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3章 利用的棋子

    更新时间:2017-09-17 11:10:52本章字数:3216字

    简心说完直接把高均景抓着她的手摔得远远的,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林沐漓见两人刚刚火药味太浓没敢说话,这会儿才敢说,“均景,你没事吧,你也别太担心了,简心她不是那样的女人,她知道来夜总会工作意味着什么,她自己有分寸的,而且你没看出来为了在这里上班不受到骚扰她还故意把自己丑化了,你也别想太多了,而且我看简心她这个人很独立,她应该不喜欢别人随便来决定她的人生。”

    高均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到,“可是我不希望她被这里的人沾染到,她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如果可以我想要保护她,可是她并不会给我机会。”

    也是,郎有情妾无意,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就像她跟穆少寒,不是两情相悦的爱情都不可能有圆满的结局,她早已看透一切,却做不到放下而已,此时的高均景又何尝不是呢。

    两人相对无言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然后高均景就说要回去了,林沐漓正好也打算回家了,今天高均景会出现在这里,穆少寒当然少不了,她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跟他碰面,还是早走为妙。

    林沐漓正好迈了两个步子,这时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堵人墙,还很高大,笼罩着林沐漓,让她差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你怎么会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古龙水味。

    林沐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冷峻的五官,略显生气的模样。

    “我,”

    答不上来,不知道怎么编瞎话,所以干脆选择不说。

    “我有没有说过你不能再出现在这种地方,这里不适合你,我让人送你回去,现在就走。”

    还是那么霸道冷峻,林沐漓一样的无从抗拒,她其实可以狠狠地反驳他,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他还有什么权利来干涉她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呢。

    然而林沐漓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而是乖乖听穆少寒的话回家去,或许她只是想留存一些美好的愿景或者纪念,穆少寒对她很好,真的很好,为了这些虚假的美好,她已经活得没有了自己的个性,像是个行尸走肉,完全存活在别人的操控下。

    当天晚上林沐漓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她十分不能理解如今她跟穆少寒这种相处方式,似乎有些偏离了她曾经的预想。

    为什么还要有交集,甚至她还偷偷藏着穆少寒对她的好,这样的自欺欺人是不是太过悲哀。

    人总是喜欢留恋,殊不知这样的留恋能让一个人多么崩溃。

    自从在夜总会碰见过穆少寒之后,林沐漓就再也不主动出现在那里,而且她这段时间有得忙了,音乐会很多事情,需要排练,需要跟团队磨合,产生默契,这样演奏出来的音乐才是有生命力的。

    正好这件事也就让她渐渐忘了穆少寒这个人,不提及这个人的时候,林沐漓还是活得挺轻松自在的。

    在音乐会这件事上忙忙碌碌了一段时间之后,时间终于临近音乐会,林沐漓准备得也差不多了。

    音乐会的当晚,林沐漓特意邀请了她的姑姑来看她的音乐会,因为没有她姑姑这么多年的照顾就不可能有她今天的成就,一切都是值得感恩的。

    而当晚她同时邀请的人还有简心和高均景,唯独没有邀请穆少寒,因为她知道就算邀请了他也不会来,这样也好,要断就得断得干干净净的,毫不拖泥带水。

    这场音乐会一开始就因为有了林沐漓的参与而受到很多人的关注,所以票卖得很快,整一个工体里全部都是黑压压的人群,相比上次在芬兰,观众实在太多,多得林沐漓能产生一种人群恐惧感。

    好在有她的姑姑在,林沐漓慢慢调整好心态就开始了。

    整个音乐会的重点都在林沐漓身上,本身她的功底就不错,加上有了芬兰音乐会的认证,还有她前面的提前准备,所以在整个表演过程中还算成功,一切都不算太糟糕,也做到了自己预期中的效果,还算是蛮成功的。

    而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穆少寒没有到来,上次在芬兰音乐会她就是因为看到了穆少寒才不紧张的,这次没有了他的参与,林沐漓总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空落落的,很压抑,很难受,又无法言说。

    但是他不想来看她演出,她又能怎么样。

    然而穆少寒并没有真的不关注林沐漓的演出,在电视上他可以看到她在表演的现状,只是他没有到现场看而已。

    音乐会结束的那一刻林沐漓终于松了口气,虽然穆少寒没有出现,是让她失落了不少,但是总算演出没有让大家失望。

    姑姑林眉当然也注意到穆少寒并没有来音乐会,她担心是不是这两人感情遇到了什么挫折。

    问起林沐漓,林沐漓却很闪躲,她作为姑姑确实不太适合插手他们的事,但是她希望林沐漓跟穆少寒是有结果的。

    穆少寒的为人她不是很清楚,但是既然已经结婚,就应该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缘分,并不是谁都能跟谁这么有缘分。

