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休书

    更新时间:2017-05-21 20:30:38本章字数:2063字

    萧七瑾依旧记得那个让她难忘生生世世的事情……

    ……

    夏季的荷塘在阳光下泛着点点光亮,微弱的清风轻轻的吹拂着,随意摇摆的荷花,如同舞女在跳舞一般。然而,这样的平静和温馨却是萧七瑾的噩梦。

    “萧七瑾这是休书,从此以后我们互不相干!”萧七瑾静静的坐在木凳上,脸上平静的不可思议。她拿起慕容煊给的休书,淡然的朝外走去。

    慕容煊看见她并未有什么不同意反而沉默不语,当下就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被一个女子践踏了。心里愤然不满,怒斥着萧七瑾离去的身影道:“萧七瑾,你是在考验本将军的耐心吗?”

    萧七瑾笑了,冷脸回答那个不顾及往日情义的男人,心里苦不堪言,心碎无比,强忍着想哭的冲动,道:“呵呵呵,将军莫不是说笑了,我一个手无存薄之力的妇女,怎么敢考验将军您的耐心呢?”她萧七瑾虽然是一个知府家的小小嫡女,但自从嫁入将军府却从未有过过分之举。她本以为自己会安然无恙的度过一生。

    但却在慕容煊给她休书的那一刻,全部被破灭。此时,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她怔了怔,继续走了出去。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子里,收拾好了东西,就朝外走去。而这时,徐娘也着急的向萧七瑾的房子里跑了进去。看着萧七瑾收拾东西的背影。连忙喊住:“夫人,你这是要做何?”徐娘看着眼前的状况,赶忙过去阻止。

    “我只是觉得我累了,所以想离开这个让我讨厌的地方。”萧七瑾无可厚非的笑了笑,她这一辈子到了着四十年华都没有一儿半子,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还担心受怕些什么呢?

    徐娘红了眼睛,这么多年来自从眼前的这个十八岁进了将军府,从如花的年纪到了现在她一目了然。而现在却沧桑了许多,心里那些不快,让她纵然流出了老泪。

    “徐娘,多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萧七瑾诚恳的言谢,徐娘更加舍不得了。“夫人,严重了。”抚了抚衣袖擦了擦泪,目送着萧七瑾离将军府远去。

    ……

    江畔的南边,水波荡漾,原本萧七瑾已久忧愁的心,在这平静的水波起伏不定下变得安稳了起来。她已经无法回到过去,那怕是修正自己所选的路,一错再错,错的无可奈何。叹了叹气,她向西边的茅屋走去。依稀还记得这是她在十岁之前和母亲居住过的地方。那时的她还没有回到萧知府。母亲带着她,随每日吃的是素米饭,但却日子过的安然无恙。

    现在回想起来,倒也是有些回味了。轻轻的推开眼前的大门,灰尘埋没了许久,呛的人直咳嗽。花了好半天的时间才收拾好这座脏兮兮的茅屋,萧七瑾累的腰酸背痛,眼前的熟悉场景,既然让她想起了当初,轻笑了笑,如今以物是人非。再难回到过去啊!倒不如就这样逍遥自在到晚年好了……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瞌睡了起来。暖了一床被子,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许是因为这几天的消极心情她太过于劳累,很快就睡着了,而且睡的极为沉寂。

    茅屋外泻了一地的月光,或许明天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

    “萧嫂,你怎么这么快就办好了,真是麻烦你了。”三个月的寂寥早已经熟悉了很久。萧七瑾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喜形于色。“无事,能够帮上大家自然是极好的。”初来乍到的那几日,她终日无人来陪伴,院内凄凉无比。好在她原本在母亲生前便学会了一些民间小吃的做法,倍受欢迎。生意也红了起来,也不似之前那么贫困潦倒,但是周围的这些村里人却很贫苦,她发于善心,于是就将自己的手艺教于了他们,好让他们生活的更好一些,结果不出她所料。

    也许是味道好,比较地道,所以大家学起来很快,她也因此受到了村民的注目,人缘也好了起来。

    今日,这不,她又忙活了,据说李家爷的孙子要成亲了,一早上起来她便忙活了起来。村里的李姐怀了孕,到了八个月的孕期。村里的人自然都不敢让她做什么琐事。都怕她家那个护妻狂魔生气。

    每每看到姐的丈夫对李姐事事顺从,呵护到了极点,她就羡慕不已,可笑的是她没有别人那样的福气。在想想自己,注定孤苦零丁的独活着后半生啊!

    摇了摇头,不在多想,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干起了活。“萧姨,这几日我家这些事情麻烦您了。”细细的数着菜式。愕然间,那声音早已传入耳中,萧七瑾漫步走了过去,将桌子上的菜端给了那站着的人,眉间笑意恒生起来。难得的打趣那俊男:“呵呵呵,李小子,今日你大婚,本该在宴席上把酒畅谈你是怎么抱得美人归的,怎么到有兴趣来后厨了。”这么一说,那年轻的俊生反倒是脸上一红,反驳道:“萧姨,您可别打趣我了,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阿莲,要不是她认同了我,我那又可能受她亲昵呢?”说完还不忘幸福的笑了。

    “是啊!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了。”诧异了半刻,萧七瑾木然的呆滞了。缓缓道出这句话来,目光又定在了那些菜上,俊生撇了撇嘴,无知的摸了摸头,担忧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沉默许久,他不好意思的道了谢,去了宴席上,继续把酒畅谈去了。

    宴会过了半天后,几个姑娘走了进来,当起了助手,也许是因为萧七瑾是过来人,对人生道理倒是了解的多,所以那些姑娘们都愿意和她一起聊天。

    走时,李家老爷子也许高兴的太过了,便给了萧七瑾一些红包。萧七瑾又怎能接受呢?在李俊生的多次婉言相劝下,她才拿了一些,剩下的便如数还给了他。

    说来倒也是因为李俊生的幸运,那叫做阿莲的女子实属是个踏实人,时不时的就来帮助萧七瑾忙活这个忙活那个,因此萧七瑾对她的好感倒也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