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7-06-04 11:57:44本章字数:2011字

    萧七瑾漫无目的的走在热闹的街巷,恍惚中,她似乎又想起了男人寂寥的眼眸,她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下里想着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这般毫无肆及的去想一个自己只见了一面的人。

    她苦笑着,惬意的风儿,轻轻的吹拂着,紧紧的闭上了眼眸,感受着柔和的风花雪月,只觉得一切都不是在幻想。

    “萧七瑾你给本将军站住!”萧七瑾回过神,眼巴巴的看着慕容煊瞪着眼,定格在她的眼眸中,不可思议的笑了笑,看着他从未有过的狼狈与不堪,墨发被吹得缭乱,眼角下有些黑黑的。

    萧七瑾笑了,原本淡薄的嘴唇,至此微张:“原来是将军啊!不知道您有何贵干?”好笑的开口,触怒了慕容煊最后一丝理智。“跟我回去!”他的决断不容顷刻质疑,赤红着眼睛。

    “不要!”萧七瑾嘶吼着,她不要,她不要在让任何人插手她的命运,她的生活,她的一切……

    咬牙切齿的拒绝,萧七瑾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慕容将军,如果你今日是迫不得已,受皇上所逼,那么你大可不必,你可以直接回去复命说我萧七瑾已经死了。这世上再无萧七瑾……”她果断的走过慕容煊的身旁,擦肩而过。慕容煊慌了,他本意并不是受皇帝所命,而是……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他的心突然狠狠地一痛,为何你不要我的解释……为何对他如此不信任。他依稀还记得,那个正如风华的年代,那个正入二十岁的女子,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对他道:“将军,你永远学不会去怎么爱一个人不是吗?”

    七瑾……他伸出双手想要去触摸那抹离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可留给他触碰的只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或许,他这一辈子真的不懂,正因为不懂,换来她与他离别的结局。放开她,让她自由,安然度过后半生。也许,这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了。

    苦涩的心情随风远去,慕容煊久久不能自己……

    ……

    萧七瑾漫步着,几滴雨滴滴落在脸颊上,凉凉的。渐渐的越下越大,她没有去急着避雨,傻傻的站在雨里没有一点表情,她应该高兴,有或是失望,可她一点也没有。

    她不是那些闺阁中任人保护的蕾丝花。那怕仅剩一丝的尊严她都要拼命去守护,手里紧紧的攥着的休书,她无声的落起了泪。

    伤心过后,萧七瑾擦了擦泪痕,正要继续前行,几个女子同行而过,手里拿着帕子甩了甩。闲谈起来:“听说慕容将军休了自己结发二十多年的妻子啊!”女子瞅了瞅旁边,接着,另外几个女子也同声的说道:“唉!许是那夫人老了呗!比不上人家年轻女子的娇柔。”几个女子听了都被那女子逗笑了。

    萧七瑾原本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手渐渐攥成了拳头,脸沉沉的,心里快要把慕容煊给骂上上千遍。慕容煊你好样的,我已经够狼狈的了,你还要让我接受多少耻辱。

    她要回去找他,问问他为何要这样对她!怒气充实了理智,她愤然的朝慕容府上走去。

    据说,慕容煊年少时与自己的青梅丞相府的娄大小姐娄笙歌互生爱意,奈何慕容煊在成人礼那日其母姜氏要他发誓终生不得有子。

    没人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于是,慕容煊孝敬母亲姜氏,只好连声诺诺。娄丞相听说了这件事,那里还容忍得自己的女儿嫁给慕容煊,把她连夜送如庙里,以防她对慕容煊还抱有什么幻想。

    可怜两个情投意合的人就这样各分东西。其后,两人不相为谋,各娶一方,各嫁一方……

    只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如今休了她,慕容煊也可以去找娄笙歌啊!毕竟两人应该还情投意合吧!传言道,娄笙歌三十有余就死了丈夫,此后便带着自己唯一的儿子生活。

    儿子倒也争气,做了大官。继承了自家父亲的大卿之位。

    萧七瑾留意了一下大街上的人,毫无顾忌的走到慕容府,在门外大叫起来:“慕容煊,你给老娘出来!”萧七瑾的暴脾气一早就在慕容府出了名,门外的侍卫听了,个个苦着张脸。

    灾难又来了,他们家的两个主人只要一吵架那个都要搞到府里鸡犬不宁才肯罢休,尤其是这位。眼睛斜视着在门外叉腰大吼的女人,面面相觑半刻。一人赶忙跑到了府内,悄声在慕容煊耳边进言。

    慕容煊眼里异常下,有一丝喜色蔓延在脸上,走了出去。看着从他出来的那一刻一直死死盯着他的女人。既然觉得可爱的紧,掩饰住自己的慌乱,上前走去,凉凉道:“你来做什么?”

    萧七瑾冷冷清清的笑道:“慕容将军真是明知故问,自己做过的事情都能忘记。真让小民刮目相看。”

    慕容煊黑线,他又做什么了?“哼,反正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当初你说你休弃了我之后绝不会把你休弃我的事情告诉外面的百姓,可就今天我无意间听到了,肯定是你散出去的对不对!”萧七瑾撇了撇嘴,她就知道,这个慕容老贼说话不算话。“七瑾,并不是我传出去的。”慕容煊突然之间亲切的叫着,萧七瑾表示自己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冷嘲:“呵呵呵,就算不是你,那又是谁?”她傲意鼎然,深不可信的模样激发了慕容煊的怒意。

    “七瑾,你可以觉得我不好,但在道德这方面我绝不会有虚假。”迷离的眼眸坚定不移,萧七瑾突然疑惑起来了。那又是谁?难道是自己得罪什么人了吗?

    她平生坦荡荡的,就在将军府守了半生空闺,怎么可能会得罪人?

    “慕容煊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然后他在府里插了内线,就是准备让你出丑啊!”她实在想不出来,慕容老贼为官一生。官场上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兴许是他轻易得罪了人吧!