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5章 耿耿于怀

    更新时间:2017-10-27 08:00:00本章字数:3256字

    高均景刚说完,穆少寒就丢给了他一个白眼,好像在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认错?在穆少寒的字典里根本不可能好吗。

    高均景只能弱弱地去喝酒,他差点忘了这可是穆少寒,穆少寒是会主动低头认错的人吗。

    两人相对沉默,个喝个的酒。

    然后高均景又仿佛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有了有了,这样,你们都先冷静下来几天,我来做和事佬,我跟沐漓关系挺不错的,她应该会听我劝。”

    穆少寒看了看前方吧台里摆着的一排排的酒,还有擦得透亮的酒杯。

    “别费心思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她提出来的。”

    “分手。”

    高均景仿佛比当事人还要激动,跳着从凳子上站起来,然后自觉失态又慢慢坐回去。

    “别呀,分什么手,你们俩好不容易在一起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太不成熟了。”

    是啊,连他穆少寒都无法改变的事情他高均景又能如何,分手很简单,两个人直接分开就好了。

    爱得深的那个就会心很痛,爱得浅的就不会心痛。

    那么林沐漓呢,她是爱得深还是爱得浅。

    “沐漓应该是耿耿于怀你们之前的事情,不过这也怨不了她,她之前实在过得太委屈了,给她点时间吧,希望一切等到平静下来之后还有转机。”

    高均景是真的喜欢穆少寒能和林沐漓在一起,他们真的很相配,而且他们双方心里都是装着对方的,没有理由不在一起对吧。

    然后都不再说话,两人在酒吧喝到深夜,那时高均景也喝醉了,穆少寒已经烂醉,整个人不得不说有多颓废,他不是这样的人,却因为林沐漓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原来他也不是别人想象地那么冷血无情。

    这晚又是蒙西来接的两人,穆少寒因为女人喝得烂醉,高均景也是因为女人喝得烂醉,真不愧是落难兄弟。

    林沐漓被困在房间,吃饭的点就有人来给她送饭,是家政阿姨,林沐漓没有心情吃饭。

    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还不开灯,甚是看着凄凉。

    她就这样坐在床头,双手抱紧自己的身体,眼睛看着窗外,月色朦胧,是深秋的月亮。

    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很冷,整个屋子都是冷的,她身上没有什么温度,也不知道是空气寒冷了她,还是她寒冷了空气。

    终究她还是只剩下一个人,姑姑不会再管她,穆少寒一再辜负欺骗她,她还能相信谁,她不能相信谁,如今只能相信自己,原来最终靠得住的还是自己。

    这种感觉好像全世界只有她是最孤独可悲的,她何其不走运,竟然沦落到这种凄惨的地步。

    车祸前被穆少寒伤害,车祸后还要被他伤害,如果这样的情缘是命中注定,她应该就是一次劫难,必须要经历的一次劫难,逃不掉的劫难。

    穆少寒回来的时候林沐漓还没有睡,他浑身酒气就回来了,当他开门进来的时候,林沐漓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下,眼神甚是防备地看着他。

    穆少寒已经醉得连站都站不稳,身体摇摇晃晃的,眼睛也迷离集中不了视线。

    “还没睡?在等我吗。”

    林沐漓知道这不是什么调戏的话,如今听来反而觉得有点好笑。

    林沐漓摇头,然后不想理会他。

    穆少寒见她这样忽视他,心里更加不爽,声调提高,“林沐漓,你给我看过来,你有什么好骄傲的,你是我的女人,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林沐漓不想说话,这样的对话兴许也只是浪费力气罢了,没有必要。

    “你干嘛不说话,你装什么哑巴,你以为你多清高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说道最后穆少寒气得声调提得很高,林沐漓都不免被他的声音吓到。

    “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穆少寒这会儿直接坐在沙发这边,看着那边没什么表情变化的林沐漓,“哼,赶我走?林沐漓你行啊,你要赶我走,我偏不,我告诉你林沐漓,这辈子你的男人只能是我穆少寒,绝对不能是别的女人。”

    “快走。”

    林沐漓气得大声一吼,连穆少寒都有些惊呆了。

    他很生气,他不喜欢别人这样对他说话,尤其女人,穆少寒直接起身往她那边走过去,浑身酒气飘散了整个房间,林沐漓不喜欢闻这种味道,一直捂着鼻子。

    看到穆少寒正朝她这边走来,立马往后挪位置。

    穆少寒一把扑倒她身上,然后用身体压着她,甚是暧昧。

    “你是我的,我要你记住这一点。”

    然后他不由分说直接对着林沐漓吻下去,嘴里瞬间都是酒精的味道在弥漫开来。

    林沐漓一边捶打他的胸膛,一边想要推开他。

    “你放开,快放开我。”

