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着实意外

    更新时间:2017-09-04 10:25:22本章字数:3072字

    林沐漓此时收到信息,看到来自穆少寒的问候,林沐漓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发过来的是,最近还好吗,练琴练得还顺利?你有没有想我?

    林沐漓想了想,然后回到,还好,每天都练琴,虽然有时候老师会要求严苛,但是学到了很多东西。

    穆少寒见林沐漓不回答他最后一个问题,就又追问到,怎么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见穆少寒又提一次,林沐漓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直接回了两个字过去,神经。

    然后就抱着自己的脸笑得一副春心荡漾,脸都红了。

    穆少寒这时回过来的是,这几天都在出差,工作很忙,没有顾得上你,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这样的话分明就是以朋友的立场说出来的,难道他们之间只是所谓的朋友关系。

    林沐漓回过去,没关系。

    然后退出对话,感觉也没什么好聊下去的,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失落,赶紧去浏览推特上的更新。

    穆少寒见林沐漓只回了三个字,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然后也不再发什么信息过去了。

    两人的聊天就这样草草收场,林沐漓吃过早餐就要去练琴了。

    心情有些被影响,练琴的时候老是出错,还好她的老师没有发火,不过也不停叮嘱她要专心。

    林沐漓尽量让自己不受穆少寒影响,她知道那个男人狠心,她干嘛还要失落,她怎么就不明白他的态度呢,他们之间只是结了个婚,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上。

    他们之间是不会产生感情的,她怎么就不愿意相信呢,还挣扎什么,反正两人身在异地,这样更好,眼不见为净,她可以尽快忘记他。

    努力说服自己要控制住感情,然后专心投入练琴,练琴其实也是有另一个好处的,悠扬的音乐声确实可以让人平静下来,就像现在,林沐漓也渐渐平复了心情。

    穆少寒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男人一向没有女人容易动感情,该工作还是工作,一切并没有因为林沐漓而发生太大的改变。

    似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谁因为谁而难过,也没有谁非谁不可,大家都很好。

    只是林沐漓还是会一个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害怕到不敢关灯睡觉,有时觉得巨大的孤独感在笼罩着她喘不过气来,相当难受。

    而这个时候她没有想到谁,她想到的是穆少寒,要是他在就好了,他不是总死皮赖脸想要爬上她的床跟她一起睡。

    或许他每天晚上都躺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伍嫣生于官家,人长得漂亮精致,穆少寒对她也很好,他们在一起也没什么觉得奇怪的吧。

    最近的林沐漓总是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应该是那些不得宠的人妻才会有的状态,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对穆少寒存留的只是那年15岁时她蹲在地上哭,穆少寒帮她擦眼泪的温柔。

    可就是这样的温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尽管如今的穆少寒对她只有冷漠和无情,还有让人心寒的保持距离。

    或许她一直都在期待某种东西吧,不是说爱情是等来的,不是求来的,穆少寒可能不是她要等的那个人,而且在那个人到来之际她可能还要吃上些苦头。

    人跟人都是有缘分的,而穆少寒和林沐漓是有缘无份的,林沐漓应该看清才是。

    穆少寒近期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往国外跑,国内的生意已经稳定,国外的生意已经进入需要多时间投入的开拓阶段,这次他又要出差,而且去的国家是法国,不过不去巴黎,他去波尔多,两个城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出差一个星期,穆少寒把手头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想正好趁这个机会在波尔多转悠转悠,去一些比较著名的酒庄挑一些红酒,有钱人都爱干的事儿。

    而林沐漓并不知道穆少寒来法国的事,她已经尽量让自己不要再想起那个男人,反正天下男人多得是,她就不信她还真的就这么迷恋那个臭男人,她也是有志气傲骨的好吗。

    穆少寒刚刚停止忙碌的第一天就让他的助理陪他去了酒庄,两个大男人在酒庄里逛了好久,毕竟是知名酒庄,里面的酒还是都相当不错的,挑选了一些之后,之后酒庄会负责运输到指定的地址,只要把钱给结了就行。

    选完了酒,穆少寒就迫不及待地回了酒店,两个大男人确实也没啥好逛的,而且看着很别扭,又是在欧洲这种比较开放的国家,他不是害怕别人误以为他跟他的助理是同性恋,他只是自己心里觉得别扭,索性就回了酒店。

