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0章 为了利益

    更新时间:2017-09-24 11:31:23本章字数:3187字

    可尽管这样,伍嫣依旧很期待她跟穆少寒的婚礼,一个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结婚,跟自己最爱的男人结婚。

    伍嫣觉得她已经实现了这个愿望,只是这段婚姻并不是实实在在的,但是那又怎么样,起码在外人看来他们是结婚了的,至于领证她到时只需对穆少寒吹吹枕边风就能解决的事,她也是有她自己的小算盘的。

    可是推得了一时推不了一世,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林沐漓只要想到她要眼睁睁地看着她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结婚,她就难受得睡不着觉,饭也吃不下。

    越加消瘦的林沐漓如今更显得可悲,她甚至想过要去求穆少寒不要跟伍嫣结婚,他根本不爱伍嫣,如果他跟伍嫣结婚只是一种报复林沐漓的手段,那么她真的不想看到他这样做。

    当把她推向深渊之处时,他也一样将自己推向深渊,她不愿意看到穆少寒如此不理智的一面,他应该是很理智的人才对。

    经过再三思虑,林沐漓还是决定去找穆少寒。

    因为考虑到如今伍嫣已经成了他们曾经新房的女主人,她也不好直接找上门去,所以她就直接找到了帝豪集团。

    穆少寒听说林沐漓要找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见,他如今做到这么狠心如果那个女人要出来捣乱肯定打乱计划,他不想见到林沐漓,或许他潜意识里知道他有可能会被林沐漓影响,所以为了不受影响,他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在前台的人返回来消息说穆少寒不想见她,林沐漓直接按耐不住心里的火气,推开那些拦着她的人,气场相当冷漠又让人畏惧地上楼去,众人虽然想拦,但是上次林沐漓竟然敢到帝豪撒泼,说明她跟他们总裁就关系不一般,众人也都识相纷纷退下,反正他们总裁情商那么高,搞定一个女人还不是什么难事。

    林沐漓直接上到总裁办公室楼层,穆少寒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闯上来,按照以前林沐漓的性子她应该不会这么做,如今的林沐漓越来越有脾性了,穆少寒也更欣赏她这番不屈不挠的小性子。

    果然穆少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忙,他还是能抽得出时间来见她的,只要他想,现在应该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林沐漓都直接杀到他老巢了,看他还有什么理由不跟她见面,无耻。

    林沐漓径自走向总裁办公桌前,然后坐在椅子上,跟穆少寒来个平视。

    “穆少寒我有事情找你,我要跟你谈谈。”

    穆少寒看了林沐漓一眼,知道她说得很认真,便没有再为难。

    “你说。”

    这下应该怎么开口,直接劝他不要结婚,这也太荒唐了,或者循循善诱更好一点吧,也不知道对穆少寒这种人管不管用。

    “你真的决定要跟伍嫣结婚?如果这只是你报复我的手段,我不想你这样将就你的婚姻生活,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就不爱那个伍嫣。”

    林沐漓如此开门见山,穆少寒突然变得沉默起来,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怀疑她今天来找他的用意。

    被穆少寒太过凌厉的眼神看着,林沐漓感到很不安,浑身感觉特别没有安全感的难受得要死,她突然心虚了。

    “你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你真的不希望我跟伍嫣结婚,是出于你对我的私心,还是因为觉得我们真的不适合。”

    有区别吗,真是的,他之前就跟她说过他对伍嫣就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现在却要结婚,怎么听起来像乱伦。

    “你们不适合,就算作为朋友我也会这么说。”

    穆少寒这时站起身,高大的身体笼罩在林沐漓上方,然后慢慢走向落地窗前,看着他的背影如此坚毅,他的心应该也很冷漠吧。

    “我跟她结婚不过建立在利益往来上,我确实不爱她。”

    这么说他跟林沐漓结婚,那时也是建立在利益往来上,现在她没有利用价值了,肯定很快撇到一边,他真的只有利益,这样的穆少寒让林沐漓再次心寒如冰。

    “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跟谁结婚都一样对我来说,你要么就闭嘴什么都不说,尽管说了你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所以劝你还是别说。”

    她再次自取其辱。

    两人相对沉默,不久之后穆少寒再次说声,“我让人送你回去,之后别再来这里找我,早晚有一天你会碰上麻烦。”

    管他什么麻烦,她不怕,相比之下她更害怕穆少寒真的要跟伍嫣结婚,她会疯的。

    “我求你了,可以吗?”

