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4章 不适合的工作

    更新时间:2017-09-18 11:11:44本章字数:3104字

    高均景有些急切,他心急如焚,好像他才是那个在夜总会里工作的人,比当事人还要十万火急的模样。

    林沐漓想了想,说道,“简心说过让我们不要插手她的事情,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好解决。”

    高均景急了,“那不解决能怎么办,你难道真的要看她一直在夜总会里工作,她那样单纯的姑娘就不适合在夜总会里。”

    “这个我当然知道,等我跟她见面的时候我也劝劝她吧,但是这件事我感觉我真的不太好插手,毕竟我跟简心还不是那么熟,我没有这个权利。”

    高均景着急的挠头,然后说到,“这个也实在没法,我跟她说她只会更生气,她心里本来就对我有气。”

    说到这个林沐漓灵机一动就问到,“你上次有没有见到简心,在酒吧,你们发生什么事了,能让简心对你态度这么不好,难不成你吃人豆腐了。”

    “那倒没有,那天她在酒吧喝醉,我就把她带回我家,然后第二天她就很气,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那天在夜总会。”

    “那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简心的事?”

    高均景急忙澄清,“没有,绝对没有,我就算再怎么喜欢简心,我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对一个喝醉的女人下手,我对我的人品还是可以保证的。”

    高均景应该也不是那样的人,林沐漓当然相信他的人品。

    只是简心不会相信他,而且简心应该对上次的事情很是耿耿于怀,不然她怎么会见到高均景就那么生气。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扭转局面的人也只能靠高均景,她最多能在简心面前替他说说好话,别的她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了。

    再者她这边也一团乱,她跟穆少寒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建立在了两家人的仇恨上,她无法减少穆少寒对她的憎恨,她更无法接受穆少寒对她的这般报复。

    她是一个女人,她很脆弱,而她爱的男人却要一次次选择狠狠地伤害她,直到满目娼姨。

    受高均景所托,这天林沐漓约简心一起逛街,简心倒是一副闲情逸致的样子,林沐漓肚子里却憋着这份使命,但是也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怎么开口。

    然后实在无奈,只能循循善诱之后再牵扯出她不应该在夜总会这种地方上班,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怎么地怎么地的话。

    反正林沐漓话倒是说了不少,说得她嘴皮子都要破了的节奏,结果简心就是一句话不带接的,这个女人果然够狠,要是林沐漓有她一半狠心,她也不会执着在穆少寒一个男人身上这么多年,而且中间还负伤累累,她依旧还是喜欢着他,这就是所谓的宿命,谁也逃不掉的宿命。

    最后实在编不下去了,林沐漓这才不说了,反正说了简心也不一定听。

    简心见林沐漓终于不吵吵了,才慢慢说到,“这些话是高均景让你说的?”

    林沐漓惊讶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就想通了,以简心的智商想到高均景是幕后主使人应该不难。

    林沐漓只好弱弱地点头,然后很快就为高均景说好话,“他这也是为了你好,是不是,我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也觉得夜总会这种地方很危险,不适合长期工作。”

    “我知道。”

    简心表示理解的样子。

    林沐漓一阵兴奋,很是期待地说,“那这么说你决定不去夜总会上班啦?”

    “没有。”

    自相矛盾呢。

    “那你是,”

    “我还要在里边工作,反正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暂时先做着吧。”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我们今天是来逛街的,你怎么净说些让人提不起劲的话,还有别再跟我提高均景这个人了,提起他我就来气。”

    林沐漓见简心确实在提到高均景的时候恨不得梦杀人的眼神,看来高均景这次想要抱得美人还是要付出相当代价的,谁让他偏偏遇上了简心这种心肠冷硬的家伙呢。

    两人不再提高均景,继续逛街去了。

    晚上回来林沐漓立马给高均景通风报信,虽然简心是答应了不会长期在夜总会工作,但是现下她还是会在夜总会工作。

    高均景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是简心能答应不长期做下去就已经是挺好的了。

    在插手这两人之间的事的时候,林沐漓还是发现其实他俩挺适合的,简心的火爆脾气,加上高均景这种承受火爆脾气的体魄,怎么看怎么登对。

    看到高均景如此深深迷恋简心,林沐漓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失落,如果有一天穆少寒也能这么担心她,甚至喜欢上她,是不是她也就真的知足了。

