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生病

    更新时间:2017-11-27 08:00:00本章字数:3238字

    高蛋白啊尤其对女人美容养颜是有好处的,还有女人应该多吃沙拉水果啊什么的,也是为了保持皮肤弹性抗氧化,反正关于女生的很多东西黎歌都能懂一点,找他这样的做男朋友确实很贴心。

    只是林沐漓对他有的只有朋友之情,永远上升不到爱人的层面,也算是她没有这个命,如果没有穆少寒,她应该会试着爱上他吧,毕竟他也很优秀,只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假设万一。

    饭吃到一半,林沐漓突然被一个笑得特别开心的女声吸引去了注意力,声音就在她后面位置传来,林沐漓微微侧过身子转回去看一眼,就确定了那是伍嫣的脸,她怎么在这。

    不对,应该是她跟谁来的,想起前几天她看见她进了帝豪,不会又是穆少寒吧,他们俩也真是有缘,每次出来吃饭都能碰见。

    正在林沐漓还不能很肯定的时候就听到伍嫣叫了句少寒哥,穆少寒只是应了一句,全程几乎都是伍嫣在说话,聊天内容嘛,无非就是聊聊他们一起的过往,小时候,也挺无趣的。

    林沐漓听了一会儿,突然自己发笑,连她都没有发现她刚刚自己笑了,更不知道为什么发笑,是笑她现在跟穆少寒之间的关系吗。

    前几天还可以亲密无间,现在她身边有了黎歌,他身边也不缺女人,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缘分吧,总是纠缠不清,却又可以跟别人保持关系,也是挺让人郁闷。

    这算是出轨吗,应该不算吧,反正谁心里都清楚明白,更何况他们又没有结婚,谈朋友的权利还是有的,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什么不可以接受,都可以接受。

    黎歌见林沐漓突然发呆,关心问道,“怎么了,还好吗。”

    林沐漓笑笑,“没事。”

    伍嫣的笑声还在继续,看来他们这次的见面很和谐,穆少寒对伍嫣是真的好,不管她曾经对她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都会原谅她,他们才是金童玉女吧,如此一想,她好像才是那个该死的插足者。

    吃完饭从餐厅出来,两人在外滩散步聊天。

    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黎歌知道林沐漓没什么兴趣就安静地陪她散步看外滩的夜景。

    走了有半个小时这样,林沐漓就说累了想回家,黎歌又很体贴地把她送回家。

    回到家,林沐漓终于可以自己一个人静一静,脑子里还是穆少寒和伍嫣在一起的情形,自从上次伍嫣跑来告诉她真相然后逼她想起过去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这次她又出现,似乎跟穆少寒也处得不错,林沐漓怎么着都不会相信伍嫣这次回来的目的单纯。

    紧接着她竟然接到了穆少寒的电话,也是奇怪,像他们这种暧昧的约会,不是应该吃过饭就直奔酒店,怎么还有心思给她打电话,也是受宠若惊了。

    这次是电话接通了谁也没有说话,好像在比较谁更有耐心的样子,特别持久。

    好在总算穆少寒先开口了,毕竟是他打的电话。

    “你跟黎歌做了什么交易,我听说他把项目让给你了。”

    消息不够灵通啊,这都几天之前的事情了,穆少寒这会儿才质问,是有点区别他往日的风格。

    “对,我们有交易。”

    “什么交易?”

    林沐漓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早晚都要知道。

    “做他的女朋友。”

    “林沐漓,你疯了不是。”

    就知道他会发脾气,可是已经迟了,她现在就是黎歌的正牌女友,如假包换。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没疯。”

    穆少寒那边,他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他都快要被林沐漓气得吐血了。

    “那我算什么?我们之前在乡下,”

    林沐漓抢过穆少寒的话尾。

    “那些事你要是愿意记住你就记住,我反正无所谓,哦,对了,你最近是不是又换新女友了,新女友很漂亮而且也很眼熟,祝你们幸福。”

    穆少寒这边半天没有回过神,什么新女友,眼熟,她说的是伍嫣,这些天他确实有跟伍嫣一起吃过饭,可是他只当伍嫣是他妹妹,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

    “你就那么确定我对别的女人有那方面的想法,那么你呢,你跟黎歌又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让你跟黎歌走得太近,你听过我一句劝吗,林沐漓你根本没有心。”

    对,她是没有心,才会为了利益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在一起,可是就算她不跟黎歌在一起又如何,她跟他也永远没有可能。

    “少寒,忘掉过去吧,有的人总是要在受过无数伤害之后才明白一味地沉溺在过去只会让自己更加千疮百孔,所以我们都要学会从过去走出来,学会爱上别人,并不是别人不够好,只是你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我们大概就已经回不去了吧。”