    林沐漓见自己如何也说不动如此硬心肠的穆少寒,她真的不想看到他跟伍嫣结婚,情急之下她只能恳求他不要结婚,也仅剩这一个办法了。

    穆少寒仿佛也没有想到林沐漓会这样,曾经跟他扭的那个小丫头,性子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服软,今天竟然为了他的婚事求他,穆少寒心里竟感五味杂陈,他简直不能描述他的心情。

    这样的林沐漓让他心疼,而他的狠心也让他有所反省。

    空气再度陷入沉默,这次的沉默相对持久一点,林沐漓心里很紧张。

    穆少寒还是背对着她,她都看不到他的表情,自然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良久,穆少寒终于说到,“这件事由不得你我说了算,婚讯已经公布出去,我就没有道理不娶伍嫣,她是市长千金,在整个B市没人能惹得起。”

    哼,开玩笑,就知道穆少寒不肯听她的,林沐漓知道她说了再多也没用,穆少寒看来心意已决,在整个B市唯一惹不起的人是他,不是什么市长千金,林沐漓尽管在B市呆的时间不长,也不会被穆少寒这样随随便便坑了,不过既然他这么坚决,她作为一个事外人,劝不动也不能把他绑走吧。

    “好,我知道了。”

    说着林沐漓就站起身,然后转身往门口走过去。

    穆少寒可以听到她的脚步声,依旧背对着她,不说话,不挽留。

    从帝豪出来,林沐漓才得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她长长吸一口气然后再长长呼一口气,似乎在努力掩饰自己杂乱的内心。

    那又如何,一切已成定局,她终究改变不了穆少寒的任何决定,枉费她跟他在一起的这几个月,竟然没有培养出一丝丝感情,也甚是够悲哀的。

    林沐漓走之后,穆少寒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站了很久,他可能也想不到林沐漓竟然会求他不要结婚,她有她的高傲他知道,却不曾想她竟然为了这事求他,这样的林沐漓也是他把她逼成这样的吧,虽然有内疚,但是他也不会就此结束那场婚礼。

    所以说,有时候感情都是用来折磨人的玩意,林沐漓也试着让自己好过,可她真的就爱上了那个人,这如何能说放下就放下。

    这晚,穆少寒跟高均景在喝酒,不知是不是因为林沐漓的原因,穆少寒已经很久不跟高均景喝酒了,两人见面都少了。

    高均景看穆少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能猜到肯定跟林沐漓有关,如今能让穆少寒有心事的人不就是林沐漓了。

    “少寒,你这婚真的打算要结吗?”

    穆少寒不搭理他,继续喝酒,他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高均景见穆少寒这般模样,知道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然后又换了另一个问题来问,“那个,你喜欢过林沐漓这个人吗,其实吧,我觉得你们挺适合的,各方面都适合,你相信我,沐漓她是个好女孩,你应该珍惜她。”

    “哼,你跟她很熟?”

    穆少寒的每一个女人高均景都认识,从来也没有见他劝过他跟哪个女人在一起过,甚至还劝他适可而止,毕竟他都是逢场作戏,未必认真。

    在林沐漓这里却不同了,林沐漓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高均景为她说话。

    “那当然,我跟她同样是天涯沦落人,我的心上人跑了,她的心上人正准备跟别的女人结婚,我们这就叫惺惺相惜,你真的不抓住她吗,她对你的一片真心你是真的没看到还是瞎了,别让一个女人等你那么久,不然人都有磨尽耐心的一天,到时后悔了别找我哭。”

    高均景正说完,穆少寒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好像在说他才不会哭,那么样也甚是让人惊悚。

    高均景立马说,“行行行,不说你,那你好自为之吧,我不劝你,要是我能遇上一个这样为我付出的女人,我死也甘愿,现在这种社会,真正爱到骨子里的又有几个,何况人家沐漓一没看你的钱财,二没看你的势力,三没看你的脸,这已经足够让人相信她就是喜欢你这人了,你也太不识趣了。”

    又一记白眼,高均景再次一个哆嗦,差点人都要从座位上摔下来了,好在他心里素质还不错。

    穆少寒继续喝酒,简直就是把酒当水来喝,一点也不嫌贵,反正人家有的是钱。

    两人喝酒到凌晨,估计是在穆少寒情绪影响下,高均景又提起了他对简心的一片痴心,所以酒也就喝多了,穆少寒平时喝酒都很懂得克制,起码不会让自己喝醉,今晚的他再次例外,竟然醉了,高均景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喝得也很多,不过比穆少寒稍微好一点。

    高均景用自己仅剩的一点意识给穆少寒的助理打电话让他来接他们,等穆少寒助理到的时候,两人已经在酒吧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