    晚上穆少寒也没有下去吃饭,而是选择了客房服务,把饭送到了房间,在房间里自己吃的晚饭。

    穆少寒一向很少自己吃饭,平常不是应酬就是美女环绕,如今他孤家寡人的,也觉得特别扭,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想想他在国外的朋友,说不定可以让他那些朋友过来陪他,可是女的好像也没有几个,林沐漓算一个,也有当时出国留学时认识的朋友。

    不过大家都不是那么联系亲密了,忽然比不上国内的可以随叫随到,那么就只剩下林沐漓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妖精这个时候在干嘛。

    啊嚏。

    谁在骂她,林沐漓此时正在敷面膜,一个喷嚏打得响亮,本来一个人住一个房子就显得很安静,突然一个喷嚏打出来,林沐漓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打完喷嚏,继续敷面膜。

    正想趁着睡前再去练会儿琴,突然她的电话响了。

    怎么是穆少寒。

    她都从国内走了有半个月了,他愣是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给她,现在突然接到他的电话,林沐漓从这件事联想到了她刚刚打的那个喷嚏。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她没有先出声,对方已经占据主动。

    “林沐漓,我现在在波尔多,你明天从巴黎飞过来,我今晚就让人给你订好机票,明天去机场接你。”

    才一接电话,对方就毫无预兆地发过来一道圣旨,有毛病吧他穆少寒,少爷病犯了,还是真把她当布娃娃使唤,让她去陪他就去啊,真的太霸道了点吧。

    林沐漓保持沉默不出声,他倒是要看看穆少寒想干什么。

    果然穆少寒见林沐漓这边半天也没吭声,又忍不住没耐心说到,“林沐漓,你听到了吗,明天过来波尔多陪我,东西不需要带很多,就过来几天。”

    “去波尔多干嘛?”

    林沐漓没忍住,还是觉得很奇怪,可是她这一出声就说明她真的甘愿当穆少寒的布娃娃了,说好的志气傲骨呢,还不是被三下两下降服了。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我这边工作已经结束,正好你也在法国,我们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见见面。”

    就只是见面那么简单?林沐漓才不信呢,正想说反驳的话,这时穆少寒又在电话那边说到,“飞机票信息我等下短信给你,明天的飞机,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就这样,晚安。”

    道完晚安,林沐漓就听到了一阵忙音,这个男人简直了,一点不给她思考的时间,太霸道了,不过她这是要去还是不去呢,明天的课程怎么办,只能暂时请个假了,反正也就去两三天,请假应该没啥问题。

    虽然心里还有纠结,但是林沐漓行动上已经正确表明她的态度,她正在给自己收拾行李,就如穆少寒吩咐的,不用带太多,简单地带了两套衣服,一些化妆品,一个小的旅行箱就足够装得下这些东西。

    穆少寒那边行动很迅速,不多时林沐漓就收到了他的短信,他给她订机票的信息,明天早上九点半的航班,飞波尔多。

    晚上林沐漓没有再练琴早早就睡觉了,因为她觉得明天不会是简单的一天,有穆少寒掺和的人生,她什么时候安宁过,不过就算如此,她竟然是期待明天的行程的,可能她内心也是很想见到穆少寒的。

    第二天一早,林沐漓七点就起床,然后先给她的老师请假,才出发去的机场,取完票时间也差不多了。

    临上飞机之前她还接到穆少寒的电话,让她下飞机直接给他打电话,他会在机场附近的咖啡厅等她。

    然后就上飞机了,手机也设置成了飞行模式。

    行程不远,一个小时的飞机,当飞机降落在波尔多的机场时,林沐漓突然对即将见到面的穆少寒觉得有点担心,担心尴尬,担心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毕竟上次她回法国之前两人就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面,似乎也有事情也让两人关系有着奇怪,这次突然再见面,她应该怎么才能做到从容面对呢。

    这样想着,林沐漓拉着行李箱的手还微微冒出汗珠,她真的有点紧张了。

    本想着等她缓一缓再给穆少寒打电话,在刚刚出了机场门口,她就撞上了他。

    林沐漓一个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着着实实被吓了一跳,活见鬼了的感觉。

    穆少寒双手插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沐漓脸上的表情。

    “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