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还是要分开

    更新时间:2017-09-08 10:36:05本章字数:3071字

    相比穆少寒的侧脸,书里的内容根本吸引不了林沐漓,都说女人是虚荣的动物,她也不除外,穆少寒简直就是万千少女的梦,帅气又多金,身材也好到爆炸,重要的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床上功夫实在了不得,虽然林沐漓并不喜欢他每次把她压榨得软绵绵到虚脱,可是他的床上功夫她在心里是不能够否认的。

    不自觉间林沐漓脸红得像番茄,这时一直忙于工作的穆少寒突然抬起头看向她这边来,林沐漓来不及闪躲,就这样跌进他的柔情里,然后脸更红,急忙把视线收回,把脑袋藏在书本后面,样子甚是惊慌失措。

    穆少寒邪恶一笑,然后就又把注意力放回工作里了。

    不多时,穆少寒的手机插进来一个电话,是伍嫣的电话。

    穆少寒下意识看了林沐漓一眼,林沐漓此时正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这边,然后他刻意避开她去接这个电话。

    可能他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林沐漓见穆少寒有意避开她接电话,心里也多少明白了什么,或许电话那头是他在乎的人。

    既然这样她又何必指望他能够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虽然有心痛,但是并不觉得很突然,这只是迟早的事,他们的关系终究有一天会变成陌生人,只是那一天现在还没有来到罢了。

    在酒店房间陪穆少寒工作到中午饭的时间,然后两人就下去吃中餐。

    本来穆少寒是想带林沐漓去别的餐厅吃饭,不能总是在酒店的餐厅吃,怕她吃腻,林沐漓没什么心情,觉得吃什么都一样,就没去别的餐厅,在酒店餐厅吃西餐。

    本来她就不太敏感西餐,没吃什么就不吃了,穆少寒见她这样知道她心里有事,直接问到,“你在想什么,心情不好还是怎么的,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可以跟我说,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

    开心,哪里来的开心,她怎么才能开心,她就是傻,竟然自己跟自己怄气,穆少寒算什么,她只是他其中的一个女人,她凭什么吃醋,他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女人,是她的贪心让她自己心情不好,她能怪谁。

    林沐漓摇头,然后继续一言不发,甚是让穆少寒捉摸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先吃饭,别饿着自己。”

    穆少寒催促她道。

    “你吃吧,我已经吃饱了。”

    一句话说得有气无力,然后穆少寒也不知道怎么应付她突然低沉下来的气场。

    穆少寒也没有了胃口,两人一起回到房间,林沐漓直接进了房间把自己关在里边,穆少寒在客厅思考林沐漓突然生气的原因。

    难不成就因为刚才的电话,他有意避开她是因为他不想她有什么误会,他一直把伍嫣当成妹妹看待,他跟伍嫣之间什么都没有,她是吃醋了?想到这里穆少寒觉得很意外,当然更多的是傲慢,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

    把林沐漓为什么生气的源头找到之后,穆少寒就去敲房间的门。

    叩叩叩敲了几下也没有人反应,“啊漓,开门。”

    林沐漓此时正坐在床前铺有毛毯的地上,双腿曲着,环抱自己。

    她以前没有过任何恋爱经验,一直以为喜欢一个人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被人喜欢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单恋,你可能会喜欢上一个人,但是被你喜欢的人却没有义务去接受你的喜欢,没有回应的感情就变成了所谓的单恋,这种感情更折磨人。

    原来她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相知相爱就能一辈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现在看来她似乎把事情想得太天真,她根本看不清穆少寒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在他面前完全是透明的,而她却根本看不清他的心思,这样的差距让她感到身心俱疲。

    见里边没有人回应,穆少寒的心脏突然提起来,他担心她在里边怎么了,直接砸门喊到,“林沐漓,你最好现在就给我开门,不然后果严重,林沐漓,你听到没有。”

    穆少寒有点像个疯子,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像他这种一向淡定从容的人就是一个值几十个亿的生意在他面前发生了意外,他也会眼神都不带眨一下,为了林沐漓他竟然着急成这样。

