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4章 他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7-09-28 11:37:40本章字数:3089字

    穆少寒很快就反客为主,把林沐漓压在他身下,然后看着林沐漓一脸娇羞的模样,他已经成功被林沐漓撩拨起男性荷尔蒙,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很顺其自然。

    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过这样的事,所以林沐漓显得有点拘谨,穆少寒倒是这方面的老手,把林沐漓撩拨得甚是难耐,所以她也放得越开,穆少寒也表现得越加猛烈,两人又是翻云覆雨一番。

    自然免不了一阵被压榨到干的程度,林沐漓反正已经完全虚脱,倒是穆少寒还是精神抖擞,想当勇猛。

    向来是知道穆少寒的体力,林沐漓也只有咬牙承受的份了。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林沐漓睡得死死的,穆少寒却没了睡意,借着床头灯微弱的光线打量窝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林沐漓的脸,这样恬静美好,只是过了今晚她就不再属于他,两人彻底成为陌生人,有那么一刻,穆少寒希望这一晚永远不要过去。

    林沐漓之前就已经因为穆少寒吃不好睡不好,人憔悴了不少,直到这晚,兴许是有穆少寒在身边的缘故她睡得很踏实,这是她好久之后才有得一次好的睡眠。

    穆少寒整晚没什么睡意,只看着林沐漓睡得香甜,他倒也觉得满足。

    第二天还是到来了,昨晚因为太累的缘故,林沐漓根本醒不过来,况且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所以这天早上她干脆睡到了早上九点,换做以前她是睡不了那么久的。

    醒来第一件事是摸摸旁边有没有人,没人,穆少寒走了?

    这个意识让林沐漓足以惊醒过来,果然她身边已经没人,而且房间里也没有人影,他今天结婚,应该早就离开了吧,他总是那么理智,而她总是那么不理智。

    林沐漓简直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可是她知道她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尽管她哭了也没有用。

    婚礼一般在早上11点举行,她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起床迅速把自己收拾一番,因为昨晚住的是酒店,她也不可能穿昨天的衣服,就去了最近的商场买了一套衣服,一条白裙子,头发是甜美气质的扎法,一双单鞋,简约又仙气十足。

    收拾好之后,林沐漓就直接打的去穆少寒举行婚礼的教堂,这些新闻都有播报,毕竟是穆少寒和伍嫣的婚礼,整个B市的大事。

    林沐漓到的时候教堂里已经来了很多宾客,只有她不是受邀之人,所以她根本进不去,外面和教堂里边都有媒体在拍照和现场直播,所以林沐漓只好也站在门外等着,此时已经十点半,离婚礼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新郎官还没到,但是宾客基本都到完了,现在只差主角上场。

    想到立马就能看到一对郎才女貌在很多人的祝福下成为互相扶持互相尊重一起白头偕老的夫妻,林沐漓心里越发难受,她难不成要在教堂抢人,可她说过了要祝福他的,她不能言而无信。

    而且今天还是她要回法国的日子,她不应该来这里,她还在期待什么吗,有时候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谁都明白的道理,她却执拗到底。

    此时正在林沐漓发呆之际,她身边突然冲出来几个面带不善的人,然后迅速把她带离现场,上了一辆车,开了有十来分钟,然后又被带进一个酒店,他们从地下车库进去的,所以并不会有人知道她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的事情。

    在来到一个房间之后,林沐漓一直被封住的嘴巴才被解开,然后她环顾了一周周围的环境,她身边还站着四个高大的黑衣人,样子相当严谨。

    不多时,酒店房间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进来一个打扮得很漂亮的女人,她身上还穿着婚纱,精美的婚纱很衬她身材,脸上却不合时宜地呈现一种阴森的笑容。

    她是伍嫣,今天这场婚礼的女主角,只是林沐漓不明白她竟然敢在大白天把她绑到这里为了什么,不过以她市长千金的身份,应该没什么不敢做的吧。

    伍嫣坐在客厅沙发上,依旧的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傲慢无礼。

    “今天请林小姐来这里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虽然方式是粗鲁了点,在这里就要请林小姐见谅了。”

    假客套,现在的有钱人是不是都喜欢玩这套,无聊。

    “那就请伍小姐开门见山吧,别兜圈子了,省得浪费彼此时间。”