    穆少寒气得直街把她的双手控制住握住,然后咬牙切齿说道,“不许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林沐漓就真的乖乖不动了,她现在害怕跟他再有肢体接触,也坚决不能再有肢体接触。

    等到林沐漓不再动之后,穆少寒再次吻上她的唇,然后使劲索取她的美好,林沐漓被吻得差点要窒息,她怎么会相信穆少寒这种人,男人的话最不可信,偏偏林沐漓走了那么多偏路,竟然还不知道回头。

    而穆少寒已经打定主意不会放过林沐漓,他要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只有他的痕迹,这个女人就是他的。

    林沐漓无奈,只好放弃挣扎,而穆少寒对待她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温柔,好几次弄得林沐漓呲牙咧嘴的,疼得紧,他今晚格外粗鲁,此刻的穆少寒又恢复到从前的穆少寒,冷血没有感情。

    穆少寒先是在林沐漓脖子上种了很多草莓,遍布红色的吻痕,然后不停在她身上折腾,尤其在进去她身体里的时候,那么莽撞,林沐漓只能默默承受他的折磨,她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这次的欢爱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林沐漓只有深深的绝望,穆少寒喝醉没有任何的温柔,有的只有对她的蹂躏,他恨她,她知道,穆少寒其实心里还是恨她的,这样正好,反正都要做陌生人了,林沐漓倒是不觉得惋惜。

    只是前段时间他们还在关岛那么开心地游玩,他对她也是表现出极大的耐心,那么温柔,这才几天,他就本性暴露,对她做这种粗暴之事,林沐漓再次流下眼泪,心里觉得委屈难受。

    穆少寒没有注意到她的眼泪,只顾宣泄他的欲望,那么粗鲁不顾她的感受。

    进去的莽撞出来得也很莽撞,林沐漓一直都在咬牙忍受这一切。

    最后完事的时候,林沐漓像是没有生气的布娃娃躺在床上,发丝凌乱在床单上,披散着,还有几根散乱在脸上,眼角还有泪痕,表情呆愣,甚是让人心疼。

    穆少寒则躺在一边,他已经睡着,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睡得很熟,呼吸平缓。

    林沐漓侧着脑袋看着他,这就是她爱的男人,线条冷峻的侧脸,很帅气,这样的穆少寒她曾经爱的多么疯狂,不过两人也有甜蜜的时候,在法国波尔多,甚至巴黎都有甜蜜的回忆,只是唯独在国内,B市注定是林沐漓的伤心之地,这里容不下她,她注定是要漂泊的。

    本以为她已经找到了人生的停靠点,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漂泊,穆少寒不属于她,永远也不会属于她。

    可是为什么会伤心呢,因为这个让她伤透了心的男人而伤心,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很难过,却又无从说起的难过。

    夜已经很深,她的伤心那么无处躲藏,她爱的男人就躺在她身边,却觉得两人离得那么远,这个男人是陌生的,陌生到让人害怕,她靠不近他,并且慢慢远离他,两人渐行渐远,这就是他们的结局,那么悲伤。

    林沐漓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应该很晚吧,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人,很多事,一遍遍在她脑海里回放,这些人都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却也有些人正在慢慢离开她,不再守护她,她心里舍不得,真的舍不得,但是她知道注定的事情就不能强求,或许那才是命运的安排,听从安排才是正确的。

    第二天早上,等林沐漓醒过来的时候,穆少寒已经离开。

    她身上已经穿好睡衣,不知道是不是他给穿的。

    旁边床头柜上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是穆少寒的字,龙飞凤舞是他的风格。

    上面写着,让她记得吃早餐,早餐已经让家里的阿姨做好了,最后还重申让她好好在家里呆着,他晚上回来跟她一起吃饭。

    林沐漓看完,然后起床。

    昨晚的穆少寒像是一头发怒的狼,所以林沐漓今天早上起来就浑身不舒服,特别是下面那里很疼。

    她强撑着身体去卫生间洗漱,洗漱完之后,她已经懒得去吃早餐,就直接回到床上躺着。

    家里的阿姨是一大早就来了,一直在客厅等林沐漓出来吃早餐,这也是穆少寒吩咐给她的工作,一定要让林沐漓吃早餐。

    房间里边的动静她听得到,知道林沐漓已经起床,本以为林沐漓很快就出来,却突然就没了动静。

    家政阿姨把耳朵贴在房间门口听里边的动静,确实没有动静,也不见人出来,就敲门。

    “小姐,小姐,你醒了吗,我是家政阿姨,穆少爷让我来给你做早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出来用餐了。”

    家政阿姨隔着门口对里边说,林沐漓能听到外面人的声音,但是她不想吃早餐,她没有力气出去,她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不吃了,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林沐漓真的一点都不想动,估计吃早餐的力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