    林沐漓已经听到穆少寒在门外不耐烦和非常暴躁的声音,她知道她再不开门就惨了。

    为了不连累到自己,林沐漓正想站起来去开门,结果因为保持这个姿势太久的缘故,刚要站起来,腿麻得就一下子坐了下去,就想缓一下再去给他开门。

    没想到还没等林沐漓缓过来,门砰的一声就被人从外面踢开,一声巨响过后,就看到穆少寒那张黑掉的脸。

    他很生气,林沐漓下意识突然就往后退缩,挪了挪自己坐着的位置。

    穆少寒看了她一眼,然后带着一身超低的气场逼近她,林沐漓吓得又不自觉往后挪了挪。

    当穆少寒冷着一张脸在靠近她还有五公分的地方停下,一边把她困在床和他之间不让她有动弹的空间。

    “刚刚为什么不开门,我不喜欢你这样,你要是心里边有什么不爽你可以跟我说,别在我面前演什么委屈的戏码,我看不惯你这样。”

    他说她演戏,哼,还真当她是奥斯卡影后了,要真是的话她还有必要在他面前这么委曲求全,她应该去追奥斯卡影帝小李子而不是他穆少寒了。

    “我没有,我刚才腿麻了,是你脾气太急,没等我开门就踢门进来了。”

    林沐漓实话实说,她不需要演戏,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女人。

    见林沐漓这么说,穆少寒低头看了看她坐着的姿势,确实容易腿麻。

    直接把人从地上拎到床上,然后继续靠得很近,问到,“今天为什么生气,我要的是实话。”

    林沐漓眼睛跟他对视,穆少寒眼里全是不容她打马虎眼的肯定,她知道她不能说谎,不然他会更生气,穆少寒生气的话她可是要遭殃的。

    权衡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之后,林沐漓想了想说道,“因为,”她还是有点犹豫,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口,无非就是女人心胸狭窄然后吃醋生闷气,穆少寒为什么非得逼她承认。

    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心,明明他不在乎她,她却很在乎他,这种事情一旦点破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尤其女人,最容易受到伤害,穆少寒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在她心里扎伤她,直到伤口触目惊心。

    “因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你还有别的女人,但是,但是我明白,这只是我的一个心愿,你不可能只属于我,所以我会尽量做好自己的心理工作,你不必要因为我一句话而觉得有什么,我会一直记得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如果你要放手的话,我也不会有什么好说的。”

    林沐漓尽量让自己保持情绪稳定,然后快速说出了这段话。

    这就是她的心情,她不但要克制自己对穆少寒的感情,还要时刻提醒自己当有一天穆少寒要放开她的时候她不能太难过,她要坚强。

    穆少寒俨然没有想到林沐漓会这么说,他一颗心也跟着乱成一团麻。

    他很少因为一件事心烦气躁,而林沐漓做到了,这个女人势必就是它的克星,一辈子的克星。

    “你是不是害怕失去我?”

    他认真地问。

    “是。”

    林沐漓也认真地回答。

    “可是我给不了你承诺,你害怕吗?”

    林沐漓小脸突然皱成一团,使劲控制眼泪不让流出来,她不想在穆少寒面前表现脆弱,这是她最后能保住的一点尊严,她不能没有保护壳。

    “怕。”

    只单单一个字,穆少寒便再也不能对她下狠心,看着她努力隐忍的泪水,穆少寒目光很是温柔,对着她的小嘴吻下去,这算是留给只属于两个人的一点念想。

    反复婉转,林沐漓只觉得她现在是幸福的。

    有一个喜欢的男人在身边,他们互相坦言相待,把对方心里想的都记在心里,只要不主动触碰到那个脆弱的地方,他们就还是可以一直相互陪伴,虽然没有真心实意的爱,但是也有一份不舍得伤害对方的温暖,何须介意太多呢,重要的是当下拥有不是吗。

    事情进展理所当然,这样的情况免不了一通充满暧昧的关爱,有时候身体有了肌肤之亲,就算知道对方只是在同情或者只是那个点下的情感发泄,拿又有什么好追究的呢。

    起码他们曾经是相互拥有的,彼此密不可分的。

    第二天一早,穆少寒把林沐漓送去机场,他也是当天早上回国的机票,林沐漓的飞机比他的要早半个小时,所以他完全有这个时间先把林沐漓送上飞机。

    进站口前,林沐漓手里拿着机票和护照,穆少寒站在她对面看着她。

    本是分别的场面两人却相对无言,沉默了许久,这时两人异口同声说道,“路上注意安全。”

    这应该是两人仅有的一次默契,却像是与生俱来的。

    林沐漓尴尬笑笑,然后又说到,“一路顺风。”

    穆少寒回到,“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