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逃离

    更新时间:2017-05-26 19:06:48本章字数:2089字

    萧七瑾守着房中那上好的木锦盒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这盒子却是一个碰不得的烫手山芋,萧七瑾从未晓得,自己决然的离开将军府后,慕容那老贼生怕无法向皇帝交代,毕竟当初是皇帝赐予他们的婚约。

    但如果皇帝不同意她与慕容老贼和离该怎么办呢?自古以来,君无戏言,当初皇帝乱点鸳鸯,这又能怪罪于谁?或许,自己可以逃的远远的。此时,她可不敢保证皇帝为了自己的一句君无戏言,害怕众民说他昏庸,胡乱点鸳鸯,就逼迫她回去继续和慕容老贼过日子。

    幸留了一份侥幸,萧七瑾绝非易事之人。看来,要好好计划计划了。毕竟这辈子打死她,她都不愿回去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她独活了半生,只因身在官家,迫不得已,又岂能胡乱说呢?

    她可不想彼时在因为自己不想回去,而让皇帝大怒,落得个触怒龙颜被斩的结局。颤抖的抖了抖身子,幻想着自己被拉到断头台上的映像,再次抖了抖。

    “萧姨,你在吗?”门外传来了阿莲柔和的声色,打破了幻想的萧七瑾,整理好了衣着,放下那烫手山芋的盒子,含着满脸的笑意朝外走去,她实在是太喜欢阿莲这个孩子了。这几日的相处,她几乎都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教于她了。

    “何事?”不过说好今日午时再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萧姨,村外门口有一个官人找您呢?他说识得您呢!”阿莲拿起手里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虚惊一场,那人虽然已经有了四十多岁的相貌,但却性格不合,让人见了生怕的很。

    “……”萧七瑾心虚的想了想,难道是慕容那老贼?

    阿莲看着萧七瑾许久都没有回答她的话,担忧的想着,难道是萧姨得罪了那人,那人是来寻仇的?再回想起那伶俐的气势,阿莲对萧七瑾的担忧又多了一分。

    萧姨人这么好,怎么就惹了这么一个狠毒的仇家……

    “我出去看看好了。”萧七瑾慌忙的跑了出去,就看见村外慕容老贼正不悦的看向她,眼神很是犀利。萧七瑾反之也对他没什么好感,厌恶的先开了口:“慕容将军真是好生无趣,我这般小民,还需要将军请自来找,真是三生有幸。”嘲讽的话语,听的慕容煊嘴角狠狠的抽搐着,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萧七瑾是这样一个毒舌的女子。慕容煊紧皱的眉头,朝她看了一眼,她就这么不喜他来这里吗?连往日对他亲密的称呼都不用了,直呼他的名号,是准备和他撇清关系,不准备让其他人知道吗?想到这里,慕容煊的心里蹭蹭的直冒火,语调冰冷的说道:“呵呵呵,我还以为是你不怎么欢迎我呢!”他说的咬牙切齿,基于要发泄怒火的前奏。

    萧七瑾只当是无意之举,向他行了一礼。只道:“如此那七瑾便言谢慕容将军了。”她笑得邪邪的,对他脸上一片黑的表情丝毫不在乎。

    “好,那跟我走吧!”此话刚刚说完,人群中唏嘘不已,个个差然。“我为何要跟你回去,我们又没有关系。”萧七瑾只觉得好笑,她前脚刚和他和离,现在又来找她,当她是他慕容煊挥之即去的奴仆吗?嘴角悄悄的冷笑了起来。看着慕容煊那张还算俊美的脸,不屑的转身就走。

    慕容煊身为将军,半生都在战场上厮杀,本就脾气不好,萧七瑾却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于他,未免不会激起他的怒火。他话不多说,眼睛怒的红成了一片。驾起下属拉着的马,跳了上去,奔向萧七瑾,大手死死的拉住她的衣服,向马上一带。萧七瑾气的只想骂人,她何时何地的这样窘迫过,也只有慕容煊,现是给了她一个休书耻辱,现在又让她开了挂,这让她如何去忍受。那怕定力再好的人也不为过。

    何必在乎当初之事,萧七瑾眼里皎洁的眸光一闪而过,飞逝而去。她似乎想出该怎么逃离这样的尴尬了。露出狐狸狡猾的样子偷笑了一下

    “……”慕容煊对突如其来的安静狐疑着,刚才那个毒舌无趣的女人去哪里了?怎么这会儿这么安静,似乎不太正常。他紧张的盯着被他压着趴马背上的女人,他突然之间觉得这样子的她似乎很有趣。为何以前不这样开怀的对待他呢?难道是她太擅长掩饰又或许……离开他,她的本意才会这样。

    越想他心里越觉得不舒服,脸阴的深沉。似是可以掐出黑水一般。浑然不知的萧七瑾正准备好了逆袭。在看到人群密集的中央,她终于忍不住开始大叫了起来。“快来人啊!慕容将军强抢民女了。”萧七瑾叫的很大声,以至于所有是人都注目到了她和慕容煊。

    慕容煊还真是没有想到她会来着一出。正欲开口时,谁知一个不小心既然让萧七瑾狡猾的跳下了马,跑走了。慕容煊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萧七瑾不知为何既觉得很好笑,不明显的笑意,连他本人都未发觉。但还是咬着满口银牙,怒道:“萧七瑾,你最好祈祷你不要在有生之年被本将军抓到!”

    眺望那消失的衣裙身影,他突然有些不舍了。奇怪,这是什么感觉,刚才他在看到萧七瑾孩子气的一面时,居然想逗她玩玩,甩了甩脑中的诸多疑问。哀声叹气:“奇怪了……奇怪了,我怎会变得和那无礼的女人一样孩子家家的气了?”众下属赶来时,个个看着自家将军奇葩的身影,闷笑起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夫妻二人,闹气起来还真是有够孩子的啊!沉迷于自己疑惑中的慕容煊那还管的着他们笑呢?只好款款衣服,朝皇宫走去。是时候觐见了……

    萧七瑾逃的很远,正所谓逃的了灾难,人生才会自在,对她来说慕容煊这一辈子就是她的灾难,当初她不同意他去她,可他却哪老皇帝的婚书来要挟她下嫁于他,好了,这下子到了风华快要消失之时,他倒是休了她。

    但也算是如了她的意……萧七瑾是真的累极了。独自躺在一间避雨的破庙里,分分钟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