    在林眉的心里,婚姻对她来说是不可亵渎的,既然已经选择了婚姻对象就要从一而终的不离不弃更不可以做出对不起对方的事情,所以她也希望林沐漓的婚姻是幸福的,就算现在还没有很幸福,也希望他们可以共同携手走下去。

    音乐会结束之后,林沐漓回到家里,她的心情还是很低落,大部分是因为穆少寒的原因,少部分来源于她的姑姑,她当然知道她姑姑的用意,但是感情不是强买强卖,她就算再喜欢那个男人,他也一样不会喜欢上她,既然互相折磨为什么她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呢。

    林沐漓坐在客厅沙发里,电视机里放着节目,台下的观众时不时发出巨大的笑声,却依旧没有影响到林沐漓低落的情绪。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穆少寒打个电话,虽然不知道他接不接。

    在手机里找到穆少寒的电话然后播出去,大概几秒之后,电话就被接通了,竟然这么快,林沐漓显得有点兴奋并且紧张。

    “少寒,是我,沐漓,你,”

    “有事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

    林沐漓紧张地清了清嗓子,然后继续说道,“那个,我想问你你今天有没有看到我的演出,这是我的第一次演出,我到现在还有有点紧张,所以,”

    她这是在没话找话说。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见林沐漓说不下去了之后才慢慢出声,“嗯,我知道。”

    简单几个字,好像是在打发林沐漓的感觉。

    这时林沐漓在电话里听到一个特别嗲的女人的声音,喊穆少寒的名字,然后似乎还说什么洗澡的话,还不会是两人正在激情澎湃,然后林沐漓打电话过去生生破坏了两人的情趣。

    “你那里有女人?”

    虽然她很能理解像穆少寒这种人多少女人恨不得往他身上爬,但是跟她分手之后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别的女人,想到这里林沐漓还是很伤心。

    “是伍嫣。”

    穆少寒直接把伍嫣的名字说出来,一点也不需要避讳林沐漓的模样,是啊,他怎么可能需要避讳,他这么高傲自大的男人,他不需要。

    “哦,这样,”林沐漓已经完全找不到话继续说下去,或者她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个人沉浸在穆少寒给她带来的悲伤里,深到无法自拔。

    然后穆少寒又添了一句,“我喝了点酒,她把我送回来,就在淮海路这边。”

    林沐漓再也听不下去,直接再见都没有说就挂断了电话。

    她知道他是在故意刺激她,可她有什么办法,他竟然允许别的女人住在他给她买的新房里,这说明什么,伍嫣已经完全取代了她的位置,她何须伤心,至始至终她都不过一颗棋子,被穆少寒利用的一颗棋子。

    是她太天真,她天真到以为穆少寒真的爱她,原来他爱的人是伍嫣,他心里根本没有爱过她,妄她对他一片痴心,换来的却是一身狼狈。

    这晚林沐漓仿佛丢了魂的人儿,在沙发上坐到深夜依旧无动于衷,眼睛也不眨一下,直勾勾地看着外面的夜色,直到看得眼睛酸涩不堪,眼袋突出,整个人呈现一种十足的落寞感,这就是被爱情彻彻底底伤害了的林沐漓。

    15岁那年,她被破碎的家庭伤害得失去了所有的关爱,很多年之后她又被她深以为信的爱情伤害得体无完肤,如果这就是她需要经历的劫难,她只想偷偷躲起来,然后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伤口,太痛苦太难受,她害怕这种感觉。

    这晚穆少寒也没有过得多好,他允许伍嫣留下的很大部分原因是想气林沐漓,而且他也成功了,却没有成功之后应有的喜悦感。

    伍嫣能得到穆少寒的许可留下来说明她在赢得穆少寒的心已经取得小小成功,她相信只要自己再接再厉一定可以完全取代林沐漓的位置做穆少寒唯一合法的女人。

    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了,她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获得穆少寒的心,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至于高均景和简心之间的问题,高均景也是一时头大,这不今天就把林沐漓约出来谈谈怎么才能让简心不在夜总会工作。

    林沐漓其实也不希望简心这样的女孩在夜总会里工作,她不适合那里,她不是那些风尘女子,她有她的傲慢,有她的高贵之处,但是身为朋友林沐漓确实不好劝她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