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2章 不稀罕他的臭钱

    更新时间:2017-09-16 11:05:36本章字数:3131字

    这一天下来原本在林沐漓记忆里没有什么好印象的夜总会,因为认识了简心这样的女子而有了新的认识,不过这种地方还是少来的好,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工作更是不是长久之计,有必要她应该把这件事跟高均景提一提。

    晚上回到自己家,林沐漓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心生恐惧,她发觉她自己越来越害怕独处,兴许是受到了一些伤害之后心里留下的阴影。

    以前在巴黎的时候她也是自己一个人住,倒是这种孤独感都没有现在这么强烈,人还是要慢慢学着长大,她再也不能依靠着她的姑姑永远做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也应该一步步学着去面对一切了。

    晚上睡觉前林沐漓都会把房间的灯调成暖黄色,这样睡觉也不会刺眼,又不会太黑,能给她需要的安全感。

    这段时间林沐漓所在团队要在B市举办一次演出,演出的地址选定B市工体,这种大型的演奏林沐漓确实没有参与过。

    据说这次的演出也是因为她才举办的,毕竟在芬兰拿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在国内怎么说也是大提琴演奏者中的佼佼者了,她在国内以最具影响力的大提琴手演奏者亮相也是早晚的事。

    林沐漓当然也了解这其中的套路,她的事迹在国内很快传遍也是早晚的事,只是顶着这样众望所归的压力,她害怕的是她能不能做好,她不想让任何人失望,包括她自己。

    一场以林沐漓为主,年轻且实力被芬兰音乐会认证过的音乐会将在B市举行,林沐漓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B市,像是一夜成名的明星一般,她如今也成了有头有脸的人。

    穆少寒当然也有注意到这则消息,当他在电视上看到有媒体报道有关林沐漓的事情时,他依旧是保持一脸平静淡漠,倒是伍嫣觉得不爽了。

    她不爽的原因很大来源于林沐漓曾经也是穆少寒的女人,穆少寒的众多女人里边唯独伍嫣家庭背景最雄厚,整个B市放眼望去就数她伍嫣能配得上穆少寒,而林沐漓如今在B市也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她当然很不爽了。

    “少寒哥,为什么这个女人突然就冒出来了,不是说你们已经分手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她算什么,区区一个草包演奏者。”

    穆少寒看着电视里关于林沐漓的一切说法,她是林家的千金,不靠家里的任何关系,就在B市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也有人说她背后有人,不然光靠一个芬兰音乐会的认证也不可能在B市这么嚣张的举办音乐会。

    虽然说法众多,但是没有一条是穆少寒看在眼里的。

    原来她脱离了他一样可以过得很好,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这也是她的能耐,能在B市工体开音乐会这件事并不简单,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谁也不敢担下这件事的风险,好了,你也回家吧,我还有工作要忙。”

    说完直接埋头看文件,一眼都没有看伍嫣。

    伍嫣见穆少寒竟然这么为那个女人说话,她也不好反驳穆少寒什么,心里尽管多气,她也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她就是要在穆少寒面前表现得多么体贴,多么温柔如何懂得为人考虑,尽管她的本性就是个有大小姐脾气永远高高在上的刁蛮公主。

    “那好吧,你忙工作吧,我这就回家,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吃晚饭。”

    说完伍嫣就出去了。

    穆少寒在伍嫣出去之后放下手里的文件和笔,背靠着椅子,这两天他脑子里不停盘旋着林沐漓的样子,她哭得很伤心的样子。

    他对不起那个女人,但是他也无法平息她父亲给他的家庭造成的伤害,这样的伤害他无法忘记或者忽略,他也知道在林沐漓身上讨回来,是他做得不人道,但是伤害已经造成,无法弥补。

    在准备音乐会的期间,林沐漓也时不时就去找简心,然后简心就会把她带到她工作的夜总会,让她也看看有钱人那张脸背后藏着多少龌蹉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过简心的工作仅是服务员,那种行业她当然不敢碰,所以为了明哲保身,简心上班的时候都要做好防卫措施,她要戴一副死板的黑框眼镜,然后还要故意把自己弄得丑一点,谁让她天生就长了一张妖艳妩媚的脸蛋,就凭她那张脸在夜总会这种地方都是对自己的危害,所以她每天上班之前还要做好隐藏工作。

