,什么事都怪我,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成了现在这个样,都怪你,我不会原谅你的。”

    被林沐漓指控都是他的错,穆少寒有些搞不清楚头绪,权当她在耍无赖,刚刚还是他气得不行,现在换成她对他诉说不爽,这转换有点快,不过穆少寒倒是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且听听她怎么说下去。

    “都怪你,全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回国,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喝酒,穆少寒你混蛋,你还跟我生气,我太委屈了。”

    说着撅撅小嘴,样子实在可怜。

    “可你自己一个人跑去喝酒就是不对,要是今晚没有遇见好人,你就等着吃苦头吧。”

    林沐漓慢慢控制住了眼泪,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穆少寒的脸在她眼里都是虚的。

    “我出现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这件事怪你不怪我,我做你的女人我容易嘛我。”

    说着小嘴一撅就又想哭了。

    穆少寒赶紧承认错误,“好好好,是我的不对,我没有及时赶到你身边是我的不对。”

    见穆少寒处处让着自己,林沐漓也开心,然后也不哭了,整个人安静了几分钟,然后说到,“你知道吗,我当初回国遇到你的时候以为你还是那个会安慰人的温暖大叔,可是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当初,她在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她躲在林家后花园里哭的那个晚上。

    谁都会变,更何况他身上了还背负了仇恨,他怎么可能不变。

    穆少寒一时沉默。

    林沐漓接着又说道,“后来我们结婚,当我发现我们的关系已经从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便成了夫妻关系的时候,我有想过我们会不会更加了解彼此,但是我们在一起只有伤害。”

    她说得不错,他们在一起除了彼此伤害对方还能做什么。

    这时林沐漓转过来看着穆少寒的眼睛认真说到,“我们在一起真的不能有快乐吗?”

    这个问题他曾经也想过,不过结果很明显,没有。

    穆少寒不做回答,但是林沐漓已经知道了答案,有些人注定只能活在记忆里,就像当年的穆少寒,那么温暖,她一直记得那样的穆少寒。

    “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身边有别的女人,这种感觉应该是从结婚之后开始的,每次看到你跟别的女人的花边新闻我都很难受,虽然你并不能理解我的感受。”

    “所以你这次回国是因为我才回来的?”

    穆少寒追问。

    林沐漓想了想点点头,很认真的点头。

    “可能我是高估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吧,不过这样也好,早晚都得面对的问题,我不怕。”

    穆少寒突然有一刻很想给这个女人一个承诺,他身边是有很多女人,但是他从来没有爱上一个女人,他会跟她结婚是因为这个人就是她,不为别的。

    可是说了又能怎么样,他怕承诺得太早,她会受伤越重,他可以把一家大企业管理成上市公司,把握经济命脉,但是对感情这块他始终还是在摸索的阶段,他害怕承诺得多了,她只会对他越来越失望。

    “啊漓,好好对自己,不要因为别人而让自己受委屈。”

    “你呢?你会让我受委屈吗?”

    穆少寒想了想,说到,“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他们已经回不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空气安静了几分钟,林沐漓突然又说道,“那我们会离婚吗?”

    如果在一起只会让两个人受伤,分开未必不是件好事。

    穆少寒紧抿唇角,不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林沐漓也不再追问下去。

    “我这几天就回法国了,你也很忙,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了。”

    遇到问题只会逃避的性格,林沐漓始终克服不了。

    穆少寒看着她的脸,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她的性子,她要走他不拦着她,何况他又有什么理由把她留下来,他们之间不过一张纸的关系,他心里很清楚,他甚至不敢给她一个承诺,她害怕面对他们的关系,他又何尝不是呢。

    “要不要洗个澡再睡,我去给你煮醒酒汤,先别急着睡。”

    说着就起身往厨房方向走,看着穆少寒高大的背影,林沐漓鼻子一酸,眼泪再控制不住往下流,滴到了她躺着的床单上,消失不见了。

    穆少寒这次很体贴,又是给她洗澡换衣服,又是煮醒酒汤,林沐漓都由着他摆弄,而且她还有点晕乎,懒得动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把林沐漓安置到了床上,然后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闭上眼睛睡觉,穆少寒就出去了。