    女人的感情总是较为细腻,林沐漓躲不掉这段感情,真的要放下可能也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可谁又说得准呢,说不定她哪天就真的放下了,那时候她真的可以做到把心放空吗,应该会很难受吧。

    一个人倘若连感情寄托都没有了,是怎样的悲哀,怎么的孤独寂寞感横生。

    音乐会的圆满成功,林沐漓在音乐界里的名气也越来越高,如今的林沐漓已经不需要靠任何人,以她现在的条件更多人关注的却是她是否单身问题,或者说感情问题。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林沐漓一夜之间在B市成为佳话,年纪轻轻就成了优秀的大提琴演奏家,在芬兰拿过奖,前几天的音乐会也没有让大家失望,这样的趋势,恐怕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有更多人来关注她的私生活,到时候可别把她跟穆少寒之间的关系挖出来,想到这里林沐漓就一阵担忧。

    她担心穆少寒会很反感媒体曝光她跟他之间的事,她害怕穆少寒因此更不喜欢她,她也害怕媒体甚至可以追究到两个家庭曾经的仇恨,怎么样她都害怕。

    所以无论如何林沐漓一定不能让这些事曝光,这样的后果不是谁可以承担得起来的。

    为了不遭到狗仔抓住小辫子,林沐漓做什么事都很小心翼翼,也尽量不主动接近穆少寒,不过他们也确实很少有联系了,能听到有关穆少寒的消息都是通过电视里的采访视频或者网上的一些照片,别的林沐漓还真无从得知。

    穆少寒那边也没什么大动静,近期有参加访谈节目,还有财经报上有发言稿,似乎都是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倒是挺平淡的。

    林沐漓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她的工作主要就是演出,平常没有演出的时候就练琴,走艺术这条路无非就是靠天赋和勤奋,没有谁是天生的神童,想要维持自己的地位水平也是一件要不断努力的事情。

    倒是简心那边,她最近好像遇上了什么麻烦,林沐漓有时间也会去夜总会探探她的班,说是探班,其实就是去给高均景做卧底去了。

    高均景一点也不放心简心在那样的环境里上班,但是又害怕简心看到他只会更生气,所以他就拜托林沐漓时不时过去探探情况,看看简心在夜总会有没有受到欺负,或者受到骚扰。

    作为卧底,也为了朋友的幸福,林沐漓当然要很称职。

    不过从她这断时间观察下来,简心确实总是被一个长得油光满面的恶心男纠缠了,而且恶心男总是趁着简心一个不注意就吃简心的豆腐,林沐漓好几次撞见都想上去揍那个恶心男,结果气人的是简心还不让她动手,你说气不气,简直就是气死人的节奏。

    她知道简心在乎这份工作,可是也不能没有底线啊,关于这点林沐漓真的是没有办法,毕竟简心才是当事人,当事人都不想追究,她作为简心的朋友又如何,她一样不能决定别人的事情,所以气归气,林沐漓还是没有理由帮她出气,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高均景,毕竟这是简心的私事,她没有权利在简心都没有开口之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然后这些天林沐漓也忙着练琴配合演出,更没有时间关注简心,她自己都忙得一团遭的,自然没有心情管别人的事情。

    好在简心那边还有高均景,高均景虽然不敢在简心面前露面主要怕她生气,但是简心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毕竟他以前也经常去那家夜总会,人脉还是有的。

    可是他确实没有听说简心被吃豆腐的事情,如果他知道的话,以他对简心的一片痴心他早就杀到夜总会去了。

    结果事情还是有败漏的一天,那天林沐漓他们团队正忙着要演奏,一场小型音乐会,在一个报告厅,曲风走的是优雅高贵风,因为要专心演出,这天林沐漓的手机是关机的,她不想被打扰,何况应该也不会有人打电话给她,所以她就很放心地关机了。

    那天简心一上班,她上的是夜班,那个恶心男早早地就来夜总会了,好像把来夜总会当做家常便饭,自从盯上简心之后几乎每天都来夜总会,没有一天不来的,简心对这样人只有无视,虽然她不想跟这种人有什么过节,但是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恶心男对简心表现得尤为有兴趣,简心只想见着这种人就躲得远远的,她惹不起她躲得起,结果恶心男不识相,偏偏要惹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