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9章 被利用

    更新时间:2017-09-23 11:30:31本章字数:3150字

    穆少寒此刻正看着文件,听他助理这么一说,动作停下来,认真一想,也对,他最近频频加班,像个机器人一般不用休息,其实他并不需要把自己弄得那么有压力,帝豪集团虽然每天都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但是很多都是没有必要的。

    比如一些应酬,他完全可以交给助理去应付,他就可以高高挂起了,可他偏偏一个人算拦下了,以前的穆少寒不是这样子的,如果都是这样子的话他岂不是可以忙死,最近也不知怎么的,好像把工作当成麻木自己的手段了,难不成他们总裁真的有心事,他一个助理又如何猜得透他总裁的心思呢。

    对于穆少寒近期的一些奇怪朝鲜,他的助理是都记在心里的,毕竟作为总裁助理,不但要过硬的工作能力,也要分心关注一下总裁平时的身心状况。

    当然穆少寒的这些奇怪表现,知道的人还有伍嫣。

    伍嫣是除了穆少寒的助理之外最多接触穆少寒的人,尽管穆少寒同意伍嫣在林沐漓和穆少寒的婚房留夜,但是不代表穆少寒真的就爱伍嫣。

    或者说得更直接一点,伍嫣其实就是穆少寒报复林沐漓的一个工具,这其实也怪不了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没有强迫谁。

    伍嫣也知道穆少寒这个人逼不得,她只能顺从穆少寒,况且穆少寒已经同意娶她,这不就是她一直以来最期待的事情,如今就要实现,她应该知足的。

    但是女人都是善妒的,伍嫣尽管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大概已经恨透了林沐漓。

    她如果不是太傻的话应该能明白,穆少寒宁愿去那些无聊的聚会也不想跟她一起吃个饭约个会,只能说明穆少寒心里从来不曾有她。

    她恨林沐漓,恨林沐漓可以得到穆少寒的丝丝关怀,她也不确定穆少寒到底爱不爱林沐漓,但是她清楚就算穆少寒不爱林沐漓也不会爱上她伍嫣,她心里充满怨恨,恨穆少寒的铁石心肠,也恨林沐漓这个女人的存在。

    爱情容易让人蒙蔽双眼,如今的伍嫣就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伍嫣的恨早就全部放在了林沐漓身上,这天晚上,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林沐漓还没有从音乐馆出来,想着回家也是一个人,这么大的房间一个人的身影太过孤单,她不想这么早回家就一直在琴房里练琴。

    至于伍嫣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林沐漓当然也很郁闷,她那时在认真练琴,被一个异常让人厌恶的踹门声吵到了,她很不高兴。

    看到来人竟然是伍嫣,穆少寒的未婚妻,林沐漓瞬间可以明白她找到这里的原因,可是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大家都不容易,她没有得到穆少寒的爱,她一样被狠心抛弃,她的脾气又能找谁发泄。

    不过伍嫣来得也正好,她正好也需要发泄发泄。

    “林沐漓,找你可真不容易啊,藏得这么深,想必是怕丢人吧。”

    哼,丢人,他们不应该是彼此彼此吗,她伍嫣怎么就真的以为穆少寒是因为爱她所以跟他结婚,她才是那个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大笨蛋好不好。

    “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事还请大小姐你别来我这里撒野,这可不是你想撒野就撒野的地方,小心我不客气。”

    林沐漓丝毫不忍让。

    “哟,说得我都怕怕了,可惜我伍嫣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凭我我是市长千金这个头衔,就是少寒哥也得让我三分。”

    “嗬,倒也是,不过脱离你爸,你顶多能算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还有穆少寒是不是瞎了,怎么会选择跟你结婚,还是你用家庭势力逼迫他不成,不过据我对穆少寒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把一个市长千金放在眼里吧,劝你还是别把自己抬得太高,小心一不小心摔得粉身碎骨。”

    “你,你,”

    伍嫣被气得半天说不上话,差点要气得倍过去,样子相当搞笑,连林沐漓都不由得心情大好,谁让她这么不知好歹,偏偏要惹毛她,她虽然平时看着不爱跟人计较,不爱伶牙俐嘴,可问题是偏偏有人不识趣了,她只能以牙还牙,或者手段更恶劣。

    “我怎么样,你现在完全可以哭着鼻子回去找穆少寒,要是穆少寒真的想理会你,不过我想他应该是没有这份闲心理睬这点破事,你也别自讨没趣了。”

    林沐漓尽管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在这之前她都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这等毒舌的功力,看来都是潜意识里激发出来的。