    夜凉如水,人心荒芜。

    第二天如期而至,昨晚的事情在睡了一觉之后也忘得差不多了,本来昨晚林沐漓就是在醉酒的状态下说了那么多话,她也不愿意想起这些话,反正如今她跟穆少寒的关系,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得很,不需要刻意说出来。

    不过让她一直挂记着的一件事就是昨晚在酒吧遇到的女侠,她得去报恩。

    可是昨晚没留姓名没留电话的,她怎么找得到那个女侠,昨晚是穆少寒把她送回来的,骂穆少寒就肯定见到了那个女侠,可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上哪里问去。

    穆少寒这人一大早上就不见人了,只留了一张纸条让她吃他给她准备的早餐。

    果然没人性,她都醉成那样了也不知道来个感人的守夜,那些韩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如此一来两人感情升温了,后面自然发展得就快,不过也是,他们俩不需要什么感情升温,这样就挺好的。

    洗漱一番,吃个早餐,然后就没事做了。

    就在林沐漓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想了想林沐漓接起了电话。

    “沐漓,是我,阿景。”

    高均景,还以为是骚扰电话呢,不过他怎么会打电话给她,还大早上的。

    “有事吗阿景,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想起来打电话找我。”

    “打电话给你当然是找你有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她还能帮忙的事,林沐漓突然充满了好奇。

    “什么事,你直说吧。”

    “昨晚那个女孩子你认识吗?”

    女孩子?昨晚?昨晚他跟穆少寒在一起?那看来是了,他说的那个女孩就是救了她的女侠吧。

    “不认识,不过她救了我,我还想着怎么报答她呢,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她?”

    高均景突然在电话那头痴痴地笑了,样子像是个谈了恋爱的小伙子,林沐漓秒懂,原来是一见钟情了。

    “这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只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住址。”

    “她叫什么?”

    “简心。”

    “简心,好听,不过现在重要的是我们只知道她的名字有什么用,我对她也一无所知,只不过昨晚她救了我一次而已,我们还是陌生人。”

    对啊,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为了这个简心,他高均景可是一个晚上没睡好,脑子里都是那个女人,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痴心,这可不是情场老手应该有的状态,或者是真的遇上了对的人呢。

    高均景想了想最后只能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去昨晚的酒吧,她既然会出现在那里说明她应该还会再去,虽然再去的几率谁也无法估算,但是却是眼下唯一的法子了。

    不过林沐漓犹豫了,“可以不去吗?”

    “为什么?”

    高均景不明白所以问道。

    “因为,”因为穆少寒不给她去那种地方,昨晚的话她记着呢,虽然她完全可以不理会穆少寒这种桎梏,但是她心里就想尽量不给他惹事,可是这样一来她就真的见不到女侠了,好纠结。

    “你要是不能去的话,我自己去也行。”

    高均景知道林沐漓可能忌惮的人是穆少寒,他也不想破坏他们的关系。

    “这样吧,我也一起去,只要这件事不让穆少寒知道就行,反正他也不怎么回家。”

    说好了晚上一起去酒吧等简心,林沐漓为了制造一种假象她不出现在酒吧这种场合,这晚她穿得十分严谨,脑袋上扣一顶帽子,还戴了一副平视眼镜,样子倒是多多少少掩饰下去了一些。

    尽管知道他们做了无用功,但是依旧没有放弃去酒吧等简心,一连几天下来林沐漓和高均景都出现在酒吧,就愣是没有见到简心。

    这天林沐漓接到法国的电话,她的大提琴导师要求她现在立马返回法国,因为既然决定要参加比赛就不能忽略了重要的日常练习,林沐漓也知道回国来之后她已经耽误了好多时间练琴。

    虽然一开始回来的原因是因为穆少寒,现在两人的关系也照样平平淡淡,她还是回到她的轨道继续练习大提琴等着参加比赛,别的事情都再说吧。

    临走前也没能再见到简心一面,她走的那天她没有告诉穆少寒,高均景把她送上出租车就一个人去了机场,然后再次跟这个城市道别。

    当习惯了道别,就不会有太多的伤感,因为不管多伤感,也只有自己看得见,别人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