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5章 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更新时间:2017-09-29 11:38:31本章字数:3149字

    林沐漓赶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出乎意料,媒体还在,宾客还在,新娘也在,就是不见新郎,穆少寒没来婚礼现场,就是说伍嫣被丢在这里了,看伍嫣的表情确实很可怜,换做是谁应该都受不了吧,何况还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还有媒体的报道,这个消息不到一秒钟就能全城轰动,到时伍嫣肯定很丢面子。

    其实这样想想她还是挺同情伍嫣的,女人又何必为难女人,女人也是最了解女人的,这样的场景虽然也不是林沐漓想看到的,但是一切已成定局,或许只有穆少寒才能出面收拾这个残局,毕竟也是他有错在先。

    林沐漓兴许是想的出神,什么时候伍嫣出现在她面前她都不知道,伍嫣一副很怪罪她的模样站在她面前,语气甚是指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少寒哥是爱我的,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为什么要迷惑他不跟我结婚,你真的好狠毒,狠毒的女人。”

    面对伍嫣的指责,林沐漓有一瞬间回不过神,这时媒体已经把焦点放在她和伍嫣身上,伍嫣饰演的是正派角色,她饰演反派角色。

    伍嫣也算有点头脑,急忙借这个机会在媒体面前表现得相当柔弱,并且把一切责任推到了林沐漓身上,好像事情的中心点都在林沐漓身上,她牵一动而引全身。

    “你快点还我少寒哥,你到底把少寒哥藏哪里去了,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少寒哥明明不爱你,你还这般执迷不悟是想害得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吗,你也太不知廉耻了,用身体勾引少寒哥也就算了,现在计划不成,逼急了你竟然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我对你这种女人还真是刮目相看,为了一个男人不惜违背道德,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伍嫣这一段话之后,媒体已经明白了大半,原来闹来闹去,林沐漓这里才是新闻中心点。

    很快那些媒体人就把林沐漓围攻在中间,然后把话筒塞到她跟前开始他们媒体人的盘问。

    “请问这位小姐称呼,真的如伍嫣小姐说的那样你为了追求穆少寒不惜倒贴,还亲自阻止了这场婚礼?”

    “这位小姐,请问你跟伍嫣小姐有什么过节吗,你们同时爱上一个男人,所以互相才有了芥蒂吗?”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怎么认识穆先生的呢,还是你只是穆先生的情人,今天出来大闹又是为了什么呢?”

    “还有可以说一下穆先生同意你今天的做法吗,据说穆先生不喜欢女人太擅自作主,你这样会不会更容易失去穆先生的青睐。”

    后面还有很多叽里呱啦的问题,可林沐漓已经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她现在最好的回答就是沉默,兴许只有沉默才可以救她。

    可伍嫣并不打算放过她,继续添油加醋跟那些媒体人说道,“大家听我说,这位小姐叫林沐漓,林家的大小姐,她的父亲为人就很不干不净,好女色,她身上遗传了她父亲的基因,所以她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在她眼里什么男人都可以,她就是一块破抹布,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资格爱少寒哥,当然少寒哥对她没有任何感觉,这一切都是她有预谋接近少寒哥,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还破坏别人的婚姻,心肠歹毒,别看她总是一脸无辜扮相,其实内心早已腐烂不堪,是个不知检点的坏女人。”

    伍嫣知道她父亲的事情,她调查了她们林家,包括她。

    可是她不是伍嫣说的那样,就算她身上有林齐超的基因也不代表她跟她父亲一样,她不是那样的,伍嫣这是在公众面前诽谤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失去了抗争的能力,她不能默认的,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可是她竟然真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甚是奇怪。

    这段视频很快就在电视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穆少寒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他反应了一秒,然后立刻把油门踩得很深,俨然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全,把跑车当飞机来开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高均景脸色瞬间煞白,一边还要帮忙祈祷林沐漓不要有什么事,伍嫣这个女人也真是够歹毒的,这些话她都能说得出来,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得亏穆少寒没有娶了她,不然娶回家更头疼。

