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章 防他

    更新时间:2017-11-14 08:00:00本章字数:3095字

    “好吃就说,狡辩算什么,知道你不舍得夸我,那也别损我。”

    林沐漓有些不开心地过去收拾碗筷,洗干净放好收拾好厨房之后出来,穆少寒在客厅看起了电视,看样子好像要赖着不走的样子。

    “很晚了,你还不走吗?那个我有点困了。”

    穆少寒无动于衷,显然根本不把林沐漓的话听进去,继续看他的电视。

    林沐漓走过去他身边,又说道,“穆总,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应该没有义务再听你吩咐做事吧,再说了,我困了,我想睡觉了。”

    “你睡吧,我再坐一会儿。”

    林沐漓知道赶不走他,便不再说什么,就自顾自回房睡觉了。

    林沐漓躺在床上却怎么着也睡不着,心里总想着外面的穆少寒,他大半夜还不走要干嘛,不会是想留宿吧,孤男寡女这也太不好了,让人知道更不好,得亏今晚姑姑不回家,不然她怎么解释清楚,明明说要跟穆少寒彻底断了关系,现在似乎又纠缠在一起了。

    林沐漓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到了夜里大概两点的时候醒了过来,听到外面客厅还有电视机的声音,她迷迷糊糊出去看一眼,穆少寒没走,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西装外套就扔在一边,怕他夜里着凉,林沐漓就回房给他拿了一张毯子给他盖上,他睡着的样子很好看,本来他的五官就很精致,没了往日的严肃看起来像是个十几岁没有太多束缚的男孩子,这样的穆少寒很吸引人,让人看着就觉得很暖心。

    原来她喜欢的是暖男,有时可以稍微霸道一点,或者又会邪恶一点,再或者生气的时候抓狂的样子,喜欢捉弄人然后自己笑得开心的样子,这样的渴望对象似乎跟穆少寒很像。

    看了一会儿,林沐漓就又回去睡觉了,一觉到了天亮,等她起床的时候穆少寒已经离开,沙发上还有毯子都留下了专属他的气息,林沐漓不舍,坐在他睡过的位置上,闻着毯子上他的气息,她不应该这么留恋他,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贪婪欲望。

    人都是贪婪的,在爱情上似乎表现得更强烈,所有自私的情绪都会被表达。

    洗漱完毕收拾好之后林沐漓就出发去公司了,今天应该没有什么事,工程那边每天都会跟进,林沐漓这些工作都做得很仔细。

    刚到公司,林沐漓还没迈进办公室的门秘书就拿着一把花过来了,“林总,这是黎氏集团的黎总送的花,还有卡片。”

    花,卡片,这人到底搞什么鬼,林沐漓一头雾水地接过花和卡片,然后回她的办公室看。

    卡片上写着,玫瑰之美,与你相遇,很幸运,祝开开心心。

    开心个鬼,搞这茬,还光明正大地搞,她能开开心心吗,奇了怪了。

    看着桌上的这束玫瑰花,新鲜娇艳,确实很惹人喜欢。

    不过她可不领这个情,黎歌就是一个公子哥,跟穆少寒这种人差不多,他们都是花丛中过不带走一片花瓣的,谁招惹谁倒霉,她才不傻,花花公子她惹不起,但是躲得起。

    直接把花扔到了垃圾桶,卡片也一并扔了,然后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认真工作。

    穆少寒的工作指令是上午十一点发过来的,林沐漓的助理通知了她,说是穆少寒要去工地看施工进度,她也要跟着去,她要去凑什么热闹,工程进度她都知道,穆少寒不会又有什么歪算盘吧。

    既然穆少寒钦点了她,她肯定是要出场的。

    穆少寒直接派人开车过来接她,然后大家在工地见面,来的人竟然还有黎歌,他也是合作方,出现在工地应该也不奇怪,就是林沐漓不想看到他而已。

    黎歌则不一样,他很想看到林沐漓,一看到林沐漓整个人气场就不一样,得意地开始对林沐漓抛媚眼,特别得意的样子。

    穆少寒一直把她领在身边,他们这些资本家在讨论事情的时候林沐漓不用说话,她就一直默默地跟在身边。

    政府的代表,还有穆少寒,还有黎歌三方的谈话,林沐漓自然不能随便插嘴,只是穆少寒带在身边的一个小助理的存在,尤其渺小。

    不过看着这两个男人都很认真工作的样子,林沐漓心生崇拜,都说认真工作的人最帅,男人一旦认真工作,样子简直就是超帅的,林沐漓差点想要舔屏了。

    一帮人围着工地转了一圈,中间说了些有的没的,林沐漓反正听不懂,所以她今天就没有说超过五句话,很明显她就是个闲人,也不知道穆少寒为什么非要带着她来这里,她又不是没有来过,这里有什么好来的。