    伍嫣故作大方一笑,“跟林小姐这种明白人说话就是够直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说的是关于少寒哥的事,今天是我们大喜之日,我劝你最好还是回避一下吧。”

    原来是她不够自信,林沐漓只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她很悲哀。

    “怎么,伍小姐觉得我会对你们的婚礼造成威胁吗,也对,穆少寒心里有谁大家心知肚明,而且他昨晚是跟我在一起的。”

    这说得已经够清楚了,伍嫣要是真的爱穆少寒就肯定会很生气,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果然很快伍嫣气得从沙发上直接站起来,脸色发黑,说话也更加难听。

    “别以为自己做了一张破抹布就值得你高兴成这样,你就是一张破抹布,什么男人都可以接受的贱女人,你不要脸,你抢我男人,你还敢来挑衅我,别忘了我可是市长前进,一句话的功夫我就能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是威胁,她一个大活人,别说她区区一个市长千金,就是国家主席的女儿也不能操纵法律,伍嫣这个人不仅嚣张跋扈还目无枉法,真不知道她怎么就是市长千金了,这样的人这么为她感到悲哀。

    林沐漓不怕她的威胁,只是淡定到,“伍小姐,劝你还是别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我要出去。”

    哈哈哈,“出去?那你真的太小看我了,把你弄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学乖,现在你并不乐意,我只能把你留在这里了,再见。”

    说着提着婚纱就出去了,林沐漓正想反抗,那几个黑衣人就过来把她压制住,一个个人高马大力气也大,弄得林沐漓差点骨头都要碎掉。

    没有反抗的能力,林沐漓也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她尽管多着急,可是谁也救不了她,穆少寒肯定不会,他这会儿应该在教堂等着新娘子过去了,怎么会还想着她。

    林沐漓快速在脑子里搜索一遍可以帮到她的人,思来想去竟真的没什么人可以帮到她,原来她朋友少得可怜。

    没有了逃走的办法,林沐漓只能原地跺脚,那四个大汉纷纷睁大眼睛看着她,仿佛怕她会变术法一下子消失掉一样,甚是警惕。

    这边婚礼已经快要开始,可是新郎官迟迟没有来,新娘并不知情,她也在去的路上,并没有人告诉她新郎这会儿还没到教堂。

    新郎这边,高均景作为穆少寒的伴郎,早已穿好衣服准备好一切,结果穆少寒就是不肯动,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脑袋在沉思,身上的衬衫已经褶皱,不太像平时要求严谨的穆少寒。

    “现在停止一切还来得及吗?”

    这句话是穆少寒问高均景的。

    高均景想了一下,说道,“在整个B市,只要是你穆少寒说的就没有什么不可能,问题是你想不想结束这一切。”

    “想。”

    “真的?你真的想挽回沐漓,我就知道你不忍心,现在还来得及,反正你跟伍嫣一没领证二没做出承诺,你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伍嫣的,何况你不爱她,你们这样草率地结婚反而会伤害到她,所以别任性了,沐漓真的是个好女孩,值得你付出一辈子。”

    高均景说的这些他都明白,只是他昨晚还觉得他不应该跟林沐漓在一起,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有点想清楚了,这桩婚事本来就操之过急,对谁都没有好处,他不应该如此不理智,他向来是个理智之人。

    “我知道。”

    林沐漓当然也想不到穆少寒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她这里又不知怎么才好,真是急死她。

    想了很久,什么跳楼楼层太高,什么打求救电话手机已经不在她手上,她实在没有任何招数,接下来真的只能硬闯出去了。

    她不能再浪费时间,上去就是各种挣扎,可她哪有什么力气挣扎,不过三两下就又被架着回到沙发这边,她根本不是四个大汉的对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时间来到十一点半的时候,那四个黑衣人就走了,林沐漓摸不清楚这些套路,很不可思议地样子,然后在黑衣人离开房间之后她也出来了,出奇的是竟然没有人再拦着她,她很快就出了酒店。

    出来酒店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堂,打车直接过去,距离并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

    如果一切正常进行的话,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在神父的指引下进行神圣的承诺,一辈子只爱对方。

    所以说林沐漓这会儿过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她或许只是想最后看一眼,尽管那个画面会让她崩溃大哭,她也想亲自看一眼。

    这就是所谓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谁也劝不动,甚至她自己都劝不动自己,自己选择的路就要自己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