    等到穆少寒的飞车赶到的时候,林沐漓和伍嫣已经不在现场,那些媒体记者还守到原地,就为了等到穆少寒。

    见到穆少寒的车,一帮人拥挤上去,穆少寒冷着一张脸从车里出来,高均景则帮忙把那些八卦记者拦着。

    在国内就是这样,像穆少寒这种身份的人永远都是八卦记者最值得关注的焦点,他的婚事更是不得了。

    而把林沐漓带走的人正是伍嫣,她不计后果地把林沐漓带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

    这个地方已经偏离很远市中心,几乎到了郊区。

    所以车辆都是匆匆而过,几乎没有什么人停留的地方。

    不多时天色渐暗,然后下起了雨,刚开始雨势还挺凶猛,然后就变成了小雨,这个时节的雨不像夏天的暴雨张狂怒嚎,也不像春雨雨丝绵绵,冬雨又太过寒冷不温暖。

    伍嫣开着开着就把车停到了路边,外面天色还是暗沉沉的,林沐漓坐在车里感到丝丝寒冷。

    伍嫣的头饰已经不见,身上的婚纱也变得不再梦幻,脸上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进行一场谈判吧,我伍嫣向来是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今天我能坐下来心平气和跟你谈,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所以你最好还是识趣点,有些话我也不想说的太绝对。”

    倒是跟穆少寒很像,一样的高傲。

    “你说吧。”

    林沐漓双手环抱,企图给自己一些温暖,她觉得好冷,那种冷是发自内心的,还有不安,还有说不明白的低落。

    “好,我们就开门见山,你到底想要干嘛,阻止我们的婚礼?还是直接从我这里抢人,最好别给我卖关子。”

    “我只要人。”

    伍嫣仿佛也没有想到林沐漓会这样直接,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又问到,“为什么,这场婚礼你明知道是少寒哥主张的,我不过就是他的一颗棋子,可是我当的心甘情愿,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幸福,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的到来等得有多着急,我的爱很卑微,容不得你这样轻易摧毁。”

    是啊,这样卑微的爱,她怎可以轻易触碰,一碰就碎了。

    “我也是女人,我能懂你的感受,但是穆少寒心里没有你,你有没有想过他不爱你,兴许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你,你又何必为了一个男人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女人不都希望能得到一份最美好的爱情,你是在把自己禁锢在一个牢笼里,亲手把自己的幸福葬送。”

    林沐漓说的每一句都是肺腑之言,尽管她跟伍嫣的交情还没到这个份上,但是看在都是女人的份上,她也不希望她一辈子活在一段不幸福的婚姻里,这样的女人是最悲哀的。

    “你别给我假惺惺做好人,少寒哥不爱我没关系,我爱他就够了,你知道吗,相比他不爱我,失去他会让我更生不如死,我根本不在乎他爱不爱我,只要我爱他就够了。”

    原来爱情真的可以伟大到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幸福跟一个根本不可能爱自己的人在一起,爱情可以让人变得更强,也可以让人盲目。

    “疯子。”

    “你也不过如此。”

    是啊,她跟伍嫣一样都是穆少寒手里的棋子,他怎么可能会爱上自己的报复工具呢。

    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然后林沐漓就下车了,此时天还在下着小雨,较浓密,林沐漓从车上下来不久身上就湿了很多。

    仰着脑袋让雨丝落在她的脸上,然后很安静地享受这种宁静。

    雨丝很轻柔地落在她脸上,轻轻地,像是个江南女子温柔的手轻划过脸庞,甚是轻柔。

    然后天空又慢慢地暗下来,林沐漓不打算再坐车,她就一个人往前走,走在大马路上,因为下雨的关系,路上车更少了,显得有点阴森,林沐漓不自觉把自己抱得紧紧的,然后继续往前走。

    伍嫣的车还停留在原地,她看着林沐漓自己一个人往前走,不知在想什么,双眼时而纠结时而凶狠,然后又不停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也是时而发白到骨节分明,时而又松开,反正她的状态整体来说就是在纠结一件事的感觉。

    这边穆少寒跟高均景已经开车出来,因为时间差的关系,而且也不知道伍嫣把林沐漓带去哪了,穆少寒尽管已经吩咐人下去调查所有的公路录像,这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等到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穆少寒又是飞车过去,俨然不管自己的死活,太不要命了。

    高均景这次是舍命陪兄弟,要是经过今天的事那两人能好好在一起还不说什么,要是还不能如愿在一起那也算他为他的两个好朋友做点事。

    伍嫣的车是开往郊区的,此时还下着雨,路上的车辆都开得比较保险,毕竟下雨天容易出事,也只有穆少寒这辆显眼的跑车穿梭在公路上,一路飞快穿梭着,一点都不知道危险这两个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