    林沐漓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她心如刀割,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说,因为这些话她也是为了说给自己听的,她在鼓励自己忘了穆少寒,一定要忘了这个男人,永远忘掉,就算再痛也要忘掉,这就是她的决心。

    穆少寒很认真听着林沐漓说话,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却越发觉得压抑痛苦,他们大概已经回不去了,世界上很多东西是回不去的,比如我爱你,比如爱了一整个最美时光里的你。

    谁说石头不懂得悲伤,那是因为石头掩饰了自己的悲伤。

    最后电话也不知道有没有挂断,林沐漓已经没有心思去在乎这些细节,悲伤像是一股海浪猛烈侵袭了她的整个身体和灵魂,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只剩下悲伤,寸草不生。

    她哭了,她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为了这个男人哭得昏天暗地,这一晚,她身边没有人陪她一起难过,她姑姑不在家,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而她不知道的是,穆少寒就在电话那边陪着她,电话并没有挂断,她的哭声就这样通过电波传到他的耳朵里,声声刺痛他的心脏。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带给对方的只有伤害和被伤害之后的眼泪,是不是就应该真的学会放手,兴许你的放手,对方会活得更好。

    如果他放手,林沐漓可以不再为了他流眼泪,他可以这么做。

    夜晚总是充斥着恐惧,林沐漓哭累了之后就一个人躲在房间的角落,巨大的黑暗将她笼罩,想要过去开灯又不敢,心里总是不安宁,所以就这样在黑暗中坐了好久。

    因为刚才哭得厉害,脑袋特别胀痛,鼻子业堵上了,嘴巴干干的,想要喝水,也是因为不敢挪动半步就放弃了。

    黑暗是她的死穴,她害怕得浑身哆嗦,可能也是因为蹲在地上太久着凉的关系。

    也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久到她的腿都发麻了,然后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好像有人把她抱上床,还给她喂水喝,然后给她掖被子的动作也极其温柔。

    还有他身上熟悉的古龙水味,她仿佛看到了穆少寒,他竟然出现在了她的梦里,梦里的他一模一样的温柔,还对她笑,笑容灿烂,仿佛变成了阳光大男孩。

    这一晚,穆少寒一直在林沐漓房间里呆到了凌晨才回家,他担心她因为怕黑睡不着,就陪着她,看到她睡得香甜,他也很开心,仿佛有一种魔力只想给这个女人最好的,如今能给她的就只有放手。

    因为这是她想要的,他想为她这样做。

    林沐漓睡着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有人在抚摸她的脸,动作轻柔得不像话,要是永远不停下来多好,有种被疼爱的感觉,其实她内心渴望爱比她预想的还要多,还要贪婪。

    穆少寒就这样来回抚摸她的脸蛋,然后还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女人,记得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他终于还是对她说了这三个字,虽然她没有听到。

    穆少寒走之后,林沐漓突然一个惊醒,仿佛就知道有那么个人要走,她想要挽留,却不知道该怎么挽留,那种离开伴随着伤痛,她的心只有更痛。

    林沐漓惊醒之后就趴在窗台上看朝阳,此时天空那边的黑暗被一道光冲破,然后太阳破云而出,像是超大型鸡蛋黄的太阳格外明亮,刺痛了林沐漓的眼睛。

    本来昨晚哭得昏天暗地眼睛就肿得厉害,突然被这么强烈的光刺激,林沐漓觉得自己现在肯定丑爆了,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然后熬夜留下的黑眼圈,还有脸也脏兮兮的,不用照镜子她都能知道她此刻的狼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如今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外面冷风不停从窗外边灌进来,林沐漓穿得单薄,很快就开始流鼻水了。

    看了不知道多久,林沐漓觉得脑袋特别沉就继续爬上床睡觉,中间做了好多梦,从前的那些事,还有现在的一些事,还有穆少寒欺负她的画面,梦境很混杂,没有逻辑,没有顺序,杂乱无章又随处拾捡,参差不齐。

    第二天林沐漓没能爬起来,因为她生病了,鼻子塞塞的,脑袋越来越沉,身子却轻飘飘的,大概是感冒了。

    黎歌还是雷打不动地每天来接她上班,这天在楼下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林沐漓,打她手机也关机,他就着急得不行,直接冲上去公寓。

    敲了半天门也没见有人开门,又打了一次电话还是关机,心急之下黎歌只能用暴力踢开了门,好在房子是老式房子,门口不算硬,黎歌一个人就能撞进去。

    当黎歌冲到林沐漓房间,发现她躺在床上瑟瑟发抖,嘴唇发白的时候,整个人吓得腿都麻了。

    要不是他每天来接她,要不是他发现得及时,真不敢想象后果多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