    伍嫣气得脸都绿了,她原本就是想来讽刺林沐漓一番的,竟想不到被林沐漓讽刺成这样,也是相当没有面子。

    不过她可不轻易认输,她伍嫣是什么人,她可不是三下两下就轻易败下阵来的女人,这种女人难缠着呢。

    “你也别尽想着说我了,你还不是一样,少寒哥怎么抛弃你的你难道忘了吗,我可悲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对了,少寒哥应该已经让你签离婚协议书了吧,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可悲,一个已经是过去式的女人了,还有脸在这里牙尖嘴利,我都替你感到害臊,不要脸。”

    是啊,她也很可悲。

    伍嫣还是成功抓住了她的软肋,想到今天早上穆少寒专程来找她签字,她就一阵难受,原来他这么想要摆脱掉她,他就真的这么恨她吗。

    见林沐漓一张脸心如死灰,伍嫣高兴得大笑,一点都没有官家小姐应该有的矜持。

    “很快我就会跟少寒哥完婚,到时候你可要记得过来祝福我们哦,虽然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到你这张晦气的脸。”

    说完又再次笑得更加嚣张了,林沐漓不想再说话,这些伤痛早已穿透她的心脏,她根本触碰不得。

    见林沐漓还是不说话,伍嫣直接警告说到,“以后少出现在少寒哥面前,不然我绝不会客气,对了,少寒哥他不爱你,从前没有之后也不会有,这是他喝醉的时候说的,我相信你听了应该也不会脸皮厚到再次对他纠缠不清,这点自知之明我想你身为一个女人应该有自己的矜持。”

    真的是伍嫣说的那样吗,尽管多么不敢相信,但是林沐漓心里早已滴血,一寸寸腐蚀着她的内心。

    伍嫣走之后,林沐漓一个人在琴房,经过伍嫣这么一闹,林沐漓更加没有心情练琴。

    从音乐馆出来,自己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

    脚步很慢,看着不时有情侣从她身边走过,看着他们身上洋溢出来的幸福感,这就是她望尘莫及的,她最爱的男人都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情,她这辈子应该也尝不到爱情的幸福味道了吧。

    一个女人最悲哀的事情不就是把自己最真挚的感情给了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吗,这应该足够让她心如死灰。

    当天晚上,林沐漓试着给简心打了个电话,她也不知道简心到底去了哪里,她离开前她也没问,简心只说她要一个人去远行。

    果然打的那个号码已经是空号,应该已经换了电话卡。

    如果她也可以来一场远行,用路途中遇到的人或事来忘掉B市所有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这样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事情总会有灰暗的一刻,也有黑夜过后朝霞出现的那一刻,可是林沐漓心里却是一直灰蒙蒙的,异常低落。

    可能是因为穆少寒要结婚的关系,整个B市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这则喜讯,这恐怕是误会值得期待的一件大事了吧。

    终日熏陶在这种氛围里,林沐漓情绪一天不如一天,有时候勉强自己认真练琴,练着练着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弄出血,做他们这行的,手是最重要的,而林沐漓却因为一个男人把自己的职业素养丢到一边,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实在是令她的团队失望。

    所以为了保证团队能有一个积极向上的氛围,林沐漓被迫停职半个月,这算是对她不负责任的惩罚。

    这样也好,她反正也没有任何心思去练琴,如今她满脑子都想着穆少寒牵手伍嫣在神圣的教堂许下一生的承诺,这让她根本无心工作,被迫停职也是对她好。

    对穆少寒跟伍嫣结婚这事反感的人还有高均景,他实在不能理解穆少寒竟然来真的。

    跟林沐漓签了离婚协议书,转身就跟另一个女人结婚,这也太不是人了。

    高均景很生气,他气他的好兄弟怎么这样对待林沐漓,可是他也气他劝不动穆少寒改变主意,如今他们的婚期就近在眼前,恐怕是谁也停止不了的了。

    有人悲有人喜,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局。

    随着婚期的靠近,穆少寒却并没有表现出对这件事的重视,他几乎吃住行都离不开公司,不是他真的这么忙,这完全就是他逼迫自己这么做的,兴许这样他会暂且忘掉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如林沐漓。

    或者即将举行的婚礼,这场婚礼来得突然,虽是穆少寒自己宣布的婚讯,但是他对他结婚这件事却并没有多重视,反而伍嫣天天缠着他去民政局领证还有拍摄婚纱照。

    这些事都被穆少寒以工作太忙没时间先放一放不着急等等理由推拒得干干净净,好像他心里打定主意不会跟伍嫣领证,这次的婚礼现场兴许只是一个形式,他并没有真的想要跟伍嫣成为夫妻,如此一来,伍嫣再次被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