    这天简心上的是夜班,林沐漓闲得没事就又跟来了,为了以防万一,林沐漓也在自己脸上动了些手脚,反正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丑比较老而已。

    简心一上班就得忙起来,因为晚上来的人更多,简心忙得都没有时间顾得上林沐漓,林沐漓就一个人在夜总会里边瞎逛。

    本想着这里灯光也不算亮,应该不会有熟人认出来她,结果还是被出来上厕所的高均景给撞见了。

    是高均景先看见的她,两人都相互惊讶了一番,能在这种场合见面也算有缘分。

    高均景一开口就问林沐漓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林沐漓一个心虚,心想可不能说简心在这里工作,这样一来简心在高均景心里的形象肯定跌了好几跌。

    随便编了个理由,“来这里玩。”

    来夜总会不就是来玩的吗,高均景便没有什么可问下去的了。

    “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是舍命陪君子,对了,少寒最近怎么频频心情不好,一个心情不好就到处拉着我们这帮哥们出来喝酒,这不今晚又要喝通宵的节奏。”

    他心情不好,他怎么可能心情不好,他对她报复成功,把她彻底打下十八层地狱让她痛不欲生,他不是应该高兴嘛,怎么会心情不好。

    “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吗?”

    林沐漓想通过高均景挖点穆少寒的秘密,他这个人一向高深莫测惯了,谁能猜测他的心情。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他的女人,我只是他的兄弟,你们的耳边语我怎么可能知道。”

    “我们已经分手了。”

    林沐漓说得很认真,高均景一开始不敢相信,但是见林沐漓说得这么认真也就相信了。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少寒也没有主动跟我们提起过,你们不是挺好的,怎么会就闹到分手这件事上来了,是不是少寒的原因,你放心我向来帮理不帮亲,要是少寒伤害了你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她知道高均景为人义气,但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穆少寒会在给了她很多甜蜜之后再来狠狠的一击,就算此刻穆少寒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恐怕都没有这个勇气去听他说为什么,因为她害怕有些话不但伤害了其中一个人,更害怕把所有人都伤害了透。

    “没事了,反正我现在也不跟他见面了,我们俩应该也就这样了吧,如果他通过报复我可以减少心里的仇恨,我愿意承受这一切,只要他可以放下仇恨,我愿意承受他带给我的一切伤害,我真的愿意。”

    林沐漓说着说着声音就变了,有点带着哭腔,但是她也在努力克制自己,软弱不是拿给别人看的,谁也没有责任去同情另一个人,如今剩给她的只有坚强。

    高均景见林沐漓这样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索性两人就这样站着。

    突然这时,走廊的那头有人在喊林沐漓的名字,林沐漓一个抬头就看见了正迎面走过来的简心,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她对面的高均景,这怎么办,还是说该来的总会来,林沐漓没有来得及给简心使眼色,简心就已经走过来了。

    高均景见林沐漓突然很心虚的模样,便转过身,想看看来人究竟是谁。

    “简心,是你。”

    这句话里含有高均景对简心无尽的思念和牵挂,还有见到之后的藏不住的喜悦甚至由喜悦引发的惊讶开心。

    简心此时也看着高均景,她当然记得高均景,立马脸色就变了,变得非常不友好,好像高均景惹毛了她哪里一样。

    见此状况,林沐漓当然要挺身而出,“那个,简心,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朋友高均景,他是个医生,长得帅气才华也不少,那均景,这就是我们上次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的简心小姐。”

    “我知道他。”

    简心看着高均景的眼神仿佛能把高均景凌迟成千上百遍。

    “我们又见面了,简心,这段时间你都去哪里了,后来我又去了那个酒吧也没有再等到你,不过好在我们又见面了。”

    “我跟你不熟,跟你见面干嘛。对了,沐漓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我今晚下班可能需要到凌晨,你要是累的话就先回去,不用等我。”

    简心直接略过高均景跟林沐漓说话,说完之后就要回去继续上班,然而这些话听在高均景耳朵里却觉得异常不淡定甚至有些气愤。

    高均景根本顾不得简心乐不乐意,直接抓着她的一只手腕质问简心到,“你说你在这里上班?你为什么要在这里上班,你要是没钱用你可以,”

    高均景话都没有说完,简心就抢了过去,“可以怎么样,可以找你要吗,你们男人不要总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随意摆布一个女人的自由,我不稀罕你那点臭钱,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