    工地视察工作完毕,林沐漓终于松口气,这下好不容易舍命陪完君子了,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可是穆少寒并不打算放过她,把她抓回来,在黎歌面前秀了一把,当然林沐漓是被迫的。

    “宝贝,等下带你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黎歌用质问的眼神看着林沐漓,好像在说,你不是不喜欢他,他这么叫你宝贝什么意思。

    其实这个问题林沐漓还想问为什么呢,奇了怪了,穆少寒怎么突然对她这么温柔,平时不是最喜欢使唤她,把她当成跑腿小弟,这下子态度也转变太快了吧。

    “那个,不,”

    林沐漓后面的话还在嘴里,穆少寒就打断她说道,“我知道一家餐厅很好吃,等下带你去吃。”

    黎歌再次用质问的眼神看着她,林沐漓心里越发矛盾。

    “穆总,”

    “我们走吧。”

    穆少寒不顾林沐漓答不答应直接拉着林沐漓就上了他的车,黎歌当然很气,但是他没有表现太强烈,皮笑肉不笑的,特别阴森。

    被穆少寒带上车,林沐漓整个人还是懵逼的,为了在黎歌面前‘秀恩爱’根本就是不择手段,根本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车上,林沐漓的气场很奇怪,不说话,心里憋着一股气,就是不发泄,但是穆少寒是可以感受到她生气的。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当然有,太有了。

    “穆少寒,你神经病,我们现在不是从前了,我们只是上级和下属的关系,你叫我宝贝你不觉得不合适吗,还有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这样叫我,我很烦你啊。”

    穆少寒在开车,眼睛一直看前方,对林沐漓的话好像并不感兴趣,特别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林沐漓讨厌他的这种态度,这种太自我的人总是这么讨人厌,林沐漓觉得跟他说再多也是对牛弹琴便不说了。

    空气安静了几分钟,然后就听穆少寒说道,“你利用黎歌气我的时候不一样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怎么,你今天是气我不让你跟黎歌有私下约会的机会,所以你这么生气。”

    怎么又是黎歌,他难道已经贯穿在他们中间,成为抹不去的梗了。

    “穆少寒,你说什么呢,黎歌是你的工作伙伴,也是我的,我跟他也只是普通朋友,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啊。”

    “你还不懂吗,我说你水性杨花,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对有钱的男人感兴趣我不管,但是警告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跟黎歌走得这么近,我不喜欢你跟别的男人这亲密。”

    “嗬…”

    真搞笑,怎么就还亲密了,哪只眼睛看到了亲密,他是不是眼睛有毛病啊,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智障。

    林沐漓简直气得想要跳脚,要不是因为在车里的关系,她早就原地爆炸了。

    “随你怎么说,就算我跟黎歌真的有什么,你需要这么关心吗,我跟你也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生活,我跟谁熟也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看不惯也是你自己的事,我没有义务让你开心,让你满意,恶魔。”

    林沐漓这一声恶魔喊得格外响亮,要不是因为在车里早就方圆十里被震响了,简直就是噪音。

    穆少寒忍受不了身边载着一个喇叭,把车停好在路边,看着林沐漓气呼呼的样子,他脸色也不好。

    “黎歌是什么样的人你根本不清楚,你就跟一个陌生男人走这么近,你不怕被人吃干抹尽,就你这笨脑袋我不操心你操心谁,胸大无脑。”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骂她笨了,她哪里笨了,她好歹也在巴黎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她不至于到了弱智的地步,被人算计被人吃干抹尽都不至于发生的事情。

    “那是你心机太重,你以为谁都那么坏,我见过最坏的人也就是你,想想你以前怎么对我的,你现在还好意思让我防着别人,我防你还差不多。”

    林沐漓一说完,穆少寒整个脸就阴沉下来,没有什么表情,他大概就是没有表情的时候才最让人害怕吧。

    林沐漓以为自己说错话,立马闭嘴不语,然后努力让自己变得渺小,不占据这个窄小的空间,努力让自己变成空气,她都能感觉到车里的气压变得更低,好像要杀人于无形的阴森恐怖。

    穆少寒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眼睛太过深邃,她难以读懂他的内心,或者从来没有读懂过,所以两人才会经历千难万苦也走不到一起,这就是命吧。

    “沐漓,你恨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